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刘逸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刘逸明文集]->[刘志祥坐穿牢底,刘志军寝食难安]
刘逸明文集
·离婚是宋丹丹为难以摆脱的宿命
·富豪征婚广告照出了“剩女”父母的拜金嘴脸
·男子因写嫖娼日记被抓冤不冤?
·张凯律师遇袭再现维权律师的危险处境
·方滨兴是封网“功臣”更是历史罪人
·宋山木被判强奸罪为何不服气?
·官员安排儿子担任公职还能算新闻吗?
·还有多少地方在搞激情艳舞表演?
·县委书记熊抱央视女主持只因风流成性?
·中国女子为何要到马来西亚去卖淫?
·漫话古今文字狱
·“书中自有颜如玉”该不该删除?
·外交部女发言人为什么能比男人更强硬?
·强奸犯宋山木上诉的真实原因
·关于方舟子造谣污蔑刘逸明的声明
·钱云会之死为其他维权人士敲响了警钟
·贪官妻儿大义灭亲背后的潜规则
·儿子未出来,母亲便进去,天理何在?
·为狗下跪,穷人难道连狗都不如?
·央视春晚的敲钟时间怎能一错再错?
·钱云会案真相大白还需要多久?
·女子为参加考试两次下跪是谁的悲哀?
·公安局微博为何只关注美女苍井空?
·男官员与女干部宾馆幽会能是正常关系吗?
·年轻夫妇抱儿女顶雪卖黄碟打动了谁?
·方舟子有选择性的打假令人悲哀
·春运期间为何总是一票难求?
·温家宝接见访民,又是一场“亲民秀”?
·该不该取缔丑闻、奇闻频出的彩票行业?
·“敲诈政府”罪何时可以休矣?
·还有多少贪官准备外逃?
·质问央行,烧毁假钞违了哪条法?
·把精液当“药引子”的教授是个强奸惯犯
·刘志军和新《红楼梦》中哪个女演员有染?
·刘永好给记者发红包羞辱了谁?
·有多少“剩女”值得我们同情?
·官员嫖娼那么容易被发现吗?
·“富二代”飙车撞上大树致死是死得其所
·日本地震,中国抢盐,皇帝不急太监急?
·肖传国获释,方舟子为何不敢上街?
·日本地震后中国人丑态百出,最该拷问的是体制
·冷血县委书记是怎样炼成的?
·不容思想偏激,北大将变成“阉大”?
·大贪官许迈永的明星情妇到底是谁?
·长影暴力拆迁事件背后的官权魅影
·北师大教授董藩在鼓励学生干什么?
·政协委员被情妇杀死是悲剧还是喜剧?
·深圳驱赶“治安高危人员”是在倒行逆施
·朱镕基不在其位可谋其政
·维权律师失踪,谁来帮他们维权?
·许迈永被判死刑,他的99位情妇在哪里?
·艺术家被劳教是中国法制的悲哀
·新华社记者遭围堵再现中国人权状况之恶
·香港17万公务员仅20余人配车让谁脸红?
·我们该到哪里去找水?
·美女大学生抢烟,真能断掉男人的烟瘾?
·重刑之下,还有无勇夫?
·中国的高考是选拔人才还是选拔奴才?
·卫生部建媒体记者黑名单是不务正业
·官员为何可以“腾云驾雾”?
·红歌真的那么好听吗?
·红十字会怎样做才不至于沦为黑十字会?
·宋祖英的香肩为何碰不得?
·“凉民证”与民族情感何干?
·中国的网站数量为何突然大量减少?
·冒牌的“中央办公厅秘书”为何能骗得巨款?
·毒物逼迁彰显中国房地产开发商人性缺失
·为文学而生,为自由而战
·访民们被关“黑监狱”的噩梦为何挥之不去?
·中国女人为何大不起来?
·拆迁悲剧是社会悲剧更是政治体制悲剧
·天涯何处是家园?
·为何只向企业员工征收“月饼税”?
·用说真话来壮大公民力量
·《刑诉法》修正案(草案)意欲何为?
·上海静安大火的4000多万善款被谁吞了?
·汪精卫和陈璧君的生死之恋
·李双江之子再度点燃国人仇富、仇官怒火
·“十省防逃追逃”又一村
·有毒食品泛滥下的“幸福”中国
·朱镕基通过港报“找骂”让谁蒙羞?
·温家宝再吁政改,是干雷还是甘雨?
·女通缉犯改名为何顺利通过?
·《快乐女声》让谁不快乐?
·天宫一号飞天彰显中国崛起?
·李鹏“现身”黑龙江大学校庆背后的玄机
·“五毛蛋”让温家宝“影帝”桂冠失色
·且慢对“信访网络快车”叫好
·中共高调纪念辛亥革命百年意欲何为?
·诺贝尔和平奖何时再花落中国?
·历史必将为赵紫阳“正名”
·《北京日报》痴人说梦与汪洋其言难副
·卡扎菲之死触动了中国的哪根神经?
·维权人士将成“恐怖分子”?
·中国官员为何患上了权力癫狂症?
·派出所所长为何成了酷刑逼供受害者?
·陈光诚的遭遇与温家宝的沉默
·温家宝南开中学讲话与政改无关
·中国还有多少比杨武更勇敢的男人?
·维权时代的巾帼英雄
·温家宝错把《纪念碑》当《自由颂》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刘志祥坐穿牢底,刘志军寝食难安

