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新文明论坛
[主页]->[百家争鸣]->[新文明论坛]->[牟传珩:亚洲的“柏林墙”何时能被摧毁?]
新文明论坛
·牟传珩:“春江水暖鸭先知”——民主从多元化发声中产生
·牟传珩:倡人权、迎奥运——呼吁政府释放所有政治犯
·牟传珩:冲击“政改”瓶颈的“公民参与”——为俞可平民主喊话再擂战鼓
·牟传珩:从郎咸平教授清华演讲谈起——盘点世界民主化进程
·牟传珩:“不光彩的世界之最”——聚焦中国教育制度的不平等
·牟传珩:李肇星“答记者问”再念歪经
·牟传珩:中国“两会”设计议题陷阱——回避民权何保民生?
·牟传珩:温家宝撰文的政治玄机——“初级阶段论”难逃宿命
·牟传珩:军费连年高增不是民生福音——对军事强国路线说“不”
·牟传珩:温家宝记者招待会刻意谈民主——从需要“时间”到需要“经验”
·牟传珩:两极分化割据中国——揭秘刘吉所谓的“历史真相”
·牟传珩:风在寻找起跑线(外两首)
·牟传珩:民主文化的世界性认同
·牟传珩:普世民主时代的新文明自由主义
·牟传珩:年年杏花又杏花——写在清明的“四•五记忆”
·牟传珩:打开国家领导人收入的暗箱——让社会的阳光透视公权“私隐”
·牟传珩:普世主义与新对抗主义
·牟传珩:《民主论坛》岁月
·牟传珩:当今中国社会结构呈现三大特征
·牟传珩:当今中国社会结构呈现三大特征
·牟传珩:胡锦涛应向“政治受难者”三鞠躬——我代右派父亲再鸣放
·牟传珩:中共军方发起反“三化”新围剿——透视“坚持党对军队绝对领导”的违宪本质
·牟传珩:邓小平阴影下的反右50周年
·牟传珩:揭开历史尘封的《整风运动报告》—— 邓小平反右极左言论批判
·牟传珩:揭秘“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制——从《米高扬秘密报告》谈起
·台湾中央社青岛特稿:也是最牛: 青岛异议人士牟传珩——他是中国提出「双赢」政治哲学的第一人
·牟传珩:中国上访潮新动态——写在新《信访条例》实施两周年
·牟传珩:走向海滩
·牟传珩:体制内正义力量的良心觉醒——一个中国警察的反省
·牟传珩:中国邮政蔑视通信自由——信件丢失拒不负责
·牟传珩 :多年前的小屋一个小小的编辑部
·牟传珩:当年滋生右派的大本营在崛起——中共如何应对“新社会阶层”
·牟传珩:青岛“六四”记忆
·牟传珩:中南海困于“忧患意识”——中共“17大”面对执政危机
·牟传珩:解密中共的“敌对势力”
·牟传珩:少年往事见证中国——对“红色记忆”再反思
·牟传珩:少年往事见证中国——对“红色记忆”再反思
·牟传珩:执政危机来自于“绝对领导”
·牟传珩:“六四”情节还在演绎着
·牟传珩:寻找宪政价值的公共认同
·牟传珩:中国户籍制度制造不平等——现代文明呼唤迁徙自由
·牟传珩:中国变革的两种宪政观冲突
·牟传珩:发生之发现原理——东方圆和新哲学(概要)
·牟传珩: “太湖蓝藻”的政治启示——点击“发展就是硬道理”的死穴
·牟传珩:台湾民主政治大智慧——“一制”对“两制”是一步高棋
·牟传珩:中国网站悬赏“找关系”—“贪渎文化”的“潜规则”传承
·牟传珩:中国网站悬赏“找关系”—“贪渎文化”的“潜规则”传承
·牟传珩:“腐败分子反腐败”——从县委书记炮轰纪委谈起
·牟传珩:意识形态前沿交锋评述——中共“十七大”站在风口浪尖上
·牟传珩:邓小平“一国两制”紧箍咒——写在香港回归10周年
·牟传珩:公共权力的中国化癌变——“绝对领导权”岂能“执政为民”?
·牟传珩:揭开中共“十七大”面纱——胡锦涛“6.25”讲话评述
·牟传珩:胡锦涛会否定江泽民吗?
