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刘晓波文选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刘晓波文选]->[从王朔式调侃到胡戈式恶搞——兼论后极权独裁下的民间笑话政治]
刘晓波文选
·独裁民族主义是单刃毒剑
·人民主权和党主人民的悖论
·巴金是一面下垂的白旗
·在贪官和资金外逃的背后
·胡锦涛的撒钱外交
·虚幻盛世下的“祭孔”闹剧
·斯大林的残暴和女儿的背叛
·杀人无国界与黑箱无底洞
·自由国家在二十世纪的四大失误(之一)
·高智晟律师的启示
·杀平民毁和平的恐怖主义——有感新德里恐怖爆炸
·君临天下的狂妄
·民间觉醒时代的政治转型
·狱中重读《狱中书简》
·唐家璇的脸皮真够厚
·胡锦涛不敢面对悲情胡耀邦
·中共黑箱与哈尔滨水荒
·布什赞扬台湾民主的深意
·共产政权是道统合一的独裁之最——七论共产极权为野蛮之最
·用真话运动瓦解现代独裁政权
·东风矿难与虚假制度——为悼念矿工亡灵和诅咒冷血党权而作
·香港民主的希望在民间——有感于港人争取双普选“12•4大游行”
·萨特说:“反共产主义者是条狗”
·宾雁拒绝作家不战而退
·自由国家在二十世纪的四大失误(之二)——第二大错误:自由英法向极权德意的无原则妥协
·水均益的歪嘴和阮次山的黑嘴
·记住血染的2005年12月6日
·被黑箱再次谋杀的东洲血案
·又见171个矿难冤魂——为哀悼无辜冤魂和抗议无耻官权而作
·但愿“世界人权日”尽早成为历史
·温家宝在法国刷金卡
·中共给镇压杀人标价
·读高智晟的暴行调查
·一个绝望的帖子及其跟贴
·如果统一就是奴役
·《新京报》再遭政治寒流袭击
·新年向中南海作鬼脸
·请关注明天宣判的冯秉先
·难道中国人只配接受“党主民主”
·共产主义杀人的日常化合法化
·自由国家在二十世纪的四大失误(之三)——第三大错误:自由美英向极权苏联的让步
·歪门邪道的抗韩
·民间鲜血戳破官权的亲民神话
·民间网站守望者野渡
·金正日的幽灵在中国游荡
·方舟教会反抗中共警察的启示
·官权联美 愤青反美
·我看美国对中国的核心战略
·汕尾血案的始末和背景
·“我们永远不要再取得这样的胜利”——一位俄罗斯历史学家对苏联卫国战争的反省
·西方为什么警惕中国崛起?
·记住《冰点》及其杀手
·明亮的冰点和阴暗的官权——读李大同公开信有感
·中宣部是个什么东西?
·没有记忆 没有历史 没有未来——为北京“文学与记忆”研讨会而作
·除夕夜,记住那些破碎家庭
·末日的贪婪和疯狂——有感于郭飞雄被殴事件
·雅虎早在助纣为虐
·整控媒体新手法透视
·被砸碎的巴士底狱中只有七名罪犯
·滴血的GDP数字
·资讯监狱必将坍塌
·公开的谎言 无耻的狡辩
·向李大同和卢跃刚致意
·我与互联网
·喝足狼奶的中宣部
·跛足改革带来的统治危机
·从一无所有到红旗下的蛋
·狱中重读《地下室手记》
·通过改变社会来改变政权
·对李大同落井下石的新左派
·“狼图腾”取代“龙图腾”
·受难母亲十年如一日的抗争——有感于六四难属的两会上书
·谁能宽恕不可宽恕之罪——狱中读《宽恕?!》
·八九运动中的李大同和卢跃刚
·胡锦涛政权左右开弓
·多面的中共独裁
·左转的胡锦涛也反左
·精于利益计算的末日独裁
·爱琴海,自由的海
·喝狼奶最多 消化也最好
·中共人质外交游戏何时了?
