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悠悠南山下
[主页]->[大家]->[悠悠南山下]->[胡志明的妻妾情人們]
悠悠南山下
< 紀念越戰結束四十週年文章 >
·四月三十日的代價
·四十年後的越南還存有幾分共產?
·“不要幻想美國保護”
·也許你不知道的越戰(資料)
·為何美國在越南失敗?
·美國最新越戰紀錄片:《在越南最後的日子》
·前南越總統阮文紹訪談錄:和平的墓地
·美國在越戰如何戰敗?
3.第一次印度支那衝突 ( 法越戰爭 1945 - 1954 )
·中國與奠邊府戰役 --- 武元甲回憶錄中的記載
·中國軍事顧問在奠邊府 ( 1950—1953 )
·引向日內瓦之路
·日內瓦會議之演變
·印度支那戰爭大事記 ( 1946 – 1954 )
·美國對印度支那戰爭之態度
·美國試圖在印度支那移植“朝鮮模式”
·奠邊府戰役以及其他視頻選輯
·讀《1946年之越南:戰爭是如何開始的》
·關於《中國援越抗法軍事顧問團史實》所引起的爭議
·越南軍隊自從奠邊府後之轉變
·美國在奠邊府戰役中做了甚麼?
·奠邊府戰役中的德國士兵
· 1954年日內瓦協議的歷史教訓
·日內瓦會議留下什麼教訓?
【 越南縱橫 】
1.越共政務人物探討
·山姆大叔與胡伯伯初次“擁抱”
·前越南共產黨領袖呼籲民族和解
·對越共歷屆黨大會回顧與評述
·評析越共黨第十次大會前後越南的情況
·“ 共產黨視甚麼亦是反動的 ”
·越共十屆黨大會政治報告作了甚麼改變 ?
·一黨專制下越南國會的活動
·重探究前越共總書記黎筍的歷史角色與影響
·胡志明的妻妾情人們
·越共推出 “ 親民, 民主對話 ” 新招
·北越土改運動图片
·五十年前北越土改革命運動
·關於胡志明在廣州被捕之事
·胡志明曾欲娶廣东姑娘為妻
·越南的斯大林派和托派
·《胡志明:消失的歲月》作者訪錄記
·越共“路線的改變比人事的變動更重要”
·前越共總書記私宅“曝光”(圖輯)
·越共召開六中全會外界關注高層內鬥
·越共第六次中央會議進入高潮
·“不許中國干涉黨內的事務”
·黃文歡和1979年後越共之清黨
·也談黃文歡事件以及“後事”
· 越共面臨體制危機
·武元甲---越南獨立的英雄(圖)
·武元甲:鮮為人知的往事
·武元甲對越南的意義何在?
·我所認識的武元甲將軍
·武元甲將軍---反對戰爭的人
·越南多名老黨員致黨中央公開信(全文)
·越南退休將領要求公布中越成都會議細節
·廿名前越南軍官致國家和政府領導人建議信(全文)
·河內舉辦“土改”展覽但遭暫關閉(圖)
·越南土地改革回顧
·從“反黨修正主義集團案”至攻打南方
·越共黨代表大會推延皆因仍分歧?
·越南國會間接確認“接受獨立工會”?
·越共民族政策歷史:革命歷程中之民族性問題
·歷史的真相何在:《獄中日記》?
·意識形態在越南共產革命運動中所扮演的角色
2.時事動態與析評
·越南 --- 亞洲的小龍在飛騰
·越南立國六十年後的經濟
·越南經濟發展的存在問題
·“ 雅加達郵報 ” 社論﹕ 越南六十年來
·越南著名民運人士黃明政在美發表政見
·越南國內民運人士黃明政於哈佛大學的演詞
·越南民主道路新突破
·廿年越南經濟改革的原因與回顧
·越南民主漫長路 --- 一個政異人士的見解
·對越南經濟的評估和建議
·越南特赦近千犯人
·越南 --- 一顆冉昇之星!
·越南共產黨內保守派佔上風
·越南政治正走入嚴冬
·越南允许公民持双重国籍 \zt
·河內的選擇
·為殺雞儆猴,越南打擊異見人士
·越南躍昇為2009年俄國武器的最大買家
·越南國會對建造高鐵投反對票的背後
·越南異見人士呼籲政治改革/美越首次國防副部長級合作對話
·越南需要新的發展模式
·越南總理之座岌岌可危?
·越南是否像緬甸那樣實行改革嗎?
· 越南外交人員的新面孔但實力不足
·應否依靠美國來救黨嗎?
·為適應變化,黨需要依靠民眾
·围绕国家项目 言论缺失的越南
·越南人和民主
·越南博客寫手挑戰一黨專政
·民主、和解、解放
·為何越南經濟難以“脫中”?
·2014年越南大事回顧
·越南第二次改革?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胡志明的妻妾情人們


