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山僧博客
[主页]->[百家争鸣]->[山僧博客]->[许嘉璐,你已经堕落了!]
山僧博客
·《共产主义原理》的思考
·人生的意义在于享受和创造
·都市耕田
·别理我,烦着呢
·你有什么了不起
·八戒八戒我爱您
·咏宝玉
·咏黛玉
·咏妙玉
·咏宝钗
·赠《红楼梦》作者
·我心里在喊
·清明茶
·雷雨
·答网友
·三十生日赠友
·无奈
·临江仙·悼亡兄
·共产主义思想简史
·话说《共产党宣言》
·共产主义是怎样的社会、能实现吗?
·阶级斗争理论批判
·质疑列宁的“阶级”定义
·民主呼吁书
·公民权是现代国家的核心要素
·关注政权的合法性
·反民主诸观点批判
·中国有谁不犯法
·祖仁翁小传
·质疑无产阶级的先进性
·打狗事件凸显肉食者执政理念的蛮荒落后
·驳打狗事件的诡辩词
·形式逻辑论稿
·俺就纳闷了:全盘西化咋就不行呢
·每一个敏感话题都是一道死穴
·民主文化蕴藏着巨大的商机
·谋生论(2006.1.6修订稿)——公有制、阶级、共产主义传统理论异议
·现代专制的本质就是与人民为敌
·中国有几人人没有斯德哥尔摩综合症?
·民主制度始于被统治阶级成员有权决定公共事务
·赠网友
·许嘉璐,你已经堕落了!
·西方为什么敌视中共?
欢迎在此做广告
许嘉璐,你已经堕落了!

   《人民日报》8月6号刊登人大副委员长、民进中央主席许嘉璐9月3日在中国民主促进会全国社会服务工作经验交流暨表彰大会开幕式上的讲话,说中国官民比为1∶18是耸人听闻的假新闻。那么,中国的官民比到底是多少呢?许又避而不谈,却说了一堆不着边际的话,什么“今天传媒很发达,信息很畅通,我们可以从报纸、网络上了解到一些国情,但那毕竟是人家咀嚼过的东西,不是亲身的体验和感受而媒体上有的信息未必真实”,什么“最近网上有消息说中国的官民比是1∶18,照这个比例,中国就有7000多万官员。如果到各地走一走,就知道这是假新闻,耸人听闻”,什么“参政党发挥自身的作用不仅要表态支持执政党的方针政策,更重要的是要提出有建设性的意见和建议”,什么“如果我们仅仅只看网上的信息,对国情没有全面的了解,对历史没有全面的了解,就有可能产生错误的结论,有可能发出错误的言论。”

   一,今天中国的传媒的确“很发达”,但不过是一种畸形的“很发达”,因为谁都知道中共实行世界上最严格的媒体政治审查制度,严禁异议声音,所以,中国只有中共的党报党刊党文化的“很发达”,人民根本没有言论和出版自由。教育他人要了解国情的许嘉璐先生难道连这点国情都不了解吗?如果真不了解,那么,许嘉璐先生就根本没有教育他人要了解国情的资格;如果了解而说假话,那么,许嘉璐先生就是在阻碍他人了解真实国情,就是他人不了解真实国情的原因之一,就是造成他人以假国情当真国情的骗子之一。

   二,“中国的信息很畅通”,不见得吧?不然中国怎么会有那么严重的上访现象?不然中国怎么会有那么多国家秘密、记者作者动辄泄密获罪?不然大家怎么会不知道中国的官民比究竟是多少?

   三,“不是亲身的体验和感受”就不可信?(原文“不是亲身的体验和感受而媒体上有的信息未必真实”,“感受”后似脱一逗号,否则不通。)作为知识分子讲这种话就太叫人大跌眼镜了。普通人恐怕也知道,每个人的知识绝大多数都来源于他人的亲身体验和感受、以及理论推导,都是间接知识。如果不是亲身体验和感受就不相信,我们还能相信什么?

   四,中国的官民比是可以通过“到各地走一走”就了解的吗?许嘉璐先生说出这种话来,怎么都令人出乎意料之外。我都无法评论了,否则人们会怀疑我在侮辱许先生的智商。

   五,参政党的作用既然在于支持执政党的方针政策,那么,所提建设性的意见和建议至多只能是小修小补和锦上添花了。我想请教许先生三点:1,参政党既然支持执政党的方针政策,为什么不干脆并入中共? 2,即使参政党不愿意并入中共,许先生也可以单独加入啊,为什么不加入呢?3,反对中共方针政策的意见应当由谁来提出?千万不要告诉我中共的方针政策从来不会错,所以不需要反对意见。六四及此后的事咱就不提了,即就中共已经正式承认错误的就有:陈独秀的右倾机会主义,瞿秋白的左倾盲动主义,王明、博古的左倾冒险主义,毛泽东的富田事件、王实味事件、反右扩大化、三面红旗、文革,华国锋的极左,胡耀邦的反资产阶级自由化不力,赵紫阳消极对待坚持四项基本原则、支持动乱、分裂党。中共的历史,就是一部不断犯错的历史,屡犯屡错,屡错屡犯,冥顽不灵;所有成就都是人民血汗结晶,与中共无关。如果硬要说有关的话,就只能说如果没有中共,中国会更好,人民会更幸福。中共是中国现代史上最大的消极因素。脱离中共的台湾、香港、澳门都比大陆好,事实证明了一切,胜于所有诡辩。

   六,对网络的妖魔化是中共的一惯方针政策,本不奇怪,因为中共对所有传统媒体已经严密控制,独对新兴的网络媒体控制心有余而力不足,稍存不到之处。于是极力抹黑,无非要人们远离网络敏感信息。然而许嘉璐先生是大知识分子,应当比常人更了解网络利大于弊的基本事实,为什么也加入到了抹黑网络的队伍?许先生不会真不知道吧:我们如果对国情有了全面的了解、对历史有了全面的了解,就不再需要看网上的信息了。正因为我们对国情、对历史没有全面的了解,所以才需要看网上的信息。网上的信息,固然有可能使我们产生错误的结论、发出错误的言论,但难道就没有可能使我们产生正确的结论、发出正确的言论吗?

   许先生根据自己“到各地走一走”的“亲身体验和感受”断言中国官民比为1∶18是耸人听闻的假消息,没有披露答案。我这里引用2005年3月中国人事部主管的《中国人事报》任宣《对“官民比”的思考》中的答案:1∶26是从财政供养人员4500多万人与全国人口之比算出来的。实际上,财政供养人员又分党政机关和事业单位。据统计,党政机关干部人数为653.67万人,事业单位为2903万人(两项之和仍比4500多万少1000万)。事业单位人员主要从事教育、卫生、文化、科技等政府公共服务事业,从大家对“官”的普遍认识来讲,进行“官”民比应以党政机关干部数和人口数来算,这样算来中国的“官民比”应是1∶197.69。1∶197.69,比1∶18还高,更耸人听闻!这可不是网上的信息哦,而是更权威的报纸信息,并且是党的人事专业报纸的信息。这回许先生该说什么了呢?

   看了许嘉璐先生9月3日的讲话,我只能得出这样一个结论:许先生已经丧失了参政党党员的基本政治道德,已经丧失了知识分子的基本学术操守。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