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刘逸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刘逸明文集]->[富士康公司与中共“友情”互动]
刘逸明文集
·力虹的良知和勇气
·中国需要更多的章诒和
·上海警察的流氓特色
·文人,请挺起你的脊梁
·温家宝,你打算沉默到何时?
·独立中文笔会成中共眼中钉
·卫生部是阻挠高耀洁赴美的罪魁祸首
·丁亥年怎么成了“金猪”年?
·张德江引领广东官场走向黑社会化
·助纣为虐让雅虎臭名昭著
·中国社会的警民冲突难以遏止
·信访制度是最大的骗局
·文字狱继续招贤纳士
·谁还敢做严正学的律师?
·山雨欲来,泛蓝联盟何去何从?
·“围剿”中共的“走狗”马力
·极权统治下的信访制度保护不了民众的合法权益
·中国依然还是奴隶社会
·该死的何止郑筱萸一个?
·从贪财好色到杀人不眨眼
·是什么导致传销在中国阴魂不散?
·前赴后继的中国官场强奸犯
·以言治罪创造不了“和谐奥运”
·浙江已经成为侵犯人权重灾区
·不要脸的中央电视台
·这样的昏官早就该下台
·子弹阻挡不了缅甸的民主进程
·暴行扼杀不了维权律师的良知和勇气
·十七大与民主中国依然距离遥远
·草木皆兵下的中共十七大
·冬天似乎就要来了
·不轻弹的男儿泪
·别在伤口撒盐----从“六四”大屠杀到包遵信先生逝世
·一个人的日子
·中国官员为何这样好色?
·忘不了的一个人
·汪兆钧不是中国政治的风向标
·经济学者,你们该为谁说话?
·怀念不屈的勇士郭飞雄
·怀念牛
·中国的教师群体已经彻底堕落
·再谈中国教师群体的堕落
·爱情真的绝种了?
·以言治罪再现极权统治的虚弱
·看到的是美丽,想到的却是悲伤
·中国官员的八大丑态
·应该让“炮轰”成为时尚
·让人失望的“好总理”温家宝
·毛泽东孙子为“两会”争光
·奴工事件为何层出不穷?
·央视,你为何这样无耻?
·谁更喜欢将奥运政治化?
·一厢情愿的“爱国”热情
·汶川大地震,是天灾更是人祸
·地震灾区的豆腐渣工程是一面镜子
·评李小鹏空降山西
·中共御用文人的无耻面孔
·“官逼民反”的真实原因在于现行政治制度
·成都市政府大拍卖
·华国锋的无能注定他只能选择沉默
·不要做中国人的孩子
·应该被“问责”的不仅仅是孟学农
·深圳的歌舞厅大火没有烧到谁?
·恶毒的诅咒标语不应该引起公愤
·为什么落马的是于幼军?
·官权泛滥是官民冲突的罪魁祸首
·官商勾结拯救楼市
·杨佳是当之无愧的时代英雄
·洪山广场,让我多看你一眼
·为深圳的民主勇士叫好
·声援晓波先生 践行《零八宪章》
·签署《零八宪章》比加入“中国过渡政府”还危险?
·让《零八宪章》开创中国民主新时代
·中国官员染上艾滋病的背后
·左翼知识分子也应该践行《零八宪章》
·圣诞节凸显很多中国人的矛盾心理
·我所认识的刘晓波先生
·我的泰国之行(1)--出行
·我的泰国之行(2)——初到清迈
·我的泰国之行(3)--不一样的生活
·我的泰国之行(4)--遇见国际友人
·我的泰国之行(5)--逛街
·我的泰国之行(6)--素铁山佛寺
·我的泰国之行(7)--温泉击水
·我的泰国之行(8)--篝火晚餐
·我的泰国之行(9)--离别
·我的泰国之行(10)--坎坷回家路
·悲伤的2008年
·封锁《零八宪章》无法阻挡中国迈向民主的脚步
·不要让“两会”成为权力盛宴
·武大,请告别狭隘的民族主义
·香港,你果真沦陷了吗?
·“两会”后的紧张气氛再现中共当局恐慌
·整饬低俗实为弥天大谎
·“六四”二十周年前夕中共当局如临大敌
·中国的民族主义正在步入死胡同
·不要让看守所成为人间地狱
·官员强奸算嫖娼,司法领域再现中国特色
·“强奸犯局长”为何如此神通广大?
·镇妖塔镇不住敢言媒体的良知和勇气
·“辱华”论再现病态的爱国主义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富士康公司与中共“友情”互动

   据媒体报道,深圳鸿富锦精密工业有限公司以名誉侵权纠纷为由向中国《第一财经日报》的两名记者提出总额3,000万人民币索赔,并且要求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冻结查封两名记者的个人财产。此事一经媒体披露,便在社会,尤其是网络社会掀起了轩然大波。面对舆论的一致恶评,富士康母公司鸿海集团深恐产生更大负面影响,于是,在8月30日晚召开高层会议,决定将索赔金额降为一元人民币,并解除对两名记者的财产冻结和追加《第一财经日报》为被告。
   
