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中国上海暴政网(当年)
[主页]->[现实中国]->[中国上海暴政网(当年)]->[zt高智晟:还需要由他人来颠覆你的政权吗?]
上海维权网
·致十七大全体代表、胡锦涛总书记、温家宝总理的公开信 /奥运前上海部分人权状况的报告
·求救/上海黄浦区75歲老妇香港喊冤,回内地被拘
·上海黄浦冤民常雄发致十七大 “我有话对党说”/救救我们全家人
·上海黄浦区张桂兰女儿龚秀芳致中共十七大公开信
·zt上海市虹口区华神清十六年无房户的求助
·上海虹口冤民林桂玉致中共十七大求救信(图)
·上海虹口三冤民陈宗来、邵满根、吴斐伟致十七大公开信/ 上访北京遭毒打
·中共党员上海颜芬兰致中共十七大胡锦涛温家宝公开信
·上海被强迁户艾福荣、陈修琴夫妇致十七大胡锦涛、温家宝公开信
·上海私企业主张君令致十七大胡锦涛温家宝公开信 (图)
·上海中共党员龚文英质疑国企改革是强盗和有组织鲸吞行为——兼致中共十七大胡锦涛温家宝公开信
·韩正在卢湾区 的"政绩"----兼致十七大胡锦涛温家宝控告信
·上海卢湾区冤民苏永珍致十七大胡锦涛温家宝控告信
·(旧文回顾)上海居民致十六届六中全会——胡锦涛总书记温家宝总理的公开信
·上海维权紧急报告——以十七大为借口的大规模镇压潮正在持续进行(图)
·法盲吴志明禁止访民参加郑恩宠母亲的葬礼zt
·上海民众为迎接人权圣火全球传递进入中国香港致欢迎辞
·上海民众声援香港各界举行人权圣火集会及游行致欢迎辞(更正稿)
·上海访民状告周永康泼点冷水不了了之有始无终
·•网上揭露、北京上访、传播"三剑客"维权的必由之路
·抗美援朝老战士十七大期间关进"黑监狱"/上海张师君(图)
·上海黄浦区75歲老妇香港喊冤十七大期间押住"黑监狱"/林继亮
·上海章如华呐喊:私设黑监狱搞动迁,政治迫害案一百年都要被推翻(一)(图)
·奥运冤案开始了/上海残疾人陆苗龙十七大因进京被拘
·上海东八块受害代表沈婷:高层有人要杀周正毅灭口
·中国上海暴政网(当年)2个栏目遭恶意删除
·攻击博讯!攻击上海暴政网
·京访战报上海800访民涌入北京
·京访战报上海800访民涌入北京
·2千多上海访民聚国办 上访被拒愤怒走上街头
·滕彪出来了中国的维权律师李方平被警方带走请关注!
·上海申请游行负责人梅云发接当局命令立即安排回沪(组图)
·2千上海访民北京告急谈兰英等被抓
·上海访民谈兰英6人获释
·沪市高院档案室“阅卷”今遇蹊跷故障/唐士军
·视频报道上海七旬访民喊"打倒贪官和法西斯"遭警察暴打
·上海七旬访民喊"打倒贪官和法西斯"遭警察暴打/视频报道
·《江山圓夢》動畫片(一):强拆中南海最大的恐怖集团(視頻)
·上海及各地二千多访民至北京信访局被抓(图)
·上海及各地二千多访民至北京信访局被抓(图)
·5.27上海及各地二千多访民至北京信访局被抓(图)
·上海18年老访民孙玉兰被中共“定点清除” 奄奄一息残喘馀生公开信
·湖南派出所爆炸惨烈 4层楼被夷为平地(视频)
·中共天津市政府被投掷炸弹袭击【视频】
·执政不为民中共末日倒数钱明奇5连爆:18死(动态全屏幕播放 )
·我给邪恶的中共敲响丧钟!/天津访民刘长海
·“上海8.25暴力事件"1号恶警打手 四年后捉拿归档(图)/上海维权
·艾未未说:我就象这事没有发生过
·7.1上海民众维权抗暴联合国广场再现中共墓碑海内外同“献礼”
·7.1上海民众维权抗暴 海内外同“献礼” 联合国广场再现中共墓碑
·门庭若市实拍上海访民联合国上访——旅游胜地(7月4日)(38图)
·(7月14日)上海艾福荣,曾霞敏,葛丽芳联合国上访记(多图)
·新添血债上海访民直面中共沉痛哀悼朱祖德/图视频(慎入)
·新添血债上海访民直面中共沉痛哀悼朱祖德(慎入)
·中共上海市委首次回应上海访民联合国上访(两视频对照)
·7.29上海申请游行负责人梅云发第九次北京治安總隊“亮剑”(视频、组图)
·7.29上海申请游行负责人梅云发第九次北京治安總隊“亮剑”(视频、组图)
·8.26上海六百多访民坚持不懈北京上访(视频、组图)
·視頻魏京生王军涛雨中来到联合国广场声援上海访民(多图)
·視頻魏京生王军涛雨中来到联合国广场声援上海访民(多图)
·上海訪民秦裕泰生命最後一擊留下視頻控中共(一)
·秦裕泰生前最后一击"给后人留下视频控诉中共恶行"
·上海访民秦裕泰生前最后一击"给后人留下视频控诉中共恶行"
·热烈欢迎上海维权斗士周雪珍凯旋而归!敬礼!(图)/上海维权
·【视频】热烈欢迎上海维权斗士周雪珍凯旋而归!敬礼!
