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青林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青林文集]->[小人物]
青林文集
·半个世纪多坎坷,二万里路走愈宽
·政府治理是胡温的首先出路
·台湾属于谁?
·生命之梦
·胡锦涛的和谐论
·彭明为何遭重判?
·胡锦涛的孤独
·李毅中您该歇歇了
·一个真实的人
·不易生存
·胡石根的二十年
·好人走好
·胡石根的荣誉
·胡石根的荣誉
·胡石根的荣誉
· 感谢2005
·创新与自由
·促进中国社会演变的几个因素
·“信访村”忧思录(之1)
·信访村忧思录(2)
·信访村忧思录(3)
·东海一枭的学生
·信访村忧思录(10之4)
·高智晟
·袁红兵与刘路
·评陈永苗《他们的心中没有人民》
·信访村忧思录10之5
·胡石根的朋友
·信访村忧思录十之六
·社会系统进化需要新的理念
·六四人的精神
·草原的哭泣
·脱光了多好!
·序言
·正气永存
·与余杰探讨说真话
·高智晟入狱的伟大意义
·明心药理
·小人物
·高智晟的悲剧诞生后
·对中国教育的几点反思
·评《关于陈光诚案的低调反思》
· 案中案
·信访话题漫谈
·高智晟与陈良宇
·政府善治与和谐社会
·从有限走向无限
·从圈地到圈水
·中国民间的真相运动
·记者的真假与矿主的黑白
·污染环境行为犯的是反人类罪
·飘过法律那片云(一)
·《物权法》之外
·告诉江苏领导一个好办法
·向六四人问好
·飘过法律那片云(之二)
·信访村忧思录之九
·信访村忧思录之九
·信访村忧思录10之10
·飘过法律那片云(3)
·“李和平事件”的一般性和特殊性
·飘过法律那片云之四
·纪念十九年和十九天
·飘过法律那片云之五
·飘过法律那片云之6
·中国社会的危机与重生
·对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的建议
·《08宪章》与饥渴
·民运的榜样——胡石根、李海、刘贤斌
·杨宽兴:陈明心先生的民主追求与愿望
·《08宪章》的希望
·折腾我的人民和我的人民币
·飘过法律那片云之7
·期盼神的公义
·林青:好人不易生存
·飘过法律那片云之8
·维权代表被刑拘,下岗职工被服务
·中国经济危机里民营企业家的最后希望
·飘过法律那片云之9
·山东好汉们,您们得了联合国毒打奖第一名
·二十年的脚步
·有朋友在远方(1)
·有朋友在远方(1)
·有朋友在远方(1)----记我的同案王天成
·有朋友在远方(1)
·维权与维稳
·如何降房价
· 权力的野性
· 权力的野性
·与何清涟讨论民间学温现象
·中国模式与城市化
·十万个忧愁之一
·贪官的辩护状
·滕彪的叫真
·力虹的灵魂
· 对下荒村林地纠纷案的独立调查与分析
·温家宝的无奈
·悼念司徒华先生
·心灵之谜(一)
·心灵之谜(二)
·胡鞍钢教授文章读后感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小人物

   

   我们小人物的生命如蚂蚁般轻微,不过上帝还是很公正,他赋予大人物很多被尊宠的权力,被荣耀的金钱,被艳羡的名位,同时也附加上权势跌落时的痛苦无奈,金钱消失后的悲惨不忍,名位丢失后的冷落寂寞等等风险压力,小人物世俗中不显尊贵,上帝却给小人物之间布撒了无尽的真情实意,使得物质相对匮乏的小人物世界里绵延着永恒的温暖人性。

   奶奶

   某年春天,我家满园子梨花盛开,奶奶慈祥的闭上眼睛永远睡着了,那一年我13岁,常常在夜深人静时坐在院子里望着天上的星星,心里问自己,哪颗闪亮的星星是奶奶慈爱的笑脸?

   小时候家里孩子多,父亲在远处教学,母亲一人忙着地里的农活和屋里屋外的家务,剩下我们四个孩子,奶奶怀里抱着妹妹,身后跟着弟弟和我,奶奶走到哪儿我们跟到哪儿,哥哥自己上学。

   奶奶每日虔诚念佛,隔几天一群蒙古族老太太便坐在一起,闭者双眼用蒙语念着佛经。

   据说我们未出生前奶奶曾节衣缩食一两年,攒出路费去几千里外的五台山为菩萨进贡烧香。

   我懂事后,记得两个残疾乞丐(一个盲人一个傻子)经常过来村里要饭,每到我家门口念起“竹板经”时(拜年话),奶奶赶紧迎进家里,让我们称盲人长者为爷爷,称傻汉子为叔叔,留他们吃一顿饭,走时在其布袋子里装上粮食和干粮。