·老外看不懂中共官僚
·被戏谑的钦定荣辱观
·马英九的民主牌
·一点突破 满盘皆活——以争取言论自由为突破口的民间维权
·盘点冰点事件——大记者VS小官僚
·反道德的钦定“荣辱观”
·樱花的中国劫难
·连战出任中共政协副主席指日可待
·喉舌思想的始作俑者——孙中山
·胡布会——制度对立支配利益相关
·西雅图的笑脸和华盛顿的板脸
·关于自由的论证
·我的人身自由在十几分钟内被剥夺——写在劳改基金会主办“苏联的古拉格和中国的劳改”国际研讨会即将召开之际
·谁是公共资产流失的首要祸魁
·无视私有产权的五四传统——以胡适为例
·如何对待权贵私有化的“制度性原罪”
·独裁崛起对世界民主化的负面效应
·制度性的“为富不仁”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从王朔式调侃到胡戈式恶搞——兼论后极权独裁下的民间笑话政治


   近两年,网络“恶搞”颇为流行,它以戏仿、变造、拼贴等手法来表达“无厘头精神”,主要是针对的是传统、权威、名流、时尚和公共事件,如影视大腕、文化名人、流行时尚和红色经典。比如,搜索下列专题,数字相当惊人:“恶搞陈凯歌”,30多万条;“恶搞超级女声”,90万条;“恶搞好男儿”,将近20万条;“恶搞红色经典”11万条; “恶搞世界杯”,270多万条。
   在众多的恶搞中,那些具有创意和颠覆性的“恶搞”, 被评论界誉为“冷幽默”,往往能引起网民的热情追捧。比如,草民胡戈用网络短片恶搞名导大片《无极》,《一个馒头引发的血案》掀起一场网络风暴。小人物胡戈和大导演陈凯歌的PK,甚至演变为对簿公堂,一时间变成最火爆的文化热点,胡戈也在一夜之间变成名人。

   于是,恶搞之风在网上迅速蔓延,李安的《断背山》获奖后被恶搞出200个版本,黄健翔的“激情三分钟”在第二天的恶搞版本已达三十多个。每个人气旺盛的网站都有“恶搞帮”, 已经有人分出了五大恶搞帮派——“愚人帮”、“馒头帮”、“大话帮”、“粉丝帮”和“闪客帮”。他们迅速建立起专门“恶搞”的网站,成立网上的“恶搞”组合;他们“恶搞MTV”“ 恶搞大片”、“ 恶搞名人”、“恶搞偶像”、“ 恶搞经典”、“恶搞照片”和“恶搞戏剧”等等。百度一下“恶搞”二字,截至2006年9月12日,条目高达一千一百四十万条。怪不得有网名宣称:“无恶搞不为欢”和“无恶搞不为网站”。
   正如有评论指出:“恶搞近些年无论在国外还是国内都大肆风行,尤其近一年在国内的市场上有越演越烈的趋势。它几乎涵括了生活的所有方面:视觉、听觉、感观等等。从平面延伸到立体。最初海报恶搞,到后来FLASH恶搞,到去年火爆的《馒头》视频,再到今年《闪闪红星》的改编。它的大体框架是无厘头似的幽默,是一种冷幽默,是一种对社会现象的嘲笑讽刺。这其中无不体现了广大网民丰富的想像力与创造力。这不能不说,一个真正属于全国的娱乐时代已经到来!”(http://ent.tom.com/1129/1507/2006424-186099.html)
   一 王朔式调侃为网络恶搞开路
   民间恶搞的火爆,当然受惠于网络时代的信息爆炸,受惠于网络为平民化表达提供了广阔的平台,遂使知识精英垄断公共发言的时代一去不返。由于网络发言的便捷、无界和开放,网上的调侃式表达,可谓放言无忌、极尽挖苦讽刺之能事。然而,以改革以来的民间审美趣味的变迁而言,“恶搞”并非网络时代的独特产物,其精神先驱可以追溯到上世纪八十年代。
   中国的“准嬉皮”文学,可以视为恶搞精神的最早表达,它在八十年代中期已经产生广泛的影响;崔健的“新长征摇滚曲”已经具有恶搞红色经典的某些特征(如,崔健用摇滚乐演绎红色歌曲《南泥湾》,当时引起王震等老左派的极度不满),那是一代反叛青年的心声。八十年代末到九十年代初,“王朔式”调侃异军突起、风靡文坛,在话语方式上颠覆了中共意识形态及其官方权威,可视为恶搞精神的成熟表达。