·关于新鸿基上海访民萧又青致胡锦涛先生公开信
·关于新鸿基上海访民萧又青致胡锦涛先生公开信(图)
·上海访民2012.4.29逐鹿国家信访局中纪委 还我家园!
·上海访民2012.4.29逐鹿国家信访局中纪委 还我家园!
·【视频】上海访民2012.4.29逐鹿国家信访局中纪委 还我家园!
·被抓现行!中共出动特警殴打抓捕送信第十次党代会主席团秘书处的访民
·(图片报道)上海访民首次给原建设部长“强拆大王”俞正声开听证会
·(图片视频)上海访民给“强拆大王”俞正声开听证会
·(图视频)上海逾百访民冒雨赴浦东拘留所声援黄苏沪被劳教
·(完整版)"七•一"上海访民高喊打倒共产党!【视频】
·(完整版)"七•一"上海访民高喊打倒共产党!【视频】
·(完整版)上海访民高喊打倒共产党!【视频】
·【视频】上海访民如何看郑恩宠的“事实与反思”
·上海访民如何看郑恩宠的“事实与反思”
·【视频】每月一天决战时刻6.29千余上海访民聚国办
·【视频】上海访民联合国上访一周年颂
·关于“人民政府”12年后的听证会我的声明:/上海访民陈恩娟
·上海信访趋势及应对措施(内参)
·上海维权推荐联合国上访思想教育歌
·【视频】上海维权推荐上海访民联合国上访思想教育歌
·【清晰版】上海访民联合国上访思想教育歌
·【清晰版】上海访民主力军联合国上访实录
·【清晰版】上海访民主力军白宫抗议实录
·【视频】光荣上海访民元月1日联合国广场发起"冲锋"
·【视频】光荣上海访民元月1日联合国广场发起“冲锋"
·高智晟12日获准见家人狱中看纸不够“级别”(图)
·高智晟12日获准见家人狱中看报纸不够“级别”(图)
·【视频】我的遗嘱我的控告一份上海访民早期上访写好的生死状
·【视频】我的遗嘱我的控告一份上海访民早期上访写好的生死状
·【视频】唯美上海访民拍摄纽约大雪街景
·【视频】上海访民联合国上访新年好!
·【视频】上海访民酷毙了法拉盛中国新年另类大游行
·【视频】上海访民酷毙了法拉盛中国新年另类大游行
·上海访民朱政携妻女新年前抵美奔向自由(组图)
·骆家辉宣布:中国人赴美签证3月16实行新规
·【视频】上海访民穿状衣爬树上抗议示威200号警方驱赶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zt高智晟:还需要由他人来颠覆你的政权吗?


   
zt高智晟:还需要由他人来颠覆你的政权吗?

    自称是执政的中共每分每秒都在提心吊胆,担心有人去颠覆它的政权。这种提心吊胆已失态至不可理喻状,它甚至会相信,一些让它恐惧者的身上具有了颠覆它政权的特异功能,这种特异功能有可能随时发力,哪怕这个人是半夜里睡在床上,所以它就胆怯地24小时不敢眨眼地盯着你!
