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万象杂谈
[主页]->[百家争鸣]->[万象杂谈]->[百姓谈天下:央视《我们的母亲王光美》观后感]
万象杂谈
·李敖——最无聊的流氓文痞!
·谈流氓文痞李敖的大陆行
·再谈文痞李敖的大陆行
·名痞李敖斗中共
·致小胡:“前头若有路,何必举破旗?”
·读 余杰:两头“野兽”的会面—评泰森拜谒毛泽东干尸
·从《色魔暴君》到弥漫大陆的贪官情妇潮(1)
·从《色魔暴君》到弥漫大陆的贪官情妇潮(2)
·从《色魔暴君》到弥漫大陆的贪官情妇潮(3)
·中共的十六届六中全会
·吴天:《不同版本的“我们的母亲王光美”》
·百姓谈天下:央视《我们的母亲王光美》观后感
欢迎在此做广告
百姓谈天下:央视《我们的母亲王光美》观后感

   
   
   
   
   

    前几天,央视把刘涛、刘丁(刘少奇的儿女)拉到《新闻会客厅》,演出《我们的母亲王光美》的访谈节目。主持人和来宾盛赞该“母亲”“温良恭谦让”、“俭朴”、“宽容”、“情义”、“德善”、“忠贞”……,总之,一个中国女人所应有的品德,王光美都具备了。我这里不想对他们的感受加以臧否,而是想说几句看完后我自己的感受。
   
    当文革王光美被拉到清华,被强令穿上奇特的“旗袍”、戴上乒乓球项链,像一个马戏团小丑押上会场批斗的时候,全场年青人都那么兴奋,争先恐后、兴高采烈。我作为一个普通青年,心里不禁产生对她的同情和怜悯,觉得这种对人身的虐待和人格的侮辱有点“恶作剧”味道。虽然,王光美文革初期持上方宝剑在清华抓“右派”学生时,也是杀气腾腾的,如非毛泽东已“醉翁之意不在酒”,各高校又得再产生出多少被关监劳改的“右派”?
   
    当然,这种恶作剧来之于江青的指使,而她背后的支持者,正是我们心中的红太阳、现实中的最高统帅毛主席。后来刘少奇被害,那样折磨他、让他经历生物界所能感受到的一寸一寸惨痛之后,才让他死。毛之残忍阴毒,何男能比?(女人则也只有吕后)。那些中共内的高官、战友,没有人敢吱一声。虽然刘少奇以前大肆吹捧毛泽东,历次运动都帮毛镇压人民,但从人性宽容的境界出发,我们这些没有任何力量、也处于要“夹着尾巴做人”的子女,对他遭受那令人不忍的惨况,也产生怜悯之心。只是感叹可悲的历史不断重演,代代中国人还是选择像刘少奇那样去当李斯!(文革中又出现多少新赵高、新李斯?)以后又知道了彭德怀、张志新、林昭……以及成
   千上万无辜者的悲惨故事,这可怕的历史,更使我对中国共产党、对毛泽东、对这个民族,都产生极大的悲哀和反思。
   
    如果毛泽东不死,四人帮是不会倒的。王光美可能就得在秦城一直呆下去。所谓“留做活证据”,不过一句托辞,实是让她受尽活罪,受尽身心的折磨而死。天幸毛殁,才有四人帮的倒台,才有王光美一条活路。文革后,胡耀邦努力平反,首先解放的是中共高官们(其中包括好些个“白眼狼”)。已白发苍苍的王光美,老态龙钟、骨瘦如柴,从秦城出来,几乎连路都走不动,令人掉泪。刘少奇那些受尽流离颠沛、世态炎凉的尚存子女,得以和“我们的母亲王光美”团聚。那时,我们这些从前是老百姓,现在还是老百姓的小民,也都为之高兴、祝福。
   
    王光美过去虽是准第一夫人,但如今丈夫已殁,孤儿寡母,不像那些文革后已重新迅速掌握大权的“当权派”、“实力派”。她和她的子女们尚需被实力派所认可和接受,才能“融入”“上流社会”,这关系到她、以及刘少奇一大堆儿女们的前程和现实利益。她在最高权力阶层曾混了那么多年,深谙“具有中国特色”的中共权力阶层的特性和喜恶,因此需要表现出像黄克诚那样迎合上意的“忠诚”来;因此,就不必深究所“忠贞”的丈夫的惨死,不必顾及彭德怀们,更不必去管千千万万惨遭迫害而家破人亡、妻离子散至今依然受苦的无辜罹难者,赶紧乖觉地献媚,说她现在仍然是“毛主席的好学生”。还张扬作秀,劝别的受害人也要和她一样“忠心”。她知道这样才能取得现实权力阶层的认可,使她留在体制内和享受一切优厚待遇,她的子女今后也才能有机会飞黄腾达。
   
    如果她坚持忠贞于她的丈夫,不齿老毛之阴损缺德,坚持同情那些彭德怀、张志新们和广大受伤害老百姓的苦难,她就会成为李锐、赵紫阳等“异化”者之类,也将“享用”异化者的“待遇”。当然,她也可采取另一种途径:“沉默”,那她就会被边缘化、淡化,她和她子女们的前程就不能如今日之风光。(她如不能享受“上流阶层”的待遇,在秦城监狱12 年后,奄奄一息的病体残躯,能挺到85岁吗?)
   
