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刘正有专栏
[主页]->[现实中国]->[刘正有专栏]->[致中共自贡市市委书记、市人大常委会主任的一封公开信]
刘正有专栏
·刘正有状告自贡市公安局行政上诉书
·人间有冤无诉处 含恨九泉告阎罗
·检察院拒绝批捕刘正有 公安加速补充侦查
·刘正有上访悲歌
·刘正有上访悲歌《修定稿》
·四川自贡市再次发生政府强行征地事件
·自贡市再次发生警黑强占土地事件
·自贡农民再次与当局在被强徵土地上发生冲突
·四川自贡官商勾结强行占地施工,打伤三村民
·四川自贡市政府再次发生3.30市长拒访事件
·中国人你要“人权、民主、自由”吗?
·四川村民与开发商对峙昼夜护土地
·自贡公安助黑抢地打人 再传受害人施压
·国际人权组识邀请参加人权会议在北京被拦截诉赔偿
·四川自贡法院终于受理维权村民控告公安案
·自贡当局派800人强占20亩土地
·四川省高级法院和自贡法院是执行哪家的法律
·法院无故延期自贡农民诉公安局案审理时间
·五农妇赴京告状呼上当 刘正有称恶法所致
·五农妇赴京告状呼上当 刘正有称恶法所致{定稿}
·自贡失地农民告警案诉讼代理词
·刘正有:严正抗议自贡法院5.10庭审司法腐败
·四川省自贡市自流井区人民法院行政判决书是否枉法
·四川省自贡市自流井区人民法院行政判决书
·四川自贡农民告警案行政判决上诉书
·自贡第二批失地农民告警察案 法院终于定出开庭审理日期了
·自贡失地农民第一批告警察上诉案 二审法院己经受理
·刘正有:严正抗议自贡市荣县政府迫害上访人
·自贡法院决定正式开庭审理 第二批护地农民告警察案
·严正抗议自贡法院6.22枉法审理护地农民告警案
·自贡市再发生强暴占地 暴打致伤七村民
·刘正有:自贡失地6位农民告警察案上诉代理词
·自贡市再次发生7.16动用各警种约300人强暴拆民房事件
·自贡暴力拆迁 官员说不需法律程序
·刘正有:自贡护地村民告警察上诉案 法院终审枉法判决书
·刘正有在自贡市政府上访的遭遇和所见所闻记实
·陈守林 刘正有:行政终审判决再审申请书
·自贡市一名妇女上访10年只为其女儿伸冤被警察拘留告警察案
·侯世强等人:致全国人大常委会 最高检 最高法的控告信
·刘正有在自贡市政府上访的遭遇和所见所闻记实
·自贡市护地农民被迫向中共高检等提出控告
·刘正有:上下官都贪 百姓遭殃-顺口溜
·自贡上访人缪群芳行政判决上诉书
·自贡市上访人缪群芳告警察案法院枉法判决书/刘正有
·自贡市公安局刑事拘留3名上访人的申冤纪实
·自贡市135名上访人申请游行示威 惊动国家公安部
·关“黑监狱”四川访民曹晓丽绝食抗议
·四川访民曹晓丽绝食近8天后获释
·自贡市中级法院决定开庭审理上访人缪群芳告警察拘留上诉案
·自贡上访人缪群芳告警察上诉代理词
·自贡上访人吴昭玉被关进黑监狱55天获释
·自贡市中级法院对陈守林等人告警察再审案被驳回
·关于四川荣新房地产开发商和市政府动用武警野蛮拆迁私有房屋的紧急呼吁
·自贡市上访人曹晓丽去京上访再次被关进黑监狱
·自贡市发生民工和建材商“1.7”跳楼与堵公路讨薪讨债事件
·刘正有致中共中央国务院国土资源部的一封公开举报信
·自贡电视台访谈拦目举行了市长谈民生问题的观后感
·自贡市四医院医护人员群欧病人家属致伤的调查
·刘正有:再揭自贡市四医院医护人员群殴病人家属致伤的真相
·自贡市发生灯会丑闻事件的反思
·刘正有致全国人大代表 政协委员的一封公开信
·三揭自贡市四医院医护人员群殴病人家属致伤的真相
·我国富豪们在地震灾区捐款时为富不仁
·四川自贡市上访人为地震重灾区捐款献爱心
·四川自贡市失地农民为地震重灾区捐款
·四川自贡红十字会贪污地震捐款事件/刘正有
·刘正有严正抗议四川成都警方非法抓捕黄琦等人
·四川自贡维权人士刘正有被传唤
·四川自贡维权人士刘正有被取保候审1年的期限放回家
·人权圣火被诬邪教组识 刘正有奥运前遭迫害和构陷(图)
·人权圣火被诬邪教组识 刘正有奥运前遭迫害和构陷(图)
·强烈遗责!自贡市利用北京奥运会非法拘禁监控上访人员
·四川自贡:在北京奥运会期间非法拘留上访人古学琴
·四川自贡对信访人发布“镇压令”集体对抗中央16号令事件
·刘正有:四川知名教授10年上访无果被严密监控
·四川一化工教授开发科技成果成功反遭地方干部算计
·刘正有:一位为女儿冤死讨公道的上访母亲悲惨遭遇纪实
·四川都江堰市地震灾民代表杨培群在中纪委上访被抓
·我和自贡社会各界人士拜访谢韬先生记事
·自贡市凤凰乡违法罢免民选村组长王利平事件(图)
·四川地震灾民代表杨培群被抓回当地关押在“黑监狱”要拿钱赎人
·四川自贡上访人罗世模等5人在北京被抓捕
·四川地震灾民代表杨培群上访的悲惨遭遇和释放记实
·刘正有:紧急呼吁救助都江堰地震灾民代表杨培群女士
·四川自贡市上访人古学琴依法状告公安局
·四川自贡法院正式受理上访人古学琴告警察非法拘留案
·我国著名教授詹沛鑫被逼在省高法边跳舞边喊冤事件
·强烈抗议自贡法院剥夺刘正有行诉案代理人资格
·刘正有:我接受了一份厚重礼物
·自贡访民天安门示威遭遣返续关押
·自贡法院三名法官强行撞入民宅威胁原告人事件
·刘正有:为《零八宪章》坐牢感到自豪
·刘正有:周作如先生为民告地狱状2周年纪念日
·自贡市纺织厂工人罢工游行示威事件
·四川自贡逾千纺织工人罢工、游行、请愿遭暴力(图)
·全国两会自贡上访人在北京申请游行遭毒气侵害
·四川到京访民遭毒气侵害 维权人士被严密监控
·四川自贡荣县发生煤矿事故,四人死亡
·自贡:一桩回避尸检掩盖真相的抢劫杀人案
·自贡《08宪章》签署人罗世模再次被刑事传唤
·自贡政府动用警力强迫失地农民购买社保事件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致中共自贡市市委书记、市人大常委会主任的一封公开信

