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青林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青林文集]->[评《关于陈光诚案的低调反思》]
青林文集
·东海一枭的学生
·信访村忧思录(10之4)
·高智晟
·袁红兵与刘路
·评陈永苗《他们的心中没有人民》
·信访村忧思录10之5
·胡石根的朋友
·信访村忧思录十之六
·社会系统进化需要新的理念
·六四人的精神
·草原的哭泣
·脱光了多好!
·序言
·正气永存
·与余杰探讨说真话
·高智晟入狱的伟大意义
·明心药理
·小人物
·高智晟的悲剧诞生后
·对中国教育的几点反思
·评《关于陈光诚案的低调反思》
· 案中案
·信访话题漫谈
·高智晟与陈良宇
·政府善治与和谐社会
·从有限走向无限
·从圈地到圈水
·中国民间的真相运动
·记者的真假与矿主的黑白
·污染环境行为犯的是反人类罪
·飘过法律那片云(一)
·《物权法》之外
·告诉江苏领导一个好办法
·向六四人问好
·飘过法律那片云(之二)
·信访村忧思录之九
·信访村忧思录之九
·信访村忧思录10之10
·飘过法律那片云(3)
·“李和平事件”的一般性和特殊性
·飘过法律那片云之四
·纪念十九年和十九天
·飘过法律那片云之五
·飘过法律那片云之6
·中国社会的危机与重生
·对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的建议
·《08宪章》与饥渴
·民运的榜样——胡石根、李海、刘贤斌
·杨宽兴:陈明心先生的民主追求与愿望
·《08宪章》的希望
·折腾我的人民和我的人民币
·飘过法律那片云之7
·期盼神的公义
·林青:好人不易生存
·飘过法律那片云之8
·维权代表被刑拘,下岗职工被服务
·中国经济危机里民营企业家的最后希望
·飘过法律那片云之9
·山东好汉们,您们得了联合国毒打奖第一名
·二十年的脚步
·有朋友在远方(1)
·有朋友在远方(1)
·有朋友在远方(1)----记我的同案王天成
·有朋友在远方(1)
·维权与维稳
·如何降房价
· 权力的野性
· 权力的野性
·与何清涟讨论民间学温现象
·中国模式与城市化
·十万个忧愁之一
·贪官的辩护状
·滕彪的叫真
·力虹的灵魂
· 对下荒村林地纠纷案的独立调查与分析
·温家宝的无奈
·悼念司徒华先生
·心灵之谜(一)
·心灵之谜(二)
·胡鞍钢教授文章读后感
·十万个忧愁之二
·刘老石
·五、天问 (选自草原的哭泣)
·中医的衰落(1)
·土地属于谁?
·北大教授张千帆探访吉林老访民
·《圣经》与《内经》
·草原的哭泣
·寄给天堂的一封信
·梦滕彪
·从民工荒到民企荒
·推荐许小年
· 请对比《维稳与维权》同名文章的不同含义
· 请对比《维稳与维权》同名文章的不同含义
·我的宝成兄弟
·刘杰大姐
·为公义而默默前行
·胡石根老师
·胡石根
·《八九一代今何在》之一
·《八九一代今何在》之三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评《关于陈光诚案的低调反思》

    张耀杰仁兄在《关于陈光诚案的低调反思》一文中温和地阐述了自己的很多观点,其大部分想法我心里也很赞同,但有些地方我想需要讨论一下。因为我也是去临沂者之一,也算是耀杰仁兄文中所提当事者之一吧。1、耀杰仁兄说“在我看来,陈光诚案已经处于关键时刻,能够陷他于绝境之中的,并不是黑恶当局的违法审判,反而是他的朋友们过于激烈的吹捧拔高。” 从时间和事实上看,耀杰仁兄好像把逻辑顺序搞反了,是随着当局的迫害手段的升级,陈光诚的朋友包括您(大部分不相识者仅仅是出于道义的感召)纷纷伸出援助之手,如果不是临沂当局对一个护法盲人采取一系列违法手段,怎会有包括张思之大律师在内的众多法律界志士路见不平?难道这些人都是仅仅是为吹捧拔高一个盲人受害者吗?2、耀杰仁兄说“作为一个饿着肚子在河南农村长大的中年人,我现在已经变得很容易知足。