   人活於世上﹐ 不管是生活在甚麼時代﹐ 男女成長後﹐ 娶妻或是婚嫁, 人之七情六欲﹐ 乃常情也。可是﹐ 在共產黨以政治目的與宣傳下﹐ 他們往往把共產黨領袖捧為 “ 神靈 ” ﹐ 不食人間煙火。他們的做法﹐ 唯一的企圖是推行愚民教育﹐ 使民眾對領袖和黨一生愚忠獻身。越南共產黨的歷史教科書至今仍然把胡志明高聲讚頌為 “ 一生為國為民﹐ 為革命勞碌﹐ 沒有時間談論婚娶﹐ 沒妻亦沒兒女 ”的偉大領袖。 其實﹐ 這十多年來﹐ 經過多位國際或越南的歷史研究者對胡志明重新展開的探索﹐ 打破越共這個 “ 神話 ”﹐ 把胡志明婚姻狀況如實的還原給歷史 。究竟胡志明的一生在外國革命活動時期以及日後在越南當上國家主席後曾有過多少位紅顏知己呢 ? 據所獲得的資料顯示﹐ 胡志明曾經不但先後有過四位妻妾﹐ 還有幾位情人呢。
   
   

一、 元配夫人 ---- 中國女子曾雪明

   
   1924年10月﹐ 胡志明取名為李瑞 ( Ly Thụy ), 授命於共產國際﹐ 在蘇聯的遠東港口海參威上船前往中國廣州。李瑞約在11月份抵穗﹐ 喬裝為中國公民﹐ 為當時與孫中山合作的共產國際蘇俄顧問包羅廷 ( Borodine ) 作翻譯。那時期乃是國共合作的階段。
   
   在廣州期間﹐ 李瑞身為第三共產國際東方部的委員﹐ 除了參與政治活動外﹐ 曾認識一位名叫曾雪明 ( 1905年-1991年 ) 的中國共產主義青年團女團員。相識後日久生情﹐ 兩人終於在1926年10月18日在廣州太平洋酒樓舉行婚禮。出席婚宴的有周恩來夫人鄧穎超、包羅廷、蔡暢等人。後來因國共1927年4月12日發生衝突﹐ 李瑞與愛妻分手﹐ 匆忙逃離廣州,北上武昌﹐ 後往上海搭船再去海參威﹐ 約在1927年的6月中旬抵達莫斯科。
   
   
   
胡志明的妻妾情人們

   圖一、 年青時期的曾雪明。 來源﹕viet.com.cn
   
   
胡志明的妻妾情人們

   圖二、 久候夫婿的曾雪明 [ 牆上仍掛著胡志明的圖像 ]。 來源﹕viet.com.cn
   
   
   1927年底﹐ 第三共產國際派遣李瑞前往西歐活動﹐ 後抵意大利。李瑞在意大利登船前往暹羅 ( 即泰國 ) 。1928年8月初李抵暹羅。不久李瑞從暹羅寄予廣州的妻子一封中文信。可是﹐ 該信在1928年8月14日落人印度支那當局法國密探的手中﹐ 故此﹐ 該信從未到達收信人的手裡。
   
   
   
胡志明的妻妾情人們

   圖三、 李瑞寫給妻子曾雪明的信函。資料來源﹕ 法國學者但耀艾梅利 [ Daniel Hémery ] 撰﹕ « 胡志明﹐ 從印度支那到越南 » [ Hồ Chí Minh, d’Indochine au Vietnam ]
   
   
   1950年5月﹐ 曾雪明從中國《 人民日報 》上獲知與她分離二十多載的越南民主共和國主席胡志明就是她日思夜念的丈夫李瑞﹐ 喜出望外﹐ 曾雪明多次寄信北京的越南大使黃文歡 ( Hoàng Văn Hoan )﹐ 但從未收到任何回復。1954年後﹐ 曾雪明亦提出申請前往河內與胡志明會面﹐ 但亦遭到中國當局拒絕。
   
   
   河內當局一直都否認胡志明與曾雪明的關係﹐ 他們的解釋﹕ 胡以情信的方式通訊是為避開在廣州外國密探的注意。但從信內的造詞意思所看﹐ 無疑它是一封情濃意深的信﹐ 豈只是一封簡單的革命同志之間聯絡之信件呢!
   
