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悠悠南山下
[主页]->[大家]->[悠悠南山下]->[二、一個毫不乏味的大使任期]
悠悠南山下
·無意義的中越邊界戰爭 ﹖
·1979年中越邊界戰爭新資料
·從後勤觀點探討中共懲越戰爭失敗之原因
·1979年越中邊界戰爭﹐ 越南的教訓是甚麼 ?
·一個中國人對中越邊界戰爭的疑問/zt
·越方記述 : 越中邊界戰爭
·一場被遺忘的戰爭
·難以忘記的戰爭:紀念中越戰爭26週年
·反對中國侵略越南
·血染的風采很悲涼
·動蕩中的柬埔寨 --- 第三次印度支那衝突
·動蕩中的柬埔寨 --- 越南侵柬和中越戰爭
·動蕩中的柬埔寨 --- 幾點思索的問題
·第三次印度支那衝突大事記( 1975—1991 )
·1979年中越邊界戰爭圖片(一)
·1979年中越邊界戰爭圖片(二)
·卡特在中越戰爭前對鄧小平說了甚麼 ?
·历史的回放——79中越战争
·黎筍談中越關係:對這場戰爭我們並不吃驚
·麻栗坡墓碑前的半瓶水 -- 中越邊界戰爭的中國遺產
·中國軍隊撤出越南
·《鬼戰友》讀後感
·三千七百名越南士兵葬於中國領土 ?
·中越邊界戰爭卅二年後
·為何鄧小平要在1979年發動攻打越南 ?
·鄧小平關於中越邊界戰爭的講話
·基辛格新書述評1979年中越邊界戰爭
·德國紀錄片:中越邊界戰爭
· 關於1979年越中邊界戰爭
·澳洲記者皮佐柬、越紀錄片系列
·動蕩中的柬埔寨 --- 中國反圍堵的戰略
·被遺忘的戰爭
·1979年六名蘇聯軍官在峴港殉難
·1979年的“同盟”經驗教訓
·1979年越中邊界戰爭的外部因素
·從地緣政治背景審視中越邊界戰爭
· 誰忘記1979年越中邊界戰爭?
·越南民眾紀念越中邊界戰爭37週年(圖文)
·導向第三次印度支那戰爭之路
·從數字看1979年越中戰爭
·1974-78年越中邊界談判
·哪裡是1979年越中戰爭的原因?
·1979年對越戰爭:中國汲取甚麼的教訓?
·《芳華》:"荒誕歲月"裏"被忘掉的戰爭"
·在中國:蔑視惡俗的美學也是一種抗爭
【 第三次印度支那戰爭卅週年專輯 】
·柬埔寨人民仍未忘記
·有關波爾布特時代和柬埔寨戰爭的視頻紀錄片
·卅年前 --- 一個前軍人之自述
·越共为什么要攻打柬共\zt
·1979年前後 --- 一個越南華人的敘述
·從同志變為敵人
·應否避談卅年前那場戰爭嗎 ?
·北京拒絕提及卅年前攻打越南的戰爭
·學者評說中越邊界戰爭和卅年後
·卅年,一场大痛 --- 一篇中國人的網文\ZT
·回想1979年2月17日之夜
·1979年之戰,誰之責 ?
·一場牌局,四名玩家
·前越南軍官述評中越邊界戰爭
·對越戰爭卅周年隨想
·從新華社報道文章中看越中關係
·兩場戰爭之教訓
【 黃沙海戰四十週年、中越邊界戰爭卅五週年文章專輯 】
·1974黃沙海戰之虛與實
·CIA密切關注1974年之黃沙海戰
·越南紀念兩場與中國軍事衝突的事件嗎?
·為何中國在1974佔領黃沙群島?
·1979年越中邊界戰爭35週年和中國的默然
·1979年為何中國攻打越南?
·越中邊界戰爭中的鄧小平
·中國為“解救胡志明”遣兵越南
· 卅五年前的北方邊界戰爭(修改版)
· 越南評議1979年中國對越戰爭
·會晤邊界對方的人
·會見被驅趕離越的人
2.第二次印度支那衝突 ( 越南戰爭 1964 - 1975 )
·戰爭的反思
·對越戰與中越關係的反思
·越戰歷史的最後一幕
·卅年後越戰陰影仍籠罩美國政壇
·越戰終幕的內秘
·戰後民族和解﹐ 難於上青天 ﹖ --- 越戰的巨大損失
·越戰時期之中蘇爭鬥
·有關前南越總統阮文紹在越戰結束前後的問題
·為阮文紹運走黃金事件現身辯護
·越戰時期越共外交風雲
·越戰時期蘇越關係之轉變
·有關美國干涉越南事務的研究新書
·美國人對越戰問題至今仍有分歧
·美國人對越戰的新解釋 --- 波士頓越戰討論會
·甘迺迪曾為解決越南問題嘗試與蘇聯接触
·李光耀驚人之語﹕ “ 越戰對亞洲有利 ! ”
·越戰中鮮為人知的間諜
·一個完美無瑕的間諜
·亨利-基辛格的罪行 ( 一 )
·北越“並沒有對美國戰艦攻擊”
·一九七三年巴黎協議簽訂35週年
·越戰中的“秘密”蘇軍戰士
·1968年戊申新春順化戰役演變和後果
·美國在越戰中曾三次擬定使用原子彈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二、一個毫不乏味的大使任期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1982年10月﹐ 我被任命為駐泰國大使﹐ 乃是該時期外交方面上的一個尖角﹐ 因為泰國當時與中國極緊密地合作﹐ 豢養波爾布特毀滅種族集團來與越南作對。決不能說我在泰的使命是一份閒差。幾乎每個月都有在大使館門前叫喊反對越南 “ 侵略 ” 柬埔寨、 侵犯泰國領土的示威。這些活動常於每年旱季之時便極之活躍﹐ 與此同時,於柬泰邊境的軍事活動亦開始迸發。這些“ 示威人士 ” ﹐ 有的是 “ 三羅 ”( xám-lô, 註12 ) 人﹐ 有的是泰國民間組織人士﹐ 亦有的是居於泰東北地區反動的越南人。他們常集中處於艾惹勒大道 ( 註13 ) 我大使館附加的隆皮尼 ( Lumpini ) 公園裡獲派領 “ 示威費 ” 後才出發。
   
