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山僧博客
[主页]->[百家争鸣]->[山僧博客]->[民主制度始于被统治阶级成员有权决定公共事务]
山僧博客
·《共产主义原理》的思考
·人生的意义在于享受和创造
·都市耕田
·别理我,烦着呢
·你有什么了不起
·八戒八戒我爱您
·咏宝玉
·咏黛玉
·咏妙玉
·咏宝钗
·赠《红楼梦》作者
·我心里在喊
·清明茶
·雷雨
·答网友
·三十生日赠友
·无奈
·临江仙·悼亡兄
·共产主义思想简史
·话说《共产党宣言》
·共产主义是怎样的社会、能实现吗?
·阶级斗争理论批判
·质疑列宁的“阶级”定义
·民主呼吁书
·公民权是现代国家的核心要素
·关注政权的合法性
·反民主诸观点批判
·中国有谁不犯法
·祖仁翁小传
·质疑无产阶级的先进性
·打狗事件凸显肉食者执政理念的蛮荒落后
·驳打狗事件的诡辩词
·形式逻辑论稿
·俺就纳闷了:全盘西化咋就不行呢
·每一个敏感话题都是一道死穴
·民主文化蕴藏着巨大的商机
·谋生论(2006.1.6修订稿)——公有制、阶级、共产主义传统理论异议
·现代专制的本质就是与人民为敌
·中国有几人人没有斯德哥尔摩综合症?
·民主制度始于被统治阶级成员有权决定公共事务
·赠网友
·许嘉璐,你已经堕落了!
·西方为什么敌视中共?
欢迎在此做广告
民主制度始于被统治阶级成员有权决定公共事务

   

   民主制度建于氏族公社、开始瓦解于部落联盟、最终消失于奴隶社会和封建社会、然后复兴于资本主义社会,所以,“民主制度”的定义必须适用于氏族公社和资本主义两大制度,否则,只能说是“氏族公社民主制度”或“资本主义民主制度”的定义,而不是民主制度的一般定义。

   中共认为民主制度是资本主义制度,不值一哂:一,公然无视氏族公社制度也属民主制度的史实;二,先进的学者和政治家已经达成共识:资产阶级革命开启近代以来,至今已经没有一个国家不是资本主义国家了,不同的是西方是自由资本主义国家(我在《谋生论》里称之为私人资本主义国家)、而东方社会主义国家本质上不过是官僚资本主义国家(或称权贵资本主义国家、国家资本主义国家等等)罢了。

   要了解民主制度的本质,首先要了解民主制度究竟属于何种制度。有人认为民主制度是一种国家管理制度,这一观点仅适用于资本主义国家,因为氏族公社并非国家但公社制度又属民主制度。这里显然需要一个既能指称氏族公社又能指称国家的概念。“社会共同体”恰好满足这一要求。所以,民主制度首先是一种社会共同体的管理制度。

   社会共同体的管理制度也有好多种,民主制度显然属于公共事务管理制度。

   同样作为社会共同体公务管理制度,民主制度与专制制度区别何在呢?

   有人认为:民主制度就是多数人决定制度。

   如果一个氏族公社因为一次战争或一次自然灾害造成大部分成年人死了,形成小孩数量多于成年人的人口结构,按上定义,则这个氏族不可能有民主制度了。这显然不合事实。这个定义适用于大部分情况,仍有使用价值,但不能适用所有情况,存在理论漏洞,所以不能作为严格的学术定义。

   有人鉴于小孩没有社会共同体管理能力,将定义更严格地规定为:多数成年人决定制度,因为公同体公务管理只能由大人决定。

   然而这一定义只适用于现代民主,不适用于资本主义早期民主。比如美国早期,妇女、奴隶都没有参政权,所以实际上实行的是少数成年人决定的共同体管理制度。但没有谁将美国早期制度归入专制制度吧,因为毕竟与专制有本质区别。

