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罗列
[主页]->[人生感怀]->[罗列]->[想起我的老板]
罗列
·远方的呼唤[16——20 ]
·读叶弥的《月鸣寺》
·远方的呼唤[21——25]
·远方的呼唤[26——30]
·原创小说:大舅
·原创小说:大舅
·远方的呼唤[31——35]
·远方的呼唤[31——35]
·远方的呼唤[31——35]
·远方的呼唤[31——35]
·远方的呼唤[31——35]
·远方的呼唤36——40
· 微型小说:问路
·远方的呼唤[41——45]
·远方的呼唤[45——50]
·远方的呼唤[51——55]
·远方的呼唤[56——60]
·远方的呼唤[61——65]
·对青史留名的质疑
·对青史留名的质疑
·对青史留名的质疑
·对青史留名的质疑
·远方的呼唤[66——70]
·远方的呼唤[71——75]
·远方的呼唤[76——80]
·远方的呼唤[81——85]
·远方的呼唤[86——90]
·远方的呼唤[91——95]
·写在六四十七周年来临之前
·[散文]故乡的野菜
·远方的呼唤[96——100]
·远方的呼唤[101——110]
·我看《色,戒》
·[散文]回忆一个地主家庭
·远方的呼唤[111——115]
·远方的呼唤[116——120]
· 远方的呼唤[121——125]
·远方的呼唤[126——130]
·对《博讯》的疑惑
· [书评]她们展现了现代的夏瑜
·[民谣]:人啊,都不讲实话
·我所知道的赵俪生先生
·远方的呼唤[131——135]
·一张传单
·[档案1]“六四”真相
·一本小书
·一个挺有意思的信息,可供后世司马迁引用
·[转载]《寻找林昭的灵魂》解说词全文
·为郭泉先生担心
·买朱正《一个人的呐喊》记
·为四川地着震捐款,是以记
·罗列:远方的呼唤[136——140]
·远方的呼唤[141——145]/罗列
·远方的呼唤[146——150]/罗列
·远方的呼唤[151——155]/罗列
· 远方的呼唤[156——160]/罗列
· 远方的呼唤[156——160]/罗列
· 远方的呼唤[156——160]/罗列
· 远方的呼唤[156——160]/罗列
·《远方的呼唤》跋
·《帘卷西风》序/罗列
·《帘卷西风》[1——5]/罗列
·《帘卷西风》[1——5]/罗列
·《帘卷西风》[6——10]
·我其实生活在这样的地方
·《帘卷西风》[11——15]
·帘卷西风[16——20]
· 远方的呼唤[21——25]
·岂是"煽动"二字了得
·帘卷西风[26——30]
· 帘卷西风[31——35]
·帘卷西风[36——40]
·帘卷西风[41——45]
·帘卷西风[41——45]
·帘卷西风[46——55]
·帘卷西风[46——55]
·帘卷西风[56——60]
·我看胡嘉获萨哈罗夫奖
·帘卷西风[61——65]
·帘卷西风[61——65]
·帘卷西风[66——70]
·罗列/从杨佳袭警到哈尔滨六警察袭人
·帘卷西风[71——75]
· 帘卷西风[76——80]
·罗列/我所了解的国内《08宪章》签署者
·从飞向剑桥大学讲台上的那只鞋谈起
· 帘卷西风[81——85]
·帘卷西风[86——90]
·罗列/帘卷西风[91——95]
·罗列/也谈邓玉娇与杨佳
·我与1989
·罗列/写在六四二十周年前
· 帘卷西风[96——100]
·帘卷西风[101——105]
·帘卷西风[106——115]
·关于刘晓波的判刑及其它
·关于刘晓波的判刑及其它
·关于刘晓波的判刑及其它
·(小说 )216病房/罗列
·想见张春桥的巨野
· 帘卷西风[116——125]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想起我的老板

   

罗列

    想到这个题目,缘于已高升到北京去的老板。

    他在我们这个单位任职时间不长,却留下许多闪烁智慧光芒的名言,比如,“信我的话没错,信不信由你,不信——你是狗屎。”再比如,“宁可干翻了,不可干蔫了”,诸如此类。

    中国现在某些场合,有些过去极其严肃的事情,也都能在幽默谈笑中迎风而解了,谁也不会把它当作攻击党和社会主义制度的事。给我印象最深的是那次修旗杆,旗杆树直后往里插固定的螺杆,老板当时也在场,说,“插这玩意儿有点像做那个,一开始进去她还不乐意,等在里面捅故一会想拔出来她还不干哪!”大伙都会心地笑了,我不知当时的笑大家是否有挤出来的逢迎,我知道我的笑是发自内心的。

    单位不大,但只要有长相漂亮且对生活感到乏味的女子,总断不了男欢女悦云雨巫山的事,这几乎也成为一种中国特色,若没有婚外恋,那能叫与时俱进吗?那时单位流传最广的是某某男与某某女在办公室里做爱被别人碰到的事,还有一个男的,嫖娼被派出所抓住罚了5000元,老板在全体职工会上说,“大家不要瞎议论这类事了,传出去对我们单位影响不好!”随即他又若无其事地添了一句,“你有本事你也整呀!……”屋里的男女立刻哈哈大笑。

    会后不几天,只几个男士在场时,老板说,“操!——,某某真完犊子,干那事还能让警察抓住?你有本事就包一个情人的了罢!现在上至中央下到地方的掌权者,谁还不在外面扯几个!”

    老板于1999年走的,他走后一有什么引子我们就时常谈起他,事实证明他的判断真是正确:后来知湖北的张二江据说有108个情夫,和梁山好汉的数目相当,黑龙江的马德说“对自己的妻子是爱情对别的女人则是需要”,最近又刚刚听说陈良宇在外面也有几个,每当这时,我都想起我那个老板的经典语言:

    “财富和权利决定人的生殖器长短!这句话在中国尤其正确!”

    ——20006年10月1日录于博讯博客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