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陶君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陶君文集]->[贺伟华:由陶君的出逃,想起国内民运人士的遭遇]
陶君文集
·陶君简历
·陶君:怀念狱中难友李焕明君——狱中纪事之一
·RFA:雇主在国安压力下解雇异见人士陶君
·梦之魂:陶君笔友的逃亡和文坛老友的钉子(上)
·陶君:中国,一个体制性缺德的国度
·陶君:我用十年徒刑声援郭飞雄
·陶君:胡锦涛翻海倒“江”, 中央与地方权力之争白热化
·贺伟华:由陶君的出逃,想起国内民运人士的遭遇
·中国,一个制造冤案的世界工厂--兼谈廖梦君案
·陶君:杨代丽(杨莉)案--人民反抗开始了
·陶君:炮打党委书记――我的新年大字报
·陶君:御用文人 暴政的帮凶
·陶君:充满虐待和酷刑的看守所——狱中纪事之二
·陶君:警惕邪恶国家对文明世界的威胁
·天理:交友不慎 祸及陶君
·陶君:被捕前后以及荒唐的庭审——狱中纪事之三
·陶君:献给逝去的父亲
·陶君:草根
·陶君:书记
·陶君:劳改、肺结核和我的视网膜脱落(狱中记事之四)
·陶君:著名学者巩胜利的遭遇告诉我们什么?
·陶君:柔弱的“钉子户”在暴政面前哭泣
·陶君:王治郅终于赢了――兼谈过去的国家迫害
·我是一名维权志愿者(个人维权宣言 )
·从郭飞熊看中国人的维权和血性
·清算史上最要命的证件:暂住证
·民主,其实象打嗝一样简单
·陶君:“六四屠杀”和共产党重罪必须要清算
·烽火台-- 献给山西被残害的奴工
·石雨哲:良知的呐喊,读陶君先生《烽火台——献给山西被残害的奴工》
·贫穷的幕后黑手
·陶君:像贪官那样坐牢
·陶君 :此刻我变成缅甸的僧侣
·RFA:民运人士陶君接受媒体采访后被迫搬迁
·專訪六四領袖陶君:越挫越勇 永不退縮
·蒋品超:警察报复陶君接受《洛杉矶时报》记者采访勒令房东当晚将他赶出住处
·陶君:天安门老虎(讽刺小说)
·陶君:纸老虎、造假、中共
·64学运领袖陶君突破监控抵美 将亲领民主奖
·陶君来美 吁终结中共统治
·六四领袖陶君:中国经济很可能五年内崩溃
·著名民运人士陶君吁布什勿去北京奥运
·陶君:揭穿奥运会开幕式的政治阴谋
·六四民运领袖陶君谈中国经济面临危机
·刘翔退赛—很搞笑很双簧(剧本) /陶君
·三鹿公司危机处理谋略(小剧本)
·三鹿毒奶、老毒物、老共
·陶君:政府的毒手伸向了民工的孩子
·陶君:警惕邪恶国家对文明世界的威胁
·陶君:从毒奶粉看中共的种族灭绝罪行
·毒奶粉和恶霸李炳灿肆虐河北大地
·虚假繁荣令中国经济难抵寒冬
·难道穷人就该死无葬身之地?
·洛杉矶为中国呼喊言论自由 吁奥巴马促中国解禁
·灯塔---------献给《08宪章》
·RFA:六四学运领袖陶君签名支持《零八宪章》
·我要嫁人了----纪念六四20周年
·中共掩盖真相 抗暴事件将不断
·《四君子》----致晓波君
·陶君揭露《雅虎中国》继续封锁网络信息(图)
·郭骗骗的“造假之矛”又对准了朝鲜
欢迎在此做广告
贺伟华:由陶君的出逃,想起国内民运人士的遭遇

   贺伟华:由陶君的出逃,想起国内民运人士的遭遇
    由陶君的出逃,想起国内民运人士的遭遇
   
    作者:贺伟华
    今天,打开电脑,才浏览博汛新闻网,眼睛竟锁定于陶君“被广东警方追捕,正在逃亡”这几个字上。这让我很感意外,而担忧起国内民运人士的命运来。

   
   
    消息称:“我再次遭解雇了,天也有绝人之路?11月22日,我被紧急辞退,这是个无奈的日子。。。。。只因为我是‘反革命’,是个死硬的‘反革命’,‘国安/国保’在22日当天把公司的网络封锁,然后第二次跟公司老板(中山)谈到我,拿出我的所有的上网记录,以及公布我过去的经历(六四分子和坐牢),还在网上搜索我的文章(反动言论),公司董事长当天就赶到顺德,跟我谈完话之后,就宣布解雇了我。最后他说了一句话,‘你只有种植果园,一个人劳动,一个人收获,远离都市,没人打扰你。’我担心的事情,还有可能发生,可能再次被捕(2001年就是这样的),我已经躲了两天了。”
   
    前几天还好好的,当时,他正着手筹建全国维权联盟事宜,并刚刚发布征集“首届陶君民主奖”候选人提名信息,我们还通过网络有了最初的一两次接触。就维权的非政治化问题、中国现实主义民主之路等问题进行了初步的交流。如今他竟然亡命天涯,然而,他又拿什么来摆脱无处不在的特警与警犬?
   