无论是妻子高兴时做出的美食,还是朋友聚会时吃到的美餐,都令我有一种幸福的感受。“ 实际上,我与耀杰仁兄感同身受,比起昨日,我们属于庆幸者。看看今天的周围,我们也经常憋不住心中的愤怒。所以要去声援身边遭受不平的人。所以您已经连续写作了《陈光诚与温家宝:中国的人权和政权》《沂市委书记李群的无耻和无能》、《人权杀手李群涉嫌绑架共产党》、《师古村要变大邱庄》、《关于陈光诚案与萨达姆案的简单比较》等多篇文章。 您承认自己“关于陈光诚案,其中突破理性阀限的一些情绪化议论” 导致自己的博客专栏惨遭封杀。不排除我们去临沂的活动里有类似您心理“突破理性阀限”情绪化的东西,但是我们与您一样,把自己的情绪依然控制在合法、和平、公开,而那些充满理性谋略的当局回敬的照样是封杀,就像不讲道理地封杀您的博克一样强行抢走了我们的私人物品剥光了我们的衣服。所以,坐在家里写文章声援光诚与跑到法院声援光诚能享受不同待遇吗?可见这个“阀限”的设定权不在我等手里。

   3、耀杰兄说:“我依然不太明白,陈光诚夫妇对于自己的生活,究竟有什么样的打算?”“被称誉为“赤脚律师”的陈光诚,所扮演的应该是或主要是以法维权而不是以德维权的现代角色。陈光诚原本是可以在沂南县中医院从事一份专业医师的工作的。他的妻子袁伟静在结婚前,曾经是一名有固定收入的教师。陈光诚夫妇与普通的正常人一样,需要有一份相对独立的经济来源以维持自己的家庭生活““然而,他们却义无反顾地选择了没有固定收入的职业维权者的角色”我赞同您的看法,光诚夫妇也是普通的正常人,需要正常生活。但我感觉他们绝不是突然之间就“义无反顾地选择了没有固定收入的职业维权者的角色”,仔细翻看关于陈光诚夫妇的材料,当然我没有亲自拜访他们的经历,只能揣度而言,陈光诚夫妇走到今天这地步,主因是他们两个都是爱较真的人,尤其是对法律上的事。他们还是相信中国有主持公道法律。所以他们近乎天真地有点忽略了人治社会的巨大困境。正如您所言:“贵州记者李元龙和湖南记者阳小青被判刑,更加充分地证明,没有独立的司法体系、独立的公共舆论以及与此相配套的公平公正的程序正义,来强力监督公共权力特别是最高权力,当下的中国社会无论物质生活如何膨胀,都是一个既不稳定更不安全的野蛮社会,或者说是弱肉强食的丛林社会。山东省临沂市沂南县双堠镇东师古村的盲人维权者陈光诚,就是陷入“苛政猛于虎”的虎口之中的又一块硬骨头”自古以来,枪打出头鸟,出头椽子先烂。在睁着眼睛说瞎话的年代,陈光诚一个盲人非要坚持说“皇帝身上没穿衣”,说得北京的律师外国的记者都跑到临沂来想看个“究竟”,土皇帝们岂能不恨之入骨?陈光诚没说谎,临沂县城大街上,我粗略统计了一下,挂着与计划生育相关牌子的单位不下十几家,意味临沂百姓养育着众多计生衙役。革命老区穷,靠罚款超生搞点钱也就罢了,反正全国都是这个德性(据我所知,福建、河南等地更厉害)。但总要讲点人味吧?4、耀杰兄说:“我自己是被父母象猪崽子一样极其草率地生育和抚养的,对于无节制地生育子女的不负责的农村父母,一直不抱什么好感。相应地,对于中国政府所实行的计划生育的基本国策,我是持基本认同的态度的” 与今天我们自己的孩子比起来,我们70年代中期以前农村生人几个不是“被父母象猪崽子一样极其草率地生育和抚养的”? 但这绝不是父母的过错。在充满自由和竞争的市场经济的今天,连偏僻草原上的蒙古牧民都不愿生第二胎了,城市里的人们更是不但自觉少生甚至不生,这也不是什么基本国策的功劳,时代变化制度变迁,人们的有了一定选择的自由,人们的理念也有了扩展的空间。人们的生活多样化。父母那个年代,我敢断言他们年轻时恐怕连基本生育常识都不知,因为那是一个文化沙漠的年代,他们生活在黑夜里,他们的生存价值没有选择的空间,他们生活在极度贫瘠的环境里,他们的物质到精神世界里都没有自主的余地。他们只知道奉献和付出。如果说过错,也是因为毛泽东的专制把国人搞愚昧了。怎么也怪不到生我养我的父母身上呀。我也认为中国人口过多负担太重,这个问题恐怕要从根上解决。为什么自由民主的国家不搞计划生育,人口照样没有膨胀?中国人的幸福观只有在一个自由、多元的社会生态链里才能日渐清晰,现在的年轻人,父母逼他们结婚催他们要孩子他们都不急,他们觉得自己还没玩够呢。