   那年代家家粮食不够吃,尤其是我家里孩子多劳力少,村干部又时常刁难成份不好的家庭,耍耍克扣口粮等等淫威,我经常体验到空肚子的滋味,奶奶对乞丐的慷慨让我们不理解,两个乞丐每到别人家时,不是被恶狠狠地撵出来就是给点敷衍了事,而且很多孩子跟在他们后边嬉笑怒骂,称盲者为“刘瞎子”,称傻子为“二不愣登蹭”,极尽侮辱。奶奶哄我们说,盲人爷爷和傻子叔叔是咱家亲戚,你们孩子作为晚辈千万不可无理。

   后来我发现,陌生的乞丐上门来奶奶也是一升一升的给粮食。

   奶奶是旧社会里大户女儿出身,家务活不精,妈妈不在家时,我们只能吃奶奶做的夹生饭,奶奶是又内疚又无奈。

   奶奶不会说汉语,与汉族邻里有冲突时,往往是张着嘴一句话也接不上,只能回到屋里,数着串珠反复叨咕着一句佛语,也就后来是电视里济公那句口头禅。

   奶奶身体很好,80岁时得了一个小病,没钱上医院,小病变成大病,在炕上躺了半年就去世了。13岁的我开始沉默寡言,心里常常划出一个问号,人间为何如此不公平?

    父亲

   父亲是一个性格刚烈的人,文革高潮时,村里革命派将奶奶揪去批斗,乡里乡亲的头几天还讲点人性,奶奶未受多少皮肉之苦,但一次换了一个对父亲才智深怀嫉妒的造反派头头,将奶奶打的昏死过去给抬回家里。父亲连夜背着奶奶趟过初春冰水混流的老哈河,将奶奶送到山里亲戚家躲起来,父亲回家后彻夜未眠,将家里的菜刀和一把杀猪刀磨得锋利,第二天,从太阳出山到太阳落山,父亲手持双刀站在家门口,准备与造反派搏命。奇怪的是口口声声“打倒陈明心,我就当县长”的造反派头头再也未敢上我家门。

   父亲还自杀过一次,奶奶喜欢喝点酒,一段时间,家里拮据的没办法,奶奶好长时间没喝到酒,埋怨了父亲几句,父亲看着一家老老少少艰难的日子,可能是心里愧为男子汉,用绳子将自己吊在院子里那颗大杏树上,幸亏邻居看见解救下来,在屋子里父亲醒过来,趁人不注意时用菜刀向自己头上挥去…….。父亲额头上的伤疤至今还很清晰。

   父亲早年就读于内蒙古自治学院,受民族主义熏陶很深,后半生转向坚定的民主主义。

   89年父亲非常支持我们的大学生民主运动,92年父亲与我一同入狱。因北京胡石根反革命一案。

   父亲退休后致力于慈善事业。

    哥哥

   哥哥从走出校门分到草原地区工作,整整当了20多年乡政府公差,早些年他每每谈起综合执法队下乡向农民收费的情景,我与父亲对他们的做法很不以为然,认为基层干部做法太野蛮,有违天良。

   虽为一家人,政见却不同,我与父亲认为民主是社会文明之本。哥哥与弟弟认为百姓素质太低,没法搞民主。

   我在北京牢里时,除了在京上大学的妹妹外,哥哥从数千里外的内蒙古赶来看我,狱方是不让见面的,哥哥还是固执的每年往来数次,政见虽不同,亲情却难断。

   乡镇改革中,哥哥刚四十出头就退休回到老家村里。

   招商引资的大潮中,村民2000亩集体土地被领导底价“转让”开矿,老板大把大把的赚钱,官员们从中也肥了自己。

   分文未得的村民气不过,委托几个代表上访上告,一年下来,村代表们受尽磨难,走投无路。

   不知谁想起我哥这个村里的文化人,接着就一拨儿一拨儿来我哥家里哭诉,请求我哥帮他们讨公道。

   血脉相传,父亲刚直不阿的秉性,对哥哥还是有很深的影响。

   一来二去,哥哥就卷入到村民维权活动里去了,起诉败诉,举报上访,民告官难于上青天,权贵们多次奉劝哥哥,“吃官饭”就应该听“官管”。被矿主收买的当地黑恶狗仗人势,半夜三更偷走哥哥家的牛羊,还悄悄砸碎哥哥家的门窗玻璃。以此威胁哥哥退出穷苦百姓的维权活动。

   看哥哥没有回心转意的意思,权贵们利用手中权力断然将哥哥公职开除。

   后来村民拚死抗争,发生内蒙115群体性事件,腐败官员怕继续打压引火烧身,避让三舍。政府部门也抽身而退。

   失去后台的老板态度由趾高气扬转向低三下四,答应每年补偿村民200万。

   哥哥的公职一去不返,父亲对我说,你哥哥也算为民主做了点贡献。

   (待续)

   林青

   2006-1-27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