    与一切嗜血、贪婪及残暴无度的专制制度一样,中共的这种制度是不需要由他人去颠覆的。这种制度下,权力机器的运动过程就是高产敌人的过程,这也正是人类历史上所有的专制制度都不能长命的内在规律。专制的纯度越高,这个专制制度的寿命即会越短,这是颠灭不止的历史规律,“虎狼之秦”的短命足可镜鉴。人类制度运动史已彻底地证明,人类社会是可有长生不老制度的——产生于民意的,捍卫自由、民主、法治及人权价值的制度。

    几天前,当上海市近六十位上访者离开我的办公室后,望着他(她)们消失在严寒中的背影,我抑制不住内心的深痛,不觉中热泪涌流。脑海里,杜阳明老人无助的眼神,老人离开时深弯着腰用颤抖着的手去扣厚厚的外套时的镜头,想到他们在寒冷的冬日里仍随时面临的被抓捕的险恶,情久久无以自已。
    近六十人的来访者,只有三、四个人未被非法劳教过,其余50多人无一人幸免于上海市人民政府的劳教暴虐!今天,我才有时间坐下来长时间地读看由他们亲笔签名的、饱含他们血和泪的控诉材料(材料中的字、词、标点均未改动)。
    “我是董春华,今年已年近七旬。因不服行政违法和暴力拆迁,我的丈夫蔡新华(72岁)赴北京上访,被非法收容关押13天后遣送回上海,不料当天他即不明不白地突然死亡。2004年7月,我的小女儿蔡文君因赴北京上访,被上海市长宁区公安分局行政拘留,此后又因她去上海市信访办要求行政复议,又被冠以‘寻衅滋事’的罪名劳教一年,至今被关押在上海市青浦女子劳教所。”这位老伴因在上访时被非法关押十几日后突然死亡,接着上访的女儿也被非法劳教的老人写给我的材料上写着“一个老党员的控诉”。
    “我是上海理工大学教师刘华琳,2004年2月22日我持车票乘车上北京,在上海市火车站站台上遭到上海市政府信访办206官员与另一同志的阻拦(至今车票在206官员手中),我朝出口处走准备回家,无业人员宋某和技术学校的工作人员洪某朝我冲来,那些不明身份的人围过来对我进行人身攻击。206官员目睹了这一切绑架、殴打行为,没有加以阻拦,我被打伤摔倒在地,他们数人将我拉起塞进一辆出租车内,被关进学校校长办公室一整夜,有市公安局工作人员参与。第二天又将我抬上面包车送到市公安局办公室,接受长达15——16小时的审讯,前后近30小时,不给吃饭、睡觉,不允许看病,丧失人性地进行摧残。在此期间没有出示过任何关押的法律手续。23日深夜,公安局姓谢的警察告诉我,公安局长要对我实施‘刑事拘留’,并扣上‘妨碍公务’的罪名。关进监狱,我被拘留20天后又被判以548天的劳教。在关押期间我的公职被开除,私人住宅遭强迁,财产被抢劫,包括钢琴、电脑及所有钱财。”
    “在无端被关押五百多天的日子里,愤怒、屈辱、无助交织折磨着我,我教的学生无数,他们中有几个相信自己的老师是无罪而被政府关押的呢,高律师。”
    刘新娟是这次来找我的上访者中被上海市政府迫害的最严重者之一。
    “2003年2月15日,我给‘市人代大会’送了三封信,16日上午8点,在去娘家的路上,发现有联防队员跟踪。一下车,我被编号41954的警察和七宝派出所、新龙村联防队拦住。41954警察用雨伞打我,至多处青肿伤痕,我被押上警车。在派出所没有留置手续的情况下,我被非法关押了两天两夜,期间41954嚣张的恐吓我,‘你已经告我们了,我们一定要把你搞透搞臭,要毁掉你终生,还要毁掉你儿子,房子不让你住,把你全国播放,你上访没有人相信你,我们只要一个电话’。24小时内不肯给我验伤、疗伤,后来又押我到七宝医院,却不让吃医院开的药。18日,我被警察顾峰高、赵永林押到闽行看守所,这时才开出十五天行政拘留书。22日下午,看守所以治病为名,押我到上海提篮桥监狱,并对监狱人员说我装病。事实上,我当时已绝食四天,血压也很高,身体虚弱、全身疼痛。之后,我被关进戒毒者的牢房,全身上下被捆了五天五夜,每顿只吃两调羹食物,又不让喝水。我被他们像死人一样在地上拖来拖去。值班医生看我实在不行了,就给松了绑,开出B超检查。