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中国上海暴政网(当年)
[主页]->[现实中国]->[中国上海暴政网(当年)]->[野蛮、残暴、邪恶、亲历强拆、监控、刑拘、劳教……]
上海维权网
·上海访民严燕文两会继续在北京“走访”
·拦截习近平车队的联合国访民纽约中领馆讨说法
·拦截习近平车队的中国访民纽约中领馆讨说法
·上海访民杉本華在纽约联合国控诉纪实 (2016/3/2)
·热烈欢迎上海访民朱振华联合国控诉血拆血访
·上海访民杉本華在纽约联合国控诉纪实 (201632)
·上海访民朱金娣:立案登记制比登天还难
·上海访民周坤告中共五中全会代表书
·上海访民顾海翠:两会领导,请放我们一条生路吧
·上海访民杉本華在纽约联合国控诉纪实(2016/3/4)
·多维新闻中共对杉本華联合国控诉之网络“回音”2015-09-14
·在美访民激昂討说法,纽约中领馆氣急封大门
·100图上海访民美国华盛顿追堵中国外交部長王毅(2016.2.23)
·100图中国访民美国华盛顿追堵中国外交部長王毅(2016.2.23)
·三八妇女节,上海徐佩玲等呼吁不要把代表钉在历史的耻辱架上
·上海访民蔡文君联合国上访抗议(2016•3•25)
·热烈欢迎上海访民白节敏联合国控诉血拆血访
·山东受骗访民孙元鹏誓死“迎接习近平车队 还孙瑞金自由”
·上海访民吴凤华两会前被押回沪带着“黑布头套”驶往崇明岛囚禁14天
·上海访民蔡文君联合国上访抗议2016·3·11)
·热烈欢迎上海访民袁新菊、郭祥联合国控诉血拆血访
·【视频】中国访民李焕君播报:泪流满面血拆血访
·李焕君华盛顿DC播报:每日一集抗议请关注明天
·美国访民孙元鹏时刻准备着拦车为父伸冤
·【视频】李焕君每日一集抗议请关注明天
·【视频】李焕君2每日一集抗议请关注明天
·世界日报/見車就攔!訪民求見習近平
·【视频】中国访民华盛顿穷追猛打二截习近平/上海访民蔡文君
·习近平访美之际,中国访民申诉抗议
·【视频】陈黛莉蔡文君谈二截习近平/自由亚洲电台采访
·【视频】滯美大陸訪民擬攔習總車隊 一人被捕
·旅美訪民李煥君上訪受傷入院做手術(視頻)
·擬撲向習總車隊被捕,受傷李煥君庭上不認罪
·沈佩蘭正式逮捕9支持者抗議被扣
·習近平到華府“老外”揚言攔車請願(視頻)
·李焕君手术完成,麻醉过后疼痛难忍
·黄燕托律师带出控告信 其姐到中国驻美使馆前呼吁
·【雄风】隆重接风徐佩玲出监要戴大红花
·上海访民朱金娣:地方政府用维稳费将访民投进大牢
·【伟哉】高智晟:共产专制是最恐怖的毒疫苗
·【伟哉】高智晟:野蛮暴行成了唯一的秩序
·上海市青浦区张智斌给中驻温哥华总领事馆刘菲一封信
·北京叶国强打横幅声援李焕君、王宇赵威等人
·上海访民丁德元起诉公安局与合庆派出所
·同心维权再创战迹:维权影响深远,推向国际世界
·同心维权再创战迹:维权影响深远,推向国际世界
·【视频】万民颂扬李焕君舍生忘死抗血拆
·上海访民杉本華、白节敏联合国控诉纪实2016/04/06
·上海访民杉本華联合国控诉纪实2016/04/08
·视频报道:疑似访民新闻联播
·视频报道:疑似访民新闻联播
·视频报道:疑似访民新闻联播
·【视频】二截习近平,中国访民:NO!停止血拆还我家园
·【视频】您好!欢迎上海访民特派员张君令先生到美控诉血拆血访
·上海访民“政治上没安全”进国家信访局“集访”全部拘留镇压
·割肉你本事,喊疼我本能! /周重
·【商榷】致李焕君女士的公开信/周重
·【继续骗】中国政府鼓励实名举报腐败 维权人士恐变打压
·多维新闻中共对刘景德联合国控诉之网络“回音”2015-09-13
·多维新闻中共对刘景德联合国控诉之网络“回音”2015-09-13
·多维新闻中共对孙元鹏联合国控诉之网络“回音”2015-09-15
·相信中共承诺孙元鹏停止截访习近平,父孙瑞金等再投牢狱
·蔡文君:中国访民华盛顿“迎接”习近平访美
·蔡文君:中国访民见不到习近平,那么访民只能见中领馆
·倪天英:被上海政法机关长期迫害,侵犯公民权利
·上海访民倪天英网上发表异见受恐吓
·中共对李焕君二截习近平“回音”母赴美机场被阻2016-04-08
·中共胁迫李焕君“投降”绑架七十多岁母亲李玉芬做“人质”
·【视频】血拆!政府行为!打倒中国共产党!
