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民论坛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林牧文集
[主页]->[公民论坛]->[林牧文集]->[不必惊呼“狼来了”!]
林牧文集
·10.铮铮铁汉
·11.处处有同情者和保护人
·12.嘲弄文革的人们
文集
·八九民运决非激进主义
·北京牌楼,西安城墙
·不必惊呼“狼来了”!
·不是“多余的话”
·不应贬低“为民做主”
·不愿做奴隶的时代
·迟到的呼吁
·重塑民族精神
·辞去“中国人权”荣誉理事的职务
·次韵和浩成兄“洛城偶感”
·从纪念胡耀邦看到的
·从徐世昌、段祺瑞到华国锋
·当代中国杰出的民主诗人——江婴
·党领导等于党专政吗?──改善才能坚持党的领导
·读《紫阳千古》后的一点说明
·对杜导斌案的评论
·对加拿大独立调查报告的声明
·对抗是不必要的,反抗是必不可少的
·对辛亥革命的某些思考
·反对文化平均主义
·公开声明:献给当代中国最可爱的人——绝食请愿的人民英雄们
·关于联合国改革的呼吁──致联合国秘书长安南、联合国大会
·关于普及人权教育的建议——致联合国秘书长及人权委员会
·关于取缔中国特务机关的严正呼吁
·汉唐盛世是今天的镜子
·和平民主统一中国
·和谐的社会主义
·呼吁民主法治、社会公正,释放政治犯
·呼吁召开千禧世界公民大会──给安南与2000年联合国大会的公开信
·胡耀邦抵制政治、文化专制主义
·胡耀邦思想初探
·恢复“保障人权”的神圣地位
·回应吴高兴
·纪念“六四” 理性前进──中国大陆五省市人权民运界人士联名纪念“六 四”十三周年
·教训中宣部
·解决问题的关键在于实行民主化──林牧在自由亚洲电台谈布什访华
·就被绑架一事接受记者采访(2005年2月1日)
·宽容的对象和条件
·立足中国说人权
·“历史是人民写的”吗?
·两进两出
·“六四”感言
·“六四”是什么
·论发展权
·论人权与国家主权
·论生存权
·马克思反对文化专制主义
·没有民主制度,就没有“共同妥协”
·评李泽厚的“乐感文化”
·强化民主国家的国际联盟
·且慢告别
·且说宽容
·全球化的逆流——极端民族主义和国家主义
·人民万岁!——纪念“六四”国难十五周年
·人权!人权!人权!
·如何建立创新国家?——中国教育的几大问题
·如何评价“六.四”事件──纪念八九民运十二周年
·三年大饥荒
·“三权分立”是中国的发明
·谁来防盗?如何防盗?
·谈2003年中国人权状况 声援“六四”死难者家属
·谈“内耗”
·“伟大而可诅咒的长城”
·为“封建”正名
·“文革”的历史教训
·稳定 改革 发展
·我的老友胡绩伟
·我们的呼吁
·我亲历的批习(仲勋)斗争
·我所知道的习仲勋
·我在“六四”前后
·五四、六四和未来
·西安民运人士对当前时局的四点声明
·习仲勋晚年的几件大事
·新世纪第一个春节就释放所有政治犯──119名中国公民致全体中国公民暨政府的公开信
·严正的控诉
·颜钧的简况
·“窑洞对”和“周期率”
·一组绿色小品
·遗书(1997年)
·“以人为本”的严重考验
·与记者访谈录
·在文化大革命中
·再论中国的民族主义
·再造中华文化
·战斗的人道主义
·政党政治与公民政治
·政府所有制是万恶之源
·知行关系新解
·致贵州民运同仁的一封信
·致江泽民乔石李瑞环抗议信
·致全国人大常委会并乔石委员长、田纪云副委员长信
·致中共十五大公开信
·致中共十六大公开信
·致中国最高法院院长、首席大法官肖扬的一封公开信
·中国大陆权力的贬值趋势
·中国公民新的觉醒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不必惊呼“狼来了”!