·牟传珩:“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不是个好东西
·牟传珩:为什么“无直接利益冲突”会遍及中国
·牟传珩:温家宝“勒令”难敌制度铁律——中共“审计风暴”再次画饼充饥
·牟传珩:当代“民主控权制度”之道——内调外治“五法三禁两方面”
·牟传珩:深入公务员收入的“隐性黑箱”-- “它注定会威胁到社会的稳定”
·牟传珩:胡锦涛脚踏“中道”左右排斥
·牟传珩:政府政策摆不平社会公正
·牟传珩:中国物价飙升的忧患
·牟传珩:呼唤人道环境的创建
·牟传珩:中国传统主流媒体地位正在沦陷
·牟传珩:致巴黎友人——薛超青
·牟传珩:透视中国“表达意见大会”的性质 ——从历史的角度审视“人大”
·牟传珩:走进中国“政绩造假”的内幕——“如此国泰民安”
·牟传珩:中国人大地位演变新解读——从李鹏的“第二把交椅”谈起
·牟传珩:谁阉割了媒体的独立精神——从晚清报业看过来
·黑心国企4000元解雇职工
·牟传珩:见不到人权阳光的死角——“改革中的弱势群体”在“崛起”
·牟传珩:敢于挑战毛泽东权威的人——杨献珍与哲学“罪案”
·牟传珩:三问中共“十七大”
·牟传珩:三问中共“十七大”
·致法国朋友蔡崇国先生的慰问函
·牟传珩:文化自由、宽容与批判
·牟传珩:季羡林“抬孔”与国学热炒
·牟传珩:“华文传媒论坛”的焦虑何在——大国崛起还是弱势心态?
·牟传珩:中共意识形态与执政方式的演变
· 牟传珩 ; 等待春天
·牟传珩:毛泽东吹捧鲁迅为“一等圣人”
·牟传珩:重读梁启超的新史学——以史学借鉴导出政治变革的理由
·牟传珩 :诗眼里含着的脚印
·牟传珩:牢狱负枷读胡风
·牟传珩:如何面对血汗月饼-- 中国农民工现状堪忧
·牟传珩:胡锦涛是否为“文革”平反——温家宝的同学爆料批邓反江
·牟传珩:“民权保障同盟”容不得异见——宋庆龄、鲁迅为何开除胡适
·牟传珩:“民权保障同盟”容不得异见——宋庆龄、鲁迅为何开除胡适
·牟传珩:中共“十七大”前风起云涌——又一份“极左万言书”出笼
·牟传珩:“主权至上”与“人权干预”
·牟传珩:人权观念的普世化脚步
·牟传珩:人权与特权的社会冲突
·牟传珩:克林顿的回答:人权与官权谁大
·牟传珩:《文明冲突论》忽略了什么
·牟传珩:十月的北京没有悬念——透视中共十七大政治走势
·牟传珩:如何面对“大国责任”——中共媒体新动向
·牟传珩:“全民医保”争论——质疑中共“执政为民”
·牟传珩:调研中国分配不公原因
·牟传珩:睡在主席台上的象征——中共“十七大”幕后解读
·牟传珩 :回望那样的时代
·牟传珩:令人“振奋”的时代远未到来 ——“表达权”并非“十七大”报告新提法
·牟传珩:中国急于应对“印度牌”——没有硝烟的新德里争夺战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牟传珩:亚洲的“柏林墙”何时能被摧毁?

   
   
    朝鲜半岛位于亚洲东部,包括4000多个大小岛屿,地形狭长,总面积为22.21万公里。 于1897年沦为日本殖民地。自18世纪初,朝鲜半岛开始走向民族解放斗争的历程。1907年~1911年期间,朝鲜爆发了“义兵运动”,1919年爆发了全民性的“三、一”反日起义,以及后来金日成领导的抗日游击队,最终于1945年8月走向了民族独立道路。二战结束后,朝鲜半岛被“联合国托管”,成为世界冷战时期美苏争夺势力范围的场所,一条被称之为亚洲“柏林墙”的“三八线”将朝鲜分为南北两个。1948年7月,占据南朝鲜的美国亲自“监督选举”,举行了国民议会,通过了《大韩民国宪法》,8月大韩民国从此诞生。同年,在苏联的主持下,北朝举行共产党领导的“最高人民会议”选举,9月9日,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正式成立。最终在同一国家中,形成美苏两国各自操纵下的两个相互敌对的政府,实行完全相反的两种制度、两种意识形态,而且相互都把吃掉对方,统一朝鲜视为其崇高的政治使命。
    1950年6月25日,北朝鲜在苏联的帮助下,率先向南韩进攻,导致朝鲜战争爆发。为此,联合国安理会紧急通过了美国起草的一项关于要求联合国各会员国“向大韩民国提供为击退武装进攻和恢复该地区的国际和平与安全所必需的援助”的决议。7月7日联合国第三次通过决议,组织由美国、英国、法国等15个国家参加的联合国军队赴朝参战。
    1950年10月8日,毛泽东接受斯大林指令,力主中央政治局做出了抗美援朝的决策。10月19日晚,中国人民志愿军开赴朝鲜前线,25日中朝联合抗击以美国为首的联合国部队战斗打响。战争的结果便是停战谈判的举行。并最终签定《朝鲜停战协定》。