但这并不是什么计划生育部门宣传的结果,而是这些后生有了各种幸福模式的想象空间,时代也给他们自主自己的人生道路的自由。我们的后代活得明白了,因为他们享有了一定自由,我们的父母没活明白,因为他们没有一点自由包括思维的自由。所以,只有在一个自由、民主的社会里,人们才有机会选择最快乐的生活方式,而不是“象猪崽子一样极其草率地生育和抚养”,搞得两代人都过着非人的日子,这完全是独裁与暴政的恶果。5、耀杰仁兄说:“陈光诚夫妇违背既定的计划生育政策,在没有足够的抚养能力的情况下接连生育两个孩子,尽管没有构成犯罪,却已经犯下严重过错。他们在没有认真检讨自己的过错的情况下,带头检举发生在临沂地区的暴力计生的犯罪行为,虽然有其正当性的一面,却也因为自己的瑕疵而影响了这一检举的公信力”临沂警察也是对我这么说,陈光诚自己超生。还管别人的闲事。我说:残疾人应该像少数民族一样照顾,陈光诚有能力抚养两个孩子,陈光诚抗拒的是两个层面的非法事实,一是强迫残疾人具有与常人同等的生育权的非法性,二是暴力计生过程的侵权性。如果耀杰兄硬要承认计生政策的合宪性,我也不多说了。 6、耀杰兄说:“李健、滕彪、郭玉闪等人,在取得足够证据的情况下,首先应该做的是依照现行的法律程序和制度安排,与政府部门进行理性沟通和良性互动,而不是撇开程序正义,一上来就选择在网络上制造轰动效应”我想这些人的智慧足以清楚“首先应该做的是依照现行的法律程序和制度安排,与政府部门进行理性沟通和良性互动”,谁愿意留下“里通外国”的一堆小辫让人揪呢?关键是“政府部门”不买账。没人搭理你的“法律程序和制度安排”与“理性沟通和良性互动”。7、耀杰兄说:“在法律程序还没有正式展开更没有穷尽的情况下,我对于高智晟律师和赵昕等人带有一定示威性质的“往东师古村去看陈光诚家人和孩子”,也是有所保留的。封锁东师古村的男女打手,大多是为了蝇头小利甘愿供黑恶官员驱使利用的无权者,不足以成为示威的对象。即使在法律程序已经穷尽的情况下非要采取示威性的法外行动,也应该向北京的最高当局去示威抗议,至少也应该去找李群等人示威抗议“ 这些人去临沂法院旁听,去陈光诚家里看看,一定把它说成示威行为,那我们不多解释。因为发言权在他们手里,即使你在家里网上聊天,两口子在家里看看录像,他们说你是流氓你也没啥脾气。

   8、耀杰兄说:“陈光诚并不是一个道德完人,而是一个有瑕疵、有过错的普通人。他和迄今为止依然没有得到释放的赵岩一样,是有错而无罪的维权者。黑恶官员的犯罪行为应该追究却得不到追究,并不是维权者拒绝承认自己的一份过错的绝对理由” 我们并没有说过陈光诚是“道德完人”,我们仅仅是基于基本的法律意识关注当局对他们所作所为的合法性。大家最关心的是在陈光诚事件里法律的正义性9、耀杰兄说:“在我看来,陈光诚案的成功运动,是有可能以陈光诚的无罪认错为代价获得释放的”我不知道您的成功运动包含哪些内容,但是不管怎么说:陈光诚获得自由,尽快回到妻子孩子身边,是符合人性的也是符合法律的愿望。10、耀杰兄说:“北京维权人士陈青林莫明其妙的一番话:“山东汉子陈光诚的所作所为真正做到了‘三个代表’,他的案子也因此特别有代表意义。我来沂南的原因很简单,就是希望‘社会公正’能够在中国这片土地上得以实现。” 陈光诚的以法维权,首先应该遵守的是公平公正的程序正义,而不是象陈青林所说的那样去争夺野蛮专制的“三个代表”。所谓的“山东汉子陈光诚的所作所为真正做到了‘三个代表’”,与真正的“社会公正”完全是背道而驰的两个路径“耀杰兄误会了,实际情况是陈青林的话被记者缩略了,陈的原话是:我觉的陈光诚作为一介公民,其行为做到了真正的三个代表。记者问:哪三个代表?陈:公平、正义、人权。这与共党的“三个代表”风马牛不相及。鉴于汉语的丰富性和本人语言表达的误差,如有不周,企望耀杰兄海涵。我一向敬佩耀杰仁兄的仗义执言的风骨,但此文中一些说法不敢苟同,故此抛出一些砖块以期引来耀杰仁兄的白玉。林青2007-7-27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