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山僧博客
[主页]->[百家争鸣]->[山僧博客]->[祖仁翁小传]
山僧博客
·《共产主义原理》的思考
·人生的意义在于享受和创造
·都市耕田
·别理我,烦着呢
·你有什么了不起
·八戒八戒我爱您
·咏宝玉
·咏黛玉
·咏妙玉
·咏宝钗
·赠《红楼梦》作者
·我心里在喊
·清明茶
·雷雨
·答网友
·三十生日赠友
·无奈
·临江仙·悼亡兄
·共产主义思想简史
·话说《共产党宣言》
·共产主义是怎样的社会、能实现吗?
·阶级斗争理论批判
·质疑列宁的“阶级”定义
·民主呼吁书
·公民权是现代国家的核心要素
·关注政权的合法性
·反民主诸观点批判
·中国有谁不犯法
·祖仁翁小传
·质疑无产阶级的先进性
·打狗事件凸显肉食者执政理念的蛮荒落后
·驳打狗事件的诡辩词
·形式逻辑论稿
·俺就纳闷了:全盘西化咋就不行呢
·每一个敏感话题都是一道死穴
·民主文化蕴藏着巨大的商机
·谋生论(2006.1.6修订稿)——公有制、阶级、共产主义传统理论异议
·现代专制的本质就是与人民为敌
·中国有几人人没有斯德哥尔摩综合症?
·民主制度始于被统治阶级成员有权决定公共事务
·赠网友
·许嘉璐,你已经堕落了!
·西方为什么敌视中共?
欢迎在此做广告
祖仁翁小传

    “俺给政府缴了一辈子税,政府就给了俺一条免费散步的马路!” 这句话是祖仁翁“阿Q一点”时的“专利”。他常常“阿Q一点”,说不然活不到今天。

   祖仁翁,1949年10月1日生,本一介农民。三年灾害时期(据学者考证,其时并无像样的自然灾害,实为“三年风调雨顺时期”),父母双双饿死,自己当然逃不出咽糠、扒树皮、冲服观音土的命运。结果耽搁了发育,至今身高不足160公分、又多病,仍未脱去鸦片战争后传下的“东亚病夫”帽子。及壮,成为人民公社的社会主义新农民,卷入农业学大寨的新高潮,虽然亩产未达十三万斤,总算未再断过红薯饭、南瓜粥,性发育就像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一样进行得轰轰烈烈。祖仁翁打熬不过,两身新衣一床被、急急如律令似的迎娶了一位肾炎姑娘。一年后,子生妻死,从此失去“性福”。幸好有了十一届三中全会,祖仁翁趁改革开放的东风,在邻居假洋鬼子那里见识了毛片,直呼“过瘾”。一个月黑风高之夜,祖仁翁在县城一个街头巷尾买毛片时,我人民警察神兵天降,罚款一千。为偿还“这辈子欠下的最大一笔债”,祖仁翁下了煤窿子。几经矿难,竟然不但毫发未损、还“赚下了这辈子最大的一笔钱”!当然也付出了代价:从此咳嗽多痰、午热夜汗。被老板辞退之后,祖仁翁“衣锦还乡”。本指望这点儿积蓄和一亩三分地粗茶淡饭了此残生,不料开发商也看上了他的一亩三分地。祖会翁考虑到补偿费太少、自己已无力再打工,死活不同意。结果又一个月黑风高之夜,一把无名之火将他的祖传老屋眼睁睁烧个精光。祖仁翁抹干眼泪,黯然踏上去省城的路,依子而居。儿子那时已经大学毕业,做了人民警察,入了党,“头发跟皮鞋都贼亮贼亮”假洋鬼子似的,自称年内就要“提拔”。祖仁翁锦衣玉食之余,却发现他这个“人民警察”儿子与一些凶神恶煞、贼眉鼠眼的人一家似的常来常往,又交头接耳、鬼鬼祟祟,收贿索贿,吃吃喝喝,称兄道弟。责问儿子,回答“你不懂。警察不跟坏人来往,怎么掌握他们的情报!”祖仁翁将信将疑。一天傍晚,一位黄花闺女求上门来,梨花带雨地解释“姐姐做那见不得人的事全是为了供我上大学”。儿子乜斜着色眼,一边漫不经心地说“局里正考虑判她三年教养呢”、一边将贼手伸向姑娘粉嫩的腮。祖仁翁终于看穿儿子,大打出手;最后命令儿子立即放了姑娘姐姐,否则将他的丑事一姑脑儿告到报社!儿子无奈,当面电话下达了释放命令。祖仁翁还给姑娘留了亲戚的电话,“姐姐再有事就找我!”然后收拾衣物,立即出门,与儿子再无来往;回到县城,与我合租在一个柴火间;靠积蓄和拣垃圾为生。

   一天,祖仁翁学习完垃圾里拣来的登着税收取之于民用之于民煌煌大论的破报纸之后,嘴角一拧,诞生了他的“专利”:“俺给政府缴了一辈子税,政府就给了俺一条免费散步的马路!”

   我立即反驳:“别往自个儿脸上贴金了,你又没开店开厂,缴过什么税?”

   “此言差矣!俺从小到大,要吃要喝,买过多少商品?那商品的价钱里边可都是含着税的,贤弟!”

   “那政府也多多少少给过你些福利吧?”我继续进攻,但已觉心虚。

   “一毛不拔!没有养老金、没有医疗补助,生老病死全靠自个儿。村里盖个印,两块;进城卖个菜,两块;每年办个暂住证,二十!这一辈子买吃买喝的,寻思也缴了不老少的税吧。可不瞒您说,我琢磨了好几天了,终于只发现马路是免费的,而且仅供散步!骑个自行车也得办照、年检!”他发现“真理”似的仰天咧嘴一笑,一脸阿Q得意之色。

   我无言以对。想想自己,打工数年,年届而立,仍然赤条条来去无牵挂,别说幸福,“性福”的影子都没有。虽然一地鸡毛,但靓的玩不起、丑的不愿玩,被迫坚守着“处男的贞操”。无法入睡,半夜起来,写成一首小诗:

   都市耕田

   数不清的人里没有亲人, 走不完的街上没有家园。 这里的田埂水泥修, 厂房里面我耕田。 付出的力气赚回汗水, 付出的青春赚回皱纹, 付出的真心赚回伤痕。 我的理想进了碎纸机, 我的存折是旧日历。 离开了农村不是农民, 住在城里不是城里人。 我不再认识我自己, 纠结的乱发空洞的脸。 飘来荡去像个幽灵, 都市里面我耕田。

   意犹未尽,今日又撰此小文,“以俟夫观人风者得焉。”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