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新文明论坛
[主页]->[百家争鸣]->[新文明论坛]->[台灣中央廣播電台:訪問牟传珩先生]
新文明论坛
·牟传珩:“逼上梁山”一声吼——由章诒和《声明》引发的共鸣
·牟传珩 :大海的早晨(外一首)
·牟传珩:解读中共三代党权政制演变历程
·牟传珩:“中国知识分子精神和良知”在哪里?—由公务员考试引起的思考
·牟传珩:“春江水暖鸭先知”——民主从多元化发声中产生
·牟传珩:倡人权、迎奥运——呼吁政府释放所有政治犯
·牟传珩:冲击“政改”瓶颈的“公民参与”——为俞可平民主喊话再擂战鼓
·牟传珩:从郎咸平教授清华演讲谈起——盘点世界民主化进程
·牟传珩:“不光彩的世界之最”——聚焦中国教育制度的不平等
·牟传珩:李肇星“答记者问”再念歪经
·牟传珩:中国“两会”设计议题陷阱——回避民权何保民生?
·牟传珩:温家宝撰文的政治玄机——“初级阶段论”难逃宿命
·牟传珩:军费连年高增不是民生福音——对军事强国路线说“不”
·牟传珩:温家宝记者招待会刻意谈民主——从需要“时间”到需要“经验”
·牟传珩:两极分化割据中国——揭秘刘吉所谓的“历史真相”
·牟传珩:风在寻找起跑线(外两首)
·牟传珩:民主文化的世界性认同
·牟传珩:普世民主时代的新文明自由主义
·牟传珩:年年杏花又杏花——写在清明的“四•五记忆”
·牟传珩:打开国家领导人收入的暗箱——让社会的阳光透视公权“私隐”
·牟传珩:普世主义与新对抗主义
·牟传珩:《民主论坛》岁月
·牟传珩:当今中国社会结构呈现三大特征
·牟传珩:当今中国社会结构呈现三大特征
·牟传珩:胡锦涛应向“政治受难者”三鞠躬——我代右派父亲再鸣放
·牟传珩:中共军方发起反“三化”新围剿——透视“坚持党对军队绝对领导”的违宪本质
·牟传珩:邓小平阴影下的反右50周年
·牟传珩:揭开历史尘封的《整风运动报告》—— 邓小平反右极左言论批判
·牟传珩:揭秘“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制——从《米高扬秘密报告》谈起
·台湾中央社青岛特稿:也是最牛: 青岛异议人士牟传珩——他是中国提出「双赢」政治哲学的第一人
·牟传珩:中国上访潮新动态——写在新《信访条例》实施两周年
·牟传珩:走向海滩
·牟传珩:体制内正义力量的良心觉醒——一个中国警察的反省
·牟传珩:中国邮政蔑视通信自由——信件丢失拒不负责
·牟传珩 :多年前的小屋一个小小的编辑部
·牟传珩:当年滋生右派的大本营在崛起——中共如何应对“新社会阶层”
·牟传珩:青岛“六四”记忆
·牟传珩:中南海困于“忧患意识”——中共“17大”面对执政危机
·牟传珩:解密中共的“敌对势力”
·牟传珩:少年往事见证中国——对“红色记忆”再反思
·牟传珩:少年往事见证中国——对“红色记忆”再反思
·牟传珩:执政危机来自于“绝对领导”
·牟传珩:“六四”情节还在演绎着
·牟传珩:寻找宪政价值的公共认同
·牟传珩:中国户籍制度制造不平等——现代文明呼唤迁徙自由
·牟传珩:中国变革的两种宪政观冲突
·牟传珩:发生之发现原理——东方圆和新哲学(概要)
·牟传珩: “太湖蓝藻”的政治启示——点击“发展就是硬道理”的死穴
·牟传珩:台湾民主政治大智慧——“一制”对“两制”是一步高棋
·牟传珩:中国网站悬赏“找关系”—“贪渎文化”的“潜规则”传承
·牟传珩:中国网站悬赏“找关系”—“贪渎文化”的“潜规则”传承
·牟传珩:“腐败分子反腐败”——从县委书记炮轰纪委谈起
·牟传珩:意识形态前沿交锋评述——中共“十七大”站在风口浪尖上
·牟传珩:邓小平“一国两制”紧箍咒——写在香港回归10周年
·牟传珩:公共权力的中国化癌变——“绝对领导权”岂能“执政为民”?
·牟传珩:揭开中共“十七大”面纱——胡锦涛“6.25”讲话评述
·牟传珩:胡锦涛会否定江泽民吗?
