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新文明论坛
[主页]->[百家争鸣]->[新文明论坛]->[林牧 牟传珩:新文明理论讨论通信]
新文明论坛
·牟传珩:“枪杆子政权”兔死狐悲——“票箱民主”席卷全球
· 世界绽放“艾未未微笑”——“中国特色”不容“特立独行”
·李庄PK薄熙来——中国律师遭遇政治天敌/牟传珩
·牟传珩:在“法律不是挡箭牌”的中国——“我爸是李刚”让法律“飞”
· 牟传珩: 我被“以言治罪”,两次重复起诉——公检法合伙制造政治冤狱
·牟传珩:中国人权恶化令世界诟病 ——白宫点击中南海敏感神经
·牟传珩:重庆“唱红打黑”全面崩盘——中南海力挺薄熙来遭阻击
·牟传珩:国内食品安全失控——中南海执政能力见底
· 牟传珩: 中国人权恶化令世界诟病——白宫点击中南海敏感神经
·牟传珩: 中国特色的“自杀式袭击” ——“政权机器和炸弹赛跑”
·牟传珩:中央政法委政治亮剑——“公民社会陷阱论”炮制出台
·牟传珩: “唱红”背景下“公诉团”飞蛾扑火 ——中南海立场纹裂烽烟再起
·牟传珩:中共政治纪律出现大问题 ——“谣言”迭起的危险信号
·牟传珩 :薄熙来把红地毯铺向北京——中国“红”灾违逆世界潮流
·牟传珩:内蒙民众正当性抗议遭镇压 ——“六四”维稳模式是一盘死棋
·牟传珩:“唱红中国”的民间伴奏 ——“爆炸声音”与群体事件遍地开花
·牟传珩:“唱红中国”的民间伴奏 ——“爆炸声音”与群体事件遍地开花
·牟传珩:北京为什么朋友越来越少——也为中共建党90周年献礼
·牟传珩:中央纪委发文背后的玄机——中南海的三个发声频道
·牟传珩:“拉开记忆的纱窗”——向每个失眠的夜晚宣战
·牟传珩:“拉开记忆的纱窗”——向每个失眠的夜晚宣战
·牟传珩:中共建党90周年上访潮冲击波——“光辉旗帜”为何冤民云集
· 军方反“三化”新动向——北京“政治斗争”升级 军方反“三化”新动向——北京“政治斗争”升级 牟传珩:军方反“三化”新动向——北京“政治斗争”升级
·牟传珩:辛亥革命百年反思——只有宪政才能给政治斗争有序空间/牟传珩
·国内异见人士“被”窒息——中国人权成为“沉没的声音”
·国内异见人士“被”窒息——中国人权成为“沉没的声音”
·牟傳珩:如此造假的「輝煌工程」──「七一」重黨輕民的膠州灣獻禮
·牟传珩:汪洋和薄熙来大扳腕——聚焦中共“十八大”前沿战
·牟传珩:汪洋和薄熙来大扳腕——聚焦中共“十八大”前沿战
·牟传珩:“康梁维新”功不可没
·牟传珩:“康梁维新”功不可没
·牟传珩:“类化”意识、普世主义与新对抗逆流
·牟传珩:“带血JDP”导致为党献礼悲剧——中国最急需的是政治改革提速
· 牟传珩:奥巴马会见谁需要北京点头吗?
·牟传珩:大连“拒绝PX”冲击波的启示 ——“街头维权”改变中国
·牟传珩:人民日报“柯缇祖”受谁指使? ——党喉舌点燃反击“网络舆论”狼烟
· 北京意识形态争锋迭起 ——《学习时报》呛声中纪委
·牟传珩:中南海真的不知道吗?——“利比亚特色社会主义”不是挡箭牌
·牟传珩:做一个勇敢的反对派——禁绝“异议”的政府不是好政府
·牟传珩:北京与文明世界“核心利益”冲突——谁是被冲垮的下一个?
·牟传珩:温家宝“党政分开”政改宣言——“礼失求诸野”,表态即行动
·牟传珩:在“进步”烟幕下的法制大倒退——新刑诉法修正案舆论冲击波
·牟传珩: 中共建制后最特立独行的总理
· 牟传珩:温家宝回应民间“政改”诉求——吹响胡、赵时代“党政分开”号角
·牟传珩:“中国特色”的司法荒唐 ——“公检法密切配合”制造冤案
·牟传珩:薄熙来树“权威”打“异己”谋上位 ——重庆批“和气”反“包容”剑
·牟传珩:“类”化文明变革演说词