   

   泰國傳媒界該時似乎極為熱心留意觀看越南大使館所作出的反應﹐ 尤其是當泰外交部與越南大使館有發生不愉快事件之時。可以說從我與泰外交部官員們的 “ 交談 ” 氣氛亦反映出柬泰邊境戰事的進度。我不能忘記那個情景﹕ 在我持著禮貌但又堅定地拒絕接受兩封泰外交部的抗議照會後﹐ 阿提坎郎俄 ( Acthit Khamlangec ) 閣下先生在報界前頗為聲色俱厲的發言﹕ “ 不再需要越南大使在泰國了。” 泰國那封83年4月17日的抗議信 : 反對越南軍隊擊落泰國L19型偵察機﹐使一名駕駛員遭喪命﹐ 之後還擊毀泰國一架軍事直昇飛機。
   
   
   至於另一封84年5月1日的抗議照會﹐ 它反對越南軍隊 “ 炮擊入泰國領土 ” --- 屬於蘇林 ( Surin ) 省地區﹐ 令到村民中一人死亡﹐ 數人受傷。阿提坎郎俄軍官憤怒的公佈此消息。泰國一些報章就為此附和﹐ 其中有英文日報 « 每日新聞 » ( 註14 )。它發表一篇社論就如此的寫道﹕ “ ( 泰國 ) 政府必須要求越南即刻替換那位拒絕接受泰國抗議信的越南駐曼谷大使。” 那事發生於1984 - 1985年的旱季初﹐ 正當越南志願軍攻擊直搗 “ 聖地 ” 地區以及完全毀滅了處於柬泰邊境與深入泰國邊界的反動的高棉三個派別組織的根據地,亦是在那個時期發生了中國邊境軍隊炮擊或襲擊我國北方幾個邊界省份﹐ 他們的行動是為挽救處於我國西邊波爾布特毀滅種族集團的危機。
   