    朝鲜战争结束后,南北双方依旧以“三八线”为界,相互对抗敌视,扩军备战。仅在1953年月到1958年3月期间,双方就发生了758起军事冲突事件,使“三八线”上的死结越缠越深。
    时至70年代,随着国际形势的发展和中美关系的缓和,朝鲜南北双方敌对立场也有所改善,开始对话并设立了南北协调委员会。1973年6月,南韩借鉴两德经验,提出南北双方分别加入联合国方案,但北朝却以要求“以单一的高丽联邦共和国资格参入联合国”为由,予以拒绝。1980年1月,北朝提出举行北南双方总理会谈,同年2月双方外交代表会晤于板门店,为总理会谈作准备。但该年秋,南韩发生“光州事件”,北朝即发表声明,宣布终止预备会议。
    80年代末,随着世界两极对抗走向末路,朝鲜双方再次协商举行总理会谈预备会议,经过各种准备,会议于1990年9月5日在韩国首都汉城开始,先后举行了八次北南双方高级会谈,并签署了《关于北南和解、互不侵犯与合作交流协议书》,《关于朝鲜半岛无核化共同宣言》、《关于组建北南和解共同委员会协议书》等文件,使朝鲜半岛出现和解局面。在北朝承诺不制造核武器和朝鲜半岛局势发生如此缓和的情况下,南韩宣布暂停1992年度的“韩美协作精神联合军事演习”。从1992年5月开始,国际原子能机构按照与北朝达成的协议,对其进行了6次核武器调查,没能发现朝鲜正在制造核武器的情况,但却对其宁边附近两处存放生产核武器的场所产生了怀疑,表示要予以“特别检查”,但遭到朝方的坚决反对。与此同时,南韩根据朝鲜正在建造核武器原料再处理工厂的情报推测,北方有制造核武器之图。南韩希望通过谈判促成双方达成示范性互查的协议,以达到消除朝鲜制造核武器的目的。但朝鲜则反对进行示范性的调查,而要求对美军核基地进行全面调查。由于双方各执已见,会谈难有进展。
    1993年2月,国际原子能机构对朝鲜拒绝其特别检查发出了最后通牒,限期3月底前接受检查。朝鲜对国际原子能机构的通牒不仅未作丝毫妥协,反而宣布退出它曾在1985年加入的核不扩散条约,并声明:朝鲜政府这一决定是针对韩美“协作精神”联合军事演习和国际原子能机构对朝的特别检查而采取的“自卫”措施。至此,朝方又一次走向了与国际社会对抗的立场,引起世界舆论的强烈反弹。朝鲜宣布退出核不扩散条约决定的生效日期是6月12日,而6月2日这一天却出现了转机。美朝在纽约进行了一次关键性的谈判,双方达成协议并发表联合声明。朝鲜宣布暂不退出核不扩散条约。这是美方以给予经济援助和不对其武力威胁为条件而赢得的一次妥协。2月15日,朝鲜突然宣布同意开放其7处核设施,接受国际检查。美国对朝鲜的态度转变表示欢迎,决定在纽约恢复与朝鲜的会谈。韩国政府也予以积极回应,决定只要“国际原子能机构在朝鲜的核调查以及南北工作代表接触取得进展”,将有条件地停止本年度韩美“协作精神”联合军事演习。朝鲜半岛的紧张局势又出现了新的转机。
    据韩国《1991——1992年度国防白皮书》统计,在“三八线”,两侧驻扎着165万名军人,部署了9250辆坦克和装甲车、13800门大炮、930艘舰艇、2910架飞机。南北方的军事力量对比大体上保持平衡,双方谁也压不做谁,不可能产生一方吞并另一方的结局。对话与和解是唯一的出路。当世界进入后对抗时代,朝鲜半岛已不具备两极对抗的属性,但却受制于美、日、中、俄四大国的政治影响,朝鲜半岛统一问题的每一步发展,都与上述四大国政策走势和利益调整相关。可以说,上述四大国从自身利益出发,都不希望南北双方对抗,更不希望影响东北亚局势的安定与和平。正是在这种国际环境的制约下,朝鲜半岛上的“三八线”南北双方,正步履艰难地走向和解。
    在半岛南方,自总统金大中上台后,为了自身的安全和半岛稳定,一直对北方采取比较温和的态度,并多次向对方伸出杆榄枝;而半岛北方,在后对抗时代,由于继续坚持比较僵化的政治路线,在世界上处于孤立状态,特别是中韩建交,对其影响巨大。加之近年来,朝鲜国内饥荒不断,经济萧条,希望争取国际援助,因此也有意与南韩改善关系。正是在这种时代背静下,2000年6月13日,韩国总统金大中越过“三八线”,与北朝领袖金正日举行了历史性的会晤。两个“金”口相对一谈,朝鲜半岛冷气顿消。金正日一改长期不常露面的政治姿态,亲自到机场迎候,令世界舆论大吃一惊。金正日说:“6月13日将永远被纪录在历史上”;金大中说:“现在就让我们一起来创造这个历史”。于是朝韩双方共同签署了划时代的《南北双方共同宣言》,但时过6年后的今天,这个半岛上的分裂实施愣在继续,亚洲的“柏林墙”何时能被摧毁?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