    近来,海外有一批关注中国动向的中外人不少士,开展了一场关於“中国民族主义”的大讨论,国内也有个别先生参加。在这场大讨论中,出现了不少理性、公正、符合实际的估价和主张,也有一些夸大、过激的偏颇之辞。例如:有人认为:中国大陆近来出现的民族主义思潮,是“五四”运动以来的第二次“转向”,就是由民主主义向极端民族主义转向。有一位过去现在都以民族虚无主义自居的先生认为:“从官方到民间,中国大陆骤然间掀起了铺天盖地的本土化和民族主义狂潮。其速度之快,来势之猛,情绪之烈,持续时间之长为一九四九年後官方所倡导的历次爱国主义之最。无怪乎国际舆论惊呼中国威胁已露端倪。

    惊呼中国大陆掀起了“民族主义狂潮”的人依据的事实无非是这样几条:宋强、张藏藏等五位青年出版了《中国可以说不》、《中国还是能说不》两本浅薄浮躁充满了“文革造反派”语言的小书,人们出於好奇,引起了短暂的轰动,随後就由书店流落到小书摊上削价处理了。今年一月,李希光等八个曾经在美国学习和工作的知识分子又出版了一本《妖魔化中国的背後》抨击美国传媒把中国人丑化、妖魔化了,并在反人权等问题上为中国政府张目。这本书自然也会在一部分人中引起一时的轰动,很快又烟消云散。

    对於这一小股“说不”之风,应从两方面去看:一方面,美国政府在人权问题上往往为了本国的商业利益丧失原则,使中国的持异议人士成为牺牲品。我们奉劝美国政府和媒体谦和一点,有原则一点(人权、民主的原则),以平等的态度对待中国人和世界各国人民。另一方面,应该看到中国大陆政府新的宣传战略:除了政府领导人和官方媒体进行宣传外,还利用一些具有民间身份的人代替政府向美国“说不”,也向中国人民“说不”(实质上是反人权、反民主)。这些政府的代言人往往比政府讲得更激烈更粗陋,以便使政府扮演一个似乎是调和折衷的角色。中国第一代领导人就长於抓住一个小题目大造舆论、大造声势,把极少数人的看法宣传得似乎是全民的“公意”,这也就类似现在的媒体炒明星、炒名牌一样,本文作者就曾经亲身参加过这种小题大作、大造舆论的工作。不过现在中国大陆的情况和过去大不相同了。毛泽东时代,由於个人迷信扩展到全国、全民,大造舆论几乎是一呼百应。现在,中国大陆政府一面利用李泽厚、王蒙、何新等较为知名的御用文人,一面又利用一些名不见经传的小人物来制造舆论;可是,人民的觉悟不同了,几只苍蝇嗡嗡叫,是叫不出什么名堂的,是引不起广大民众的呼应的。

    二是所谓“本土化的热潮”。他们举出的例子无非是重视文物古迹;大量出版中国古代的人文典籍;影视和出版物大写大演中国古代的皇帝、後妃、清官、名臣、良将;推广中医的秘方、验方和气功;佛、道教和基督教兴起;等等。其实,本土化是同国际化共生而不矛盾的世界性潮流。哪一个民族不爱自己喜闻乐见的优秀民族文化?哪一个民族不在珍视、开发、保护本民族的文物典籍?中国大陆目前在这方面确实存在过多过滥、良莠不分、精粗不分的偏向,那是有客观原因的。

    第一,自“五四”运动以後,中国的知识分子和政府对传统文化否定过多,特别是“文化大革命”使中国传统文化遭到毁灭性的打击。这种否定和打击引起了中国人的逆反心理,矫枉难免过正。宗教的复兴也是长期的“斗争哲学”和压抑信仰自由所造成的逆反作用,现在有一些共产党的老党员、老干部也信仰了宗教。