   
   通過泰國報刊﹐ 我亦曾有機會向泰國人民說明清楚柬埔寨問題的事實真相。以下是1984年4月15日 « 克勒臘報 » ( 註15 ) 對我的採訪﹕
   
   
   問﹕ 您是否同意如此的說法: 柬埔寨戰爭是蘇聯、越南為一方﹐ 中國、赤柬為一方的衝突﹐ 而東盟或其他的只是擔任次要的角色 ? 若此說是對的話﹐ 您有何意見對於阿當馬力 ( Adam Malik ) 先生建議蘇、越、中三國坐下談判來解決柬埔寨問題 ?
   
   
   答﹕ 現今所謂柬埔寨問題的事實是中國利用其最得力的、最殘暴的工具來破壞與威脅印支地區的安全﹐ 首先是柬埔寨的安全。
   
   
   若把它視為柬埔寨戰爭是蘇、越為一方﹐ 中、(赤)柬為一方的衝突﹐ 那就是跌入了中國的圈套﹐ 是個危險的錯誤。正因為如此﹐ ( 我們 ) 看不到中國的擴張主義與霸權主義在本地區對各國形成的安全威脅﹐ 蘇聯從來都只是幫助印度支那人民保衛獨立以及和平建設自己的國家﹐ 沒有威脅任何人。因此﹐ 阿當馬力先生的建議在此就免提了。
   
   
   問﹕ 柬埔寨戰爭被拖長將會影響到越南與東盟的經濟發展﹐ 不知道哪一方可承受更久的呢 ?
   
   
   答﹕ 我認為不該如此的提出問題﹐ 因為那就會中了北京的詭計。在古今的國際政治中,他們最如意的手法乃是 “ 坐山觀虎鬥 ”。我們的國家不如他們的大﹐ 因此我們要比他們聰明些﹐ 至少不要上他們的當。東南亞各國人民的利益不允許我們目前敵對的情況拖長﹐ 而讓其他國家坐享其利。
   
   在阮基石外長三月剛訪印度尼西亞之行中﹐ 越、印一致認為﹐ 讓目前情況繼續下去會有害於本地區各國自己所努力的經濟發展﹐ 改善人民生活。雙方認識到解決了這個問題將有利於東南亞地區所有各國﹐ 否則﹐ 只可令到第三者獲利。
   
   
   問﹕ 不知您是否可以肯定﹐ 目前來說﹐ 越南軍隊將會不越過泰國邊界呢 ?
   
   
   答﹕ 在此方面﹐ 我們可以絕對保證我們不會侵犯泰國領土。
   
   
   問﹕ 可是﹐ 泰國政府與軍方已經明確指出那些是曾經發生的事。一些外國記者亦曾有此報導。
   
   
   答﹕ 我再次闡明﹐ 在剛發生追擊赤柬的事﹐ 他們曾進入泰國領土。儘管泰方為他們製造條件進入泰國領土﹐ 我們的軍隊已在邊界處停下來﹐ 並沒有入侵泰國領土。對於報導說有到越南戰俘被捕﹐ 留下越南兵士的屍體與坦克在泰國領土上等等完全是捏造的事。
   