    作为一个普通的人道义工与独立评论人士,我考虑问题的出发点也许有所不同。在我看来,无论是从事什么工作,或开展什么运动;无论事件直接参与者,还是工作指导策划者,我们首先应该考虑的是当事人的人身安全问题,他们今后可能遭遇的生存境遇问题,尤其在今天这种政治恐怖的环境中。记得前两个月,面对国内一波又一波的逮捕监禁恶浪,大纪元记者郭若是如此感叹的:“这两天接连不断的恶讯,让人神经都要崩溃了。”她甚至有些不敢面对大陆频传的可怕信息。听到这满是人文关怀良心记者的颤抖声音,我深深的感到了中共执政当局的残酷;体会到事件当事人的大无畏牺牲精神;更为大陆民主人权人士的生存境遇担忧不已。
   
    由此,与郭若记者谈起了艾滋病人道关怀者胡佳的处境。在我的眼里,胡佳是实在而有勇气的道德存在;是人道主义的化身;是国内外知名的民主人士,然而,有关他处境的信息却让人很不乐观。不要说门前楼下日夜监视的便衣时刻限制着他的行动;不要说他电脑上所呈现出来的每一个字都通过电磁波泄漏而清晰的呈现于隔壁监控的电脑屏幕之上;不要说三天两头的传讯与恐吓,最让人不能理解的是,周围的邻居与普通百姓那歧视的眼神与态度,一句“把他当成精神病送进疯人院不就得了,免得干扰我们的生活。”之类的话,就已经让人齿寒而感到人心不古、道义无存。人道救济者的命运竟然与政治异议、民主人士的命运是如此的相近,并由于知名度的增大而更为险恶无比。一个普遍的真实信息是,因为难以洗涮的政治敏感色彩,民运人士被专制政府用各种手段控制而孤立于民众。难道这是无法逃脱的宿命?难道人类的智慧不足以让他们摆脱非人的可怕境遇?
   
    今天看到陶君出逃的消息,看到这短讯中的一句话:“你只有种植果园,一个人劳动,一个人收获,远离都市,没人打扰你。”我的心不禁颤抖起来,这与我在疯人院曾经听到的威胁是如此的相似,我分辨不出他们有什么本质不同来。“你迟早有一天被送到深山老林,与世隔绝,一个人拿着一本书了此残生。”记得说这话的是一位五十多岁的男人,陪他治病的儿子住在一起。而另一个人在我面前说什么:“有些人一辈子也只有他母亲陪他说话,这世界上再找不到更多的人理他!”不能想象,这种威胁只是发生在我俩的身上,更残酷的状况,竟如恶梦一般的日夜笼罩着所有民运人士的生活。
   
    想写这篇文章的冲动已经很久了,它产生于民运人士周志荣被捕之时。对于周志荣的个人勇气与牺牲精神,我打心里敬佩不已;对于他恶劣环境中不忘民权、民生,而用智慧奉献于民众的赤子之心更是感动不已。然而,对于大陆民运人士摆脱中共监控的唯一手段只能是与当局妥协做假“特务”这一策略,又感到无限的悲哀与无奈。竟最终由此,周用实际行动证明了自己对民主事业的“赤胆忠心”,才清除人们心中的疑虑,这种民运人士个人遭遇与命运的悲哀,我无以言表。然而,对现实的残酷,我却日益的愤怒。愤怒竟让我的脑海闪现 “非政治的政治”这一困境中的思想火花。
   
    从来就没有绝对的绝境,只有绝境下的思考!周志荣曾经思考的问题,我现在也在思索着。残酷的现实已经告诉我们,孤城需要外援,对于不擅长写作、无惊人壮举、正直厚憨的普通民主人士,尤其如此。向前一步是无底的深渊,后退一步也是酷刑与监禁,难道人们就只能手捧经书、原地不动,了此残生?在信仰与理想之外,民运人士就不再有现实的人生?就不能为民主宪政的未来,作更深沉的抗争?就不能有智慧的博弈与周旋?当此境地,中国民主运动的主力究竟是谁?民主运动的方向在哪里?中国民主建政的希望究竟在哪里?希望海内外良知人士、民主斗士、人权捍卫者集思广益,在苦难中孕育思想;在实践中找到出路,不要忘了,国内还有一支坚忍不拔的民运队伍在抗争、在奋斗,在期待着民主的未来;中国需要一条现实主义民主道路。
   
    民主论坛 上载:[2006-11-26]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