   据新华网4月30日报道,现任铁道部部长刘志军的弟弟刘志祥在当天被湖北省宜昌市中级人民法院以故意伤害罪、贪污罪、受贿罪、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数罪并罚,判处死缓,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财产人民币100万元。久拖不结的刘志祥案终于在舆论以及中共高层的压力下尘埃落定,判决结果虽然算是严重,但刘志祥这种有恃无恐,罪恶滔天的人能够在号称“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的今天免于一死,仍然让心怀良知的人们感到忿忿不平,有人说,凭刘志祥所犯下的累累罪行,按照今天的法律规定,他就是被千刀万剐也不过分。然而,对于同胞兄弟刘志军来说,兄弟如手足的情谊却在这种“残酷”的现实面前使他寝食难安,悔恨交加。自然而然,刘志祥一案的了结会使人更多地把注意力转移到这位仍然在位的部长哥哥身上。
   
   深谋远虑 且将发妻通官路
   
   刘志军出生在湖北鄂州一个破落的小乡村,祖上都是种田的,据和他同村的人透露,他在很小的时候,就肩负起了家庭的重任,出学后的农忙时间要在家里和父母一起干农活,农闲时候还得和大人们一起出去做一些在毛时代被认为是农民份内的苦差事。恶劣的时代背景和不理想的家庭环境造就了刘志军不屈不挠的性格精神。祖上的贫困虽然无法给他以接受良好教育的机会,但原本学历有限的他却懂得在逆境中不断寻求上进,自学自强。正因为如此,所以,他在之后的人生征途中才有幸得到上级的赏识,并顺理成章地娶到了一位铁道系统高干的千金做老婆。就这样,自己的才气加上岳父的权势,他在铁道系统的仕途便亨通无阻。虽说有了被人提拔重用的幸运,但在刘志军这样颇有抱负的人心里,仍然难免寄人篱下的感叹。从他之后与前妻分道扬镳的事实看,他第一次婚姻的勉强成分应该非常的大。他之所以会选择这么一门违心的亲事,和他出人头地的权力欲望可以说是密不可分的。

   
   刘志军在铁道系统原本只是一个普通的铁道工人,自从被该系统的高干相中,他便步步高升,进入铁道部门不久他就当上了襄樊铁路分局团委书记,并和分局党委副书记之女结婚。党委副书记离休时向上级特别提出,要帮忙培养一下刘志军。就这样,他又顺利接替了其岳父党委副书记的职务。刘志军是个聪明人,不会不知道“树倒猢狲散”的古训,岳父的离任势必给处于激烈权力斗争漩涡中的他一丝警觉。他除了要在自己的职务范围内兢兢业业地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以外,更是竭尽全力地构筑自己的权力网络。等到树大根深的时候,对真爱一直梦寐以求的他和妻子离婚的念头便日益强烈。
   
   一次因病住院,刘志军终于邂逅了一位铁路医院年轻漂亮的女护士,因为仰慕他在铁道系统的权势,很快,这位女护士便对刘志军投怀送抱。熟话说:“英雄难过美人关”,刘志军也因为一时的激情而与该护士发生了关系。对岳父影响力已经大不如从前的心知肚明使得刘志军终于向结发妻子张开了离婚的口,他和第一任妻子的婚姻就这样走到了终点。他和女护士的婚姻除了弥补他感情的缺憾之外,在传宗接代方面,和前任妻子一样,并不能给他以帮助。因此,他和该护士的婚姻又不得不嘎然而止。现在的妻子,据说是他的第三任。
   