   为了避免上述漏洞,有人将定义更严格地表述为:有公共事务管理权的公民——有称之为“正式公民”的、也有称之为“全权公民”的——多数决定制度。然而一个人是否有权,是一种制度的结果,持论者倒果为因了。即使退一步说,这个定义正确,那么,必然推出所有专制也是民主制度的结论,因为专制规定了只有奴隶主、或者只有统治阶级、甚至只有皇帝才有公务管理决定权,如果公务出于大多数奴隶主之手、或出于大多数统治阶级成员之手、甚至只要出于皇帝之手,则都得认定为民主制度了。这在事实上取消了专制与民主的区别。

   现在我们看到了,从决定公务者占总人口或总成年人口的数量来定义“民主”,无论怎么努力,都无法成功。这说明:一,民主与专制的区别在别的方面。一定有比人数更本质的别方面的性质。二,既往大多数学者对民主制度本质的认识都错了,未能勘破事实的表面现象。

   比较斯巴达和美国早期情况,也许我们就能找到破解民主本质的钥匙。

   斯巴达尽管在奴隶主内部实行了最充分的民主、但对奴隶实行的是赤裸裸的专制,所以仍为专制制度,美国早期尽管剥夺了妇女和奴隶的参政权,但仍有部分被统治阶级成员能够决定社会共同体管理事务,所以仍然为民主制度。可见,一个社会共同体是否实行了民主制度,最关键的是这个制度是否允许被统治阶级参与公共事务的管理和决定。

   秦朝被统治阶级成员可以因耕因战立功而脱奴籍为官封爵,唐朝开科举、寒儒可以学而优则仕,但这些制度并不表示被统治阶级也可以分享政权,因为他们还是被统治阶级时是不能分享政权的,而当他们可以分享政权时,已经不属于被统治阶级了。所以贫民入仕不能撼动上述定义。

   氏族公社无阶级,但上述定义同样适用于它。因为氏族公社成员并非没有阶级成份,只不过他们一律同时兼具有产阶级和无产阶级身份,既都属统治阶级(作出决定时)又都属被统治阶级(作出决定后必须遵守这个决定),两相中和,所以不显阶级性罢了。这种一身二任的现象到了阶级社会就打破了,各人显露出各人的阶级身份来,但仍然存在既属无产阶级又属有产阶级的个体劳动者阶级,这就是氏族公社成员身份的残余。而且,氏族公社允许所有成年人决定公务,从理论上来说显然包括了允许被统治阶级成员决定公务,即使事实上不存在被统治阶级。

   所以作者认为:民主制度就是被统治阶级也能决定公务管理的社会共同体制度。

   决定有两种形式:一是直接决定,如氏族公社的全民大会制度、现代的全民公决制度;一是间接决定,如近现代的普选制度。

   一个社会共同体,如果制度规定被统治阶级成员也可以决定公务管理,那么,就是民主制度,即使允许决定公务管理的被统治阶级成员人数不超过半数,如美国早期;如果制度规定只允许统治阶级成员决定公务管理,那么,就是专制制度,即使允许决定公务管理的统治阶级成员数量很多或者占比很大,如斯巴达城邦制度。允许不允许被统治阶级成员决定公务管理,是民主与专制的本质区别所在,至于允许多少被统治阶级成员决定公务管理,只能用来判断民主程度或者说专制程度的高低。民主制度与民主程度是有区别的。已经实现民主制度的社会共同体仍然存在深化民主程度的问题,除非已经达到最彻底最广泛的民主制度。

   不,即使实现了民主制度,民主化的道路还没有走完,因为到目前为止,所有社会共同体都不过是世界的一个个子社会。一个社会共同体实现了最彻底最广泛的民主化,也只解决了内部的和谐,还解决不了各共同体之间的和谐、还解决不了全人类的和谐,所以从氏族公社至今,战争、掠夺、欺骗就一直伴生在我们的生活当中。共同体建立民主制度仅仅是第一步,世界建立最彻底最广泛的民主制度才是民主化的终结目标。这一目标显然远远超越了氏族公社的复活,而是实现人类一家。

   2006-9-1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