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刘正有专栏
[主页]->[现实中国]->[刘正有专栏]->[杨宪宏访谈刘正有:他们也不要脸,就像一个娼妓一样!]
刘正有专栏
·自贡大岩村被拘村民获释 誓言告公安
·四川维权人士刘正有:抗议中共网警封杀致胡温的公开举报信
·刘正有:严正抗议剥夺公民代理权利
·代理人刘正有被解除资格 失地农民状告公安案受阻
·快讯:今晨自贡市千人围堵法院讨说法
·自贡市上千农民到法院声讨法官事件
·自贡千人围堵法院 抗议执法不公
·自贡失地村民状告公安案延期 上千人聚会表达不满
·美国记者在自贡深入农民中调查采访行录
·刘正有:状告自贡市公安局的行政起诉书
·刘正有:状告自贡市公安局的行政起诉书
·刘正有:致全国人大常委会的一封公开信
·刘正有状告自贡市公安局行政上诉书
·人间有冤无诉处 含恨九泉告阎罗
·检察院拒绝批捕刘正有 公安加速补充侦查
·刘正有上访悲歌
·刘正有上访悲歌《修定稿》
·四川自贡市再次发生政府强行征地事件
·自贡市再次发生警黑强占土地事件
·自贡农民再次与当局在被强徵土地上发生冲突
·四川自贡官商勾结强行占地施工,打伤三村民
·四川自贡市政府再次发生3.30市长拒访事件
·中国人你要“人权、民主、自由”吗?
·四川村民与开发商对峙昼夜护土地
·自贡公安助黑抢地打人 再传受害人施压
·国际人权组识邀请参加人权会议在北京被拦截诉赔偿
·四川自贡法院终于受理维权村民控告公安案
·自贡当局派800人强占20亩土地
·四川省高级法院和自贡法院是执行哪家的法律
·法院无故延期自贡农民诉公安局案审理时间
·五农妇赴京告状呼上当 刘正有称恶法所致
·五农妇赴京告状呼上当 刘正有称恶法所致{定稿}
·自贡失地农民告警案诉讼代理词
·刘正有:严正抗议自贡法院5.10庭审司法腐败
·四川省自贡市自流井区人民法院行政判决书是否枉法
·四川省自贡市自流井区人民法院行政判决书
·四川自贡农民告警案行政判决上诉书
·自贡第二批失地农民告警察案 法院终于定出开庭审理日期了
·自贡失地农民第一批告警察上诉案 二审法院己经受理
·刘正有:严正抗议自贡市荣县政府迫害上访人
·自贡法院决定正式开庭审理 第二批护地农民告警察案
·严正抗议自贡法院6.22枉法审理护地农民告警案
·自贡市再发生强暴占地 暴打致伤七村民
·刘正有:自贡失地6位农民告警察案上诉代理词
·自贡市再次发生7.16动用各警种约300人强暴拆民房事件
·自贡暴力拆迁 官员说不需法律程序
·刘正有:自贡护地村民告警察上诉案 法院终审枉法判决书
·刘正有在自贡市政府上访的遭遇和所见所闻记实
·陈守林 刘正有:行政终审判决再审申请书
·自贡市一名妇女上访10年只为其女儿伸冤被警察拘留告警察案
·侯世强等人:致全国人大常委会 最高检 最高法的控告信
·刘正有在自贡市政府上访的遭遇和所见所闻记实
·自贡市护地农民被迫向中共高检等提出控告
·刘正有:上下官都贪 百姓遭殃-顺口溜
·自贡上访人缪群芳行政判决上诉书
·自贡市上访人缪群芳告警察案法院枉法判决书/刘正有
·自贡市公安局刑事拘留3名上访人的申冤纪实
·自贡市135名上访人申请游行示威 惊动国家公安部
·关“黑监狱”四川访民曹晓丽绝食抗议
·四川访民曹晓丽绝食近8天后获释
·自贡市中级法院决定开庭审理上访人缪群芳告警察拘留上诉案
·自贡上访人缪群芳告警察上诉代理词
·自贡上访人吴昭玉被关进黑监狱55天获释
·自贡市中级法院对陈守林等人告警察再审案被驳回
·关于四川荣新房地产开发商和市政府动用武警野蛮拆迁私有房屋的紧急呼吁
·自贡市上访人曹晓丽去京上访再次被关进黑监狱
·自贡市发生民工和建材商“1.7”跳楼与堵公路讨薪讨债事件
·刘正有致中共中央国务院国土资源部的一封公开举报信
·自贡电视台访谈拦目举行了市长谈民生问题的观后感
·自贡市四医院医护人员群欧病人家属致伤的调查
·刘正有:再揭自贡市四医院医护人员群殴病人家属致伤的真相
·自贡市发生灯会丑闻事件的反思
·刘正有致全国人大代表 政协委员的一封公开信
·三揭自贡市四医院医护人员群殴病人家属致伤的真相
·我国富豪们在地震灾区捐款时为富不仁
·四川自贡市上访人为地震重灾区捐款献爱心
·四川自贡市失地农民为地震重灾区捐款
·四川自贡红十字会贪污地震捐款事件/刘正有
·刘正有严正抗议四川成都警方非法抓捕黄琦等人
·四川自贡维权人士刘正有被传唤
·四川自贡维权人士刘正有被取保候审1年的期限放回家
·人权圣火被诬邪教组识 刘正有奥运前遭迫害和构陷(图)
·人权圣火被诬邪教组识 刘正有奥运前遭迫害和构陷(图)
·强烈遗责!自贡市利用北京奥运会非法拘禁监控上访人员
·四川自贡:在北京奥运会期间非法拘留上访人古学琴
·四川自贡对信访人发布“镇压令”集体对抗中央16号令事件
·刘正有:四川知名教授10年上访无果被严密监控
·四川一化工教授开发科技成果成功反遭地方干部算计
·刘正有:一位为女儿冤死讨公道的上访母亲悲惨遭遇纪实
·四川都江堰市地震灾民代表杨培群在中纪委上访被抓
·我和自贡社会各界人士拜访谢韬先生记事
·自贡市凤凰乡违法罢免民选村组长王利平事件(图)
·四川地震灾民代表杨培群被抓回当地关押在“黑监狱”要拿钱赎人
·四川自贡上访人罗世模等5人在北京被抓捕
·四川地震灾民代表杨培群上访的悲惨遭遇和释放记实
·刘正有:紧急呼吁救助都江堰地震灾民代表杨培群女士
·四川自贡市上访人古学琴依法状告公安局
·四川自贡法院正式受理上访人古学琴告警察非法拘留案
·我国著名教授詹沛鑫被逼在省高法边跳舞边喊冤事件
·强烈抗议自贡法院剥夺刘正有行诉案代理人资格
·刘正有:我接受了一份厚重礼物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杨宪宏访谈刘正有:他们也不要脸,就像一个娼妓一样!

