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民论坛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林牧文集
[主页]->[公民论坛]->[林牧文集]->[如何建立创新国家?——中国教育的几大问题]
林牧文集
·九、官民合作 推动公民维权活动的发展
·十、行宪先于修宪
·清醒的乐观
两次反右,三年饥荒
·“清理中层”和“内部肃反”
·反“右派”斗争
·在“大跃进”运动中
·暂时的缓和
·“反右倾”戏中有戏
政治运动众生相
·01.两个风派理论家
·02.大、小爬虫
·03.琉璃球
·04.告密者
·05.官僚的惊人无知
·06.“大义”灭夫
·07.职业打手和老运动员
·08.三个精神迫害幻想狂
·09.相濡以沫和咬群献媚
·10.铮铮铁汉
·11.处处有同情者和保护人
·12.嘲弄文革的人们
文集
·八九民运决非激进主义
·北京牌楼,西安城墙
·不必惊呼“狼来了”!
·不是“多余的话”
·不应贬低“为民做主”
·不愿做奴隶的时代
·迟到的呼吁
·重塑民族精神
·辞去“中国人权”荣誉理事的职务
·次韵和浩成兄“洛城偶感”
·从纪念胡耀邦看到的
·从徐世昌、段祺瑞到华国锋
·当代中国杰出的民主诗人——江婴
·党领导等于党专政吗?──改善才能坚持党的领导
·读《紫阳千古》后的一点说明
·对杜导斌案的评论
·对加拿大独立调查报告的声明
·对抗是不必要的,反抗是必不可少的
·对辛亥革命的某些思考
·反对文化平均主义
·公开声明:献给当代中国最可爱的人——绝食请愿的人民英雄们
·关于联合国改革的呼吁──致联合国秘书长安南、联合国大会
·关于普及人权教育的建议——致联合国秘书长及人权委员会
·关于取缔中国特务机关的严正呼吁
·汉唐盛世是今天的镜子
·和平民主统一中国
·和谐的社会主义
·呼吁民主法治、社会公正,释放政治犯
·呼吁召开千禧世界公民大会──给安南与2000年联合国大会的公开信
·胡耀邦抵制政治、文化专制主义
·胡耀邦思想初探
·恢复“保障人权”的神圣地位
·回应吴高兴
·纪念“六四” 理性前进──中国大陆五省市人权民运界人士联名纪念“六 四”十三周年
·教训中宣部
·解决问题的关键在于实行民主化──林牧在自由亚洲电台谈布什访华
·就被绑架一事接受记者采访(2005年2月1日)
·宽容的对象和条件
·立足中国说人权
·“历史是人民写的”吗?
·两进两出
·“六四”感言
·“六四”是什么
·论发展权
·论人权与国家主权
·论生存权
·马克思反对文化专制主义
·没有民主制度,就没有“共同妥协”
·评李泽厚的“乐感文化”
·强化民主国家的国际联盟
·且慢告别
·且说宽容
·全球化的逆流——极端民族主义和国家主义
·人民万岁!——纪念“六四”国难十五周年
·人权!人权!人权!
·如何建立创新国家?——中国教育的几大问题
·如何评价“六.四”事件──纪念八九民运十二周年
·三年大饥荒
·“三权分立”是中国的发明
·谁来防盗?如何防盗?
·谈2003年中国人权状况 声援“六四”死难者家属
·谈“内耗”
·“伟大而可诅咒的长城”
·为“封建”正名
·“文革”的历史教训
·稳定 改革 发展
·我的老友胡绩伟
·我们的呼吁
·我亲历的批习(仲勋)斗争
·我所知道的习仲勋
·我在“六四”前后
·五四、六四和未来
·西安民运人士对当前时局的四点声明
·习仲勋晚年的几件大事
·新世纪第一个春节就释放所有政治犯──119名中国公民致全体中国公民暨政府的公开信
·严正的控诉
·颜钧的简况
·“窑洞对”和“周期率”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如何建立创新国家?——中国教育的几大问题

   

   对于中国的学校教育,不仅要解决“上学贵、上学难”的问题,而且要解决教育公平问题,尤其是要改革学校的教学内容和教学方法。胡锦涛提倡“建立创新国家”。要建立创新国家,就必须培养有创新思想和创新能力的人,就要建立创新的学校,还要建立创新的科研机构和创新的文化事业。

教育产业化的错误方针

   中国政府预算中的教育经费只占教育总经费的百分之五十三,余下的百分之四十七要靠学生交费和其他来源解决。据中国社会科学院调查,将大中小学平均计算,一个学生的学杂费支出占家庭收入的百分之三十至百分之六十,占全国人口百分之八十的低收入和中低收入家庭,除了饮食费用以外,就要数教育费最高了。