市委书记、市人大主任唐坚先生:您好!

    我叫刘正有。我谨以中国公民、自贡市民、失地失房维权农民的身份,用公开信的方式与市委书记、市人大主任唐坚先生交流、沟通意见。唐坚先生于2000年底,由中共四川省委组识部调来自贡市担任市委书记职务和市人大主任职务。小民不知尊称先生为书记还是主任,这有点为难小民了。经反复思考,小民自做主张尊称先生为自贡市“一把手”。因为自贡市是“一把手治市”和“一把手一句话比法大”。小民认为,这种尊称既合符市情也符合民情。不知唐坚先生是否同意我与先生交流、沟通中使用“一把手”的称谓?唐先生认同与否,望下次来信商榷。现将自贡市失地、失房农民的生存情况和本人在2005年依法维权状况及维权环境向“一把手”作简要汇报:

    一、自贡市失地失房农民生存情况

    1、中共自贡市委、市政府1993年在红旗乡、卫坪乡、凤凰乡划出10平方公里范围,1.5万亩土地,创建所谓“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首当其冲是红旗乡4个村全部在“自贡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管理委员会”(简称:开发区)掌控范围内。由中共自贡市委、市政府授权开发区统一征地、统一拆迁、统一划拨、统一出让(转让)、统一管理的“五统一”大权。市政府官员说:“先征后用,捆绑式征地”。未经国务院、省政府征地合法审批程序,农民赖以生存的土地就被非法倒卖1.5万亩,市委、市政府官员获暴利50亿,农民房屋折迁费依法应得2亿多元,被非法克扣1.7亿,农民实际才得到房屋折迁补偿费3000多万元。市政府(93)75号拆迁文件规定:限量还房,结构补差。强令执行。严重违反国务院(91)78号令拆迁条例规定的:产权调换,作价补偿或产权调换与作价补偿相结合。

    例如:失房农民3口之家,如有150平方米住房,依市政府规定限量还房,每人15平方米,只能有45平方米住房,剩余105平方米住房由开发区以每平方60、80、105、120元不等价格收买。而失房农民换开发区的安置房80平方米,除去45平方,其余35平方米住房由被拆迁人向开发区购买,政府规定价为每平方米780元,另加搂层差结构差价格:850元一平方米。如此,失房农民要倒补2~3万多元才能分到80平方米安置住房。况且,凡是失房农民分配和购买的安置房都是危房。迄今,失房农民反映强烈却无人管。我们依法维权,就是要捍卫我们农民依法应得的集体财产和私有财产。被谁侵吞了,应依法问责和追究。