·牟传珩:借“先进文化”阉割“思想自由”
·牟传珩:借“先进文化”阉割“思想自由”
·牟传珩:在缺失人性的中国读《家书》
·牟传珩:为摆脱文化被“代表”而呐喊 ——拒绝官权力管制,抵制“先进性”
·牟傳珩:「創新社會管理」圖窮匕現──北京肆無忌憚加快公權擴张
·牟传珩:超越“政治陷阱”的行为艺术——艾未未抓着公权力的睾丸跳舞
·牟传珩:中国走向“警察国家”——透视北京“天价维稳”真相
·牟传珩:点击“核心价值体系”的死穴——密室内吹大的气泡能飘多久?
· 牟传珩:悬在中共“十八大”上空的问号——顿促中共党员集体反思意见书
·牟传珩:民众对中共“十八大”临门射球——罢工、抗税浪潮席卷全中国
·苦阳子:乌坎创立了中国“政治特区”
·牟传珩: 社会变革从不需要“顶层设计”——“我的地盘我做主”
·牟传珩:揭密中国监狱里的离奇“猝死”
·牟传珩:“北大”何以声名狼藉 ——官奴校长你该反思什么?
·牟传珩: 中共“十八大”面临 “新土地革命”
·牟传珩:2011携带“危机” 的政治风险
· 牟传珩:胡锦涛时代行将谢幕这一年——回眸新华社文章“一串串闪光的足迹”
·牟传珩:北京勾肩叙利亚阿萨德自套责任枷锁
·牟传珩: 权贵虎狼围猎吴英之谜——中国法槌敲响制度性绝唱
· 牟传珩:中共“十八大”封堵舆论新动态——北京网络监控政党化
·牟传珩:中共“十八大”封堵舆论新动态 ——北京网络监控政党化
·牟传珩:薄熙来命运与“十八大”政局——判研“王立军事件”走向之谜
·牟傳珩:烏坎村代表選舉變
·牟传珩:走进全国“两会”的“六四”诉求——民间“阳光法案”再呼唤
·牟传珩:全国“两会”设计“热点陷阱”——党喉舌要驱散“腐败猜想”
·牟傳珩:體制內外齊呼要政改
·传珩:薄熙来落马的深度透视——最该反思的是中南海主脑
·传珩:薄熙来落马的深度透视——最该反思的是中南海主脑
·牟传珩:中国人大通过“克格勃条款”——“保障人权”掩护下的“秘密拘捕”
·牟传珩:点击大国总理的“心病”——寄给温家宝的民间“药方”
·牟传珩:中国“官、商两会”闭幕恶心民意
·牟传珩:回望山东省监狱里的春天
·牟传珩:二○一二年「两会」公开信冲击波
·牟传珩:薄熙来下台强化中共“维稳”决心——党喉舌重燃“与敌对思潮斗争”
· 牟传珩:中国准“国家领导人”闪电——薄熙来专权腐败的制度性病因
·牟传珩:金融专制生态下的“非法集资”悲剧——谁来解救“地下钱庄”之困?
·牟传珩:薄熙来下台昭示非常状态——军方高调介于社会维稳
·牟传珩:北京政府当知耻而改
·牟传珩:“陈光诚事件”最该道歉的是中国政府
·牟传珩:陈光诚侄子陈克贵将面临不公起诉
·牟传珩:破解“六四”死结的思路与方法——朝野互动寻找共识启动对话
·牟传珩:今年“六四”前的中南海声音
·牟传珩:批判是公民的权利,改进是政府的义务
·牟传珩:来自“中国特色”监狱里的内幕
·牟传珩:中国意识形态衙门传承薄熙来红色接力棒
·牟传珩:“唱红”、“打异”:中南海向左滑翔的两翼
·牟传珩:中南海要用孔子引領「和谐世界」──全球警惕中共「軟實力」打拼
·牟传珩:建党91周年四面楚歌——中共在内外抗议声中自慰“孤独”
·牟传珩:什邡血腥镇压事件激起民众怒吼——谁最惧怕公民展示肌肉
·牟傳珩:共產黨生日 市委被摘牌──中國公民正當性抗爭趨勢
·牟传珩:中共“十八大”政局没有悬念
·牟传珩:“十八大”前党喉舌劫持民意——一条等待随时沉没的坦桑尼克号
·牟传珩:民不怕官自怕 ——启东群体事件新特征
·牟传珩:中共“十八大”前随时会引爆的舆论炸弹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林牧 牟传珩:新文明理论讨论通信