   全世界一百九十多个国家中,有一百七十个国家实行免费义务教育,其中包括最穷的缅甸和老挝。中国政府颁布义务教育法已经二十年,至今尚未实行。在最近召开的十届全国人代会四次会议上,温家宝总理宣布:两年以内农村义务教育学费、杂费全免,这是一件好事。不过,学生交纳的费用,不仅是学费和杂费,还有课本费、教学辅导材料费、习题本费等等。城市义务教育,尚未提到议事日程。

   现在,学校乱收费花样百出,普遍而合法化的是重点中小学的择校费、赞助费,还有故意把录取分数线提得很高,让分数不够的学生交差分费,差分越多,收费越高。据北京理工大学杨东平课题组在十个城市、四十个重点中学调查,有五分一的学生是通过交赞助费和择校费进高中的。

   还有不合法的乱收费。《中国青年报》二○○六年二月二十三日报道,海南省三亚市荔枝中学初中学生小李,本学期除了交纳规定的学费一百一十四元以外,还被迫交了按规定是自愿交纳的八十二元,其中包括:班费、校服费、作业费,信息技术教育费、禽流感读本费、安全教育读本费、电影费、《红色之旅》读本费。海口市第八小学学生小石,本学期交了报名费二百六十三元,其中有象棋费九十六元。学生家长说:她的孩子不爱象棋,不学象棋。该校副校长说;学生不想学可以,但不学也得待在教室里,既然待在象棋课的课堂上,交费是理所当然的,不交就不能报名注册。据海南省纠风办对记者说:年年都以高压姿态治理教育乱收费,年年都是禁而不止。

   大学收费也看涨。现在,一般专业每年交学费五千元左右,特殊专业在万元以上,加上学生吃饭、住公寓和购买学习、生活用品的费用,每个学生每年至少要花一万元。二○○五年七月十七日《新华每日通讯》刊载童大焕的文章说:“中国大学收费全球最高”。他的根据是:英国“教育政策研究所”同年五月十八日公布“全球高教收费排行榜”,日本大学学费是全球最昂贵的。日本大学生每年平均的教育支出是八千九百三十英镑,折合人民币十一万元。中国人均GDP一千二百美元,日本人均GDP三点一七万美元,是中国的二十六点四倍。日本人支付十一万中国人民币的教育费,相当于中国人支付四千一百六十七元。可是,中国大学生每年平均支出在一万元人民币以上,相当于日本大学生支付的两倍半,因此说:“中国大学收费全球最高”。

教育不公加剧社会不公

   由于教育经费同地方财政挂勾,在教育投入和收费方面,地区差距很大,公办与民办差距很大。小学年均经费最高的上海市同最低的河南省相比,一九九八年是十比一,二○○五年是五十比一。

   山东济南市民办公助学校和公办民助学校收费相当于公办学校的十倍。

   辽宁省有关部门规定:沈阳、大连、鞍山等地示范高中择校费是三万元。

   尤为严重的是:高收入家庭子女同低收入家庭子女受教育的机遇很不平等。据北京理工大学杨东平课题组调查:在重点高中,百分之六十二的学生是中上阶层家庭的子女。来自高阶层家庭学生是来自低阶层学生的一点六倍。

   国内一些社会、政治学者发现:中国代际继承效应呈不断增强趋势,社会底层向上层流动很难。底层人民,不仅本人,他们的子女通过教育、就业等渠道进入公务员、专业技术人员、经理人员等阶层的难度越来越大。据成都、重庆、西安有关部门调查,有百分之四十三的低保人员认为:“靠个人努力不能改变生活状况”。重庆主城九区共容纳农民工一百四十万人,本人及其子女融入城市主流社会的人不到百分之五。百分之九十五的家庭,父子两代都是“棒棒客”或者擦皮鞋,摆地摊。据成都市调查,在公务员队伍中,父母是农民工的比例仅占百分之二点八,父母是普通职工的占百分之二十六。

   这种社会不公的代际继承,如果继续发展,就会形成富贵被垄断,贫穷被世袭,社会贫富状况凝固化、结构化,就会出现“工之子恒为工,农之子恒为农”的状况,未来社会就面临解体的威胁。

教学内容和教育方法僵化落后

   一是教材。我国近代史学专家袁伟时教授的文章《现代化与历史教科书》,引起中共中央宣传部和共青团中央宣传部的干涉和压制。其实,袁先生只是开了一个头。据我初步翻阅,中学历史教材中的古代史、近代史和世界史,中学的语文教材,都存在不少意识形态的偏见,政治课更不用说了。这样就会给青少年传授许多不真实、不正确的知识和观念。