    第二,全民经商和文化商业化,促使许多人为了牟利,大搞复古运动,甚至制造了许多假名胜、假古迹、假古董。这就是所谓“发祖宗财,贻子孙祸。”

    第三,人文知识分子对现实问题缺少言论、出版的自由,但又不甘心什么事都不做,只好埋头到古纸堆中和文物废墟里去做一点学问,出版一点东西。

    尽管如此,那些能够代表中国思想文化主流的知识分子,仍然在执着地追求自由、民主、人权、法治、市场经济等来自西方的优秀文化。这里随便举几个例子:

    中国大陆文科领域的学者王元化先生在他的《思辩随笔》中指出:中国传统文化资源是有富厚与脊薄之分的。在中国传统文化中,“有关民主、个性、人权等方面的思想资源,其蕴藏极其稀薄”。要重建中国文化,在这方面不能以“中学为体”。对胡适、陈焯、陈嘉异提出的中国也有民主传统的观点,王元化坚持否定态度,认为“不足为训”。他认为:在中国文化中,有着丰富蕴藏的是伦理道德。他说:“传统文化自然不能用伦理道德来概括”,但它早已渗透到传统的各个方面,是“中国文化的主导力量”。抽掉了它,我们的传统文化“也就所剩不多了。”在这方面,可以一试“中学为体”的思路。而王元化认为中国民族精神的实质是和谐意识。它是重建中国伦理文化的依傍。

    另一位精通中国文史的老学者张岱年也在一篇文章中指出:儒学不能作为重建中国新文化的依据。

    据一九九七年一月二十九日《中华读书报》报导:今後几年将会出现一个“西学热”,西方著名思想家、文学家的文集或选集,将成为非常重要的学术卖点。例如:中国工人出版社将在今年五月推出现代存在主义哲学的先驱克尔凯郭尔的文集。他们还将再次出版《海耶克文集》和《马克思·韦伯文集》。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将在今年十月推出王逢振先生策划主编的《西方当代批评家自选集》。上海三联书店即将出版《二十世纪人类思想家丛书》,这套每集都不少於一百万字的大型丛书包括二十卷。一九九七年出版的将是《哈贝马斯选集》、《胡塞尔选集》、《第利希选集》、《舍勒选集》、《比尔.加耶夫选集》和《尼采文集》。河北教育出版继推出了《西方文豪书系》等大型全集性工程之後,拟在今後几年出版西方著名思想家全集。今年率先推出的是《维特根斯坦全集》,上海远东出版社将於一九九七年一次性推出《二十世纪世界文化名人书库》(10卷),包括《卡夫卡集》、《里尔克集》、《泰戈尔集》、《高尔基集》、《池田大作集》、《威廉.詹姆斯集》、《加德莫尔集》、《享廷顿集》、《霍克海姆集》、《比尔.加耶夫集》等。湖南科技出版社将从今年起陆续出版《爱因斯坦全集》(40卷)。海南国际新闻出版中心拟出版《世界文学大师文丛》,今年一月已出版了打头之作《博尔赫斯文集》。另外,二十世纪以前的西方经典学术著作,已被商务印书馆的“汉译世界名著”包罗无遗。中国社会科学院著名学者周国平先生认为:“八十年代的‘西学热’属於启蒙阶段,虽则广泛但不系统。这次到来的西学热,学界和出版界所做的将是一种基础性的学术工作。这些即将大量出版的学术文集,将为这一代和下一代学者提供极其丰富的思想仓库。”当然,在“西学热”的同时,也有“中学热”。中国学术思想史上已有历史定评的思想家或学术大师们的著作,经过出版界近几年的角逐,已被翻捡殆尽。中国知识界,学术界这种以中学为依托,大胆地、全方位地引进西学、拿来西学的学风,正是一种学术不分国界的成熟的表现,有甚么“极端民族主义”倾向呢?