    [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杨宪宏访谈刘正有:他们也不要脸,就像一个娼妓一样!

   (博讯2006年06月21日发表)

   

    [ 作者:杨宪宏 来源:天网/台湾中央广播电台 文章录入:天网 ]

   

   刘正有无奈地目睹娼妓一样的当局

   

   杨宪宏訪四川省自貢市失地維權農民代表劉正有先生 [点击进入原声]

   本節目播出時間 :2006/06/21 12:15~13:00;23:15~24:00

   劉正有應非政府組織“國際人權服務”的邀請,本來計劃參加聯合國人權理事會成立後在瑞士日內瓦召開的第一次人權會議,但是,6月16號上午劉正有在北京首都國際機場登機前,卻被自貢市的國保、公安和政府官員攔截,隨後被押回自貢,直接送到自貢市公安局彙東分局,接受了兩個小時的傳喚。整整被非法限制人身自由達37個小時,直到18號淩晨2點多才回到家裡,十九號下午劉正有再度被傳喚。

   為什麼面對一個農民出國,四川自貢市當局要這樣大費周章的派人到北京機場攔截?劉正有到底有什麼冤屈,讓當局這樣緊張? 在今天節目裡,我要請劉正有先生來跟我們談談,他和其他同鄉,這幾年因為失去土地、失去房子,到處上訪,無人聞問的艱辛歷程,還有,這次四川自貢市當局把他從北京千里迢迢的押回自貢市,到底是為了什麼?

   -------------------------------

   杨宪宏:谢谢刘先生今天接受访问。首先,我向刘正有先生表达我们对你的问候。如果不是16号那天被四川自贡市的公安和警察拦截,你现在应该是在瑞士了对吗?给我们谈谈当天你的情况好吗?

