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民论坛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林牧文集
[主页]->[公民论坛]->[林牧文集]->[全球化的逆流——极端民族主义和国家主义]
林牧文集
·重塑民族精神
·辞去“中国人权”荣誉理事的职务
·次韵和浩成兄“洛城偶感”
·从纪念胡耀邦看到的
·从徐世昌、段祺瑞到华国锋
·当代中国杰出的民主诗人——江婴
·党领导等于党专政吗?──改善才能坚持党的领导
·读《紫阳千古》后的一点说明
·对杜导斌案的评论
·对加拿大独立调查报告的声明
·对抗是不必要的,反抗是必不可少的
·对辛亥革命的某些思考
·反对文化平均主义
·公开声明:献给当代中国最可爱的人——绝食请愿的人民英雄们
·关于联合国改革的呼吁──致联合国秘书长安南、联合国大会
·关于普及人权教育的建议——致联合国秘书长及人权委员会
·关于取缔中国特务机关的严正呼吁
·汉唐盛世是今天的镜子
·和平民主统一中国
·和谐的社会主义
·呼吁民主法治、社会公正,释放政治犯
·呼吁召开千禧世界公民大会──给安南与2000年联合国大会的公开信
·胡耀邦抵制政治、文化专制主义
·胡耀邦思想初探
·恢复“保障人权”的神圣地位
·回应吴高兴
·纪念“六四” 理性前进──中国大陆五省市人权民运界人士联名纪念“六 四”十三周年
·教训中宣部
·解决问题的关键在于实行民主化──林牧在自由亚洲电台谈布什访华
·就被绑架一事接受记者采访(2005年2月1日)
·宽容的对象和条件
·立足中国说人权
·“历史是人民写的”吗?
·两进两出
·“六四”感言
·“六四”是什么
·论发展权
·论人权与国家主权
·论生存权
·马克思反对文化专制主义
·没有民主制度,就没有“共同妥协”
·评李泽厚的“乐感文化”
·强化民主国家的国际联盟
·且慢告别
·且说宽容
·全球化的逆流——极端民族主义和国家主义
·人民万岁!——纪念“六四”国难十五周年
·人权!人权!人权!
·如何建立创新国家?——中国教育的几大问题
·如何评价“六.四”事件──纪念八九民运十二周年
·三年大饥荒
·“三权分立”是中国的发明
·谁来防盗?如何防盗?
·谈2003年中国人权状况 声援“六四”死难者家属
·谈“内耗”
·“伟大而可诅咒的长城”
·为“封建”正名
·“文革”的历史教训
·稳定 改革 发展
·我的老友胡绩伟
·我们的呼吁
·我亲历的批习(仲勋)斗争
·我所知道的习仲勋
·我在“六四”前后
·五四、六四和未来
·西安民运人士对当前时局的四点声明
·习仲勋晚年的几件大事
·新世纪第一个春节就释放所有政治犯──119名中国公民致全体中国公民暨政府的公开信
·严正的控诉
·颜钧的简况
·“窑洞对”和“周期率”
·一组绿色小品
·遗书(1997年)
·“以人为本”的严重考验
·与记者访谈录
·在文化大革命中
·再论中国的民族主义
·再造中华文化
·战斗的人道主义
·政党政治与公民政治
·政府所有制是万恶之源
·知行关系新解
·致贵州民运同仁的一封信
·致江泽民乔石李瑞环抗议信
·致全国人大常委会并乔石委员长、田纪云副委员长信
·致中共十五大公开信
·致中共十六大公开信
·致中国最高法院院长、首席大法官肖扬的一封公开信
·中国大陆权力的贬值趋势
·中国公民新的觉醒
·中国对外关系的历史经验
·中国文化传统与中国化的马克思主义
·中国文化的病根──追求至善理想和大一统的一元化
·中国需要的是政治改革
·中国需要融入全球化
·中国知识份子的病态
·中西人性论之比较
·重点是调整党和政府同人民的关系
·转移到“以人为中心”的轨道上来——“非典”危机的启示
·紫阳的像章
·自由的号角——《江婴诗集》代序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全球化的逆流——极端民族主义和国家主义

