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新文明论坛
[主页]->[百家争鸣]->[新文明论坛]->[牟传珩:中国周边问题多多]
新文明论坛
·牟传珩: 中国官方媒体新动向——“民主是个好东西”
·牟传珩:政改更需勇气还是更需时间
·牟传珩:聆听公民社会到来的脚步——中国“民间组织”在生长
·牟传珩:胡锦涛突围毛、邓路线——中共三种“社会公正”观的冲突
·牟传珩:“胡温版政改”走向探索
·牟传珩:深秋视角(外一首)
·牟传珩:2003前的几篇文章
·牟传珩: 网络时代点击民主——中国变革没有退路
· 牟传珩:网络时代点击民主——中国变革没有退路
·牟传珩:曾庆红会出任国家主席吗——中国元首制发展趋势
·牟传珩: 新自由主义在大众化
·牟传珩:“逼上梁山”一声吼——由章诒和《声明》引发的共鸣
·牟传珩 :大海的早晨(外一首)
·牟传珩:解读中共三代党权政制演变历程
·牟传珩:“中国知识分子精神和良知”在哪里?—由公务员考试引起的思考
·牟传珩:“春江水暖鸭先知”——民主从多元化发声中产生
·牟传珩:倡人权、迎奥运——呼吁政府释放所有政治犯
·牟传珩:冲击“政改”瓶颈的“公民参与”——为俞可平民主喊话再擂战鼓
·牟传珩:从郎咸平教授清华演讲谈起——盘点世界民主化进程
·牟传珩:“不光彩的世界之最”——聚焦中国教育制度的不平等
·牟传珩:李肇星“答记者问”再念歪经
·牟传珩:中国“两会”设计议题陷阱——回避民权何保民生?
·牟传珩:温家宝撰文的政治玄机——“初级阶段论”难逃宿命
·牟传珩:军费连年高增不是民生福音——对军事强国路线说“不”
·牟传珩:温家宝记者招待会刻意谈民主——从需要“时间”到需要“经验”
·牟传珩:两极分化割据中国——揭秘刘吉所谓的“历史真相”
·牟传珩:风在寻找起跑线(外两首)
·牟传珩:民主文化的世界性认同
·牟传珩:普世民主时代的新文明自由主义
·牟传珩:年年杏花又杏花——写在清明的“四•五记忆”
·牟传珩:打开国家领导人收入的暗箱——让社会的阳光透视公权“私隐”
·牟传珩:普世主义与新对抗主义
·牟传珩:《民主论坛》岁月
·牟传珩:当今中国社会结构呈现三大特征
·牟传珩:当今中国社会结构呈现三大特征
·牟传珩:胡锦涛应向“政治受难者”三鞠躬——我代右派父亲再鸣放
·牟传珩:中共军方发起反“三化”新围剿——透视“坚持党对军队绝对领导”的违宪本质
·牟传珩:邓小平阴影下的反右50周年
·牟传珩:揭开历史尘封的《整风运动报告》—— 邓小平反右极左言论批判
·牟传珩:揭秘“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制——从《米高扬秘密报告》谈起
·台湾中央社青岛特稿:也是最牛: 青岛异议人士牟传珩——他是中国提出「双赢」政治哲学的第一人
·牟传珩:中国上访潮新动态——写在新《信访条例》实施两周年
·牟传珩:走向海滩
·牟传珩:体制内正义力量的良心觉醒——一个中国警察的反省
·牟传珩:中国邮政蔑视通信自由——信件丢失拒不负责
·牟传珩 :多年前的小屋一个小小的编辑部
·牟传珩:当年滋生右派的大本营在崛起——中共如何应对“新社会阶层”
·牟传珩:青岛“六四”记忆
·牟传珩:中南海困于“忧患意识”——中共“17大”面对执政危机