   由于王朔的出现,使文革后一代青年的文化反叛由激愤的怀疑和呐喊走向玩笑的嘲讽和亵渎。这代人,曾经背诵过北岛诗歌中的“我不相信!”也纵情高唱过崔健的“一无所有”;而在九十年代,自由的激情被挑在刺刀尖上,喋血;青春的正义感被碾碎在坦克履带下,呻吟;大恐怖的压抑使惊愕和愤怒无处宣泄,接下来是普遍的失望和无力感。在公共话语领域,由于中共致力于反西化反和平演变,人文领域的严肃话题陷于失语状态,人们只能借助于大众娱乐来宣泄压抑。于是,玩世不恭的自嘲和他嘲就成为恰当的情绪宣泄形式,那是“千万别把我当人”或“咱也是个俗人”的自我调侃,是“一点正经没有”或“我是流氓我怕谁”的玩世鬼混;换言之,面对六四大屠杀所带来的大恐怖压力,先是王朔式调侃、继而是王小波式幽默,主导着民间的话语方式,为窒息的社会撕开了还能一笑的缝隙。
   
   王朔是讲故事的高手,特别善于用黑色幽默的方式讲述边缘小人物的喜怒哀乐,他笔下的平民小人物常以“痞子”自居,在自我调侃中游戏人生,嘲弄一本正经的权威和精英,撕下正人君子的面具;王朔又是“码字”高手,具有敏感的语言嗅觉,他从没落的京油子腔调和红色北京的革命大话中,提炼出一种独特的口语化表达,也就是用老北京的黑色口语来讲述已经变味的红北京市井,用痞子化口语作弄自封先锋派的文人墨客。在他那智慧、坦率、辛辣的幽默中,官权的假大空轰然坍塌,精英的伪现代立刻现出“小”来。一句话,王朔所独创的“新京腔”是对官腔和精英腔的有力颠覆。
   在九十年代,王朔的影响迅速扩展到整个文化领域,对影视、文学、艺术和人文批评的影响尤为显著。
   在影视领域,《编辑部故事》首开调侃式电视剧之先河,接着是家庭情景喜剧《我爱我家》和古装的戏说类电视剧的火爆,再接着是周星驰主演的《大话西游》和冯小刚的喜剧贺岁片,直到2006年的小制作却高票房的电影《疯狂的石头》。在艺术领域,王朔式调侃与西方波普艺术的综合影响,造就了九十年代以亵渎红色经典为特征中国式“波普”(如,画家王广义的文革系列,刘小东的“玩笑”系列,张晓钢的毛时代“大家庭”系列,以及众多行为艺术、装置艺术等);其中,最能代表六四后恶搞精神的先锋画家是方力均。他“以丑为美”、“以傻为智”、“以亵渎为高尚”,创作出“呆痴化秃头”系列,可以解读为大屠杀后的中国表情,那是震惊后的一脸傻笑,也是强刺激后的满目呆滞,更是无力反抗时的自我践踏和自我亵渎。
   进入二十一世纪,恶搞的前奏是文学上的“色搞”。也就是说,在“恶搞”变成一种网络时尚之前,玩的就是心跳”的痞子变成了“玩酷”的新一代青年,善于“酷搞”的美女作家应运而生,卫慧、绵绵等青年女作家写出了都市新一代的肉体享乐、精神颓废和名牌消费,她们被夹杂着洋文的卖弄文风变成都市白领时尚。紧接着是爆炸性的网络“色搞”,木子美的性日记和九丹的卖淫纪实小说争风吃醋,芙蓉姐姐的S造型横空出世,使“色搞”的“肉体竞赛”变成了最醒目的时尚符号。
   色搞是“包二奶”时代的必然产物,在让世人惊诧的同时,给上网找乐的人们带来很好消化的笑料。痴迷于色搞的女人,有种自我认知障碍造成的二百五式勇敢,自以为生就一副让所有瞟一眼的男人都流鼻血的身材。她们敢于以丑为美、敢于以放荡为纯真、敢于以下流为高雅,敢于以自我亵渎而浑然不知的方式来叫卖下半身。在我看来,“色搞”不过是另类的“恶搞”, 最大的卖点是将过去那种隐秘性“男盗女娼”公开化,是对传统情色禁区和男性主导的突破,把君子式和淑女式的性观念逼入长叹当哭的死地——如果今日中国还有君子和淑女的话。
