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山僧博客
[主页]->[百家争鸣]->[山僧博客]->[《共产主义原理》的思考]
山僧博客
·《共产主义原理》的思考
·人生的意义在于享受和创造
·都市耕田
·别理我,烦着呢
·你有什么了不起
·八戒八戒我爱您
·咏宝玉
·咏黛玉
·咏妙玉
·咏宝钗
·赠《红楼梦》作者
·我心里在喊
·清明茶
·雷雨
·答网友
·三十生日赠友
·无奈
·临江仙·悼亡兄
·共产主义思想简史
·话说《共产党宣言》
·共产主义是怎样的社会、能实现吗?
·阶级斗争理论批判
·质疑列宁的“阶级”定义
·民主呼吁书
·公民权是现代国家的核心要素
·关注政权的合法性
·反民主诸观点批判
·中国有谁不犯法
·祖仁翁小传
·质疑无产阶级的先进性
·打狗事件凸显肉食者执政理念的蛮荒落后
·驳打狗事件的诡辩词
·形式逻辑论稿
·俺就纳闷了:全盘西化咋就不行呢
·每一个敏感话题都是一道死穴
·民主文化蕴藏着巨大的商机
·谋生论(2006.1.6修订稿)——公有制、阶级、共产主义传统理论异议
·现代专制的本质就是与人民为敌
·中国有几人人没有斯德哥尔摩综合症?
·民主制度始于被统治阶级成员有权决定公共事务
·赠网友
·许嘉璐,你已经堕落了!
·西方为什么敌视中共?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共产主义原理》的思考

   关于什么是无产阶级的定义
   
   恩格斯写到:“无产阶级是完全靠出卖自己的劳动而不是靠某一种资本的利润来获得生活资料的社会阶级。”
   
   一,“无产阶级”的定义首先有赖于“阶级”的定义。然而大家都知道,马克思、恩格斯从来没有对阶级下过定义。马克思的《资本论》最后一章“阶级”,仅仅写了几句引言,此后直到去世的整整十年里未再续一字。著名的、人们称之为正统马克思主义思想家的卢卡奇说:“就在马克思要规定什么是阶级的时候,他的主要工作被中断了,这对无产阶级的理论和实践来讲都是一种灾难。因此,后来的运动在这个极其重要的问题上,只能依靠各种各样的解释,依靠把马克思和恩格斯偶尔发表的意见加以归纳,依靠独立地研究和运用他们的方法。马克思主义认为,社会划分为阶级是由人们在生产过程中的地位决定的。”(卢卡奇:《历史与阶级意识》,商务印书馆1996年版第98页)

   
   二,1,多数人将无产阶级划分为普通无产阶级和流氓无产阶级两类,而恩格斯的定义明明白白排斥了流氓无产阶级成为无产阶级的可能。如果将这个定义看作是对普通无产阶级的定义,那么,包括普通无产阶级与流氓无产阶级的“无产阶级”又该如何定义呢?2,“完全”依靠出卖自己劳动而不是靠某一种资本利润来获得生活资料的社会阶级才是无产阶级,那么,每个月哪怕有一分钱的利息、炒股、偷摸收入的人也不能是无产阶级成员了?定义显然过于苛刻,即不提定性如何,定量方面明显过严。3,既不靠出卖劳动又不靠资本利润为生的人,如职业惯偷、惯骗、惯抢、毒贩、赌棍等等又属什么阶级?4,既靠出卖劳动又靠资本利润为生的人,如一人小店的那个既是老板又是伙计的人,又属于哪个阶级?5,有一个不大不小的老板,合法经营公司之余,由于爱好和水平高超,有时被人请去鉴定古玉,当然会收到一笔“辛苦费”。谁也不曾想到的是,他暗地里还是个蛇头,兼为某一犯罪集团窝藏毒品。请问,他是哪个阶级的人呢?
   
   三,为了回答以上问题,我断断续续思考了一十二年,撰成《谋生论》。文章认为,依靠自己努力获得生活资料的行为就是谋生行为,其方式就是谋生方式。以偷抢为生的人虽然不劳动,但与打工一族一样,其行为都是谋生行为,只不过一为劳动谋生一为非劳动谋生即谋生方式不同罢了。谋生方式只有两种,一是依靠谋生资料谋生、一是依靠谋生能力谋生。根据不同谋生方式的收益所占比率的不同,主要依靠谋生资料谋生的就是有产阶级,主要依靠谋生能力谋生的就是无产阶级。也就是说,以“谋生”而不是以“生产”才能概括所有阶级的共同点。
   
   
   关于经济危机是否是共产主义革命条件成熟的标志
   
   毫无疑问,不但在本书中而且在《共产党宣言》中,马克思恩格斯都坚信经济危机的暴发是共产主义革命条件成熟的标志。联系起马克思关于一种社会制度在没有将其所孕藏的生产力完全发挥出来之前是不可能退出历史舞台的观点,我们自然要问,经济危机的暴发就标志着资本主义的生产力从此走向衰败了吗?《共产主义宣言》发表近两百年的历史证明:资本主义仍然在蓬蓬勃勃发展、而且呈加速度发展的态势。马克思已经正确指出了经济危机是资本主义生产的社会性与其生产资料的私人占有性这一本质矛盾的必然体现。也就是说,经济危机是资本主义的先天性疾病。正如一位患有先天性癫痫的人,他的癫痫的每一次暴发并不标志着他的生命力的衰减,他一样可以在一次次的周期性癫痫暴发中长大成人、直到老死。所以,无论从理论上还是从事实上都证明经济危机的暴发并非资本主义濒死的标志。
   
