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謝田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謝田文集]->[仨老墨和他们集体罢工的故事]
謝田文集
·百年商业智慧的创新和陷阱
·中共窃取军事科技为何难成
·奥巴马的国情咨文剑指中共
·西方的教科书有多么的可怕
·世界在丢失中国传统的美德
·中共会主动进攻美国卫星吗?
·中国整合大型国企危害百姓
·奧古斯塔的直言和忍的體悟
·五百
·中共的亞投行注定竹籃打水
·六藝之射與中國經濟的不歸
·法國電影《露西》的玄學啟示
·中国信托业刚性兑付的怪圈
·谢田:美国象牙塔内的三个小故事
·商界的卡迪拉克和罗罗难题
·世界中国学论坛的矛盾讯号
·IMF的特别提款权不很值钱
·回国创业回美坐牢的教授们
·中共政协委员为何敢这样说
·善德与巨富—金钱是从哪来的(一)
·善德与巨富 —金钱是从哪来的(二)
·善德与巨富 —金钱是从哪来的(三)
·善德与巨富—金钱是从哪来的(四)
·善德与巨富—金钱是从哪来的(五)
·善德与巨富 —金钱是从哪来的(六)
·善德与巨富 —金钱是从哪来的(七)
·善德与巨富—金钱是从哪来的(八)
·善德与巨富—金钱是从哪来的(九)
·背离韬光养晦的中国很危险
·三访台湾:家的感觉越来越强
·三访台湾:金门的炮弹和钢刀
·三訪臺灣:從中研院到區公所
·中共阅兵的心理战战术分析(上)
·中共阅兵的心理战战术分析(中)
·中共阅兵的心理战战术分析(下)
·习奥在兑现杜鲁门的预言吗?
·TPP:经济中国剥离中共之始(一)
·TPP:经济中国剥离中共之始(二)
·TPP: 经济中国剥离中共之始(三)
·TPP: 经济中国剥离中共之始(四)
·中国大飞机背后的忧患心理
·当中国的COE或CEO的难度
·财政部和发改委为何不同步
·诺斯理论为何在中国不能用
·中国人民币入篮是双刃之剑(上)
·中国人民币入篮是双刃之剑(下)
·中共能让七千万人都脱贫吗
·香港纪行:思忖还神几百万人
·熔断机制加剧中国股市的颓势
·浅议红二代的人心向背之论
·中国人为什么很难气定神闲(上)
·中国人为什么很难气定神闲(中)
·中国人为什么很难气定神闲(下)
·插入共产国心脏的美军基地
·川普经济政策击中中共软肋
·房地产最后的疯狂逼近中国
·人类社会面临颠覆性的巨变
·央行救急突显中共治国无力
·美国南方的甜茶和冰茶文化
·大卫‧萨尔纳的《人类贪婪史》
·格查蓝‧达斯的《做好人之难》(上)
·格查蓝‧达斯的《做好人之难》(下)
·川普外交政策再击中共软肋
·中共会顿灭还是渐灭的思辨(上)
·中共会顿灭还是渐灭的思辨(下)
·川普能不能让墨西哥来买单
·从气定神闲进步到心领神会
·中科院院士怎么能那样呼吁
·瑞士的实验和地球人的实验
·中共构陷西方银行实在愚蠢
·中共智库对印度崛起的误读
·英国迟早还要再度回归欧盟
·美國為何不加入海洋法公約(上)
·美國為何不加入海洋法公約(中)
·美國為何不加入海洋法公約(下)
·中共形象广告和党语言特征(上)
·中共形象广告和党语言特征(下)
·美国要伟大中国求强大之谜(上)
·美国要伟大中国求强大之谜(下)
· 美国大学开设介绍法轮功的专门课程
·Why is China After Power and Not Greatness?
·最大出口国为何没国际品牌
·中国的制造业怎样才不会输(上)
·中国的制造业怎样才不会输(中)
·中国的制造业怎样才不会输(下)
·中国的和世界的黑天鹅事件(上)
·Black Swan or Red Dragon
·红朝文人为何日渐走火入魔?(上)
·红朝文人为何日渐走火入魔?(下)
·中国的经济可不可能被唱衰
·川普成行--美国道义的归正
·川普成行--美国道义的归正
·川普成行--中国转型的希望
·川普成行--世界的战略转向
·川普的利益冲突也史无前例
·人民币外升内贬的电梯理论
·入世15年的中国如何转正
·Social Media: 社交媒体或社会媒体?
·雷洋的1200万元和中共的960万亿
·中国为什么非得当最大赢家
·中国房地产泡沫的政治解决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仨老墨和他们集体罢工的故事