   刘正有:好,谢谢你们的关注。我是受世界人权组织《国际人权服务社》的邀请到 “人权之都”瑞士参加国际人权大会。关键是我的一切手续都合法,是一个合法的公民吧。然后在过安检的时候就在北京首都警察被警察把我拦截下来。

   理由非常之简单,就是四川省公安厅打电话来,不要我出境。手续合法,又有效,但是为什么不要我出境的理由,他们不给我讲。他们跟我讲他们都不知道。

   我认为他们这样做是非常非常之荒唐。

   第一个,是我们中国政府已经加入(成为了)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的成员国。

   第二个,是这个人权已经纳入了中国的宪法。

   第三,这个国际人权组织只是邀请了一个参加人权会议的人员,可他自己的人权都保障不了。

   这是不是非常非常之荒唐。

   这是其一。

   其二,不出示任何法律手续,包括来劫持我的(四川)警察和首都机场的警察不出示任何法律手续。然后,非法将我遣送会四川自贡。

   遣送回来,更为可笑的是,他们把我直接拉回公安局,非法传讯我失去人身自由37,38个小时之后,才出具这个传唤通知书,理由是2005年4月20号,非法示威。然后进行传讯,记录,6个警察围着我一个人,完全是这个非法的审问。让我感觉这个事让我非常的气愤,我对他们的这个非法行为提出了严正抗议。第二,凡是他们提出的无聊的问题,拒绝回答。

   第三,他们叫我配合他们,我坚决拒绝配合。

   这三点态我一表了之后,我就拒绝开腔了。一言不发,不管他们问什么我都不讲话了。我说我非常之疲惫。我坐了两天车了,我已经54岁了,我说你们完全是在对我进行折磨。因此,我对他们再一,再二问的什么问题我是一直不开腔了。

   杨宪宏:刘先生,他们都在问你什么问题?

   刘正有:都不断的问,2005年4月20号,是谁组织的示威呀,标语口号是谁写的呀,是不是我去喊的这些农民的市人大广场去进行静坐示威呀,这些无聊的问题。

   杨宪宏:2005年呢,今年是2006年6月了。一年前什么都不办,到了你要出国参加人权研讨会的时候突然的认真起来了。

   刘正有:对对对。

   杨宪宏:哪这个之前有没有说过要传唤你?

   刘正有:没有,没有从来没有。

   而且是隔了一年多以后才来传讯我。还说我是犯罪嫌疑人。我说犯罪嫌疑人是你们不是我。

   为什么呢,这个2005年4。20事件已经是一年多了。如果属于非法的示威,那么你们警察已经构成了渎职罪。所以犯罪的是你不是我。后来我就一直拒绝在传唤证上签字。他们搞的讯问笔录我拒绝签字,在这种情况下,我一言不发,他们拿到我没有办法。他们审问我的人是自贡是法制处的陈建英(音),还有伟东公安分局刑警大队的周海志(音),还有张南(音)等一共六个人

   杨宪宏:他们是在公安的办公室来讯问你吗?

   刘正有:国保大队的办公室嘛。汇东公安分局国保大队的办公室来审问我。轮流上阵,我就是一言不发。最后他们拿我没有办法,然后请示了上级领导,同意让我回家,同时让我礼拜一,二来继续审问。

   然后他们昨天就到我家里来了,开头来了两个局长,就说他们的局长让我到局里去继续讯问。我说有什么讯问呀,你们是在搞这种无聊的东西。你们把你们的局长叫来,我说我拒绝去。我没违法,违法的是你们。然后哪两位警察就走了。

   走了后(不久),马上就来了个回东分局的副局长叫陈建(音)。带了12名公安警察,大部分全副武装,带了摄像机,照相机。从外面一直摄像到我家里面。当时自贡这个天气是非常之热,我大个赤膊,穿短裤,踏双拖鞋。 我(原来)住的房屋被他们用炸药炸了,我现在住的房屋很小。(他们)一进屋就把房屋站满了,外面还有很多警察。在他们公安局的局长副局长暗示下,有两个全副武装的警察就向我扑过来要强行的把我抓走。我就向他们提出严重抗议,我说我打个赤膊穿个短裤,难道裤子都不要我穿吗?我说,你们是不是黑社会打架吗,你们来这么多人,我一个弱势,一个农民呀。跟黑社会打架是一样的嘛,你们这么强大的一个政权还怕一个农民吗?我提出抗议以后,他们的局长就说好好,让他把衣服穿上跟我们一起走。然后我就把衣服穿起来跟他们一起去,又回到国保大队的办公室。

   到办公室后,他们局长还有很多警察又审问我。我还是重申了我那天晚上的三个立场,我说,你们这个地方如果是讲理讲法的,我可以讲;如果你们不讲,我重申一道我哪天晚上的三个观点。第一你们非法传讯,我提出严正抗议; 第二,拒绝回答,第三,绝不配合。你们的任何传唤证和笔录拒绝签字。

   他们没有办法,他们的一个副局长就说,这次阻止你出去,是2005年4月你们的示威还在立案调查期间,所以你不能出去。我说,你们这个说法是非常的荒唐。我说,你们这一次,凡是有头脑的人都知道,你们是非常卑鄙,使用非法手段,掩盖你们这一次阻绕我出去的罪责。我说,你们为了应付国际社会对你们的谴责,应付你们的上级你们就用这个理由来搪塞上级,欺骗国际社会和正义人士。我说你们这种手段是非常卑鄙无耻。他们再问什么我就拒绝回答。