   资本主义国家距离第一次经济危机的时间长度及两次经济危机之间间隔时间的长度可以短、可以长,这当然完全取决于生产相对过剩的程度。一国如果剩余价值率奇高、人民购买力极其低下、又完全没有外销渠道,那么,第一次经济危机无疑将以最快速度到来,危机间隔时间也最短;剩余价值率的降低(即提高人民消费水平)和外销量的增加无疑都可以延缓经济危机的到来,相反,剩余价值率的提高和进口商品量的增加无疑都会加速经济危机的到来;从理论上来说,如果所有相对过剩商品都能够外销出去,这个国家就可以永远不发生经济危机。
   
   毫无疑问,如果不是对外殖民、对外贸易,1825年发生在英国的资本主义世界第一次经济危机会以早得多的时间暴发。
   
   如果以第一次经济危机为共产主义革命条件成熟的标志,我们不禁要问,资本主义的寿命就是如此短暂吗?有这么短暂的社会形态吗?
   
   那么,共产主义实现条件成熟的真正标志究竟是什么呢?一种社会形态的兴起无疑要以前一种社会形态的衰败为条件,而一种社会形态衰败的起点无疑就是这种社会形态兴盛到巅峰的终点。资本主义发展的顶点何在呢?资本主义从产生到现在,一直保持着前进乃至加速前进的势头、并无停滞不前迹象的事实证明,它的发展并未到头。根据马克思揭示的资本主义资本不断集中的规律,作者以为,资本集中到了极限就是资本主义的发展极限。当今世界方兴未艾的一体化运动证明资本不断集中规律的客观存在性。完全可以想像,到了资本主义一体化运动完成的那一天,世界一国。资本相互持股、不断集中的结果只有一个:战场上只允许剩下一个资本。这就像一场造星运动,大大小小的个体资本以一个超级个体资本为母核,要么被它吞噬、要么接受它的招安成为它的一份子。由于别无资本,竞争停止了,计划经济自然产生;由于别无国家,外贸消失了,为了避免经济危机,资本不得不不断降低剩余价值率、或者实行损有余以补不足的国家二次分配。一切都走向了资本主义的反面。资本主义无法再向前迈出哪怕一步。这时,没有一个人会不知道,资本主义的死期到了;没有一个人会看不见,破资本主义之茧而出的蚕宝宝,正是人们许久许久以前就为她取好名字并且一直盼望着她诞生的共产主义。
   
   
   关于共产主义实现的道路
   
   恩格斯在《共产主义宣言》的主要观点如下:一,当时革命条件已经成熟;二,最不反对使用和平手段;三,必须帮助资产阶级尽快地取得统治,以便尽快地再把它推翻;四,首先无产阶级革命将在一国建立民主的国家制度,从而直接或间接地建立无产阶级的政治统治;五,逐步实行国有制、消灭私有制;六,随着无产阶级革命的影响,首先在最文明国家、最终在全世界实现共产主义。
   
   马克思晚年最重要文献《哥达纲领批判》认为,“在资本主义社会和共产主义社会之间,有一个从前者变为后者的革命转变时期。同这个时期相适应的也有一个政治上的过渡时期,这个时期的国家只能是无产阶级的革命专政。”而共产主义也分两个阶段:虽然两个阶段均实行生产资料共同占有有制,但第一阶段实行按劳分配原则、第二阶段实行“各尽所能,按需分配”原则。
   
   综上所述,马克思主义认为:当时无产阶级革命条件已经成熟,无产阶级革命将在最发达国家产生,首先是夺取政权,建立无产阶级专政;然后在国内逐步实行国有制,消灭私有制;促进世界革命;最后与全世界一起才能进入共产主义。
   
   
   无产阶级革命条件成熟与否已如上述。
   
   历史证明:最发达国家至今没有暴发旨在夺取政权建立无产阶级专政的无产阶级革命,甚至连暴发的丝毫迹象都没有;轰轰烈烈暴发的革命倒是有,那就是世界一体化运动,却是地地道道的资产阶级革命。马克思主义诞生以来一两百的事实难道还不足以证明马克思主义在无产阶级革命条件成熟与否问题上的错误吗?
   
   现在最发达国家均已实现了普选,马克思主义者为什么不以建立无产阶级专政、消灭私有制为口号参与竞选?因为他们知道必然惨败。这足以证明:共产主义至今未能摆上世界革命的议事日程,今日之世界仍然是资产阶级革命的世界,最发达国家的最广大人民(包括最广大无产阶级及其“同盟军”小资产阶级等等)根本利益的代表仍然是资产阶级。
   
   如果允许竞选尚且不能成功的话,那么,以暴力夺取政权的道路显然就更行不通。假设现在出现了某个马克思主义意义上的无产阶级专政国家,那么,它们的情况会怎样呢?1,你生产不了或生产不好的商品需要购买、你的剩余商品需要外销,于是,即货币可以取消,贸易也不可停止。2,只要存在对外贸易,计划经济就无从谈起。3,虽然你实行的是国家公有制,但国家资本仍然是资本,这一点没有任何改变。那么,国家资本的剩余价值率当定为多少呢?定高了,无产阶级就无法从这一制度里得到任何优于资本主义的好处,从而无从体现无产阶级专政国家的优越性,并且同样存在加速经济危机到来的危险性;定低了,资本家卷款外逃,国家资本积累慢,这都会使国家在世界贸易中处于劣势。以上分析证明:无产阶级专政国家的国家公有制决不是什么先进的社会制度。如果集体公有制是什么先进的社会制度,氏族公社就不会首轮惨遭淘汰了。
   
   所以,我的结论是:马克思的资本主义必然被共产主义取代的观点并没有错,错的是这一取代只能发生在资本主义世界一体化运动完成之后而非此之前,共产主义只能在全世界范围内同时实现、而且只能是和平实现。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