    (此信首发1998年《大参考》。为纪念林老仙逝,再读林老心声)
    林老来信:对抗是不必要的,反抗是必不可少的
    传珩君:
    傅升带回你的《赢:赢新格局》一书,我一口气浏览了一遍,其他文章,西安的中青年朋友看完后才送给我看。

    从你的一本书已经可以看出你的思想体系,的确是新文明思维,是人类社会政治观念的一个革命性的变革。我虽然年已七十,但仍然是一个充满激情的人。看了你的书,我激动不已。我相信中国和世界未来的格局必然会符合你的设想。
    不过,我有一个点补充意见。人类认识和社会发展的任何一次根本性或革命性的变革,必然要有一个过渡阶段。人类社会由对抗到妥协的转变,恐怕也是如此。戈尔巴乔夫新思维的基本点是:人类的共同利益已经超过阶级的、民族的利益和意识形态的分歧。他的新思维对于基本结束全球性的冷战起了很大的作用;但是,他却忽略了集团的、民族的和意识形态分歧的惯性,忽略了国内和国际,狭隘民族主义的顽固性和维持一个松散联合的强大国家的必要性,以至遭到国内人民的抛弃。现在,意识形态分歧的余波依然存在,而民族利己主义、霸权主义,不是余波,而是相当顽固,因而,在局部范围,冷战并非结束,对抗并非终止。特别是在伊拉克、伊朗、利比亚、前南斯拉夫、中国、朝鲜半岛,对抗还很严重。仅就中国大陆来说,人民对统治者历来是宽容、妥协的。连崇祯皇帝那样的暴君,人民还长期表示惋惜,对雍正、乾隆那样有作为的暴君,人民还加以歌颂。“六.四”以来,我们这些民主主义者苦口婆心,不厌其烦地呼唤宽容、和解、对话,统治者那有一点宽容的意思。就是某些进一步退两步的微小的进步,也是被国内人民和国际社会像挤牙膏似地一点一滴挤出来的。
    由此看来,从对抗到妥协的时代革命性转变,必须有一个过渡时期,在这个过渡时期,人民及其代言者,必须不倦地阐述和宣传宽容、妥协、和解的理论和主张,同时也不能放松必要的反抗。对抗是不必要的,反抗是不可少的。没有反抗就不可能由对抗的时代过渡到宽容、妥协、和解的时代。
    浙江问题,我和许良英两个浙江老头已对一些年轻人的做法提出不同意见(指组党)。浙江的年轻朋友正在聚会研究我们的意见,商量善后问题,就遭到疯狂镇压,半天之内拘押十一人之多,一个未参加活动的弱智工人也被开除公职。令人痛心。
    你书中致世界公民的公开信很好。今年是《世界人权宣言》颁布五十周年,我们原来想搞一个致联合国和全世界人民的联名信,可否请你以你的公开信为基础,突出人权问题。作一些修改补充,我们就无需另行起草了。
   
    问好!
   
