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生存与超越
[主页]->[百家争鸣]->[生存与超越]->[经济“虚拟化”与金融垄断]
生存与超越
·对于新农村运动的思考——寄友人的一封信(2006)
·《天下无贼》中隐含的话语转换体系(2005)
·民主还是民粹?--从超级女声说开去(2007)
·如何看待叛逆的表演?--对芙蓉姐姐和木子美现象的思考(2007)
·关于中国中长期外交战略思考(2007)
·致海外华人的一封信——我们是谁?我们应该怎么办?(2007)
·“考验来临”时代的抉择——2008年年终寄语(2008/11)
·[zt]中美两个父亲给子女的信(2010/12)
·[zt]你可能不认识的孔子(2011/01)
·[zt]关于电影《2012》的一篇评论(2011/07)
·[zt]威权统治之下长不大的新加坡(2015 04)
·[zt]权贵逻辑和美元逻辑为何将导致中美大对决(2016 09)
历史
·中国历史的转折--关于传统中国社会衰落的“另类”观点(2002)
·对历史的再认识(二)(2002)
·封闭与保守的千年帝国——拜占庭帝国灭亡的警示(2002)
·[转贴]两个局外人的对谈录之十一——关于红军与长征(2006)
·[转贴]两个局外人的对谈录之十四(节选)(2006)
·[转帖]通向毁灭的改良之路──对伊朗「白色革命」失败的反思(2008)
·[转贴]改革危局与清末新政比较(2009/01)
·[转贴]《大国崛起》批判(2009/02)
·[转贴]既得利益集团与路易十六的断头台(2009/04)
·[转帖]改革的危局——与清末新政的比较(2009/09)
·中国现代化历程的回顾与前瞻[2009/06]
·[转帖]北洋舰队覆没的历史反思(2009/11)
·第三只眼看“六四”(2010/06)
·[转贴]苏联崩溃前官员们的心态 (2010/06)
·[转贴]溫和地光榮革命還是暴虐地走向失序?(2010/06)
·[转贴]南非“经济奇迹”的背后(2010/06)
·[转贴]文革研究中的几个问题(2010/07)
·[zt]世纪大骗局之1998香港金融保卫战(2010/07)
·[zt]第聂伯帮:苏共官僚集团透视(2010/08)
·[zt]1889年日本谍报:全民腐败清国危矣!(2010/08)
·[zt]法国大革命前夕财政改革启示录(2010/09)
·[zt]后现代史学:姗姗来迟的不速之客(2010/09)
·[zt]南非“经济奇迹”的背后(2010/11)
·[zt]突尼斯总统外逃 军队维持秩序(2011/01)
·[zt]论国民党政府恶性通货膨胀的特征与成因(2011/01)
·[zt]雷颐谈晚清:改革与革命互相赛跑的悲剧(2011/04)
·[zt]不反思历史,早晚重蹈覆辙(2012/01)
·[zt]六四悲剧产生过程及人物素描
·[zt]伊斯蘭革命的反諷(201308)
·[zt]道出许多赵紫阳不为人知的秘密(2015 03)
·[zt]道路·理论·制度----我对文化大革命的思考(2015 08)
·[zt]日本房地产崩溃后,高位接盘的平民怎么活?
·[zt]社会控制如此严,苏联为何还解体(2016 04)
·[zt]一战前的德意志帝国——徐弃郁《德意志帝国史》观后感(2016 08)
·[zt]损失1500万亿的前一夜 日本人还在疯狂买房!(2016 10)
·[zt]百年经济危机脉络大梳理(201611)
·[zt]夷夏先后说——青铜时代世界体系中的中国
时评(中国)
·[转贴]灾难的启示(2008/02)
·[转贴]一个学教育的女留学生的回国杂感(2008/02)
·[转帖]《中国:奇迹的黄昏》(摘录)(2008/09)
·[转贴]开放与改革,请别放在一起说(2008/10)
·[转贴]奧巴馬新政與中國農民工的命運(2008/11)
·[转贴]“欧洲模式”与欧美关系(2008/12)
·[转贴]20世纪90年代社会民主主义复兴的原因及启示(2008/12)
·[转贴]从伯恩施坦到布莱尔(2008/12)
·[转贴]2009不轻松(2009/01)
·[转贴]2009:美国金融危机可能引起中国的工潮高发期(2009/01)
·[转贴]中国当前最大的危机是什么?(2009/01)
·[转贴]晒晒老工业基地下岗职工过年开销 (2009/02)
·[转贴]俄罗斯可能面对美中组成的“两国集团”(2009/02)
·[转贴]中国官商模式的演进(2009/02)
·[转贴]再谈忧患意识(2009/02)
·[转贴]经济危机下农民工生存考察(2009/02)
·[转贴]中国的问题可能比美国更糟(2009/03)
·[转贴]什么是农民工的"退路"?(2009/03)
·[转贴]温家宝演累了(2009/03)
·[转贴]我在加拿大的惊奇发现(2009/03)
·[转贴]从医改方案难产看中国的治理困境(2009/04)
·[转帖]浙大部分同学给杭州市委市政府的公开信(2009/05)
·[转帖]烈女邓玉娇掀开的社会危机(2009/05)
·[转帖]中国地方治理的重大转折(2009/06)
·[转帖]参与处理石首事件的一些感言(2009/06)
·[转帖]我们又一次站在历史的转折点上(2009/08)
·[转帖]秦晖:法兰克福研讨会风波(2009/09)
·[转帖]中国的政治僵局与改革僵局(2009/10)
·[转帖]农村见闻三则(2009/10)
·[转帖]归国一年多,对海外留学生的忠告(2009/10)
·[转帖]民工荒现象解读:农民工社会保障体系缺失(2009/10)
·[转帖]未曾被重视的都市群落—农民工生存现状调查(2009/11)
·[转贴]“三个中国”的死结与胡温的治理困境(2010/06)
·[转贴]人民币贬值并非天方夜谭(2010/06)
·[转贴]危险和“威力”远超过爱滋的未知新型病毒正在大面积的感染中国?(2010/06)
·[转贴]中国正被多种力量引导走一场“高科技”大跃进(2010/06)
·[转贴]细看公民社会的细节(2010/06)
·如何在危机面前力挽狂澜?[2009/12]
·未来若干年中国权力斗争的预测(2010/04)
·土豆能救中国吗?——浅议中国农业的根本出路[2010/06]
·[转贴]一位有才华的青年科学家,不该死在科学发展的时代(2010/07)
·[zt]武汉警方帮我解答了一大谜题(2010/07)
·[ZT]中国大围城:洗尽铅华 淘金的海归和归海的精英(2010/08)
·[ZT]网帖称穷二代不想生穷三代引热议(2010/08)
·[zt]我国四成国土面临水土流失 东北局部黑土层消失(2010/08)
·[zt]中国有1.6万个“舟曲” 700万人受灾害威胁(2010/08)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经济“虚拟化”与金融垄断