    2、12年过去了,被征土地1.5万亩之上至今不见一家“高新技术”企业,只见一栋栋商品住宅楼。更造成了3万农民失地、失房、失业。1993年至1998年以前,男性18岁~40岁,女性18岁~35岁的失地农民约3000人,由市政府统一招工、统一分配进的区属企业和私营企业,都是效益差的企业里工作。有的工作2月左右,长的工作一年多,就面对企业破产。至今这3000余人既无生活费也无医疗保障。其余老小及男性40岁以上的,每月领取生活费从35元、45元、64元、74元、79元至90.6元(政府不管生老病死),小孩0岁至18岁依次领取生活费,年满18岁这部份人员的生活费自动终止,自谋职业,政府也不管了。1998年~2003年,失地农民拒绝政府欺骗招工当工人,市政府规定两套方案安置失地农民,符合招工条件人员:(1)由政府统一招工;(2)不愿意招工人员由政府统一发给安置费8000元自行找工作。剩余老小按每月领取生活费64元。

    3、失地农民年青人都得到市政府8000元招工安置费,有的倒补住房款都不够,有的为了生存买一辆人力三车轮车、二轮摩托车运载客人维持生计。但是,经常产生修车费,出了交通事故要赔偿,还经常被交警罚款。在不长的时间里,造成许多人既无车也不好找工作,再也没有生活来源。以致造成汇东开发区内的抢劫、盗劫、吸毒、杀人等刑事案件和恶性案件在自贡市居首位。失地农民40岁以上的中老年人,为了生存靠卖苦力、买卖水果蔬菜、擦皮鞋修鞋,做点小生意等维持生计。但是,又经常被城管人员和工商管理人员强行收费和收缴各种工具及物品。例如,叶兴华,40岁,卖水果维持全家生计,被汇东城管人员活活逼死,至今无说法。失地、失房、失业农民每月领取几十元生活费,最低生活都无法保障,更无医疗保障。失地农民得了病,只有小病拖,大病挨,病危了就把门扳下下来,停在门扳上等着落那口气。2002年12月25日至2005年11月的3年内,我先后失去了5位亲人:母亲、父亲、弟弟、叔爷、叔娘。他们都是因无钱医治而死去!弟弟死时才48岁,是家里的顶粱柱。面对亲人先后死去,我真是欲哭无泪。苍天哪!你为什么这样不公平?这些都是我依法维权的报应吗?

    二、自贡市警察积极抓捕农民收集证据

    1、2005年4月20日,自贡市选新市长。我和失地、失房农民参加会埸外选举及反映实情。便衣警察强行抓捕我和其他4名农民。5月初,我上北京上访上告。7月16日,用特快专递寄出《中国农民的儿子再次致国家领导人的公开信――面对失地农民哭诉的眼泪我也流泪因为我是农民的儿子》。2005年10月29日,成都知识界、法律界、新闻界及各界人士联名签名发出《成都市民支持自贡失地农民维权的呼吁书》。11月18日,我以失地农民代表的身份送出《致四川省委驻自贡市巡视组的一封公开信――自贡官员在省委巡视期间竞敢违法作为和不作为的胆子从何方来?》。11月19日,我参加自贡网友举办的[釜溪书院]读书会《宪政与公民》讲座。12月10日,参加成都草堂读书会举办的《纪念世界人权日57周年演讲》活动,我的演讲题目是《中国人你要人权、民主、自由吗?》。自贡市“一把手”先生,这是刘正有向你及你的部下作的2005年的依法维权年终总结汇报。

    2、四川省委驻自贡巡视组全体人员尚在自贡市巡视期间,市委、市政府在2005年11月责成自贡市公安局组成专案调查指挥部,由市公安局副局长徐明远负责、汇东新区分局配合行动。“一把手”及其部下亲自指示:不顾一切刑侦手段,在失地农民代表中重点调查刘正有,收集相关证据,不惜一切警力、财力、物力,在汇东开发区及其它县市给予调查、收集证据。大批便衣警察全面展开对刘正有先生的调查取证。警察先生强行撞入失地农民代表宅内调查。有的人被警察公开出示自贡市公安局汇东分局《传唤通知书》,有的人被警车押送到自贡市公安干校内进行审问,有的人被押送到汇东分局进行审问。先后有黄永农、邓淑芳、曾仕华、周作如、钟星群等约20余人被警察强行审问。失地农民再次处在白色恐怖里,据被抓捕审问者反映,警察主要审问:4.20事件、6.20、6.23、6.24事件,以及怎样认识刘正有和陈守林的?警察吼叫说:如不说出和刘正有有什么关系,后果自负!警察还讯问:刘正有是个什么东西,你们拿了多少钱给他?“4.20”事件是不是他组识的?标语口号是谁写的?他和现在这个女的是否结婚?等等,像审犯人一样。有的农妇被吓得几天吃不下和睡不好,有的农民说:刘正有是我们农民领袖、主席,他为农民说话。有的问警察:你们为什么这么怕刘正有?你们警察说话要讲证据,不准乱说!他为农民说话,难道就是坏人,就是黑社会的人?有的农民在下午3点过抓进市局干校,深夜4点过才放出。警察审问认为有用的才记录。