    一般民众的动态又如何呢?北京、上海、广州等地的民意测验表明:目前中国城市居民最为关注和不满的是官吏腐败、通货膨胀、社会治安不好、子女教育难和国有企业的多数工人不能及时领到全额工资等问题;中国农民最为关注和不满的是贪官污吏,苛捐杂税和农业生产停滞等问题,都谈不上什么极端民族主义情绪。相反的是,在企业界和市民中,崇洋的心态仍很普遍。因为西方大国经济和军事力量雄厚、科学和教育发达、产品质量好、人民的生活水平和自由度安全度也远远高於中国,在这种情况下,你强制他不崇洋是不行的。

    那么,中国大陆政府中是否出现了“极端民族主义”呢?在这个问题上,大陆政府领导人的心态是复杂的。一方面,为了保住政权,他们大力宣扬党即国家,政府即国家,爱党爱政府才是爱国的“爱国主义”;至於民族主义,他们害怕唤起新疆、西藏、内蒙的民族主义,是不愿提及的。另一方面,当人民掀起爱国行动的时候,他们又害怕了,又要立即加以压制。例如:一九九六年八月至九月,香港,澳门,台湾和海外华人掀起保卫钓鱼岛和抗议日本首相与大臣参拜靖国神社的爱国运动,北京、上海、武汉、广东、西安等大城市都有大学生和知识分子要求进行游行或静坐示威,中国大陆政府一律加以禁止。香港保钓领袖陈毓祥为了把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五星红旗插上钓鱼岛,在遭到日本自卫队拦截时跳海殉难,中国大陆政府反应冷淡,没有追认陈毓祥是爱国的烈士,没有宣传和褒扬陈毓祥的事迹,连港、澳、台保钓活动的消息也要加以封锁。中国人民解放军有八十几位离休将军联名上书,也没有唤起中国大陆领导人的爱国心。对於童增等一大批民间对日索赔的爱国人士,中国大陆政府从来不予支持,反而不断加以压制。为什么高唱爱国主义的中国大陆政府,要一再压制人民真正的爱国运动呢?这是因为中国大陆政府强调的是“稳定压倒一切”。所谓“稳定压倒一切”就是“安内压倒一切”,就是“保住政权、压制人民的不满和反抗压倒一切。”虽然,日本的军国主义势力,从未向中国人民认罪和答应赔偿民间的损失,从未改变敌视中国的态度,但是,他们自己是蔑视人权的人,因而也从不在人权问题上批评中国政府,日本又是一经济大国,中国大陆政府同中国人民中广泛存在的“防日”倾向相反,持亲日态度,企图以敌视中国的日本来牵制美国和在经济上代替美国。另一方面,大陆社会问题成堆,象一个火药桶,大陆政府担心任何抗议外国反华行为的爱国运动,都可能牵动国内问题,牵动到大陆政府那些不爱国,不利民的行为。实际上,他们高唱的爱国是假,为了保住自己的权力是真。这就是中国大陆政府提倡爱国又害怕人民真正起来爱国的复杂心态。同时,民族霸权主义是要以经济、军事实力为基础的。中国大陆政府现在有那样的实力吗?显然没有。

    现在,中国大陆政府虽然仍在严格控制舆论工具、限制言论自由和出版自由,不过,毕竟时代不同了,民心不同了,在许多较为开放的媒体上不时出现温和地、曲折地揭露社会弊端,反映民间呼声的报导和言论。希望海外那些关注中国动向的人士多看一些中国大陆较为开放的报纸、刊物和其他出版物,不要上御用文人蓄意炒作的当,不要把极少数没有学问也没有代表性的小人物歇斯底里的狂叫当做大多数中国人的意志,不要认为“这些书的政治能量是否也会改变中国发展的轨迹”(见《亚洲周刊》)。对於了解中国大陆真实情况的人来说,那种估计简直是笑话!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