   

   上世纪与本世纪之交,全球化的舆论和实践盛极一时。 2000 年,联合国举行了有各成员国国家元首和政府首脑参加的千年会议,发表了《联合国千年宣言》。这个宣言提出了“自由、平等、团结、宽容、尊重自然、各负责任”的六大核心国际价值以及“和平、发展、环境、人权”四大共同任务。当时,我们认为:《联合国千年宣言》提出的国际价值和共同任务,就是适应和推动全球化持续、健康发展的价值观。

   2002 年5 月,李慎之先生在杭州作了“全球化和全球价值”的讲演,并在国外一家刊物发表。当年8 月,我同他写信讨论这个问题。他回信说:“拙文大体上还是猜测之辞,我自己并没有多大的把握,我也很怕再犯国际主义的错误。”他又说:“我内心深处还是认为决定历史走向的还是战争(或胜或负),因此,亨迁顿的文化冲突论是看到了比意识形态冲突更深层次的问题。拙文提到民族主义是人类最难解决的问题,也是循此推理。”他还说:“至于国际关系的民主化,我以为至少21 世纪还不能实现的事情,我现在是不敢预测的。”

   李慎之先生不幸而言中。“ 9 ·11 ”事件以后,国际恐怖主义势力在美国,在西亚,在俄罗斯,在印尼,在西班牙和英国,在埃及的残酷袭击,一再表明:文化冲实和民族冲突,可以达到你死我活以至同归于尽的地步。随之而来的,还有全球性的骚乱,核扩散,贸易保护主义,以至环境继续恶化,传染病扩大蔓延等种种问题。所有这些,都在严重阻碍全球化的进程,使我们所处的地球,同全面冷战时期相差无几地不得安宁。面对这些新的威胁,世界上一些大国,并没有为了共同利益和共同任务而更加团结,更加宽容,更加平等公正地负起自己的责任来。相反的是:各自维护和扩张自己的国家利益,而对自己的友邦和邻邦,给以不应有的猜忌、掣肘、干涉、遏制。在当前的国际关系中,并不是“自由、平等、团结、宽容、尊重自然、各负责任”的人类主义,世界主义在起主导作用,而是狭隘的国家主义、民族主义在起主导作用。

   去年和今年,牛津大学出版社出版了两本新书,一本是《金融时报》专栏作家阿纳托尔·利芬的《剖析美国的民族主义》书中说:“美国目前的政治体制背弃自由、法治和政治平等的‘美国信条’,助长了一种极端的复仇性的民族主义”。退役陆军上校安德鲁巴切维奇在《美国的新军国主义:美国人如何受战争的诱惑》一书中说:“美国最近对暴力的迷恋既可能威胁军事机构,也会危及美国建国时的理想。”巴切维奇还引用了美国前总统詹姆斯·麦迪逊 1795 年的名言:“没有一个国家可以在持续的战争中保持自由”。

   还有,日本小泉政府一再掩饰和否定他们在历史上的侵略罪行,把受到国际法庭惩处的日本甲级战犯奉若神明,并在领土领海问题上向中国和韩国挑衅。日本政府的这些行为却受到也遭受过日本侵略的美国政府的庇护,力主日本担任联合国安理会的常务理事,而对诚恳忏悔侵略历史,坚持和平民主立场的德国,却要加以反对,就困为德国对伊拉克战争提出过不同意见。

   目前,在国际交往中,一些大国、强国,打着维护国家利益,国家安全的旗号,似乎是理直气壮的。其实,任何一个国家的利益都不能凌驾在全人类的共同利益之上,都不能违反普世公认的全球价值和联合国的公约和公法。因此,我们必须维护全球价值和全球“和平、发展、环境、人权”的共同秩序,反对与此相反的狭隘的国家主义和民族主义,尽管这是很难很难的。

自由圣火2006年04月01日(半月刊/第十六期)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