    林牧98/07/15
   
    复信: 为“共同妥协”而斗争
    林老先生:
    拜读惠书,感谢您对拙著的抬爱。
    您所提及的历史过渡阶段和人民反抗的思想很重要。
    民主是对专制而言的政治概念;民主制度是社会政治力量对比基本平衡的产物;而“共同妥协”和“大家都赢”的圆和新文明,却是我们坚持走民主道路要追求的更高价值理念。妥协不能是单方面的,所以我称之为“共同妥协”。民主的概念是相对的,而“共赢”是彻底的民主和平等意义上的思想。社会在从相互对抗走向共同妥协的过程中,要经历各种社会力量的斗争、制约、分化、组合阶段。我在《大陆民运方略》一文中谈到:“一个共同妥协的社会,既不是坐等而来的,也不是执政者恩赐的,而必须要经过积极、理性、稳健的政治斗争来争取。”历史上,所有当权者都不可能主动对人民宽容与妥协。而是在力量对比关系不断发生变化过程中被动地做出让步的。但是,我们决不能因此而重演“你死我活”的对抗性历史。新文明价值观所言的全新社会变革,是“共同妥协”与“大家都赢”;为了正义而不是复仇的社会运动。
    今日世界,在圆工具全球化基础上的经济一体,政治合作,文化多元,已注定了“共同妥协”的社会新纪元必将到来。两极对抗社会的结束,已经为此拉开了序幕。而冷战后的社会矛盾、认识冲突、行为错乱,甚至局部动荡所酿及的旧怨新恨,恰恰正是新旧文明转换过程中不可避免的阵痛和负面反应。戈氏的“新思维”之所以能对结束对抗社会产生推动作用,正在于它反应了这种时代要求;而他的失败,并不在于对社会发展趋势的把握,而在于他没有把那种思想转化为时代文明和现实能量,为解决实际问题提供思路、方法与规则。
    目前中国的政治专制力量,是对抗社会存续下来的最后政治势力,其思维方式和行为方式都受制于对抗社会的传统框范,而且仍不肯向新生的民主力量妥协。这一事实也反证了中国的新生力量还很幼嫩,还没有构成足以迫使其做出实质性让步的强度。因而我们的一些朋友便开始急躁起来,导致行为上的盲动。我常把在大陆从事民运比作过“地雷阵”,每一举步投足都要三思而后行。我们的目的不是要让大家“雄赳赳”前赴后继地倒下(我们没有那么多的资源可以这样做),而是要带领大家以最少的代价走出“雷区”,保护和发展中国的民主力量壮大到足以影响全社会,能够迫使专权者接受“共同妥协”的价值理念。那种仅仅看到社会矛盾日甚,而武断“你死我活”式的革命不可避免的认识,末脱对抗社会的窠臼,其思想意识谈不上革命性的转变。这实际上也忽视了理论的指导意义和政治力量的主导与制约作用。
    台湾的国民党也走过了从革命党到专制党的过程,最终却在民主力量的不断状大条件下,和平接受了共同妥协的现实。虽然国民党较之共产党积极了许多,但我们也不能完全排除共产党人在对抗社会走向没落之时,为自己的政治前途着想,而被迫接受新文明变革的可能。何况共产党内部也存在开明与保守的斗争,甚至不乏革新力量。共产党的政治态势,同样受制于内部的力量对比。在中国,只要存在和平变革的可能性,我们就不能放弃。民运的中坚力量应以对社会高度负责的精神,尽可能采取节约的方式推动中国的民主化进程。如果我们急功近利,为浮躁情绪操纵,做社会运动的尾巴,政治精英的作用在哪里?理论的指导意义又在哪里?当前,最紧迫的任务是解决好我们的指导意识。民主运动的出发点究竟是与共产党对抗?还是反应时代发展的要求,推动全新的社会变革?如果仅仅是前者,我们就会降格为对抗社会敌我两阵同等的政治立场。如果共产党至今固守旧文明意识形态,坚持与民主派对抗,那么代表新文明的政治力量,则应站在更高的出发点上坚持反对抗。只有这样理解“人民反抗”的思想,才能化腐朽为神奇,拓开中国民主运动“柳暗花明又一春”的政治前途。
    中国在实现民主化的过程中,斗争是不可避免的,但破坏性的对抗是不可取的。共产党目前的不妥协,正在于她仍然是对抗社会的政治势力,如果她不能适用时代的发展而自我更新,将被历史所淘汰;而民主人士是合作社会的政治代表,所以主张和解、合作与“共同妥协”、大家都赢。如果我们不能适应时代发展的趋势,也在穿旧鞋,走老路,同样是毫无出路的。因此,我们应旗帜鲜明地确立以下政治原则:
    为共同妥协而斗争,而不是为对抗而斗争。
    最后,您与许良英老先生可谓前辈,理当在把握全局问题上发挥更大作用。
    以上意见,敬请教正。
   
   
    顺颂
   
    大安!
   