经济“虚拟化”与金融垄断

   武坚

   经济的一体化在人类历史上并不是第一次。与以往相比,当前的全球范围一体化进程除了规模和强度的差异之外,还存在着背景的差异:人类社会已经从自然型资源相对过剩、人造型资源(物质资本和劳动力)相对匮乏的时代进入到人造型资源相对过剩、自然型资源相对匮乏的时代。[附注:这里需要强调的是所谓“相对匮乏”不是指由于技术能力低下而导致的“绝对匮乏”,而是指由既有技术能力所确定的资源供给不能够满足同时代的欲望需求。]这样的外部环境导致了与全球化趋势一同到来的、在资源有限性条件下维持扩张性演进模式的经济"虚拟化"。

   经济“虚拟化”也称为财富增值的“虚拟化”,它指金融活动逐渐脱离物质生产而独立存在的经济现象。经济虚拟化的出现是在扩张性演进模式主导下,对货币性财富过度追求致使其相对于物质生产供大于求的必然结果。

   在物质产品较为缺乏的时代,金融活动与物质生产的关联性较强:与使用价值(效用)相联系的产业资本是资本的主要形式,物质生产是实现资本增值的主要手段;虽然也有所谓金融资本,但是金融资本的增值不得不依赖产业资本的增值,金融活动不得不以物质生产为基础和依托。正如马克思(Karl Marx)所指出:“资本主义生产的动机就是赚取利润。生产过程只是为了实现利润而不可缺少的中间环节,只是为了赚取利润而必须干的倒霉事情。”[卡尔.马克思(Karl Marx)《资本论》第二卷 p68]

   但是,自20世纪70年代以后,发达国家(首先是美国、其后是西欧和日本)相继进入到产品和资本供给过剩的阶段,其表现为:物质产品由于社会生产能力的提高而供给充足,足以满足社会的消费需求;与此同时,货币性财富的长期积累致使其相对于物质生产存在着大量的过剩。这种状况的长期持续成为经济“虚拟化”产生和存在的基础:对各类物质产品供给过剩的预期导致物质产品与货币资本之间联系的松散化,使过剩的货币资本脱离“资本与产品”的交换而独立存在有了现实的心理基础。而下述的利益考虑则促使经济“虚拟化”从一种理论的可能性迅速转变成为现实的必然性:为了防止过量积累的货币性财富长期沉淀在渐趋饱和的物质生产领域而致使货币性财富严重贬值(即通货膨胀),为了确保过剩的货币性财富的主要持有者(发达国家的富裕阶层和垄断性财团)能够继续保持“用过剩的货币性财富廉价换取日渐匮乏的自然型资源”的优势,一种将过剩的货币性财富引导至脱离物质生产的领域、使之成为“自我增值”的金融资本的新型机制(虚拟化经济)便应运而生。