   

二、 革命同志身份的妻子 ---- 阮氏明開

   
   
   
胡志明的妻妾情人們

   圖四、 阮氏明開 [ 1910年 – 1941年 ],印度支那共產黨早期黨員之一。 圖片來源﹕« 胡志明的一生 » [ Ho Chi Minh, A life, William J. Duiker ]
   
   
   阮氏明開 ( Nguyễn Thị Minh Khai ) ﹐ 原名為阮氏灣 ( Nguyễn Thị Vịnh ) 生於1910年義安 ( Nghệ An ) 省的榮市 ( Vinh ﹐ 與胡志明同為義安省人 )。其妹阮氏光泰 ( Nguyễn Thị Quang Thái ) 則是武元甲 ( Võ Nguyên Giáp ) 的元配夫人。阮氏明開小時入讀法南小學 ( 即教授法、越雙語的學校 )。1928年﹐ 明開參與新越革命黨 ( Tan Việt Cách Mạng Đảng )﹐ 後轉為印度支那共產黨黨員﹐ 約在1930年前往香港參與革命活動。
   
   
   在香港期間﹐ 阮氏明開每天早上都在第三共產國際支部的會所內由李瑞親自指導學習政治﹐ 從而李阮兩人墮入愛河。1931年4月﹐ 阮氏明開被香港當局逮捕﹐ 翌年初釋放。與此期間﹐ 李瑞亦於1931年6月6日在香港九龍半島被拘捕﹐ 於1933年初被驅逐出境。李瑞取路經廣州、上海﹐ 再搭船經海參威﹐ 同年抵達莫斯科。
   
   1935年7月25日﹐ 共產國際大會於莫斯科舉行。出席會議的印度支那共產黨代表團由黎鴻峰 ( Lê Hồng Phong ) 率領﹐ 團員包括阮愛國 ( Nguyễn ái Quốc ﹐ 胡志明在蘇聯活動時取用之名字 ) ﹐ 高邦 ( Kao Bang )﹐ 阮氏明開以及兩名來自南圻 ( 越南南部 ) 與寮國的代表。
   
   到莫斯科之後﹐ 阮氏明開在其登記的證件履歷上填寫系已婚者﹐ 並在該字後面加上括號﹐ 丈夫名字叫 “ 林 ” ( Lin ) 。“ 林 ” 亦是阮愛國當時的別稱。據某資料顯示﹐ 在幹部居留的集體宿舍用物登記表所填寫的林與阮氏明開是夫婦倆人﹐ 意思就是兩人曾共同生活﹐ 共處一室﹐ 同睡一床﹐ 共用物品……。
   
   據當年共產國際組織內的一位工作人員 ---- 俄羅斯人維拉-華斯麗艾娃 ( Vera Vasilieva ) 的女兒對美國歷史學者 蘇菲-健-澤德 ( Sophie Quinn Judge ) 的敘述﹐ 在當年大會舉行期間﹐ 林先生常與一位叫潘蘭 ( Phan Lan ) 的越南女人同到她家裡。“ 潘蘭 ” 是阮氏明開在莫斯科活動時期的別名。
   
   共產國際大會後﹐ 阮氏明開留下在莫斯科東方勞動大學學習直至1937年2月。同一時期﹐ 阮愛國亦在蘇聯與阮氏明開同校學習。1938年﹐ 阮氏明開經法國返回越南西貢。兩年後阮氏明開遭法國殖民當局拘捕﹐ 並於1941年被處決。按照越南共產黨的資料﹐ 阮氏明開是黎鴻峰之妻﹐ 於1939年生下一名女兒。據外國資料顯示﹐ 阮氏明開在成為黎鴻峰的妻子之前﹐ 她一直是阮愛國﹐ 即胡志明的夫人。
   
   
   
胡志明的妻妾情人們

   圖五、 阮愛國在蘇聯 [ 1923年 ]
   
   
   曾是越南《 人民軍隊報 》記者與主編的裴信 ( Bui Tín ) 先生認為﹐ 胡志明的 “ 明 ” 字可能出自他所懷念阮氏明開的名字﹐ 但亦有人認為可能來自曾雪明的明字 ?
   
   胡志明亦曾取過一洋名叫“ Lucius ”。“ Lucius ”為拉丁文的男性名字﹐ “ Lucia ”為女性名字。兩字皆源自 “ Lux ” ﹐ 意為光輝、光明。日後阮愛國所取名為胡光或胡志明 ﹐可能也源出於此。
   
   此外﹐ 胡志明曾在一本題為 « 邊走邊說 » ( Vừa Đi Đường Vừa Kể Chuyện ) 的自傳,作者名為“ T. Lan ”﹐ “ Lan ”是蘭﹐ “ T ”在越文拉丁字母是 “ Thương ” 的縮寫﹐ “ Thương ” 即是愛或相愛之意。質言之﹐ “ T. Lan ”便是愛蘭。據裴信先生所說﹐ 此名字可能是來自阮氏明開在莫斯科時所採用的潘蘭 ( Phan Lan ) 名字。
   
   

三、 杜氏絡是誰 ?