   
   問﹕ 是最高司令兼陸軍司令 ( 阿提坎郎俄 ) 閣下曾提供此消息。
   
   
   答﹕ 正是承認泰國軍隊曾使用A37型飛機炸毀了赤柬的武器庫﹐ 還未清楚這個軍庫是在泰或在柬的領土上。正當戰事在邊境進行時﹐ 泰國軍隊並不讓外國記者前往該地區。許多外國記者對此說不公平﹐ 本抱怨說泰國軍隊發出混亂的訊息﹐ 今日如此說﹐ 明日又改變了﹐ 發出不一致的訊息。例如﹐ 先前說曾有四十名越南士兵﹐ 之後又說是四十一人﹐ 後來又說只有六人是越南人﹐ 其餘的都是高棉人。
   
   
   問﹕ 不知越南為早日停止戰爭有如何的辦法呢 ?
   
   
   答﹕ 我個人認為﹐ 若戰事愈早結束則對各方愈有利。首先我們仍然希望保持我們的關係﹐ 希望泰柬邊境是安全穩定以及希望越泰早日出現友好的關係。我們不希望戰爭延長﹐ 但亦不怕戰爭被拖長。
   
   
   問﹕ 目前不安全的問題是越南軍隊已是逼近泰國邊界。若站在泰國的位置上﹐ 越南都不會感到安全若出現一隊外國軍隊處於邊界地區。此是目前泰國正要考慮的問題。
   
   
   答﹕ 若您們密切關注問題的話﹐ 那麼您們將會看到那不是甚麼新鮮的事情。我們曾多次提出建議﹕從1980年起﹐ 我們提出建議為了這個地區的安全﹐ 設立一個沿柬泰邊界的安全區﹐ 以免泰國不再擔懮越南軍隊在柬埔寨的出現。越南軍隊在柬埔寨的任務只是為消滅波爾布特力量。我們曾多次宣佈越南軍隊將會撤退, 當中國的威脅消退後。
   
   
   
   在發表此被訪文章時﹐ 編輯曾隨己意把我說及泰國軍隊協助波爾布特並侵入柬埔寨領土那字句刪去。
   
   
   
   在越南正繼續陷入柬埔寨之時﹐ 美、蘇、中三大國的三角戰略關係又有所調整其戰略﹐ 集中發展經濟﹐ 進入和緩的趨勢。但它們一邊爭鬥又一邊拉攏一方﹐ 以便達到互相壓制另一方。柬埔寨問題開始被涉入三大國中各一、雙方的各次會談裡去。就是在中蘇雙方關係正常化會談的一開始﹐ 1982年10月在北京舉行﹐ 中國便提出中蘇關係正常化的 “ 阻礙 ” 是中蘇邊界衝突、 柬埔寨問題、 阿富汗問題和要求蘇聯在柬埔寨問題上執行五點原則﹕
   
   1﹐ 蘇聯停止支持越南侵略柬埔寨。
   
   2﹐ 越南宣佈完全撤軍出柬埔寨。中蘇關係正常化的談判只展開當越南軍隊一旦開始撤軍。
   
   3﹐ 中國自有一套辦法改善與蘇的關係。
   
   4﹐ 成立包括柬埔寨各派在內的柬埔寨聯合政府。( 此即是使毀滅種族的波爾布特集團合法化 )。
   
   5﹐ 達成國際上承認一個獨立與不結盟的柬埔寨。
   
   
   1983年3月1日﹐ 中國公開發表上述五點原則。其實﹐ 中國在當時提出的關於解決柬埔寨問題的五點主要只是向蘇聯作談判上討價還價的條件﹐ 以及對美國與東盟作出的壓力而已﹐ 根本它不願意去解決問題﹐ 因為他們認為令到越南陷入柬埔寨愈久愈好﹐ 對中國就愈有利。在我任駐泰大使的時段﹐ 中國駐泰大使為張德維 ( Trương Đức Duy。此人後為駐越大使,譯者注 )﹐ 參贊為張清 ( Trương Thanh )。此兩人我在日後越中兩國關係正常化談判桌上又遇上。在曼谷任大使期間使我更明白瞭解到中國在東南亞以及對柬埔寨問題素有的意圖。
   