   在南方城市,常有一些非正式的劳动力市场。说是非正式的,是因为这些找工的,多是来自墨西哥、洪都拉斯、危地马拉的新移民,合法、非法的都有。他们每天聚在一起,等待雇主的挑选,做油漆、割草、搬家、收拾花园等活儿,价钱随行就市。“雇主”呢,可以是需要帮忙把孙子的玩具从房顶拿下来的退休老人,或需要人帮忙搬家的市民,大家都可以在这里随意挑选临时的“雇员”。在亚城的百福大道、中国城附近,就有好几处这样的地方。

   一次我们要搬家,听说雇“老墨”很便宜。“老墨”是华人对墨西哥人的别称,没啥恶意,就象称美国人“老美”一样。准确的讲他们应该是“墨劳”-墨西哥籍的劳工。第一次合作很愉快,给三个“墨劳”付了市场价,还给每人买了麦当劳的套餐。末了我问领头的,你满意这个薪水吗?他说还行,但比不上有一次他为一个白人老先生打临时工,老人叫他去家里,爬爬梯子,摘了些什么东西,就付给他一百多块。

   有了第一次的经验,信心就多多了。我们在外州有栋房子,负责管理的经纪人说房子该漆了,但给的估价非常高。我一算,带几个人过去,干两天住一夜,也费不了那么多,就决定自己动手。

   那天清晨到了市场,立即围上来一群人。我说要到外州漆房子,要过夜的,价钱多少多少,谁愿去?剩下了七、八个。我继续说,开车几百英里,需要你们帮我开,得有驾照才行;还有,我不会西班牙语,你们得能讲英文。剩下三个人说,“English, English, OK, OK”(讲英文,没问题)。然后我们就上路了。

   开了两、三个小时,出了州界了,三人觉得不对劲,开始嘀咕起来。一问,敢情好,三人没一个精通英语。当时心里就发毛了,想着这可坏了,怎么沟通呢?他们是不是根本不知道要去另一个州、还要过夜呢?停下来连问代比划,他们还真是没全懂我的意思。但已经到地方了,索性干了活再说吧。

   买了油漆、刷子、铲子等一应工具,到了房子那儿,这时他们很明白,二话不说就干了起来。到傍晚时分,我说吃饭去吧,你们喜欢吃中餐还是墨西哥餐,我请客。他们商量了一会儿,说不吃饭了,要回家。我说回家?我们不是说好了嘛,在这过一夜,把房子内外都漆过了,明天再回家。他们最后弄明白了,登时就急眼了,开始对我怒目而视,大概以为我是天底下最大的骗子。

   我解释说,当初告诉了你们来着,问你们会不会英文,你们直点头,还说有驾照会开车,结果根本没有,害得我一个人一路开过来,冲这我还没跟你们算帐呢,你们现在要回家,活干了一半,叫我怎么办?

   三人用西班牙语商量了一会儿,最后英文最好的那个成了他们的代表,开始跟我交涉,说他们以为就是来这漆半天房子,然后就回家的,根本没打算在这里过夜。我说是啊,我现在也意识到了,但活干了一半,让我怎么办呢?我们可是有口头合约的。当时嘛,没有修炼,也不懂得忍让、善意待人,就一味的“据理力争”。最后,我们都退了一步,说都饿了,先吃饭吧。

   晚餐席间,与他们轻松的谈笑,发现人的本性实际上是很接近的,正是所谓的“性相近、习相远”。吃完饭,谈判又开始了。这时,三人意识到与我这几天的命运已经紧密相联,今晚是回不去了。那索性挑灯夜战,早点干完,明天好早点回去。我也喜出望外,当下应允多加工资,与他们一起加起了夜班。

   第二天上午,劳资双方都觉得完成全部工作有点赶,心里忐忑不安。到中午,三人一商量,给我下了个最后通牒,说他们要罢工了。我吃了一惊,心想这可坏了。三个人看我的样子,好象随时要把我捆起来揍一顿。当时的感觉是,如果他们会开车,恐怕早把我撇下走人了。

   他们还真的罢工了,坐在那里不动。我说你们罢工就罢工吧,干多少活,我付多少钱,你们不干的,我自己干,活干不完,我也走不了。我自己干嘛,时间就长,你们就等着吧,反正我不可能先送你们回去。于是乎,我就一个人啃吃啃吃的干着。过了半小时,三人于心不忍,默默的抓起工具,干了起来。。。

   返程归来,已是夜半时分。最后分手时,大家还是挺高兴的,不打不成交嘛。人际交往的缘份,大概就是这样夹杂着高兴、不高兴,喜剧、别剧,和恩恩怨怨的吧。

   

   大纪元时报【市场营销系列】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