·牟传珩:解密中共的“敌对势力”
·牟传珩:少年往事见证中国——对“红色记忆”再反思
·牟传珩:少年往事见证中国——对“红色记忆”再反思
·牟传珩:执政危机来自于“绝对领导”
·牟传珩:“六四”情节还在演绎着
·牟传珩:寻找宪政价值的公共认同
·牟传珩:中国户籍制度制造不平等——现代文明呼唤迁徙自由
·牟传珩:中国变革的两种宪政观冲突
·牟传珩:发生之发现原理——东方圆和新哲学(概要)
·牟传珩: “太湖蓝藻”的政治启示——点击“发展就是硬道理”的死穴
·牟传珩:台湾民主政治大智慧——“一制”对“两制”是一步高棋
·牟传珩:中国网站悬赏“找关系”—“贪渎文化”的“潜规则”传承
·牟传珩:中国网站悬赏“找关系”—“贪渎文化”的“潜规则”传承
·牟传珩:“腐败分子反腐败”——从县委书记炮轰纪委谈起
·牟传珩:意识形态前沿交锋评述——中共“十七大”站在风口浪尖上
·牟传珩:邓小平“一国两制”紧箍咒——写在香港回归10周年
·牟传珩:公共权力的中国化癌变——“绝对领导权”岂能“执政为民”?
·牟传珩:揭开中共“十七大”面纱——胡锦涛“6.25”讲话评述
·牟传珩:胡锦涛会否定江泽民吗?
·牟传珩:“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不是个好东西
·牟传珩:为什么“无直接利益冲突”会遍及中国
·牟传珩:温家宝“勒令”难敌制度铁律——中共“审计风暴”再次画饼充饥
·牟传珩:当代“民主控权制度”之道——内调外治“五法三禁两方面”
·牟传珩:深入公务员收入的“隐性黑箱”-- “它注定会威胁到社会的稳定”
·牟传珩:胡锦涛脚踏“中道”左右排斥
·牟传珩:政府政策摆不平社会公正
·牟传珩:中国物价飙升的忧患
·牟传珩:呼唤人道环境的创建
·牟传珩:中国传统主流媒体地位正在沦陷
·牟传珩:致巴黎友人——薛超青
·牟传珩:透视中国“表达意见大会”的性质 ——从历史的角度审视“人大”
·牟传珩:走进中国“政绩造假”的内幕——“如此国泰民安”
·牟传珩:中国人大地位演变新解读——从李鹏的“第二把交椅”谈起
·牟传珩:谁阉割了媒体的独立精神——从晚清报业看过来
·黑心国企4000元解雇职工
·牟传珩:见不到人权阳光的死角——“改革中的弱势群体”在“崛起”
·牟传珩:敢于挑战毛泽东权威的人——杨献珍与哲学“罪案”
·牟传珩:三问中共“十七大”
·牟传珩:三问中共“十七大”
·致法国朋友蔡崇国先生的慰问函
·牟传珩:文化自由、宽容与批判
·牟传珩:季羡林“抬孔”与国学热炒
·牟传珩:“华文传媒论坛”的焦虑何在——大国崛起还是弱势心态?
·牟传珩:中共意识形态与执政方式的演变
· 牟传珩 ; 等待春天
·牟传珩:毛泽东吹捧鲁迅为“一等圣人”
·牟传珩:重读梁启超的新史学——以史学借鉴导出政治变革的理由
·牟传珩 :诗眼里含着的脚印
·牟传珩:牢狱负枷读胡风
·牟传珩:如何面对血汗月饼-- 中国农民工现状堪忧
·牟传珩:胡锦涛是否为“文革”平反——温家宝的同学爆料批邓反江
·牟传珩:“民权保障同盟”容不得异见——宋庆龄、鲁迅为何开除胡适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牟传珩:中国周边问题多多