   然后,他们在这个讯问笔录上写个,“我拒绝回答”,我不想说,他们也写个“我不想说。”

   他们审问我之后,然后在场的警察签了字,我也拒绝签字。他们拿我没有办法,最后就把我送回来。整个情况就是这样。

   杨宪宏:听起来就是一个闹剧。

   刘正有:一个闹剧,而且非常荒唐的闹剧。他们不但维护,而且还加重的迫害我。

   杨宪宏:其实,讲穿了只有一个目的,就是不要让你出国。就胡诌弄一个理由来,自己也搞不懂,就放你回来了。后来他们有没有说要怎样?

   刘正有:他们说他们随时都可以找我。

   杨宪宏:我们知道这次邀请你的组织是《国际人权服务》,是位于日内瓦的一个非政府组织,是联合国社经理事会的咨询地位。这次的行程,这个《国际人权服务》邀请你去开会,他原来的目的是什么?

   刘正有:它原来的目的是,我这个维权多年了,他们用政府打压我也不屈服他们,他们用金钱收买,女人勾引呀,只有我们这些下面的老百姓想不到的,没有这些劣官做不到的。他们什么手段都能耍的出来。加上这些国际国内,这些专家学者高度关注我。按照他们来讲嘛,我说国内维权的知名人士。阻止我出去,是怕我将他们的丑闻,他们向人民犯下的一桩桩罪行怕我向国际社会讲出来。

   杨宪宏:这个刘先生你本来是打算要讲的?

   刘正有:肯定要讲的。

   杨宪宏:这个求仁得仁,本来就是要讲的。等一下我请你好好讲讲。那么这个《国际人权服务》它这个开会有个会议程序,那么你记不记得你这个开会你应当是在什么样的情况下讲呢?

   刘正有:我还没有去嘛,不知道这个会议程序。

   杨宪宏:哦他只是安排你的行程。那么他在邀请你去开这个会,他有没有告诉你他这个会议今年的主要题目是什么?

   刘正有:这个主要目的,它在邀请函里面讲了的。第一个是参加国际人权服务的培训,第二个是参加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的第一次大会。

   杨宪宏:我想它的主要目的是跟全世界的人权组织,大家有交流,认识。我想它的主要目的是这里。未来可以跟四川或世界其他有相同问题的组织怎么样合作。我猜测是不是这样一个目的啊。《国际人权服务》它就是帮助这个有人权服务这些组织他们之间互相有交流,互相的串联。我想它这个目的,其实这也是光明正大的。

   刘正有:这个是合理合法,也附和我们这个的法律。

   杨宪宏:对这个是普世价值。所有他们来阻止你这个是非常的荒唐。

   不过刘先生,我要请教你。差不多就是你要出去期间,就是六月十二日,我们在网络上看到一个消息,就是在你们的附近,三峡水库的移民,三峡建坝被迫移民的一位维权代表,一位傅先财(音)先生,他因为接受德国电视台的专访,专访结束后被公安打到全身瘫痪,不知你有没有听到这个消息?

   刘正有:我知道这个消息,非常清楚。

   杨宪宏:就是在你去首都机场之前就知道了?

   刘正有:知道,我去之前就知道了。

   杨宪宏:那么这事情对你有没有什么压迫感?

   刘正有:没有,我从来心理就没有恐惧感,也没有压迫感。

   杨宪宏:那么你心理是怎么想这个问题,就是接受德国电视台采访就要被打成瘫痪了。

   刘正有:因为这个问题呀,我最爱讲的一句话,中东国家是一个带硝烟的恐怖国家,而中国是一个不带硝烟的恐怖国家。带硝烟的国家他并不可怕,可怕的是一个不带硝烟的(恐怖)国家。

   所以,你现在知道了嘛,他们现在完全是用黑社会手段,无法无天,欺压百姓,什么手段他们都做的出来。

   杨宪宏:哪岂不是变成了流氓治国了吗?

   刘正有:是流氓治国。还有就是非法的剥夺老百姓的财产。

   杨宪宏:据我了解,这个傅先财他在六月八号接受德国电视台采访,警方传唤他,质问他为什么接受外国媒体采访。之后傅先财在湖北省秭归县遭到袭击造成全身瘫痪。这件事情也引起德国政府高度重视。德国政府训令大使馆要求中国政府要迅速调查,德国媒体也大幅报道这个事件,德国的金融时报就直接称呼中国是一个黑手党的国家。可见问题的严重。德国这么出重,那么你认为德国这么做对中国(人民)的权益有没有帮助呢?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