   从表面看来,虽然经济“虚拟化”并没有改变资本主义的生产方式和所有制关系,也没有改变资本对劳动的剥削和统治关系,但是资本的增值形式却发生了变化:由于“机制”的创新,使得金融资本的持有者仅仅通过对金融资本自身的炒作而不需要与物质生产相关联就可以实现资本“自我增值”,从而可以脱离"倒霉的"物质生产。

   然而,通过对经济“虚拟化”的进一步思考就能够发现:经济“虚拟化”并不象其表面所展示的那样切断了金融资本与物质生产的关联,只是金融资本与物质生产的结合随着全球化的到来已不仅仅局限于一国之内、而呈现出跨越国家界限的趋势,因而存在着空间分离的幻像。拥有大量金融资本的垄断财团,为了缓解货币性财富与自然型资源配置失当的矛盾,借助于全球经济一体化趋势带来的资本全球流通优势和跨国集团在全球资本市场中的垄断地位,利用不发达国家“由于劳动力无法流动导致的劳动力资源过剩、为了缓解劳动力过剩而急于发展经济、为了发展经济而产生对资本性资源的强烈需求”的“弱点”,实现了发达国家过剩的金融资本与不发达国家物质生产的结合,从而达到借助于不平等的国际经济合作和贸易机制实现不发达国家自然型资源廉价向发达国家输入的目的。与之同出一辙的策略还包括:极力夸大知识产权、管理机制等所谓“无形资产”的价值,以实现“无形资产”与“有形资产”之间不对等的交换。

   促使货币性财富过度积累和经济"虚拟化"机制产生的根源在于:扩张性价值观指导下的现代经济学理论不考虑(至少是低估)物质产品的自然价值,因此“货币”所代表的财富主要反映人类既有劳动价值的积累、而无法揭示出自然资源的价值在人类生产活动过程中不断损耗的事实,于是经济规模的扩展必然导致用货币衡量的人造“财富”的持续增长。当这种日益增加的人造“财富”逐渐超出物质生产需要的时候,以追求利益最大化为最高宗旨的现代经济学理论必然发明出“使过剩的货币性财富能够脱离物质生产而继续增值”的游戏。但是无论这种人造的货币性“财富”如何增值,都无助于改变自然资源日渐减少的趋势。当自然资源渐趋枯竭的时候,货币性财富“自我增值”的游戏必然将难以为继,大量积聚的货币性“财富” 最终将化作一堆毫无意义的符号和泡沫。

   需要指出的是,我们并无意否认经济"虚拟化"所带来的客观功效:由于经济"虚拟化"机制的存在,使得大量过剩金融资本脱离了发达国家趋于饱和的物质生产,避免了由于金融资本在产业领域过量沉淀造成的资源(包括自然型资源)浪费,在实现金融资本有效配置的同时也在一定程度上减少了对自然资源的过度损耗,因此客观上成为面对自然资源日渐短缺时的一种应对机制;对资本增值功能的追求,使得金融资本能够通过股票和风险投资市场对新兴技术给予一定的“自发性”扶持,因而客观地为促进技术进步起到了推动作用。

   但是,经济"虚拟化"更为强大的功效在于建立了被少数发达国家垄断的金融霸权。在信用货币时代,货币的发行从技术上脱离了实体经济的束缚,成为一种能为发行者带来发行收入的垄断性特权。作为世界金融霸主的美国,利用在国际金融领域的主导权和美元作为世界性基础货币的优势,通过以经济实力、军事实力、政治实力和文化实力为后盾的不平等贸易机制,在全球范围内攫取了超额垄断利润,实现了与其生产能力相背离的国家能力增长,成为经济"虚拟化"时代的最大受益者。英国作为老牌金融帝国,尽管国内制造业已日趋衰退,但是由于其金融资本与美国金融资本的紧密结合,得以在世界各地与美国分享着超额的垄断利润--近年来其经济实力已压倒仍以传统产业为资本主导形态的法国、并且有超过德国而上升为欧洲第一经济强国的趋势。20世纪80年代,传统制造业强国的日本尽管面临国内产业衰退的困扰,但是其金融业由于在美国金融市场的投资活动而大获其利。然而正是由于在国内外金融市场涉足过深使得以产业立国的日本抑制了其产业的更新升级,同时由于不具有在国际金融领域的主导权而至今仍然受到巨大金融泡沫崩溃后遗症的困扰。20世纪90年代以来的一系列国际金融危机,正是美、英等国借助于金融霸权对他国财富成功掠取的结果,而企图掩盖这样的事实正是以美国为首的、垄断了世界金融霸权的国家极力吹嘘经济“虚拟化”、过分夸大新兴产业的目的所在。