   笔者之前一直都在深圳工作,在当记者期间,因为将深圳警方抓捕反日游行群众的事情在海外媒体发布,并写了批评共产党的文章,所以去年被深圳警方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关了81天。出狱之后,我被深圳警察警告:“不得再从事记者工作!”从那时起,我便开始体会到说真话需要付出的代价和做记者的危险性。进行真实客观报道是记者的天职,虽然法律赋予了记者这样的权利,但在独裁专制的舆论环境中,却有不少的潜规则在制约着记者能力的发挥,打击着记者的良知。在中国,只是想做一个混饭吃的记者,确实很容易,如果想做一个地地道道的记者,实在是太难,因为说真话随时都可能丢掉饭碗,甚至是锒铛入狱。
   
   2001年初,因为家里太穷的缘故,我坐上了南下的列车,开始了我的打工生涯,刚开始的时候进了一家日本人开的贸易公司,虽然之前对日本人的印象颇为不好(不公正的舆论宣传所致),但自从和日本人打过交道之后,才知道别人是多么的讲礼貌和讲规矩。不料,公司的情况越来越糟糕,最后不得不离开。后来,我终于又进了一家台湾人开的工厂,原以为台湾是民主社会,台资工厂会比较遵纪守法,谁知在里面每天上班都要十几个小时,即使累得焦头烂额,每个月也只能挣到1,000元左右的工资。既来之,则安之,我仍然在那里坚持。天有不测风云,一天晚上,一个保安要看我的工牌,我给他了,没想到他去投诉说我在睡觉。我当然不服气,后来便找到厂领导澄清事实,但越是澄清,他们越是觉得你不是一个“良民”,后来干脆把你给炒了。

   
   从那以后,我尽量不进台湾人开办的企业,倒不是因为我对台湾人有偏见,而是因为我还听到过很多人对台湾企业的埋怨。我有一个很好的朋友,他之前在一家台资厂做品管课长。他曾经对我谈到过那家工厂苛刻的制度、恶劣环境和极低的员工待遇。另外,他对台资企业的台商最不好的印象就是:“台商在大陆普遍好色,经常在外面找小姐,包二奶的更不必说。”和我这位朋友有类似看法的人我还遇到过很多。
   
   也许是受中国腐败社会风气的影响,很多台资企业都沾染上了一些不良风气,比如说,位于深圳横岗的一家大型制鞋厂,他们现在除了有时候象征性地对外正常招工之外,招聘员工的主要渠道却是来源于“熟人”的介绍,被介绍进去的人在进去之前,必须向介绍人付至少1,000元的介绍费。该厂虽然在这方面有些不规矩,但在其它方面却还算做得不错,据说再忙也不许随便加班。而同在深圳的台资企业富士康,虽然规模很大,名声不小,但员工待遇却是外界所想象的。而且,他们在用人方面也是腐败透顶。据在富士康工作的一位普通员工透露,他在进富士康之前也交了1,000元的好处费,每天都加班加点的,一个月还挣不到500元钱。而且其苛刻的规章制度随时都可能让员工蒙受本不该有的损失,甚至被一脚踢开,好让他们再招人赚钱。
   
   笔者曾在失业期间频繁光临深圳市人才大市场,每天都可以看到富士康的几个不修边幅的人在那里坐着招工,据很多求职者反映,那些招工的人素质都非常低,因为对应聘者很不屑一顾,有时候还骂人。笔者曾经去过很多大大小小的人才市场,几乎每一个都有富士康在里面现场招聘或者委托招聘。据在人才市场工作的朋友透露,象富士康这样的知名企业不但不用花钱进人才市场,而且还要赚钱。
   
   自从中共的党组织向资本家开放,富士康便一马当先地成立了中共党支部,其速度之快确实令外界惊讶。在如今这个中共意识形态已经全面破产的年代,这么积极地和中共靠近,不是因为神经错乱,就是因为有不可告人的目的。毫无疑问,唯利是图的富士康是想通过这种举动去讨好中共,以便中共能在他们侵犯劳工权益的时候网开一面。
   
   据我所知,对所有的外资企业进行比较,台商的口碑最为不好,很多人因为家里实在是太穷才不得不进到自己不满意的企业做工。诸如富士康这样的黑心企业之所以敢于冒天下之大不韪压榨工人,除了因为自己不讲良心之外,更由于中共的极力保护。在和中共有关部门及有关领导的密切交往中,富士康已经和中共建立了良好的“合作”关系,为了使得双方的利益达到最优化,他们之间必定有很多见不得人的交易。这次冻结《第一财经日报》记者的账户,便是它们之间“真情”互动的具体体现。据说,富士康还是全球500强企业,从该企业对待员工的苛刻情况以及对待媒体记者的态度来看,其财富的积累充满了不光彩的成分。
   
   正因为有千千万万象富士康这样的黑心企业,中国才被称为世界“血汗工厂”,富士康公司对员工的疯狂压榨以及对媒体记者的无理取闹,是对人类普世价值的公然挑战,这样的企业理当受到舆论的谴责,在尊重人权和劳工权益逐渐成为世界主流的今天,良心丧尽的富士康不知道还能走多远?
   
   2006年9月2日
   
   ----原载《民主论坛》http://asiademo.org/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