    执法的警察先生,你们是否知法犯法?6起群体抗争事件,已经事过境迁,现在搞秋后算帐?六、七十年代“文革”整人搞黑材料的手段居然延续到21世纪的今天!警察先生严重滥用职权,应罪加一等。否则,难以服众。2003年6月24日,你们抓捕80多无辜农民,我一人亲自前去汇东分局向原副局长郑小清提出:(1)由我一人坐牢换80多无辜农民。(2)希望汇东分局警察善待无辜农民。(3)请郑局长跟原市长罗林书、常务副市长侍俊代句话,市委、市政府除了有警察、手铐、电警棍、牢狱外,他们手中还有什么?

    三、自贡市“一把手”该负什么责任?

    1、你从2000年调入自贡任“一把手”,93年、95年、98年、99年市委、市政府官员滥用职权对农民土地和房屋发生的暴征暴拆事件,暴力镇压失地、失房农民等等犯罪行为的一笔笔帐,不应该记在你现任“一把手”的帐上,既合情、合理也合法。但是,从2001年起,自贡市所发生的滥用职权、无法无天、暴力镇压失地农民的犯罪行为,这笔帐必须记录在你这个“一把手”的政绩帐目内和历史史册内。因为,历史是由人民写的。例如,2003年起发生失地农民依法抗争的5.20、6.20、6.23、6.24、7.4、4.20等6起群体抗争事件,先后抓捕无辜农民200余人,被拘留24人,被暴打致残10余人,被逼身亡4人的命案。至今仍在动用警察拘传、审问失地农民代表20余人,你做为自贡市党的“一把手”对付老实巴交、纯朴、善良、斗大的字都不识两个的失地、失房农民和农妇,你除了镇压还是镇压,还有就是编造谎话的能力确实非凡,这些应全记在你的帐上。

    2004年,为了创建人居环境工程,也是党的“一把手”的面子工程和政绩工程。据说,用了自贡6年财政资金7个亿。你的同僚及部下向你这个党的“一把手”反映:资金困难,是否缩小项目?你做为党的“一把手”公然在会上说:“我只管帽子,不管票子!”强令扩大政绩工程项目。你对你的同僚及部下都如此作风霸道,就能说明你对平民百姓的残暴程度何等之残忍。唐先生,你现任“一把手”春风得意,你是一个东西,一旦失去了,你什么东西都不是。我呼吁:“一把手”立即停止残害失地农民!有事找我,行吗?

    2、2004年8月,“一把手”责成市警察对我展开全面调查收集材料。2005年11月,再次动用警力对我展开调查收集材料。我有喝早茶的习惯,陪我喝茶的退体老工人卓炳成(75岁),都被警察传唤审问。另外,一家民间机构的负责人也被讯问。倘若我刘正有犯了国法,警察直接抓捕、判刑都行,那样我会心服囗服。你不要动用警察迫害无辜公民,他们向我打电话都在哭诉。凡是被抓者都说“一把手”要黑整我,都叫我注意安全。唐坚先生,你可以有非法掠夺我们私有财产的权力,非法残暴迫害我们的权力,坚决不解决人民疾苦的权力。但是,你永远不可能有剥夺我们依法维权的权力和阻止我们寻求正义的权力!       

    我们失地农民坚持12年,上访上告,多次遭受恐吓、迫害、拘留等,在这种恶劣的维权环境下,我们仍坚守维权宗旨:依法、文明、理性、监督。维权主题:反腐败其乐无穷,反贪官其乐无穷。我们从1995年至2005年底的维权行为,受到各级行政和司法机关好评,受到国内外专家、学者、新闻记者高度评价与肯定。市委信访办主任曹仲全、原市政府信访办主任李先觉、现市政府副秘书长李剑、现市政府信访办主任阮垣远等人,长期接待我们上访反映实际问题,对我们的上访行为,他们都多次当着我们提出高度评价。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