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刘逸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刘逸明文集]->[无奈的民工,无耻的媒体]
刘逸明文集
·要不要做中国人的孩子?
·暴力执法泛滥显示城管体制改革刻不容缓
·中共的面子与中国的国家形象
·“吴法天”的自由与长平的不自由
·大学生版《新闻联播》为何走红?
·胡作非为的问题官员为何能顺利复出?
·形同虚设的中国官员问责制
·乌坎村成检验汪洋政治派别的试金石
·北京出台微博实名制规定传递什么信号?
·金正日到底是谁的朋友?
·中国网络中的哈维尔与金正日
·乌坎村的维权行动能否成为公民运动标杆?
·温家宝讲话能震住地方官吗?
·赖昌星案侦结会不会引起官场恐慌?
·火车票实名制让人欢喜让人忧
·汪洋痛斥“狗官”难改中国官场现状
·用另一种视角看龙票
·从余杰出走看中国异议人士的命运
·台湾用选票打动大陆民众
·《人民日报》还是“愚民日报”?
·邓小平南巡二十年后遭冷遇?
·王立军“调职”背后的玄机
·汪洋高调打黑剑指薄熙来?
·《边城晚报》因言获罪,中国何来新闻自由?
·王立军寻求政治避难彰显官场险恶
·王立军事件让薄熙来前途充满变数
·广东组建“五毛党”能否灭火?
·赵紫阳词条为何昙花一现?
·十八大前维稳战已打响
·湖南湘潭政府为何叶公好龙?
·中国两会是一场盛大的Party
·汪洋能否“杀出一条血路”?
·本次“两会”上难得的杂音
·两会“议员”到底有没有人有外国国籍?
·温家宝记者招待会的几大看点
·看了《肉蒲团》就要做西门庆?
·薄熙来垮台掀开中国权斗面纱
·赵紫阳重见天日可视作政治风向标?
·从清明节的诡异看中国的政治改革
·不死的流亡者方励之
·政治摇滚明星薄熙来能否全身而退?
·薄熙来之子薄瓜瓜何去何从?
·官员将抵制强拆的村民殴打致死该当何罪?
·中国领导人的肖像特权
·访民送锦旗被拘留羞辱了谁?
·薄熙来窃听高层电话显示其官德败坏
·政改信号还是引蛇出洞?
·圈养活人卖肾,人性之恶还是制度之恶?
·云南爆炸案,无辜死者背黑锅?
·中国会向菲律宾开火吗?
·江泽民遭冷落背后有何政治玄机?
·赖昌星被判无期徒刑毫无悬念
·妻儿不得旁听,对曹海波的审判见不得光?
·杨佳纪录片上映,上海警方为何有话说?
·平反“六四”是历史必然
·摸宝马赢宝马,富人何苦要拿穷人寻开心?
·“六四”二十三周年的平反呼声震撼人心
·应该割掉计划生育这一制度毒瘤
·敏感人士需要对“被自杀”盛行提高警惕
·引产孕妇为何成了“卖国贼”?
·审计风暴与铁道部天价宣传片
·大火真相与网络“谣言”
·没有悬念的李旺阳尸检报告
·村民为何要围攻干部和袭警?
·《新快报》遭整肃传递政治信号?
·中国媒体在夏日迎来严冬
·画地为牢锁不住冯正虎自由的灵魂
·薄熙来与其治下的文字狱
·云南巧家爆炸案,岂能道歉完事?
·金牌大国与“东亚病夫”
·劳教制度该修改还是该废除?
·高官夫人薄谷开来的“免死金牌”
·徐怀谦自杀的可敬与可悲
·江泽民出书与中共“十八大”
·难以遏止的中国贪官外逃之风
·自杀式爆炸为何层出不穷?
·讨伐中宣部,作家失自由
·王立军案官方通报证实四大传言
·警察为何屡屡开枪杀人?
·薄熙来被“双开”后的归宿
·事业单位处分规定泄露了“国家机密”
·莫言获诺贝尔文学奖意味中国文坛崛起?
·没有真相的四川泸州群体事件官方通报
·泸州事件责在“暴民”还是恶警?
·“十八大”能否推动官员财产公开?
·“十八大”权力分配的意外与不意外
·该不该为胡锦涛裸退唱赞歌?
·罪恶深重的劳教制度为何还要延续下去?
·毕节惨剧难止中国孩子噩梦
·层出不穷的中国官员艳照门
·审判非法拘禁者莫漏了幕后黑手
·习近平是否推行政治改革的风向标
·丈母娘在鼓励女儿当二奶?
·大学生李孟阳普法何罪之有?
·力推网络实名制的醉翁之意
·刘逸明:中国的政治改革刻不容缓
·南周事件催生民间新气象
·从禁片播出到《南方周末》惨遭“强奸”
·中国上空的雾霾为何挥之不去?
·难以置信的中国基尼系数
·中国的人大代表代表了什么?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无奈的民工,无耻的媒体

   据自由亚洲电台报道,11月9日,上百名民工冲进武汉工业职业技术学院暴力讨薪,学校被迫停课一天。世界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更没有无缘无故的恨,民工以过激行为讨要工资并非无理取闹,而是事出有因。该校的建筑工程竣工已经一年,但欠民工的工资却仍未付清,民工在以温和途径无法达到目的的情况下,自然会选择暴力措施,虽然暴力行为并不值得提倡,但在有关部门严重失职,温和途径几乎完全失效的时候,运用暴力手段就不失为一种行之有效的方式。从这种意义上讲,民工的行为合情合理,值得同情。
   