   
   
    中国地理面积仅次于俄罗斯与加拿大,位居世界第三,是一个地区性的大国。但至中国晚清时代,政府封闭保守,腐败无能,拒不推行改革,开放疆域,积极回应资本世界扩张的时代挑战,结果为洋人坚舰利炮所破,被迫签订了一系列丧权辱国的不平等条约,以至于造成困扰至今的中国周边纷争。
   
    近代中国,自1842年8月签订《中英南京条约》起,随后又签订了1858年的《中俄瑗珲条约》、1860年的《中俄北京条约》、1864年的《中俄勘分西北界约记》、1881年的《中俄伊犁条约》、1887年3月的《中葡北京条约》、1860年的《巴夏礼与白崇光协定》、1898年6月的《展拓香港界址专条》等等卖国求荣条约,被西方人耻笑为“东亚病夫”。这一系列不平等条约,才使得中国政治地图发生了巨大变化。中国周边从东北到西北,再到西南,最后到东南沿海,约150余万平方公里,有大片领土被别国割去、占领、租用。这些国家分别是俄国、印度、葡萄牙、英国、越南、日本等。

   
    在中国东北地区的黑龙江以北,外兴安岭(斯塔诺夫山脉)以南的60多万平方公里土地,于1858年《中俄瑗珲条约》被俄国割占。1860年《中俄北京条约》,又被割去乌苏里江以东40多万平方公里的土地。两个不平等条约加在一起,中国被沙皇强行割去100余万平方公里的土地,成为俄国版图的一部分。中国的西北边界,直至19世纪中叶以前,一直在巴尔喀什湖北岸。汉代以前,包括今新疆和中亚在内的广大地区与内地已有经济文化联系。两汉王朝建立,这些地区已基本实现了政治统一。自西汉以后,中国西北边界一直稳定在巴尔喀什湖北岸。在清代的历史文献中,对中国的西北边界的记载是十分清楚的。《西域图志》中的伊犁全图便标明中国西部边界在巴尔喀什湖北岸。《清一统志》等书也同样做了记载。1958年苏联政府审定的《苏联历史地图集》,也明确标示直到19世纪中国的边界还在巴尔喀什湖北岸。1864年,沙皇俄国强迫清政府签订了《中俄勘分西北界约记》,加之1860年的《中俄北京条约》,共割去巴尔什湖以南以东的中国领土达44万平方公里。1881年以后,通过《中俄伊犁条约》和其他勘界议定书,沙俄又割去中国领土7万多平方公里。1892年,沙俄又强占了萨雷阔勒岭以西2万多平方公里的中国领土。至此,沙皇俄国共强占中国西北疆域达53万多平方公里的领土。
   
    1920年,列宁领导的苏维埃政府郑重宣布:“以前俄国历届政府同中国订立的一切条约都无效,放弃以前夺取中国的一切领土,和中国境内的一切租界,并将沙皇政府和俄国资产阶级残暴地从中国压取的一切,都无偿地、永久地归还中国。”但这仅仅停留在口头上,延续至今,中俄边界问题仍未能完全解决,成为后对抗时代影响两国关系的潜在隐患。
   
    中国西南地区的中印边界,乃是又一突出的边界问题。中印边界争端,是英国统治印度时期划定的“麦克马洪线”引发的。
   
    所谓“麦克马洪线”,实质上是英国代表英属印度外务大臣麦克马洪,与西藏地方当局代表夏札司伦秘密交涉,于1914年3月24日在德里秘密换文,并在英国单方面提供划有一条红线作为印藏边界的两幅附图上签字的。这条大体沿着喜马拉雅山脊的红线,就是“麦克马洪线”。这条线将中印传统习惯线以北的9万多平方公里中国领土划归了印度。中国西南地区同印度有长达2000公里的疆界,虽在历史上从未经过任何条约或协定划定过,但两国间存在着一条按双方行政管辖范围所及而形成的传统习惯线。它的东段自不丹东南端起,沿喜马拉雅山南麓,与布拉马普特拉河北岸平原向东,至中、印、缅三国交界处止;中段从中国西藏阿里地区与印度喜马偕尔邦和北方邦接壤处起,沿喜马拉雅山脊向南,到中、印、尼三国交界处止;西段北起喀喇昆仑山脉,南抵中国与印度拉达克地区和喜马偕尔邦交界处。但自“麦克马洪线”取代了传统习惯线后,便埋下了两国冲突的火种。迄今为止,印度依然占领所谓“麦克马洪线”以南传统习惯线以北9万平方公里和中段2000平方公里有争议的领土,成为后对抗时代中印两国纷争的隐患。
   
    中越两国疆界问题和领土纠纷,起源于20世纪70年代后。因当时越南推行扩张政策,致使中越疆界与领土问题尖锐化、复杂化。中越疆界问题主要包括陆地疆界争端和北部湾海域划分问题。领土纠纷主要集中在西沙、南沙群岛领土主权的归属上。自1974年始,在中越边界连续发生武装冲突事件。1974年为439起,到1978年则猛增至1108起,1979年2月17日至3月16日,中国人民解放军驻广西、云南边防部队对越进行了武装打击。
   
    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前,西沙群岛中的某些岛屿曾一度被法国侵占,后又被日本侵占,但是在第二次大战以后,西沙群岛已为中国政府正式接收。越南一直对中国南海诸岛有领土要求,长期占领西沙群岛的珊瑚岛,并于1973年9月,宣布将西沙群岛中的南威、太平等10多个岛屿划入越南版图。中国政府虽多次发表严正声明,但越南却不屑一顾,终于导致中越西沙群岛之战于1974年1月19日爆发。延至后对抗时代,中越边界问题虽经多次谈判,但至今仍难解决。
   
