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陆文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陆文文集]->[陆文:谁想杀死世纪中国]
陆文文集
·陆文:试析刘晓波获奖之原因
·陆文:我与晓波二三事
·陆文:今日股市大跌,怪谁?
·陆文:我今天的被打经过
·陆文:李浩的多重角色
·陆文:独立笔会──荒野里的篝火
·陆文:家祭毋忘告力虹
·陆文:人鼠生存状况之比较
·陆文:论活埋的成本和可行性
·陆文:试探《相和歌·子衿》之真相
·陆文:抹黑韩寒的原因及后果
·陆文:我的插队后遗症
·陆文:持有精诚股票之历程
·陆文:跟菲丽丝聊薄喜来
·陆文:湖北鱼木寨的民生现状
·陆文:跟菲丽丝聊红朝结局
·陆文:衙役如何消遣卖淫女
·陆文:二千年之后的夜郎异象
·陆文:汗族长存不灭之诀窍
·陆文:跟菲丽丝聊网格化管理
·陆文:莫言其文及其囚徒困境
·陆文:黄粱一梦销售记
·陆文:我眼中的华西村
·陆文:扮熊猫的老公(小说)
·陆文:跟菲丽丝聊不安全感
·陆文:货币电子化(小说)
·陆文:烈日下行走于黄土高坡
·陆文:我队里的金生爷叔
·陆文:懒惰的日子
·陆文:2013年随想录
·陆文:论廖亦武的朗诵艺术
·陆文:我眼中的夜郎局域网
·陆文:我再也不敢去足浴了
·陆文:我家的缸底之龟
·陆文:我眼中的常熟美女顾春芳(定稿)
·陆文:夜郎饥荒的渐进过程
·陆文:一个小气鬼的自白
·陆文:论顶墙头的技术要点
·陆文:润之对银子的爱
·陆文:润之对女子的欲
·陆文:如何对付义和团
·陆文:润之对异己的狠
·陆文:轮管机枪的自白
·陆文:成也情色,败也情色
·陆文:我为何不去体检
·陆文:政治抵挡不住欲火
·陆文:谋害与酷刑的与时俱进
·陆文:我被开光的感受
·陆文:艳遇记(小说定稿)
·陆文:杨宝的情色点滴
·陆文:一匹雌河马的独白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1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2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3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4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5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6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7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8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9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10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11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12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13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14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15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16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17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18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19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20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21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22
·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写作后记
·陆文:使用安卓手机经验点滴
·陆文:我家的缸中鱼虾
·陆文:郭文贵王岐山之结局
·陆文:论温斯顿偷情的难度
·陆文:我眼中的婆奶奶
·陆文:朝廷官吏的困境
·陆文:假如有来生,别活在这儿
·陆文:夜郎未来三十年之展望
·陆文:小石洞阴阳录(修改稿)
·陆文:如何打造圣贤刘晓波
·陆文:虎口夺食(新版)
·陆文:阴阳咫尺(短篇小说)
·陆文:绝地抗争
·陆文:吃了又如何
·陆文:如何颠覆厂领导
·陆文:如何避免新时代文字狱
·陆文:论雄海豹的繁殖困境
·陆文:食物——低端动物的软肋
·陆文:我眼中的“纳西猪”
·陆文:肾盂肾炎1(知青小说)
·陆文:肾盂肾炎2
·陆文:肾盂肾炎3
·陆文:肾盂肾炎 4
·陆文:肾盂肾炎 5
·陆文:肾盂肾炎 6
·陆文:肾盂肾炎 7
·陆文:肾盂肾炎 8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陆文:谁想杀死世纪中国

   
   