   非常可悲的是,事发以后,武汉当地的主流媒体《楚天都市报》竟然简单地指责民工“莽撞”,这是很多了解民工处境的人所无法忍受的。媒体应该秉承公平、公正的原则进行客观报道,用心监督社会的丑恶现象,用舆论的武器对不遵纪守法的单位或者个人进行打击。然而,《楚天都市报》记者却不分青红皂白,只认为民工不对,对校方没有提出丝毫的质疑。这样的报道十分有违新闻道德和做人良知,它既然能够堂而皇之地登主流媒体的大雅之堂,足可见得媒体的堕落已经不仅仅限于记者个人,而是整个新闻行业。曾几何时,笔者在《楚天都市报》上面同样看过一篇歧视民工的报道,因为武汉的卫生状况不尽人意,所以该报记者在其报道中把责任完全归咎于外来人员。可见,该报的非人性报道已经是由来已久。
   
   尚在孩提时期,笔者就跟随自己的父亲去过武汉很多回,亲戚倒是热情有加,但陌生人却给我留下了极为不好的印象,因为,很多武汉人见到土模土样的人就知道是从乡下去的,本来是中性词的“乡里人”在很多武汉人的口里出来就变成了具有歧视性的贬义词了。很多武汉人在骨子里就保存着一种自高自大、目空一切的傲慢,他们对外来人口的歧视使得很多人都对这座城市敬而远之。外地人在武汉一般只有卖苦力的份,要是希望自己能够在武汉找份轻松一点的工作,如果没有武汉户籍和熟人介绍,几乎没有可能,以前如此,现在亦如此。在《楚天都市报》作该报道的想必也是一个没有呼吸过乡土气息的武汉人,否则,他的心就不会如此明显地偏向原本无理的一方。

   
   在中共建政之初,武汉原本是中国城市中比较有魅力的城市,在改革开放的进程中,很多不起眼的城市都在发生着翻天覆地的变化,包括经济和市民素质、社会道德水平,而武汉却自甘堕落,经济上落后于其它地方暂且不说,在市民素质上也是和这座城市先前的排名极不相称。徘徊于武汉的大街小巷、公汽轮渡,打架骂人的事情时有发生,很多城市的人都忙得不亦乐乎,唯独武汉有很多男男女女成天到晚沉迷于麻将桌,然而,武汉人却戏称打麻将为“爱国活动”,因为摆好的麻将形同长城一般。曾经坐过一个地道武汉人开的出租车,当我问及他对武汉这座城市和武汉人的看法时,那位司机也表示对武汉人的印象极为不好,所以他讨厌这座城市,并希望有朝一日能够迁徙到其它地方生活。
   
   因为曾经有武昌首义在武汉爆发,所以武汉堪称历史名城,在中国的近代史上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可惜的是,武昌首义的主力却不是武汉人,而是鄂州人,很多武汉人只知道以此为荣,却对历史的细节不太了解。《楚天都市报》是湖北地区发行量最大的报纸确实不假,但其办报水平并不为内行人看好,因为其内容不但刻意迎合中共当局的意识形态,更不懂得用其舆论资源去关注老百姓的生存环境。在该报从业的记者、编辑不仅欠缺文字水平,而且丧失最起码的职业道德,这从该报不一而足的非人性报道不难看出。
   
   自毛泽东时期就已经开始的对农民的政策性歧视并不因毛泽东的一命归西而划上句点,中国的农民在走进二十一世纪和高喊“和谐社会”的今天,依然是制度性的“贱民”。“三农”问题的严重性使得很多农民不得不背井离乡,开始他们艰难的打工生涯。他们虽然好不容易告别了田地,但置身于城市的高楼大厦之间,仍然倍感压抑,他们除了要忍受一些制度性的歧视之外,更要时时刻刻面对城里人的不屑眼神。笔者不到18岁就走出校门,开始了城市与农村之间的游离,武汉是我打工的第一站,虽然在那里只呆了总共一年时间,但当地的世态人情却令我大失所望,在打工拿不到工资之后,我才毅然决然地踏上了南下的路途。我的很多朋友都有在武汉打工拿不到工资的痛苦经历,想起他们那到过年时仍然不名一文的情景,我的心至今都感到一丝悲凉。人之所以是人,就因为人具备其它动物所不具备的人性,很多黑心的老板既然能够置良心与道义于不顾,拒发工资给民工,不知道他们还能不能算是人。曾经看过一篇令人震惊的报道,那便是王斌余讨不到工资而连杀四人的事情,可能有些人会认为他太坏,在我看来,那是一种无奈、是一种对邪恶势力的挑战,中国的黑心老板和贪官污吏如此之多,或许是因为王斌余这样的人太少。
   
   温家宝总理为一位民工讨薪的事情曾经在神州大地传为笑谈,他而且发出狠话:“欠民工的钱一定要还”,事情已经过去了好几年,温家宝的话却并不能起到长足的作用,如今拖欠民工工资的事情仍然层出不穷。武汉是中原地带,在经济上比上不足、比下有余,但在拖欠民工工资方面却走在了中国的前列,这既有制度性的原因,又有武汉地方的社会原因。民工无奈之下的暴力讨薪行为表明有关部门的不作为和公信力的缺失,媒体对此类事件的不公正报道势必纵容更多老板走上黑心的道路,也势必使得更多的民工拿起暴力维权的最后武器。正在武汉民工暴力讨薪事件后不久,河北唐山就传出了农民工侯印怀在向包工头讨薪时被打死的消息,没有强有力的监督机制、没有真正为人民服务的国家机构、没有良好的社会道德风尚,民工暴力讨薪和民工被打死的惨剧必将愈演愈烈。
   
   2006年11月17日
   
   ----原载《议报》第277期http://www.chinaeweekly.com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