   
   華僑問題亦是中國想利用來爭取它在東南亞獲得政治與經濟利益的一個特徵。正如其他東南亞國家一樣﹐ 在泰華人人數較多﹐ 並在當地經濟中佔一重要地位。在 ( 其他國家 ) 許多地方的華人社區與當地人分開﹐ 可是在泰華人與當地人融合一起,極難可分辯出誰是華裔泰人或原住民﹐ 尤其是中層階級以上的人﹐ 亦包括皇家內的人。
   
   
   與此同時﹐ 越南人在泰國卻被受到另一種的對待﹐ 他們的命運較為艱苦。我們稱其為泰國越僑﹐ 但泰國政府只視其為越南共產黨國家的 “ 非法難民 ” ﹐ 不是外僑﹐ 他們沒有 “ 淌道” ( tàng đạo ) --- 外僑身份證﹐ 亦不可加入泰籍。因此幾十萬越南人在泰生活已幾十年了仍被 “ 管制 ” 於泰國的東北地區。若新年或國慶日,他們想要離開居住地去曼谷的 ( 越南 ) 大使館,就要向泰國當地政權申請。此外﹐ 越南大使館人員亦不可自我前往東北各省探望其僑胞。在我前任大使黃保山 ( Hoàng Bảo Sơn ) 曾在離任前向泰外交部申請前往東北地區向僑胞們辭別﹐ 但外交部的回答是﹕ 不保證路上之安全。為與僑胞見面﹐ 越過他們的阻攔﹐ 在不先前向泰外交部通知﹐ 但有知會省越僑委員會的情況下,我曾於1985年6月中旬與領事部幾位兄弟乘搭內陸航機前往泰國東北地區眾多越僑居住的烏奔-他尼 ( Ubon Thani ) 省份。
   
   
   
   烏奔以及附近地區的僑胞熱烈歡迎并舉行集會﹐ 顯現了他們對祖國家鄉的熱愛與情懷。但當地省政權與公安人員亦跟蹤我們的行程。在我抵達酒店後﹐ 他們便來責問我﹕ “ 為何大使先生不通知外交部 ? 您到來烏奔有何事 ? ” 早已意料到他們將提出的此問題﹐ 我坦然答道﹕ “ 我接收到一個親人的女兒出嫁婚禮請帖太遲﹐ 忙於出發, 而且此屬家中私事﹐ 我不想打擾您們。” 開始在一問一答的過程中﹐ 氣氛較為緊張﹐ 但事情結束頗為順利。最終他們只要求我,若要出訪任何地方﹐ 讓他們的兩輛摩托車開路以及一輛公安車在後作保護。在翌日婚禮變為一場戶外盛大的集會﹐ 佔了整條大街的位置﹔ 眾多僑胞亦來參與。此是我在泰國一件難以忘懷的事。
   
   
   1986年10月剛好是我在泰任職滿四年﹐ 大使任期完結﹐ 我離開曼谷返回河內。回國後不久﹐ 受寮國外交部邀請﹐ 我被指派為顧問﹐ 去協助寮國朋友將與中國在1986年底展開的會談。在1986年的十、十一和十二月份中我去了萬象三次﹐ 與寮國朋友交換有關政治方面的意見﹐ 準備會談內容與計劃。中國對寮外交部的提議作出較快的回應﹐ 即1986年8月印支三國外長第十三次會議公佈中的提議﹔ 與此同時﹐ 中國仍然拒絕展開與越南關係正常化的談判。中國如此做﹐ 是為了挑撥離間印支三國的關係﹐ 只想與寮國實施關係正常化﹐ 改善與蘇聯東歐的關係以便在柬埔寨問題上向我們施壓。故此﹐ 在談判中﹐ 中國意欲引導寮國談具體的雙方的問題。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