    不知吃错了药,还是讨厌多嘴多舌,近年夜郎朝廷一味滥割文人的喉管和舌头。按理贪污受贿、洗桑拿、泡小蜜,日脚过得很滋润,根本没理由看不过人家茶馆店里清茶一杯山海经,可他们居然陆续关闭了“文化先锋”、“燕南社区”和“爱琴海”等优秀网站,并对“关天茶舍”、“猫眼看人”实施了不露痕迹的阉割手术。
    手术十分高明,不是明目张胆的割掉犟头倔脑的生殖器,而是釜底抽薪,悄悄摘除他们的两粒睾丸。失去了蠢蠢欲动的雄激素,卵泡像没有肉馅的油泡,垂头丧气的悬挂在裤裆中间,不知内情的人,还以为他们依然是货真价实的男身呢。
    没想到著名的知识分子网站、夜郎民族的脊梁──世纪沙龙论坛,还有世纪中国的所有论坛,近日也遇到了前所未有的谋害。手段有所创新,不是勒令关闭,而是叫太监赐氰化钾、老虫药命其自尽。这么一来,既可以钳制知识分子的喉舌,还可以逃避谋杀的罪名。

    不过,世纪中国也不是好惹的,他们可不想在黎明前倒下。尽管过去委屈求全、苟延残喘,杜绝敏感话题,发帖审查……这次却宁愿雄纠纠气昂昂上绞架、被处决,也不愿颜面扫地自绝于人民。
    目前毒药放在那儿,御林军磨拳擦掌的、磨刀霍霍的,太监在劝诱、在吆喝:人总有一死!活在世上也是受罪!喝了吧,喝了也没有什么痛苦,喝了,我们好回去交差。世纪中国就是硬着脖颈,不想主动灌进自己的喉咙。
    其实世纪沙龙一直处于生死之间,在阴阳界上徘徊。一会儿硬盘失灵,一会儿维修关闭,不过,过了敏感时期,打了几针防疫针,吊了几次盐水,一般总能起死回生。给人感觉,他是个打不死的吴清华,不像文化先锋,三拳两脚就给打倒了。
    昨夜12点,仍有大批师友不死心,守卫在世纪论坛上,有的仿佛希望奇迹出现,有的好像在为这个六岁的孩子值夜守灵。我望着奄奄一息的躯体,渐渐冷却的躯体,想起了他的寿衣和棺材。我在世纪沙龙的灵堂上,写下了我的悼词:世纪沙龙永垂不朽!我永远怀念这个伟大的论坛!坚持到最后一刻的论坛!我也永远怀念在这儿常相聚的师友!
    2003年上网至今,世纪中国一直是我的精神家园。它的特点:平和、理性、宽容,师友之间相互尊重,彬彬有礼,即使争吵,也是对事不对人。发主帖,就是老师,跟帖,就是举手发言,潜水,就是听课。互教互学,共同提高,既是老师,又是学生。我几乎每天都去那儿听课,接受全国一流知识分子的教诲。即使有几个思想警察、高级五毛驻扎在那儿,鬼头鬼脑的拿着话筒、窃听器宣教洗脑、监控巡视,大家也像我一样满不在乎。
    在学堂里,我不仅学到了文史知识、思考法则、处世哲学……,更重要的,让我懂得了谦卑和宽容,让我明白了功名利禄是过眼烟云,人之渺小,仿如沧海一粟……长时期的薰陶,一个赌徒、舞迷、情种,居然转化为一个舞文弄墨、关注现实的文人,这真的出乎我的意料。
   我在听课的同时,也写了些文章。有好几篇作品,比如《性生活从推油开始》、《电棍子的爱》、“裸聊系列”……就是在师友的关怀帮助下完成的。
    大家知道,世纪中国只是文人的茶馆和学堂,他不是起义的号角,也不是弹药的仓库,更不是恐怖分子的基地。他也没有造反起义的野心,更没有抢班夺权的技术,有谁能告诉我,夜郎朝廷为何要逼着他服毒自尽!具体是谁,想杀害世纪中国!
    在此,我郑重建议,一旦夜郎政改成功,对谋害世纪中国的人应给予清算!不管他是命令者,还是执行人,不管他钻进地洞,还是钻进阴沟,哪怕逃到天涯海角,都要将其缉拿归案!
   
    江苏/陆文
    2006、7、26

此文于2006年07月26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