·牟传珩:“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不是个好东西
·牟传珩:为什么“无直接利益冲突”会遍及中国
·牟传珩:温家宝“勒令”难敌制度铁律——中共“审计风暴”再次画饼充饥
·牟传珩:当代“民主控权制度”之道——内调外治“五法三禁两方面”
·牟传珩:深入公务员收入的“隐性黑箱”-- “它注定会威胁到社会的稳定”
·牟传珩:胡锦涛脚踏“中道”左右排斥
·牟传珩:政府政策摆不平社会公正
·牟传珩:中国物价飙升的忧患
·牟传珩:呼唤人道环境的创建
·牟传珩:中国传统主流媒体地位正在沦陷
·牟传珩:致巴黎友人——薛超青
·牟传珩:透视中国“表达意见大会”的性质 ——从历史的角度审视“人大”
·牟传珩:走进中国“政绩造假”的内幕——“如此国泰民安”
·牟传珩:中国人大地位演变新解读——从李鹏的“第二把交椅”谈起
·牟传珩:谁阉割了媒体的独立精神——从晚清报业看过来
·黑心国企4000元解雇职工
·牟传珩:见不到人权阳光的死角——“改革中的弱势群体”在“崛起”
·牟传珩:敢于挑战毛泽东权威的人——杨献珍与哲学“罪案”
·牟传珩:三问中共“十七大”
·牟传珩:三问中共“十七大”
·致法国朋友蔡崇国先生的慰问函
·牟传珩:文化自由、宽容与批判
·牟传珩:季羡林“抬孔”与国学热炒
·牟传珩:“华文传媒论坛”的焦虑何在——大国崛起还是弱势心态?
·牟传珩:中共意识形态与执政方式的演变
· 牟传珩 ; 等待春天
·牟传珩:毛泽东吹捧鲁迅为“一等圣人”
·牟传珩:重读梁启超的新史学——以史学借鉴导出政治变革的理由
·牟传珩 :诗眼里含着的脚印
·牟传珩:牢狱负枷读胡风
·牟传珩:如何面对血汗月饼-- 中国农民工现状堪忧
·牟传珩:胡锦涛是否为“文革”平反——温家宝的同学爆料批邓反江
·牟传珩:“民权保障同盟”容不得异见——宋庆龄、鲁迅为何开除胡适
·牟传珩:“民权保障同盟”容不得异见——宋庆龄、鲁迅为何开除胡适
·牟传珩:中共“十七大”前风起云涌——又一份“极左万言书”出笼
·牟传珩:“主权至上”与“人权干预”
·牟传珩:人权观念的普世化脚步
·牟传珩:人权与特权的社会冲突
·牟传珩:克林顿的回答:人权与官权谁大
·牟传珩:《文明冲突论》忽略了什么
·牟传珩:十月的北京没有悬念——透视中共十七大政治走势
·牟传珩:如何面对“大国责任”——中共媒体新动向
·牟传珩:“全民医保”争论——质疑中共“执政为民”
·牟传珩:调研中国分配不公原因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台灣中央廣播電台:訪問牟传珩先生


    節目名稱:「為人民服務──楊憲宏時間」
    主持人:楊憲宏
    來賓:牟傳珩先生
    播出時間:2006年10月30日1215-1300,2315-2400。

   
    楊:今天的『焦點訪談』為大家訪問的是:住在中國山東青島的自由作家、老牌的異議人士、「廣交友不結社」運動的精神領袖牟傳珩先生。西安著名的民主運動人士、前胡耀邦的秘書林牧先生在十月十五日下午睡夢中去逝,享年七十九歲。林先生的去逝引起各界哀悼,紛紛對這個敢於向中共說真話的老幹部表達由衷的敬意。今天我們要訪問的牟傳珩先生,十月十五日聞訊當天寫了文章,代表山東「不結社之友」向林先生表達哀悼以外,二十三號又寫了一篇文章『緬懷一個充滿激情的人』,回顧一九九八年林牧先生跟牟傳珩先生兩個人討論中國民主化道路的過程,為林先生送行。林先生跟牟先生,一位是中共黨內長期受到打壓的民主派,一位是來自民間社會的民運人士,他們之間真誠討論,非常值得我們注意了解。待會我要打電話到青島,請牟傳珩先生跟我們一起來談談林牧先生,也來談一談牟傳珩先生自己的想法。林牧先生這位剛去逝令人尊敬的民主運動人士,他們曾經有過的思想交流,我們來回想,我們也一起來紀念。
    楊:今天要訪問的是住在中國山東青島的自由作家、老牌的異議人士、「廣交友不結社」運動的精神領袖牟傳珩先生。牟傳珩先生!請問你在電話線上了嗎?