    后学 牟传珩
    1998 /7/25
   
    林老来信: 没有民主制度,就没有“共同妥协”
   
    传珩君:
    7月25日来信收到。看来,我们的讨论还需要进行下去。因为我对现在讨论的问题并没有弄清楚。还需要在讨论中,在对方的启发下来解决自己认识上的矛盾和含混不清的地方。
    我这个人,既执着又不太固执。在维护大的政治信念和维护个人独立、尊严这一方面是执着的——“三军可夺帅 ,匹夫不可夺志。士可杀不可辱。”在具体观点上是不固执的,是易变的。这可能同我的出身有关系。我的政治观点,不是在学院里形成的,而是在政治操作中形成的,是在极权体制下站在开明的领导人一边同顽固的独裁者作斗争中形成的。因而,不受学派的拘束,更多的考虑到代表民意民心和政治实践中的可行性。我不是空头理论家而是实践者。好评如潮的《方觉纲领》,在我看来大多是难以操作的纸上谈兵。
    我所设想的从对抗时代到妥协时代的过渡阶段。它的主要任务是初步建立起民主的政治制度。(是初步建立还是基本建成,我现在还看不清楚)。说得更加直截了当一点,就是:有了民主制度才能进入妥协时代;没有民主制度,统治者和人民之间,都不可能实现共同妥协和双赢双胜。为什么会这样?主要由于在建立民主制度之前,政府、统治者掌握和运用着强权,而人民、被统治者却处于无权受压的地位。我没有见过或听过掌握和运用强权的统治者对被统治者实行实质上的妥协。当然,正如你所说的:统治集团内部也在分化,当力量对比不利于统治集团时,他们也不得同人民妥协。是的,统治集团内部也决不是铁板一块,我和鲍彤一类的人正是从统治集团分化出来的。可惜,你没有经历过中共的党内斗争。在中共党内宽容与残暴、人性与党性、关心人民疾苦与不顾人民死活两条不同路线的斗争,比之与压制党外的持不同政见者更加残酷、更加可怕。我个人就因为1965年参加了胡耀邦在陕西省推行的以“解放思想,解放人,放宽政策,搞活经济”的为期百日的超前改革,受到长达13年的残酷打击,其中包括两次入狱、两次群众专政、两次开除党籍,多次自杀和8年半劳动改造。尽管这样,1978年12月和1979年1月我奉命多次去西单看你们的“民主墙”,还要遵守党组织纪律,不敢同你们那些人接触,更不可能同你们合作。
    还有两点特殊情况:一是中国同前苏联不同。在前苏联,知识分子对专制体制的反抗超过中国;赫鲁晓夫的初步改革,缓解了极端专制的体制;资深的斯大林主义者大多寿命不长;因而戈尔巴乔夫、叶利钦等民主派领导人可能脱颖而出。在中国,上有八老,下有邓力群等原教旨主义势力,胡耀邦、赵紫阳、万里夹在中间像小媳妇一样横遭折磨,难以大展鸿图。
    二是,中共的第三代领导人和第二代不同。胡、赵、万等第二代领导是有现代意识的政治家,而且亲身遭受过旧体制的残酷打斗。第三代领导人大多是不懂现代政治的技术官僚(70%是工科出身),而且除朱熔基以外,在旧体制下一帆风顺,末受过打击。也就是说,他们是在旧体制下受益而末受害的 既得利益者。乔石在他们中间是比较宽容的、开放的。但是,乔石也是在被迫下台以后才于今年5月在广东省两次党内会议上发出了“官逼民反”的呼声。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