   二是对学生期望值过高。教学内容过重,作业过多,补习过多,教育方法简单粗暴,对青少年的身心健康造成很大的伤害,以致中小学生编了许多厌学、恨学的黑色歌谣。例如:“读书苦,读书累,读书还要交学费。”“太阳当头照,花儿对我笑。小鸟说早上早,你为什么背上炸药包?我要炸学校,老师不知道,一回头,我就跑,回头一看,学校炸飞了。”“在我心中,老师最凶,晚上补课到九、十点钟;回到家中,老妈最凶,盯著作业,从不放松;老妈不在,老子最凶,拳打脚踢,发泄一通。”

   三是忽视和压抑青少年的独立性、主动性、创造性,把他们培养成驯服工具和不能独立生活、独立思考的庸才。

   中国教育部有一份研究材料指出:中国学生的思想和见解,“是世界上最短见的。”《十亿消费者》一书的作者说:“中国仍然实行填鸭式教育,要求学生死记硬背,学生缺乏好奇心和创造力,这也是中国(指中国大陆)没有一名诺贝尔奖得主的原因之一。”据美国麦肯锡公司估计,中国的一百六十万青年工程师,只有十分一有实际操作经验,适合做跨国公司工作。中国的大学毕业生占人口总数的比例相当于美国的一半,其中专攻研究开发的人员只有美国的八分之一。

中美两个考察结论都错了

   写到这里,我想起二十六年以前,中美两个教育考察团的预言。中国教育考察团赴美考察后写了一份报告,主要内容有四条:

   一、美国学生无论品德优劣、能力高低,无一不趾高气扬;

   二、美国小学二年级学生,大字不识一斗,加减法要靠扳指头,就侈谈发明创造,似乎让地球调个头都易如反掌;

   三、美国学生重视音乐、体育、美术,轻视数理化;

   四、美国课堂秩序混乱失控。

   结论:再过二十年,中国的科技文化将会赶上美国。

   同年,美国也派了一个教育考察团到中国考察,回去以后写了一个见闻录,主要内容也是四条:

   一、中国学生上课时把手放在胸前,幼儿园学生双手放背后;

   二、早起,每天早晨七点前,大街上见到最多的是学生,边走边用早点;

   三、家庭作业很多,是学校作业的继续;

   四、考分高的学生能够得到奖状和荣誉称号。

   结论:中国学生是世界上最勤奋的,是起得最早睡得最晚的,学习成绩同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同年级的学生相比,都是最好的。再过二十年,中国在科技文化方面将把美国甩在后面。

   二十六年过去了,美国在这段时间里,培养了五、六十位诺贝尔奖金得主,中国大陆却没有一人。可见,一九八○年,中美两个教育考察团的估计都错了。他们错在哪里?错在只注意到学生的勤奋、守规矩和学习成绩好,却忽略了中国学生缺少美国学生的独立性、主动性和创造性。

胡耀邦的教育思想

   其实,中国近现代那些卓越的思想家、教育家,对于学校教育,早就提出过正确要求了。且不去说梁启超、蔡元培、胡适、陶行知那些教育大师,只就离我们时间最近的政治家、思想家和青少年工作专家胡耀邦来说。一九五三年,在共青团召开的全国少年儿童工作会议上,胡耀邦为“社会主义新人”提出的标准就是:“独立性、主动性、创造性”。他说:“我们强调‘独立性、主动性、创造性’,提倡‘小老虎’精神,反对‘小老头’精神,就是为了把儿童培养得更加勇敢,更加活泼,使儿童的个性得到充分的发展。”他说:“现在流行着一种有害的做法,就是不许儿童‘调皮’,要他们‘斯文’、‘规矩’。……儿童对于自己不懂和不赞成的事物,敢怀疑,敢提问,敢调皮,是很好的。要耐心给予解释说明,才有助于他们勇于追求真理的精神。如果不许儿童争论,一味强调‘听话’,就会造成不去思索,只知盲目服从,唯唯诺诺。”

   一九五六年五月,在北京市高等学校共青团干部会议上,胡耀邦又说:“学校是一个思想最活跃的地方,在这个场所里,可以大胆讲话,大胆怀疑,大胆询问,大胆争论。争论错了也不要紧,不会使社会主义建设受到损失,也不会使粮食减产。”

   可惜,现在各级学校对学生的教育、管理和思想政治工作,大多是同胡耀邦的教育思想背道而驰的。

《争鸣》2006年4月号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