   以不平等贸易机制为基础、以垄断金融霸权为前提的经济“虚拟化”存在着三类潜在的危机。第一类危机是局限于金融领域的信用危机。由于各种原因,如资本收益率降低、社会动荡等因素,将可能导致具有高度流动性的国际资本对某一国家货币的放弃,导致该国财政出现支付困难而引发一系列包括信用崩溃在内的连锁反应,形成肇始于一国、其后蔓延至全球的信用危机。第二类是随着信用危机规模的扩大,使它的影响扩展至物质生产领域,并与社会底层的日益贫困化相结合,造成"资本与产品"循环链的断裂。这种与20世纪30年代“大萧条” (Great Depression)相似的断裂所带来的后果,将会由于经济的"虚拟化"和全球化而被急剧地放大。第三类危机是由资源短缺诱发、作用于全球范围的全面危机。长期的自然资源供给匮乏将导致用来满足消费品生产的资源类产品供应不足,对物质产品供给的忧虑促使货币资本的拥有者重新关注货币资本与物质产品的交换,从而在全球范围内使经济"虚拟化"存在的基础(“物质产品供给充足”的信念)遭到破坏,并因此造成货币资本相对于物质产品的贬值而导致现行经济体系的瓦解。随着经济"虚拟化"的破灭,用过剩的货币财富廉价换取日渐匮乏的自然资源的“市场化”行为将被迫终止,世界将因此而重新进入到以军事霸权而不是以金融霸权为主要手段的资源掠夺时代。

   遵循这一思路,我们不难窥破当前世界经济的一大矛盾:美元的强势扩张(其表现为过量发行和作为“硬通货”的广泛使用)与美国实体经济日渐萎缩的对立。随着布雷顿森林体系(Bretton Woods Agreements)在20世纪70年代的瓦解,货币价值与黄金挂钩的机制被废止,货币的真实价值与发行规模更直接地依靠一个国家的综合能力,如经济规模、资源储备、信用水平、军事实力等。然而,自那时起,国际金融领域就开始面对着一个致命的矛盾:一方面,世界各国对美国的产业实力、金融实力、军事实力、政治实力的信赖强化了美元作为世界货币的功能;另一方面,由于美元与黄金的脱钩导致美元的发行完全取决于美国的国家利益。这样的机制给予美国“通过美元的强势扩张实现其国家利益最大化”的机遇。

   无论克林顿(Bill Clinton)时代的财政盈余和强势美元政策,还是小布什(George W.Bush)时代的赤字和弱势美元政策,都是最大化实现美国国家利益的工具。如果仔细研究这两种不同的经济政策就会发现:克林顿政府实施财政盈余和强势美元政策,其目的是鼓励高科技产业(特别是IT行业)的创业发展,通过美元走强将更多的国外资本吸引进来共同承担创业风险;而小布什政府实施赤字和弱势美元政策的原因是,美国政府和民众背负的沉重对外债务负担需要通过过量发行美元而冲减。

   世界各国对美国的信赖和美国对其国家信用的承诺是国际金融领域正常运转的基础。但是,近年来美国产业实力的下降,特别是一系列经济丑闻的揭露、IT产业泡沫的破碎、以及由于经常性遭受恐怖袭击威胁而恶化的美国公共安全,将在相当大程度地打击世界各国政府和投资者持有美元的信心,一场美元的信用危机迫在眉睫,由此可能引发美国政府的支付困难,并可能造成一场波及全球的经济大萧条。如果美国无法在美元贬值的过程中迅速提高其自身的产业实力、无法消除强势美元与弱化的美国国家实力的背离、无法迅速恢复世界各国对美元的信心,以美元贬值为发端的全球金融恐慌将不可避免,一场瓦解既有金融秩序的经济风暴或许就在这样的恐慌中孕育而生。我们无法具体就此得出一个时间表,但是可以预计的发展趋势是,当今人类社会的制度性缺陷所造成的困境将不会因为人类的有限理性而减缓。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