   一人得势 鸡犬飞升故事多
   
   刘志军42岁的时候就爬到了郑州铁路局总调度长(副局级)的位置,官虽然不算大,但权力却不小,因为郑州铁路局负责5省铁路运行。后来,他又被调到沈阳铁路局任局长,然后又做到了铁道部副部长,到了50岁的时候,他终于成为铁道部的新一代掌门人。据说,他的每一任职在铁路系统都是最年轻的。刘志军的年轻有为让很多在仕途上不甚如意的人向他投去了羡慕的目光,从他当上襄樊铁路分局副局长开始,企图以各种理由对他巴结的人就如过江之鲫。在邓小平“允许一部分人先富起来”的口号召唤下,刘志军早在很多年前就开始将自己的亲戚朋友凭借权力硬往铁道系统里塞,这其中就包括如今已经锒铛入狱的其胞弟刘志祥。刘志祥的快速升迁虽然不是刘志军直接提拔的结果,但和他却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据说,在铁道系统抬刘志军轿子的人非常多。原武汉铁路分局局长,也就是现柳州铁路局长邵力平,正是他在任时将在武昌北车站当小小纪检员的刘志祥提拔成汉口火车站站长的。邵力平本人的快速升迁又和前任分局局长刘志军的一件受贿腐败案紧密相连。当时,刘志军受贿铁道部武汉物资处行贿的一套住房被局政治部查处,刘志军便让时任武昌火车站站长的邵力平出面做假证使自己逃脱了惩罚。如果不是这样,刘志军的政治生命或许在那时就该结束了,当然也就不会有今天刘志祥这样的惊天大案发生。
   
   另据消息人士透露,刘志军在铁道系统有权有势的亲戚远不止刘志祥一个人,刘志军的舅舅的儿子也都在武汉的铁道部门担任要职。非常奇怪的是,一般情况下,只有下级服从上级的,但刘志军的这些表兄弟却不然,据说,在铁道系统,比他的这些亲戚官大的人什么事情都得让他们三分。更为荒唐可笑的是,刘志军出生地的地方官每年逢年过节还要登门探望刘志军年老的舅舅。
   
   刘志军的舅舅是以前鄂城县水利局的局长,已经退休多年,本来在当地的政界已经毫无影响力,但就因为有这么一个外甥当部长,所以,地方官僚都得把他当成菩萨一样贡起来,除了例行的探望之外,还得在其他方面满足他的要求。据说,有一家人和刘志军的舅舅家颇有历史积怨,他们家有人在鄂州市委党校任职,原本前途无量,但就因为部长的舅舅从中作梗,他的升迁便只能到此为止。2004年春节一过,刘志军的舅舅的老家便开始了如火如荼的修路行动,据说修那条路有一半的钱来自于这位老人,那钱不是他自己的,而是他向当地银行“争取”到的无期贷款。令人奇怪的是,他这样一个风烛残年、来日无多的老人竟然如此不忘自己的家乡,原来,他在老家那山清水秀的地方建筑了一栋造型别致、装修豪华的乡村别墅,如果是雨天,进出会很不方便,因为道路泥泞。
   
   天怒人怨 翻身落马应有时
   
   刘志军背后的故事还有很多,可以说是一言难尽。刘志祥的所作所为除了使自己臭名昭着之外,更是无情地将自己的兄长刘志军推进了人们以及广大自由媒体的视野。刘志军的人生充满了戏剧色彩,他从一介平民一跃而为总管中国铁道系统的大鳄,在外人的眼里,这是想都不敢想的事情,但不安分的他在不遗余力地提携自己的亲朋好友进入铁道系统之后,亲兄弟刘志祥的胡作非为不但不能为他权力的稳固提供助力,反而给他的心灵和政治天空蒙上了挥之不去的阴影,他的政治前途必将因为此事而变得黯然失色,他的人生轨迹也必将因此而摇摆不定。在胡温高喊“立党为公,执政为民”施政理念的今天,刘志军的表现无疑是在和主流背道而驰。收拾其弟刘志祥正是准备铁碗整饬铁道系统以及他本人的明显信号。不管怎么说,作为既是顶头上司,又是兄长的刘志军,刘志祥的一切逆天违法行径,他理当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刘志祥在刘志军权力荫庇下的苟且偷生将激起民众对刘志军更大的怨怒。
   
   “多行不义必自毙”,此千古不变之理已在刘志祥的身上得到了真实的验证。在刘志祥案发以及几次大的列车事故之后,虽然不见刘志军权势下滑的迹象,但可以想象得到,此一系列事件给刘志军造成的极大震撼。刘志军何去何从,我们拭目以待!
   
   2006年5月6日
   
   --------------------------
   
   原载《议报》第249期 http://www.chinaeweekly.com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