·【视频】[血拆]中共军警殴打妇女、儿童实录(1)(2)
·北京访民王玲:请国母欣赏海口民女被军警暴打的视频
·中共军警参与血拆,暴打妇女儿童是法西斯主义犯罪
·【我死众生】十万百姓沿路送一缕怨魂行去缓
·【视频】郑州人民群众沉痛悼念被警察枪杀的义士范花培
·滕彪:未来关键运动的发起者,可能是我们都不认识的人
·【滕彪:政治因素】刺客贾敬龙
·【滕彪:政治因素】贾敬龙:昨晚的月亮好美!
·贾敬龙:昨晚的月亮好美!
·每个生命的牺牲都是这民族站起来的代价/高智晟
·首为贾案发起联署的薛仁义发文悲鸣祭奠贾敬龙
·1190公民联署:请求最高院撤销贾敬龙死刑
· 高智晟:江天勇律师何“罪”之有
·
·关于成立“中国人权问责中心”的声明
·曹雅学、周锋锁、滕彪呼吁中国人权人士提供案例帮助美国政府实施《全球马格
·呼吁中国人权人士提供案例帮助美国政府实施《全球马格尼茨基人权问责法》
·纪念日,中国访民川普大厦举牌呼吁关注中国人权2017.1.16
·【视频】马丁路德金纪念日,中国访民川普大厦举牌呼吁关注中国人权2017.1.1
·访民直播:川普第58届总统就职典礼2017
·【视频】火烛小心法拉盛今大火15間店舖被毀
·【视频】2017天安门大爆炸2月3日7点20分
·【视频】乌坎人联合国烧血旗 庄烈宏:“到乌坎去!”
·【视频】乌坎村民庄烈宏在联合国焚烧中共党旗
·【视频】乌坎村民联合国前怒烧中共党旗
·强烈关注被“精神病”立即释放丁德元
·强烈关注被“精神病”立即释放丁德元
·上海访民丁德元照镜子、正衣冠、洗洗澡、治治病
·上海访民丁德元:我们能期望‘好皇帝’吗?
·上海访民丁德元:天为什么会这么黑?(一)
·上海访民丁德元:天为什么会这么黑?(二)
·上海访民丁德元:天为什么这么黑?(三)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野蛮、残暴、邪恶、亲历强拆、监控、刑拘、劳教……

野蛮、残暴、邪恶、亲历强拆、监控、刑拘、劳教……
   上海维权:控诉法西斯暴政!!!我的血泪控诉
    暴力强拆、殴打居民的暴徒逍遥法外;依法维权、赴京上访的夫妻却被双双劳教,释放后成为备受歧视的“两劳”释放人员,贫病交加……这就是中国最先进的文明大都市——上海,陈良宇、黄菊经营的地盘,十年的“政绩”之一,以此为“政绩”最终爬上了中国共产党的中央政治局常委、委员。要不是我和妻子亲身经历,还真感受不到上海帮是如此讲“人权”、法制、如此蔑视法律、残害百姓!