当时我已48小时没尿了。B超检查时,我恳求医生,能不能帮我打个电话,医生的回答是否定的。在此要特别指出的是,2月21日、27日,有关部门两次派人到看守所看过我,可以肯定,他们就是在这两次总共不到两小时的会面里偷偷给受尽折磨的我做了所谓的精神病鉴定。3月3号,也就是拘留十五天到期的日子,七宝派出所根据非法鉴定结论,不通知家属又把我从看守所强送到闽行区精神卫生中心关押,医院强制我服用精神病药。我每天站在医院病房的门口,通过探望其他病人的熟人才得以通知到家住附近的兄弟。在家属多方恳求下,于3月17日被医院关押了14天后才出院。由于在这段时间内服用精神病药物,精神受到摧残,暴力殴打致使后背脊椎珠骨错位,无法行走,只能以轮椅代步,继续信访,反映被非法迫害的情况。但迫害远没有结束,2003年6月3日,我坐轮椅上访时,再次被七宝派出所强制送到闽行区精神卫生中心。由于我不肯吃药,院方就强制我吃药、打针。对我的反抗,医院就动用多名医生、护士,男性精神病人对坐在轮椅上的我进行捆绑、殴打、撕坏衣裤,使用器械撬开嘴灌药,弄得口腔鲜血淋漓,注射针头把臀部肌肤扎得血流不止,喷溅到墙上。医生毫无人性,强制给我一个没有精神病的人注射癸氟奋乃静针剂。更为残忍的是,对每月只能用两针的药剂,医院却硬给我用四针。一位年轻的护士不忍心为我注射,护士长在没办法的情况下边流泪边给我注射,因为她们深知药剂对没有精神病的人的毒害作用,第二针后我便痛苦地满地打滚。我责问医院陆科长:‘医院怎么可以没有医德’,陆科长直言不讳地叫嚣:‘这里不是医院,是监狱’。用药后的难受感觉真的无法忍受也无法形容,没有亲身经历的人是无法体会的,昼夜睡不着,口苦得比吃了黄连还苦,眼神呆板、迟钝,眼睛睁不开,视力下降,连人的脸部都看不清,整个人精神崩溃,恍惚生命在慢慢离开身体。医院知道我的生命可能出现意外,前后又为我注射七、八针解毒剂。用药后的第五个月,我连数字都不会数,记忆力明显减退,完全是变了个人。医院的一位护工实在看不过去了,偷偷对我说:‘太残忍了,你这种情况,如果是北京来人调查,我肯定实话实说’。我曾在医院偷着借用他人手机给区长打电话,区长秘书表示知道我被关在精神病医院,但不肯救助。主任医生多次警告我以后不能再上访。我儿子多次要求医院、派出所放人,但他们互相推委,就是不放。我儿子又要求医院出示所谓精神病鉴定书,但对方以机密文件为由予以拒绝。我儿曾尝试担保出院、申请转院等方法,均遭拒绝。多方求助无门,我儿愤然割脉写下血书,寄往上海电视台。然而记者的到来也不能给予任何帮助,还关照我儿,我的遭遇不要让其他人知道。但是,作为我们个人无法去申请鉴定,当地政府也不会允许我们轻易的去做这份明显对他们不利的鉴定。无奈之下,我儿和我父母、兄弟只能恳求医院、派出所放人,而派出所又逼我儿违心地多次写下保证书,保证我不再上访,并承担一切后果。受尽摧残的我终于在2004年1月20日出院了,前后两次我总共被医院关押了246天。医院还硬要收取伙食费,否则不肯放人,为了救人只能付钱。他们给我母子缚上精神枷锁外加威胁压力,迫使我们无力也不敢再有反抗。任何人也无法再次承受长时间的残忍折磨。我儿因我的悲惨遭遇而受到牵连,又为我所受到的残酷迫害却无力帮助,而在心理、精神上万分痛苦、自责。大学毕业后无心找工作。”
    杜阳明老人的叙述:“2003年4月24日,我持函到闸北区信访办,被以莫须有‘聚众冲击国家机关’罪名处以刑事拘留一个月。2003年6月3日,在街道信访办被警察顾某某、翁某某、信访科长沈某某等人关押折磨近8个小时左右,将我双手反剪,屁股坐在椅子上,头掀到地上,身上留有多处伤痕(有照片)。最难磨灭的记忆事件是4月25日凌晨,被绑在市总监狱床上20小时,致使便溺全身满床。让全世界男人都感到羞辱。2003年4月24日,区政府某些掌权人,用行政手段以莫须有罪名写下了我人生最耻辱的一页。最不能容忍的是将我一个正直的公民在没有出示任何证件、未告知所犯何事,强行押进市总监狱、医院。