    牟:我在。
    楊:謝謝牟先生您接受我們的訪問。我先來跟我們的聽友介紹一下今天要訪問的主題,也就是:今年十月十五日下午,林牧先生在身體非常健康的狀況下,突然在睡夢中去世,享年七十九歲。林牧先生的去逝引起海內外民運人士哀悼。林牧先生五○年代加入共產黨,一九六五年以中共陝西省委副秘書長的身分,參加了胡耀邦在陝西發起的「解放思想,解放人,放寬政策,搞活經濟」的超前改革。失敗以後,受到長達十三年的政治迫害,期間經歷了兩度入獄,兩次被開除黨藉,還有八年勞改。一九七八年的十月平反之後,先後擔任中共陝西省委宣傳部的副部長、省委副秘書長、國務院科技幹部管理局局長,還有中共西北大學黨委書記等職務。一九八九年五月,林牧先生在北京公開參加和支持學生的民主運動。六四鎮壓以後,第三次被開除黨藉,從此毅然跟中共極左的勢力決裂,而站在推動大陸民主運動的最前列。在中共當局監控和騷擾底下,多次發起全國性簽名,呼籲推動中國民主化的進程。首先我要請教牟傳珩先生的是,我們在網上看到你寫文章紀念林牧先生,說林牧是一個「充滿激情的人」。文章當中,你回顧林牧先生跟你之間的交往。林牧先生是從中共黨內開明派走過來的民主人士,也是經歷過殘酷的政治迫害。像林牧先生這樣的人物,牟傳珩先生!您怎麼樣來看他這樣的一生呢?
    牟:你談的這個問題,我覺得是「林牧現象」。這個問題值得我們研究。「林牧現象」這個概念的涵意是什麼呢?就是他是作為中國共產黨黨內分化出來的一部份人的代表,他自己把自己定位為民主主義者。中國共產黨他們曾經有很多的說詞,就是中國的最高領導層,很多人都說是從民主主義者轉向到共產主義者,而以林牧為代表的這一部份人,恰恰是從共產主義者轉到民主主義者的立場來,所以我說這是一個「林牧現象」。「林牧現象」背後代表了一大批這樣的從共產主義思想信仰者,走向了民主主義的立場,比如李慎之、鮑彤、王若望,這些最早都是信仰馬克斯主義的。這一部份人之所以從共產主義思想,轉移到民主主義這個立場來,就是他們看到了原始的共產主義講的階級民主性,也就是只是講階級的民主,而真正的民主主義者現在講的是人類的民主、無階級的民主。因而我認為,這才是一個高於共產主義思想的。因而我說這個「林牧現象」是黨內分化出來的一個特定歷史條件下產生的一個情形。
    楊:您提到「林牧現象」,我接著有一些議題要來請教您。您認為,從共產主義者轉向民主主義者,是不是在共產主義裡頭還是有一些因素是屬於自由民主的,然後這一部份被發展出來。或是因為從共產主義裡頭看到「階級鬥爭」本身的危險性,然後轉化衍生出:必需對共產主義棄絕以後,產生一個民主主義,徹底跟共產主義不相干。是那一種現象呢?
    牟:我在文章裡也寫到,林牧他做為黨內民主派分化出來的代表,他親身體驗了黨內鬥爭的殘酷性。他在給我的信當中也談到,他說,黨內的鬥爭的殘酷性比黨外的鬥爭殘酷性還要激烈。所以說,他們親身經歷了這樣一個共產革命,今天在大陸叫做「紅色記憶」,今天大陸到處都在宣揚這種「紅色記憶」。這種「紅色記憶」本身產生的理論基礎,就是馬克斯主義的階級鬥爭和暴力革命。這種革命在黨內所引起的殘酷性,以及在黨外對階級發動殘酷的鬥爭,包括從史達林開始,他們在蘇維埃搞的大清洗運動。這一切都使這些黨內的民主主義思想不斷興起的代表意識到,共產主義恐怕不能夠給人類帶來徹底的民主。所以我把它叫做「民主無類」,它不分階級的,因為民主就是民主,它不是……。
    楊:民主無類,有教無類。
    牟:對,您理解的非常準確,民主是無類的,它不分你的階級,否則你還談什麼民主呢?所以從這個角度來講,「林牧現象」是一個高於共產主義者的思想。因為他正好是反過來,過去他們認為:民主主義者轉向共產主義者,是爬上了一個高度;現在我們看到的恰恰相反,共產主義者轉向徹底民主主義,那才是一個境界的昇華。
    楊:最近幾年我看中共中央也開始搞共產黨式的民主,還為了民主去發展共產黨的所謂的「民主白皮書」。你也看到了中共中央現在正在搞的這些東西,你怎麼評價他們所談的民主呢?