    我叫田宝成,原住上海闸北区蒙古路117弄7号,这是一栋祖上留下的私有产权房屋,104平方米,砖木结构。遭非法暴力强迁前,我在电车二公司开公交车,我妻子张翠平在自家私房楼下开小店经营小买卖,夫妻俩过着平静而富足的生活。上海最繁华的南京路和上海新客站离我家仅需步行15分钟,因此房地产开发商早就垂涎这一黄金地块。
    一、开发商有恃无恐 区政府暴力拆迁
    2001年10月,上海华祺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将我们所居住的71街坊8丘地块圈作“华祺苑”二期商品住宅拆迁基地。该公司老总张少春和他手下的动迁人员多次有持无恐地威胁拒迁户说:“我们这块基地的后台是委员长李鹏的儿子,你们走也得走,不走也得走,不签约就强迁!没什么道理可讲。你们要讲理,上北京找李鹏去!”……
    2002年12月26日我家被强制拆迁,在这之前我们夫妇俩都曾被拆迁人员殴打致伤(见验伤单),这种惨痛和屈辱的经历,大多数上访者都有同感,这里我不说了。我们的房屋被强拆了,妻子的店也没了,我原单位公交公司的领导听说我家遭遇暴力强迁,又在找律师和政府打官司,考虑到“安全”因素,没有让我继续开车,于是我的工作也没了着落。
    非法强迁导致我们夫妇俩都失去了经济来源。为了寻求出路,摆脱困境,我们先是寻求司法救济,打行政裁决官司,一审二审都“输”了。我们转而寻求信访救济,逐级上访,向区、市各级部门反映情况,无奈各级官员在利益驱动下,对拆迁控告始终不予理睬,面对包庇、纵容甚至直接参与违法拆迁的地方官员,我们痛感有冤无处伸,剩下的只有“上京城,告御状”。
    二、狗官失信又设套 冤民轻信入大牢
    2003年4月17日,我第四次赴北京上访。4月20日下午,上海市政府驻京办事处负责人施兴元当着我的面亲笔致函闸北区信访办,写明4月24日闸北区区长接待我,让我携函尽快返回上海。我见冤情终能上达,便欣然从命,当晚购票,次日便回上海。
   熬到4月24日,我和爱人张翠平手持市政府柴俊勇副秘书长的批示督办函和施兴元的亲笔函,如约前往闸北区政府大楼信访办等待区长接见,想不到信访办陈副主任当即回绝:“今天区长不接待,十天后再来。”,我们要求陈副主任以书面形式约定十天后区长接待的时间,陈副主任极不礼貌地转身就走。不多一回,我们居住地的北站街道党委书记乌继民和管段民警马华震赶到区政府信访办,他们说要带我们夫妻俩去医院查查有无“非典”,体检正常再让我们俩自己想办法另找住处隔离10日后再请求区长接待。我们俩都同意去医院检查和自行隔离,但指出:一、我们回来已有几天,政府部门怎么没要我们检查和隔离?二、我们既无经济来源,又无家可归,实在没有能力自己找住处隔离,请求政府解决;三、由于屡次被骗,故已对区政府不信任,要求给出10日后由区长接待的书面约定。
    我们提出这几点要求后,他们哑口无言,一个个悄悄溜走了。我和妻子耐心等待至上午10点左右,在仍无人理睬情况下,我们来到同一幢办公大楼的另一扇大门。区政府办公大楼保安得知我们要找区长约定接待时间,他看过驻京办施兴元的亲笔函后说:“我帮你们去找区长”,过一会儿保安出来说:“区长10点钟接待你们。”我们便折回信访办等候,但一直等到中午11点多仍没人理我们,我们不得不再次到区政府办公大楼请求给个说法,马华震叫我们回信访办,说等会区长会来接待的,他还给我们吃了盒饭,中午后,区政府信访办工作人员就关上了大门,不让我们出入了,下午他们还欺骗说:“你们等着,区长会来接待你们的。”就这样我们一直等着。晚上7点半左右,十几个不明身份的人戴着大口罩跟在马华震后面冲进来强行给我铐上手铐,押上警车送往闸北区看守所。
    三、强制体检戴手铐 铁床捆绑九昼夜
    到了闸北看守所,我被解开手铐几分钟后,他们又给我上铐送到上海同济附属医院,经抽血、透视等多道体验证实我并无“疑似非典”疫情后,他们再度把我送到看守所。但看守所负责人拒绝收押,我又被上铐送至市监狱医院,又被重复检查了一遍。尽管我没有丝毫症状可供警方长期合法地“隔离”,但他们仍不罢休,在没有任何合法手续的情况下,第三次强行把我送进闸北看守所,没有任何宣告或手续,就这样我莫名其妙地成了囚徒。
    隔了一天(4月26日)闸北公安分局第一次对我提审,在我的强烈抗议下,承办员施有才、蒋奕成才出示了刑事拘留证,加在我头上的罪名是4月24日“聚众冲击国家机关”。我说4月24日我和我老婆是在驻京办指定的时间,带着柴俊勇的督办函和施兴元的亲笔函来闸北区政府等待区长接见的,这难道可以算作“聚众冲击国家机关么?”对我的质疑,承办员毫不理会,硬说我态度不好不老实。
    天哪!我不过是要在区长面前倾诉因拆致贫和无家可归的困境,想不到竟然这样被栽赃陷害,为了抗议政府和警方严重侵犯人权,此后两天我一直绝食,4月27日我被强行上铐送至上海市监狱医院,他们将我捆绑在铁床上长达9天,头部和四肢成“大”字状,吃饭由犯人野蛮喂食。这种“五马分尸”式的捆绑,让人既全身难受又无法动弹,这种非人折磨实该列为酷刑之一。