    但是,由于她过分“屈身作样”去给混世魔王毛泽东唱赞歌,并劝别人也跟她一样再去做迫害千千万万人的魔王的好学生,她失去了以往人们对她的同情并引起不少人的鄙夷。但这个对她来说,并不重要了。她现在最重视的是她和她家人的荣华富贵现实利益。更令人厌恶且不解的是,为何她04年夏还要安排毛、刘两家子女的所谓“酒宴泯恩仇”呢?
   
    胡总书记正号召我们建设和谐社会,这说明广大人民群众还有很多苦难、不平的地方,社会还存在很多矛盾、不和谐。干部们应努力工作,先去化解社会的诸多矛盾及不和谐,解决广大人民群众这个“大家”的不平、苦难。可是你们却只先急着化解和摆平你们毛刘两小家过去的矛盾及不和谐,在酒宴上你们比人民群众先“欢乐”起来了!你们真是“先天下之和谐而和谐,先天下之乐而乐”啊!
   
    老毛一生作恶多端,残害生灵,使中华民族、甚至使中国共产党本身都蒙羞,如果按正理,作为毛的后人应勇敢地起来揭发批判毛之罪恶,为他们父辈的罪行,向全国人民道歉、向所有共产党人道歉。儿女并非毛本人,人民不会像毛那样株连九族、记恨泄愤,你们应该是属于“可以教育好的子女”,会得到人民的赞扬和同情。而刘的后人也可回忆文革中如何受迫害、以及揭发批判刘少奇以前如何把毛塑造成“神”、帮他迫害镇压无辜,结果反受其害的惨痛历史教训。这才是真正对党忠、对人民忠的表现。为什么世界都钦佩德国人民?希特勒跟现在的德国总理和现在的德国人有屁关系?但现德国总理却一再因德国以前曾出了个希特勒,而对其他国家人民道歉并谴责希特勒的罪恶。德国总理虽没有设酒宴来摆平,却因诚实的认识,赢得了所有国家和人民的赞誉和敬重,这才叫“知耻近乎勇”。世界上只有一个日本,一个中国:日本的后人死不承认以前日本军国主义对其他民族和人民所犯的罪行;中共的后人死不承认毛泽东残害镇压本民族,导致8千万人民非正常死亡的罪恶。所以世界各国正直人士,瞧不起日本,更瞧不起中国。这绝非因为他们经济、科技不发达,或是“还处于发展中国家”的缘故。
   
    有人认为,王光美感到自己活不多长了,最不放心的是她的儿女们。她看到了“走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的社会,充满矛盾和危机;深知很可能发生第2、3……次文化大革命。她想到,如再发生文革,人们一定还会打出毛泽东的旗号(你没看到那毛泽东的像高挂天安门,时刻在提醒人们要起来革命、起来造反,文化大革命还要进行两三次、七八次吗?),那时人们定会拥立毛的后人,还来革走资派的命。一想起那不时发表大话,要学他祖父干革命的“雄才大略”,那愣头傻脑的毛新宇……,这位经历过第1次文革、九死一生的王光美,见了这样愣小子,有如惊弓之鸟,后背直发凉。“那时老身已辞世,要是再来算旧账,谁保护我的后代?” 想起叶剑英的“一笑泯恩仇”,有了,急摆酒宴,“酒宴泯恩仇”。这样人们就能理解,为何王光美没去邀请蒯大富等的亲属来“酒宴泯恩仇”,反而请毛家后代来“酒宴泯恩仇” ,原来有一番算计啊!
   
    引用也是刘少奇儿女在文革中揭发批判刘少奇和王光美的话:“王光美出身于一个反动官僚資产阶級家庭”、“刘少奇那吃小亏占大便宜的商人哲学”。现在把这两者结合起来,就是今日王光美之表现的最好答案,不用再加任何说明注解。
   
    可是,王光美的如意算盘能否实现呢?不一定。文革前,毛泽东说“三天不学习,赶不上刘少奇。”多么甜言蜜语。文革一来,致刘于死地、让刘比任何人死得惨的,也是老毛。王光美自许是毛主席的好学生,而且不惜摆下令天下人嘲笑的“酒宴泯恩仇”,和毛的后代欢乐一堂,却忘了学生们斗她时念的毛语录:“革命不是请客吃饭”。那么,“请客吃饭”当然也代替不了“革命”,何况是“大革命”!别看今日请客吃饭、握手言欢,到时互相该怎么整你还是怎么整你,中共斗争历史早已证明。王光美这顿酒席钱恐怕白搭了,酒宴将成“多余的酒宴”,央视搞的“访谈”,也成“多余的话”。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