   
   莫斯科共產國際大會後﹐ 1935年7月25日黎鴻峰受共產國際指示﹐ 返越活動。而阮愛國則留下在莫斯科,直至1939年才被派遣往中國﹐ 那時他取名為胡光 ( Hồ Quang )﹐ 直接參與 “ 調控 ” 印度支那共產黨在海外的活動。
   
   
   1940年﹐ 黎鴻峰在中部城市潘徹 ( Phan Thiết ) 被法國當局逮捕,後帶到極南端的崑崙島 ( Côn Đảo ) 監禁。1942年他死於島上。在中國華南期間﹐ 阮愛國開始使用胡志明這個名字﹐ 身份是中國共產黨某報紙的記者。
   
   
   
胡志明的妻妾情人們

   圖六、 黎鴻峰 [ Lê Hồng Phong﹐1902年-1942年 ], 1935年至1936年任印度支那共產黨總書記。圖片來源﹕ wikimedia.org
   
   
   1941年初﹐ 胡志明返回越南﹐ 在靠近中越邊界的省份高平 ( Cao Bằng ) 河廣 ( Hà Quảng ) 縣山區,一個叫北坡 ( Pắc Bó ) 的地方建立根據地。胡志明在那裡召集黨員訓練﹐ 發展各基層組織﹐ 並於1941年5月召開越共第八次中央會議﹐ 他把長征 ( Trường Chinh ﹐ 原名為鄧春區﹐ Đặng Xuan Khu ) 提拔為黨總書記。之後﹐ 胡再次進入中國地區繼續活動﹐ 擊破各個在華的非共產的越南革命組織﹐ 同時他在華南尋求中國的援助。1942年8月﹐ 胡志明在廣西德保縣被國民黨政府拘捕至1943年的9月。
   
   出獄後﹐ 胡志明獲得廣西柳州的張奎發將軍﹐ 蕭文將軍的信任與讚嘗。那年代,適逢國共第二次合作﹐ 共同抗日的時期﹐ 故此﹐ 按照國共合作的方式﹐ 蕭文向各個在華南的越南革命組織施壓﹐ 要他們組合為一。儘管受到越南國民黨 ( Việt Nam Quốc Dan Đảng ) 與越南革命同盟會 ( Việt Nam Cách Mạng Đồng Minh Hội ﹐ 即越革﹐ 請不要與越南共產黨的“ 越盟 ” 組織混淆 ) 的極力反對﹐ 1944年3月28日﹐ 蕭文在柳州召開了各越南政治組織的代表大會。會上非共產黨派與共黨黨派的各代表展開激烈的舌戰﹐ 但最後亦選出一個包括七名正式委員、一名後補委員 ( 胡志明擔任 ) 及三位監察委員組成的中央委員會。
   
   在以後補委員的名義下﹐ 胡志明極之精巧地掩飾其真實的身份﹐ 並獲得各方萬二分的信任。在中國將軍的讚許下﹐ 胡志明帶領18名剛在柳州完滿結束軍事訓練的幹部 ﹐以及中國給予的7萬6千關金劵、 宣傳物品、 軍事地圖及藥物等返越。中國沒給予胡志明任何的武器援助。時間為1944年的年底﹐ 胡志明返回到北坡根據地。
   
   
   跟隨胡志明返越的18人中,有一位名叫杜氏絡 ( Đỗ Thị Lạc ) 的姑娘﹐ 人稱她為 “ 順姐 ” ( chị Thuần )。杜氏絡的身世不詳﹐ 人們只知道她是在1942年國民黨將軍張奎發在廣西柳州開辦政治軍事訓練的電訊班學員。
   
   返回高平的北坡後﹐ 杜氏絡與胡志明共同生活了一段時間﹐ 在附近的奎楠 ( Khuổi Nậm ) 地區專責管理民眾的衛生與照顧兒童的事務。越南歷史學家陳仲金 ( Trần Trọng Kim ) 在其撰寫的« 一陣風塵 » 書中提及杜氏絡曾為胡志明生下一名女兒。由於戰事所需﹐ 胡志明離開北坡﹐ 於1945年初再次進入中國﹐ 與美國戰略服務處O.S.S. ( Office of Strategic Services ﹐ 即美國中央情報局的前身 ) 聯絡。胡志明當時亦取洋名為Lucius ﹐ 時為1945年的3月。 至5月﹐ 胡志明返越﹐ 在奎楠停留,並與杜氏絡相處一段短時間後﹐ 出征至宣光 ( Tuyên Quang ) 省的新潮 ( Tan Trào )。從此﹐ 胡志明投身入歷史的浪潮中﹐ 不再與杜氏絡會合。一段男女姻緣就此終結。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