   “色搞”不光是木子美和芙蓉姐姐的下半身叫卖,也是“红色经典热”的一大卖点。凡是重拍的红色经典(如,《沙家浜》、《林海雪原》、《红色娘子军》等),大都要加入武打、情色等时尚元素,尤以情色因素为主。男英雄要充满阳刚的男性魅力,女英雄更要还原为充满“女人味”;男女英雄不光要爱得轰轰烈烈,还要在三角恋中挣扎。
   最近,引起官方愤怒的恶搞红色经典是有网民准备恶搞雷锋。曾几何时,雷锋是由毛泽东一手捧起来的最著名的英雄人物,他是毛主席的好战士、全国人民的好榜样。《雷锋日记》象《毛主席语录》一样走红。然而,今日的网民却要用虚构的雷锋私生活来拍摄网络电影《雷锋的初恋女友》。于是,雷锋的生前战友愤怒了,联名上告到解放军总政治部;总政治部当然极为重视,马上找到广播电影电视总局和新闻出版总署;来自军方总政治部的兴师问罪,两大意识形态衙门更不敢怠慢,马上下令封杀《雷锋的初恋女友》。
   另一引发海内外关注的网络恶搞是2002年的“刘荻案”。她是北师大心理系女生,给自己起的网名让人过目难忘——“不锈钢老鼠”。她在2002年11月7日被当局逮捕,理由是涉嫌在网上发表反动言论和秘密组党。在国内外的救援下,一年后的2003年11月28日,当局以“取保候审”将她释放。
   刘荻在网上很活跃,曾在多个民间BBS上当斑竹;她所在的“西祠胡同”论坛可以视为“政治恶搞”的先驱。一些喜欢拿党国政治开涮的网友组织了一个《人民日报读报小组》,发了很多有质量的“政治恶搞”的帖子。“读报小组”最具创意的恶搞杰作是“永远跟党走”的网络游戏策划。只不过,他们的恶搞政治性太强,容易招致牢狱之灾,刘荻入狱一年就是证明。
   在这些网友中,刘荻以“幽默”著称,经常模仿“我党”的一些党内斗争,搞点儿政治无厘头(那是还没有发明“恶搞”这个专用词),供网友们一笑。特别是她讽刺时政的文章煞是好看,使她成为颇具网络号召力的写手。比如,《西祠柿油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在南京召开》一文,是拿中共一大的文告开涮。为了营救遭遇文字狱的《天网》创始人黄琦,她写了《柿油派网虫集体向党和政府投诚》。此文明明是发泄对中共封网的不满,却以号召全国在网上发表过“反动”言论的柿油派网虫前往公安机关投案自首;她最著名的政治无厘头网文是《让我们走上街去,宣传共产主义!》,号召网友们上街宣传《共产党宣言》。她写道:“拿到大街上找人签名;也可以像那些满街散发小广告的人那样——如果实在没人要的话,就塞在人家的自行车车筐里,或者贴在电线杆子上。”她出狱后对民间结社的看法,仍然保持着幽默的色彩:“现在是开PARTY可以,组党不行。”
   在此意义上,现在的网络“恶搞”,不过是把王朔式调侃精神移植到网络创作上,只是由于网络本身的开放性、便捷性、无界性和平民性,为大众阶层打破了知识精英对“恶搞”话语权的垄断提供了平台,使之迅速普及到从高到低的各种文化阶层,甚至连句子都写不完整的人也可以发表网络宣言。
   二 后极权独裁社会的“笑话政治”
   对于王朔式调侃和胡戈式恶搞,某些知识分子,一则以喜,一则以忧,喜的是恶搞对官权意识形态的颠覆作用,忧的是恶搞将加剧道德犬儒主义。他们认为,仅仅是亵渎神圣和颠覆权威的表达,只有破坏性而没有建设性。如果一任其泛滥,那么,官方权威及其伪崇高信誉扫地的代价将是一片道德废墟。
   是的,在后极权中国,恶搞表征着当代中国人的灵魂饥渴或精神贫困。它是另一种形式的精神毒品,既与官方媒体中的小品化娱乐配合得天衣无缝,又具有官方小品所不具有的超强麻醉功能,人们陶醉于阵阵政治笑话的嬉笑之中,象消费商品一样消费着苦难、黑暗和不满。甚至可以说,在大多数恶搞的调笑中,没心没肺的嘲笑埋葬了正义感和同情心。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