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民论坛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林牧文集
[主页]->[公民论坛]->[林牧文集]->[如何评价“六.四”事件──纪念八九民运十二周年]
林牧文集
·01.两个风派理论家
·02.大、小爬虫
·03.琉璃球
·04.告密者
·05.官僚的惊人无知
·06.“大义”灭夫
·07.职业打手和老运动员
·08.三个精神迫害幻想狂
·09.相濡以沫和咬群献媚
·10.铮铮铁汉
·11.处处有同情者和保护人
·12.嘲弄文革的人们
文集
·八九民运决非激进主义
·北京牌楼,西安城墙
·不必惊呼“狼来了”!
·不是“多余的话”
·不应贬低“为民做主”
·不愿做奴隶的时代
·迟到的呼吁
·重塑民族精神
·辞去“中国人权”荣誉理事的职务
·次韵和浩成兄“洛城偶感”
·从纪念胡耀邦看到的
·从徐世昌、段祺瑞到华国锋
·当代中国杰出的民主诗人——江婴
·党领导等于党专政吗?──改善才能坚持党的领导
·读《紫阳千古》后的一点说明
·对杜导斌案的评论
·对加拿大独立调查报告的声明
·对抗是不必要的,反抗是必不可少的
·对辛亥革命的某些思考
·反对文化平均主义
·公开声明:献给当代中国最可爱的人——绝食请愿的人民英雄们
·关于联合国改革的呼吁──致联合国秘书长安南、联合国大会
·关于普及人权教育的建议——致联合国秘书长及人权委员会
·关于取缔中国特务机关的严正呼吁
·汉唐盛世是今天的镜子
·和平民主统一中国
·和谐的社会主义
·呼吁民主法治、社会公正,释放政治犯
·呼吁召开千禧世界公民大会──给安南与2000年联合国大会的公开信
·胡耀邦抵制政治、文化专制主义
·胡耀邦思想初探
·恢复“保障人权”的神圣地位
·回应吴高兴
·纪念“六四” 理性前进──中国大陆五省市人权民运界人士联名纪念“六 四”十三周年
·教训中宣部
·解决问题的关键在于实行民主化──林牧在自由亚洲电台谈布什访华
·就被绑架一事接受记者采访(2005年2月1日)
·宽容的对象和条件
·立足中国说人权
·“历史是人民写的”吗?
·两进两出
·“六四”感言
·“六四”是什么
·论发展权
·论人权与国家主权
·论生存权
·马克思反对文化专制主义
·没有民主制度,就没有“共同妥协”
·评李泽厚的“乐感文化”
·强化民主国家的国际联盟
·且慢告别
·且说宽容
·全球化的逆流——极端民族主义和国家主义
·人民万岁!——纪念“六四”国难十五周年
·人权!人权!人权!
·如何建立创新国家?——中国教育的几大问题
·如何评价“六.四”事件──纪念八九民运十二周年
·三年大饥荒
·“三权分立”是中国的发明
·谁来防盗?如何防盗?
·谈2003年中国人权状况 声援“六四”死难者家属
·谈“内耗”
·“伟大而可诅咒的长城”
·为“封建”正名
·“文革”的历史教训
·稳定 改革 发展
·我的老友胡绩伟
·我们的呼吁
·我亲历的批习(仲勋)斗争
·我所知道的习仲勋
·我在“六四”前后
·五四、六四和未来
·西安民运人士对当前时局的四点声明
·习仲勋晚年的几件大事
·新世纪第一个春节就释放所有政治犯──119名中国公民致全体中国公民暨政府的公开信
·严正的控诉
·颜钧的简况
·“窑洞对”和“周期率”
·一组绿色小品
·遗书(1997年)
·“以人为本”的严重考验
·与记者访谈录
·在文化大革命中
·再论中国的民族主义
·再造中华文化
·战斗的人道主义
·政党政治与公民政治
·政府所有制是万恶之源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如何评价“六.四”事件──纪念八九民运十二周年

   

   89民运和“6.4”事件的12周年快要到了。自从“5.4”运动以来,中国的重大政治运动和民众群体流血事件,包括“3.18”、“五卅”、“12.9”、“5.20”直到“4.5”,被官方搞得功罪颠倒的,从来没有拖到这样长的时间。就连痛深疮巨的抗日战争和“文化大革命”,也不过8年和10年嘛!

   1995年5月15日,中国大陆54位知名人士在《宽容呼吁书》中,首次公开提出平反“6.4”事件的正义要求,得到全世界1,201位中外知名人士的签名支持。此后,年年都有人提出同样的要求,而且把平反“6.4”更加准确地改为“正确评价‘6.4’”。“正确评价‘6.4’”,不是指“6.4”事件的历史意义和现实意义、国内意义和世界意义。那些意义,国内、外的人们已经讲得很多了,今后的历史还会大书特书。“正确评价‘6.4’”,主要是确定“6.4”事件的性质。

   1997年,鲍彤先生提出“6.4”事件“是国耻、国难、国殇”。这个看法,得到许多人的赞同。不过,那是从政治上和道义上来确定性质的。从法律上看,“6.4”血案的制造者犯了什么性质的罪?我以为:他们犯了双重的罪,一是反人类;二是反动军事政变。

   为什么说是“反动军事政变”呢?

   所谓政变,就是用非法手段推翻一个政权的主要领导人。所谓军事政变,就是用军事暴乱的形式推翻一个政权的主要领导人。“6.4”以前,赵紫阳是中共中央全会选出的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总书记。万里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规定的最高权力机关的全国人大常务委员会的委员长。当时,邓小平担任的中央军委主席,按照宪法规定,应该接受中共中央和全国人大常委会的双重领导,同时向它们负责。邓小平调动数十万军队到北京戒严和在6月3日午夜下达“不惜一切代价清场”的命令,都没有向全国人大常委会报告;把89民运定为“动乱和反革命暴动”,也没有经过全国人大常委会通过。相反地,他还下令劫持万里。让赵紫阳名为靠边站实为废黜,没有经过原来选举赵紫阳担任总书记的中共中央全会通过。李鹏发布戒严令,未经国务院会议通过。这也违反当时的《国务院组织法》,更不要说提请全国人大常委会通过了。而这一切倒行逆施的决策,都不是在中共中央法定的办公地点和会议室做出的;而是极少数人在邓小平家里做出的。请问:这不是军事政变又是什么呢?

   至于为那次军事政变加上反动二字,那是由于那次军事政变的方向,不是促进改革、促进民主化和法治化,而是逆反民意民心、逆反时代前进潮流的。

   上面,只是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和《中共党章》来探讨“6.4”事件的性质。今后在解决这个问题时,自然还要考虑到中国公民的意愿和事件责任者的态度。拖的时间越长,对人民、对国家、对事件的责任者越不利。

民主论坛2001.4.14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