    中日两国在钓鱼岛等岛屿的问题上,曾发生过重大冲突。钓鱼岛等岛屿位于北纬26°、东经124°附近的海域,地处东海大陆架东南前缘,附近水深200米以内,在其南面则为水深2000米以上的冲绳海槽。钓鱼岛等岛屿包括5个无人居住的小岛和4个无植被的礁石,总面积为5.48平方公里,其中钓鱼岛(日本称之为鱼钓岛)为最大,面积3.8平方公里,其他岛礁面积都很小:黄尾屿(日本称之为久场岛)0.87平方公里,南小岛0.35平方公里,冲北岩东礁0.02平方公里,冲南岩0.01平方公里,飞濑礁0.02平方公里。钓鱼岛等岛屿附近海域为优良渔场,中国渔民经常在此捕鱼。
   
    钓鱼岛等岛屿自古以来属中国领土,并且有明确的行政管辖。日本称之为“尖阁列岛”,甚至将其划归日本版图,属冲绳县石垣市管辖。1968年联合国亚洲远东经济委员会发表了关于钓鱼岛等岛屿附近海底蕴藏着有石油和天然气资源后,便更加引起世界关注。早在明朝,这些岛屿就在中国的海防范围之内。在中国的史料文献中,著述于1534年、1559年和1562年的文献,都明确地提到钓鱼岛等岛屿属于中国台湾。此外,日本1783年和1785年出版的日本地图也都表明钓鱼岛属于台湾。1893年,清慈善太后曾颁发诏谕,将钓鱼岛、赤尾岛和黄尾屿3个小岛赐给当时的邮传部大臣盛宣怀,以奖赏他从钓鱼岛采集草药治愈了那拉氏的风湿症。1940年,中国台湾和日本冲绳渔民曾因在钓鱼岛附近渔场捕鱼的权利问题发生争执,当时台湾在日本的统治下,此纠纷由东京法庭受理。东京法庭经过一年多的调查,最后做出台湾渔民胜诉的裁决。钓鱼岛等岛屿自古以来便隶属中国,中国政府为了大局,对钓鱼岛等岛屿的主权采取了克制的态度。在1972年中日建交和1978年缔结和平友好条约时,双方一致认为,中日两国对钓鱼岛等岛屿归属问题的观点有分歧,需要花时间慢慢地进行和平商谈,将钓鱼岛等岛屿的主权问题暂时搁置,让后代去解决。但时至后对抗时代,日本右巽势力抬头,不断在钓鱼岛上进行主权示威,从而也引起了中国民族主义情绪的高涨。
   
    此外,还有南沙群岛多国之争。南沙群岛位于南海南部,北面和中国西沙群岛、中沙群岛相连,东邻菲律宾,南邻马来西亚、文莱、印度尼西亚,西邻越南。南沙群岛由230多个珊瑚岛礁组成,最北为雄南礁(北纬3°58′ ,东经116°47′),最南为曾母暗沙(北纬3°58′,东经112°17′),最东为海马滩(北纬10°46′,东经117°47′),最西为万安滩(北纬7°32′,东经109°43′)。南北长550余海里,东西宽650余海里。南沙群岛陆地面积虽小,但周围海域面积很大,约有80多万平方公里,而且战略地位十分重要。它紧扼太平洋、印度洋之间的交通咽喉,太平岛距马六甲海峡东口新加坡仅840海里。东亚海运货物的船只一半以上都要通过南沙海域。因此涉及中国(台湾)、菲律宾、马来西亚、文莱、越南、印尼各国主权纷争,十分复杂。后对抗时代,中国虽为争取和平的国际环境,在南沙群岛问题上提出了“搁置主权,共同开发”的主张,但依然潜伏着冲突的隐患。
   
    总之,后对抗时代的中国边界,仍有诸多历史遗留问题急待解决,处理不好,可能成为军事冲突的诱因,影响地区安全与国家边界的稳定。因此,中国新一代的决策者们,应始终坚持和平解决边界争端的立场,负起一个地区大国应当担负起的维护世界和平与地区安全的政治责任,免受狭隘的民族主义情绪操纵而走火入魔。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