    牟:應該講,中國共產黨包括他的執政思想、執政策略、執政路線都是有所轉變的。而且我認為從理論上講,不管他們在實踐上還存在著多麼嚴重的一些社會問題,從理論上講,他們是有一定的超越。你看,本來他們講的是階級性,是以階級鬥爭為綱的,講階級性。到現在,他們提出了「以人為本」,講和諧,也就是「建立和諧社會」。這個理論,我很早就在大陸提出來了。因為我當初主要是印了一本「雙勝都贏的和諧理論」。但是很遺憾這個書出版以後被他們禁了。青島安全局和我多次談過,他說,你是「半夜雞叫」,這個理論太超前了,在中國無法實現。結果他們說這個話不久以後,中共的當權者他們到處都在講「雙贏」,而且現在也開始了「以人為本」的「建構和譜社會」這樣的理念。這種理論從本質上講,就是否定了階級性而講人性,否定了對抗哲學、鬥爭哲學而講和諧哲學。所以我把胡錦濤第四代領導人的哲學基礎,看作他是在搞合和。他是把所有的思想,他們共產主義的合法性,都整合在他的旗子下,然後他來尋找和諧的精神資源。所以我覺得,他們的理論應該是比搞階級鬥爭、比搞對抗哲學、比搞階級民主來講,還是進了一步。
    楊:也就是有一些修正路線了。
    牟:對,應該這麼講。而且在我看來,他們的綱領在轉變,有一點像社會民主黨的方向靠攏了。
    楊:這一點,我來把一些歷史的緣故,也跟我們聽友說明。我們知道牟傳珩先生是一九五五年出生,在非常年輕的時候,就參加一九七○年代後期的民主牆運動。在一九八一年四月曾經被捕,以「反革命罪」被判處有期徒刑一年。出獄後,牟傳珩先生提出一個「廣交遊,不結社」的原則,來回應中共的打壓。在一九九五年,牟先生出版宏揚「共同妥協」為核心的「雙贏新文明」政治理論的系列著作。一九九七年開始,牟先生在互聯網上發表了「共同妥協,全民和解,民主無類,雙勝都贏」的圓和新文明政治理論。一九九八年,在山西林牧先生讀到牟先生的著作以後,特別寫信來肯定,並進行了往返討論,最後還以雙方署名的方式,把討論內容在網上發表,當時的名字就是「林牧、牟傳珩:新文明理論的討論通信」。一九九八年正是中國民主黨組黨運動在中國大陸熱烈展開的時候。能不能請你回憶一下,跟林牧先生的書信往返,有什麼樣可以給年輕人一些啟示的地方?
    牟:我們把它叫做「新文明理論的討論通信」。因為我的「新文明理論」基本上都是寫在《贏:贏新格局》這本書裡頭的。林牧先生讀了這本書以後很激動,因此來信和我探討這些問題。林牧先生在和我的通信當中,除了肯定我在「雙勝都贏、共同妥協」這個理論基本的判斷和理論上的闡述以後,他又提出了自己的一些觀點。他認為,在這個過程當中有一個過渡階段。在這一個過渡階段,人民不能夠放棄反抗;對抗不必要的,但是反抗是必要的。因為社會需要各種力量的制衡,是需要有鬥爭的。這個思想我也是肯定的。但是我們認為,我們鬥爭的目的不能夠再尋求以往那種舊文明的歷史,就是你死我活的這種階級鬥爭、階級仇恨的歷史。我們的鬥爭原則和鬥爭目的,是為了一個什麼目的呢?就是為了合作而鬥爭,為了共同妥協而鬥爭,為了建立一種「雙勝都贏」的社會而鬥爭。我希望今天社會的各種力量,都能夠站在一個歷史的高度,不要進行一種相互否定、「你吃掉我、我吃掉你」的鬥爭,而要站到一個高度來。這也就是我和林牧先生對於「新文明理論」討論的一個中心的議題。如果沒有這樣一種對社會鬥爭的理論上思考,我們的路子可能要走向很彎很彎的,像歷史一樣,再回到一個轉折來,再進行一次「你死我活」的輪迴。中國失去的時間已經很多很長了。因為中華民族的鬥爭歷史是非常非常漫長的,不乏群眾運動,也不乏對抗的歷史。但是中華民族至今沒有走向民主的道路,沒有尋找出一條能夠使社會各種力量相互合作、平衡發展的這樣一種妥協的文明當中來,這是值得我們很好反思的問題。
    楊:看到林牧先生和牟傳珩先生你們的「新文明理論的討論通信」,相信很多中國的青年,很多關注中國前途的人都會非常注意這種新的發展。我在這裡講台灣過去二十年的發展,我也用大致上很像你的「新文明理論」的思維,所以我把它說一下,向你來討教,牟傳珩先生您怎麼評論。其實講穿了,台灣過去二十年整個民主過程,從專制獨裁一直走到民主過程,就是六個字:「衝突、妥協、進步」。不怕衝突,可是勇於妥協,追求進步。
    牟:對。
    楊:不怕衝突,就是該衝突就衝突,可是衝突的過程裡頭,一直在尋求能不能妥協,勇敢的去妥協。然後,為什麼妥協呢?因為進步。就是:「衝突、妥協、進步」。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