2003年6月3日,芷江西街道信访科长沈某某、顾某某、翁某某等五人将我反拗双臂拳打脚踢,全身多处青紫。2003年6月17日,我刚出小区门口,被埋伏的警察毛国良等四人扭送到警车内,押往芷江西街道软禁15个小时,被我脱身直接上了北京。2003年7月10日,在北京接济站,上海闸北公安稳定科科长李某某、蒋亦成等8人,在床上用手铐将我反铐押往东郊民巷一处地下室内,再押往上海,13天内辗转3处。2003年7月24日被送往殷高路禁闭室,关押7天后,被送往苏北大丰农场第二看守所,开始我冤枉加屈辱的一年半的劳教生涯。我在劳教所内,吃的是泵浦菜,喝的是带虫子的深井水。暑天顶着烈日搞操练,对着太阳罚站立,寒天坐在门边遭冷冻,常常无故被打、遭电棍电击。”
    “我在2004年11月3日晚被贺等带到芷江派出所关了一晚,于11月4日送往大丰,我又重新失去自由,在零下4度的低温下,将我衣裤一件一件剥光,拿走我的鞋子,让我站在冰冷的水泥地上,每天只给我三小杯的水(糖尿病人需大量饮水)。从第三天开始每天只有一杯谈谈有浅黄色水,从专备的水瓶中倒出,入口微温。喝完感觉异常,举止烦躁不安。管教那伟等三人以心理咨询师的身份对我测试精神状况,指导员顾鲁兵对我破口大骂,说我死了不如一条狗。”
    田宝成夫妇对这几年因上访遭致上海市政府的野蛮迫害经历写了近三万字的控诉材料给我,老夫妇几年里所遭受的非人性的迫害让人痛心不已。
    “我去上访,想不到竟然被栽赃陷害,为了抗议政府和警方严重侵犯人权,此后两天我一直绝食,2003年4月27日我被强行上铐送到上海市监狱医院,他们将我捆绑在铁床上达9天,头部和四肢成‘大’字状,吃饭由犯人野蛮喂食。这种‘五马分尸’式的捆绑,让人既全身难受又无法动弹,这种非人折磨实该列为酷刑之一。直至5月12日我才被押回闸北区看守所,这之后承办员又多次提审我,用的全是恐吓诱供那一套,要我认罪,并讲如我态度不端正,少则劳教三年,长则徒刑十年……,其目的是吓阻我今后再到北京告状。这期间,他们为达到目的,还多次恐吓我爱人张翠平及我的兄弟姐妹,说我的罪名是‘聚众冲击国家机关’。这种手段卑劣之极。2003年12月2日,这本来是我被刑拘期满的日子。晚上6点许,闸北看守所一位姓朱的退休反聘狱警将我带出4号楼的逮捕间,送进了3号楼的劳教间,并口头通知我:‘你被劳教一年零三个月’,这是什么世道啊,我当即向他索要有关劳教我的书面材料,他说没有。此后8个多月,我一直被关在闸北看守所,我曾多次要求看守所拿出对我实施劳教的依据,得到的回答一直是:‘你的东西我们这里没有,上面就让我们把你押在这里,别的我们不管’。闸北分局承办员蒋亦城和刘训城等五人来跟我谈条件,他们说:‘你们夫妻现在有两条路可以走,一是无条件投降,我们放你出去,二是坚持讨公道,那就只有蹲监狱。何去何从,你们自己选择……’。11月28日,闸北区信访办主任叶明也来到看守所,他骂到:‘娘个戳×,你搞清楚,你们是自讨苦吃!你只有无条件投降,否则,关死你’。2004年6月22日,因闷热难忍,我拿起纸片扇凉,一位姓刘的管教硬说我不服改造,动手打我,边打边说:‘怎么,还不服气啊,你会告状是吧,去告呀!我打的不止你一个人,很多人被我打过,打你又怎么样,我下午把驻所检察员叫到你那里,你告我好了,告诉你,以后有你苦头吃’。第二天我向副警长孙国庆反映昨天被打之事,要求见所长,孙国庆把我带到他的办公室,不等我讲话就一阵拳打脚踢,边打边说:‘这是什么地方,还有你讲话的权利?打你又怎么样了’。我被打倒在地,他有狠命踩,我痛得大叫:‘警察打人’,孙国庆跑到隔壁卫生间,操起一杆洗厕所用的拖把拚命往我嘴里塞,还一边说:‘我叫你叫,你再叫再叫!’我的两颗门牙当场被打掉,头部、胸口、手臂、大腿等处被打的都是伤痕。听到我的残叫后,姚所长来了,我给他看伤势,并要求做伤残鉴定,他根本不理睬,冷冷地说:‘不是你想怎么样就能怎样的’”。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