    直至5月12日我才被押回闸北区看守所,这之后承办员又多次提审我,用的全是恐吓诱供那一套,要我认罪,并讲如我态度不端正,少则劳教三年,长则徒刑十年……,其目的是吓阻我今后再到北京告状。这期间,他们为达目的,还多次恐吓我爱人张翠平及我的兄弟姐妹,说我是罪名是:“聚众冲击国家机关”,要他们办理《取保候审》,如你们家属不签字担保,田宝成就要被判刑几年……。这种手段卑劣之极。
    我被他们关押了整整一个月后的2003年5月23日下午3点,闸北区看守所才给了我一张《释放证明书》,上面写着“兹有田宝成……因聚众冲击国家机关,于2003年4月24日被拘留,现因情节轻微,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65条之规定,予以释放”。这张薄纸盖有看守所的大红印章,从抓捕我到释放我,整整一个月内没有任何检察人员的参预、询问。
    四、赴京上访遭截访 违法监控五个月
    7月10日,我在北京上访,中午正在民济招待所午睡之际,突然冲进来一群上海警察,把还没弄清楚是怎么回事的我们强制押上一辆面包车,但没一人出示证件也无任何手续依据,其中一起被抓的杜阳明被手拷反拷押到驻京办地下监狱。晚上七点多我们被面包车秘密送到北京火车站。一节车厢除了我们无其他乘客,他们把整节车厢都包下了。到上海后从火车站后门我被秘密押上一辆警车,带到了闸北公安分局二楼特审间,
    我被关到7月13日上午,在此前后都无任何手续的情况下我又被押上警车送到住处,又开始了被监视的生活。期间闸北公安局与北站警察多次来我住处强行带我们夫妇到公安局进行讯问、恐吓和威胁。
    7月24日下午蒋奕成、刘训诚两个警察又来我住处恐吓道:“杜阳明、王水珍全被逮起来了,你们不能再到北京上访了,再去把你们也抓起来。”后又多次把我们带到公安局强行对我俩进行摄像。
    7月29日上午,区督解办二个人戈永昌、韩根南来我住处谈解决房子的事,十来分钟后,公安局警察蒋奕成、刘训诚也来了对督解办两人说:“我们是来带他们两人的,手拷和拘票都带来了,他们态度怎么样?”韩戈说:“他们态度蛮好的。”后来四人全出去了,十几分钟以后,四人又进来,两个警察对我们说:“今天我们看在区里两位领导的面上,如果你们不好好配合马上把你们拘掉,他们给你们的房子尺寸是正确的。”
   8月1日早上7点,北站派出所警察林伟和马华震两人把我们夫妇从家里强制带到闸北分局,接着来了四个不明身份的人强行把我们夫妻分开,其中二人把我带到二楼特审间,冒充记者对我进行摄像,我强烈拒绝并要求出示记者证,无奈之下他们才勉强出示自己是公安局的证件,一小时后我被带到我妻子身边,她也正在被摄像,我妻子告诉我他们说自己是实习记者却无任何证件。
    8月5日,街道乌继民书记电话通知我:“今天下午你们到区信访办来领导要帮你们解决房子的事。”下午2点,我俩被监视我们的人带至信访办。以政法委书记郑健麟为首的,还有信访办主任叶明共八九个人,他们根本不提房子的事而是气势凶凶恶狠狠地指着我们说:“一、不准你们到北京上访;二、不准到法院旁听;三、不准跟上访的人混在一道,否则后果自负。”我不服气问三条哪一条是违法的,郑厉声吼道:“不准你去就不要去,总之去了对你们没好处。”
    8月12日上午9点左右,管段民警马华震又电话通知我到警署去,接着分局治安队长姜庆强也用电话通知我去并威胁说如果我们不去随时可以抓我们,还说电话都是有录音的。因没有传唤单我们拒绝去。到了下午治安科蒋奕成、刘训诚又来我处妄图带我们走因没有传唤单两次被我们拒之门外,后终于不得以拿出传唤单。他们先把我们带到十六楼看王水珍、杜阳明在监狱里被提审的有关录像,接着又把我们带到二楼特审间再次对我们进行摄像。
    五、孤岛“疗养”实软禁 妻子赴京遭刑拘
    2003年9月8日,我妻子摆脱监控,只身赴京上访。但我却遭到了更严密的监控。20天后的9月30日,我妻子张翠平等80多位上访者在北京被上海的公安特警从北京连夜押回上海,所有赴京上访者都被非法关押在上海青浦郊区野马浜的某招待所和上海蒙自路盲流遗送站,既无司法程序,也无正当理由。我得知这一消息,多次与管段民警马华震交涉,两天后的10月2日晚上,我妻子终于被他们放回家。此后几天我们夫妻俩被警察和“社保”人员严密监控起来,一天24小时,他们分三班轮流监视居住,每班三男一女。
    2003年10月7日上午,北站派出所警察施有才和鲁世玉来我家,说分局领导要找你们谈话。下午派出所所长朱宏元、治安队长王潮明等人强行把我们夫妻俩押送到上海的横沙岛,这里已经关押了另外两个闸北区的上访者。这里三面环江,一面临海,插翅难飞。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