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刘晓波文选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刘晓波文选]->[向敌人学习——苏格拉底的爱国主义]
刘晓波文选
·从俞可平、吴思、刘军宁看普及民主
·大国崛起是天下心态的复活
·中共寡头独裁的衰败
·赵紫阳的家庭会议
·禁书与出版垄断
·老左喻权域的野蛮和癫狂
·软禁中的政治家赵紫阳——读宗凤鸣《赵紫阳软禁中的谈话》
·保护私产和社会公正——有感于新老左派反对《物权法》
·看温家宝 想赵紫阳
·温家宝回避赵紫阳 记者会文字稿被删
·中共现任官员董德刚挑战党魁胡锦涛
·《物权法》争论背后的政治较量
·独裁制度对人的道德谋杀
·土地国有是强制拆迁的尚方宝剑
·《物权法》对民权扩张的意义
·为王小波去世十周年而作
·温家宝“融冰”仅是表象
·叶利钦——极权帝国的终结者
·中国自由主义的当代困境
·马英九可能败在连战手中
·被两次扼杀的生命——有感于大连警察开枪杀死三个平民
·从一无所有到全民炒股
·向马力先生推荐《寻访六四受难者》——六四十八周年祭
·政治奥运在北京
·官权“明抢”与广西计生风暴
·那个春天的亡灵——六四十八周年祭
·6月3日晚丁子霖夫妇和徐珏女士前往木樨地祭奠爱子亡灵
·历史真相与六四正名——六四18周年祭
·天安门母亲的诉求与转型正义——“六四”十八年祭
·虚幻盛世下的尊孔闹剧
·司徒华先生:有尊严地回乡(《单刃毒剑》大结局)
·王朔挑战电视剧审查腐败的意义
·从全民炒股看中国人的癫狂
·别跟我说“黑窑奴童”惊动了胡温!
·就“黑窑童奴”向胡温中央问责
·斯大林的残暴和女儿的背叛
·我看回归十年的香港
·广西博白计生风暴之源
·普京逐渐露出“克格勃”真面
·“窑奴”凸显独裁制度的冷血
·胡温的花拳绣腿和民间的切实努力
·孔圣人与丧家狗--透视当下中国的孔子之争
·中共人大对黑窑奴工案的无所作为
·我看茅于轼的“为富人说话”
·对黑窑童奴案的继续追问
·大陆媒体久违的赵紫阳照片
·有感于著名作家胡发云支持四十人建议书
·今日中国毛派的处境
·我看薛涌与《南方都市报》的决裂
·从中共独裁的新特征看十七大
·昨日丧家狗 今日看门狗——透视当下中国的“孔子热”
·胡温政权的意识形态焦虑
·柏林奥运的前车之鉴
·政治奥运,腐败奥运!
·我看《读书》前主编汪晖的愤怒
·毛泽东仰望斯大林的媚态
·被民族主义狼奶毒化的中国愤青
·面对“袈裟革命”的中共政权
·责任伦理让勇气升华——为《张思之先生诞辰八十周年暨执业五十周年庆贺文集》而作
·十七大前的道德净化运动
·爆发户中国仍然一无所有
·尼采的天才与狂妄——狱中读《尼采传》
·从习近平、李克强的跃升看中共接班人机制
·为什么自由世界敦促独裁中共干预缅甸
·新教伦理创造出世俗奇迹——狱中读韦伯笔记
·十七大与党魁权威的衰落----评中共十七大胡锦涛报告
·我蔑视这个老大政权
·包包,我们爱你!——为包遵信先生送行
·理性的荒谬及其杀人——狱中重读陀思妥耶夫斯基
·劳教,早该被废除的恶法——坚决支持茅于轼、贺卫方等人废止劳教制度的公民建议
·另一种更深沉的父女情
·独裁中共对自由西方的灵活应对
·中国农民的土地宣言
·毛泽东为什么发动鸣放和整风——我看反右之一
·毛泽东为什么发动鸣放和整风
·面对权力暴虐的下跪
·杨帆教授又拿国家安全说事儿了
·赵紫阳亡灵:不准悼念和禁忌松动
·中共的年龄划线与黔驴技穷
·奥运,中共的最大面子
·民粹主义是独裁的温床
·毛泽东为什么由鸣放转向反右——我看反右之二
·奥运年与喻华峰获释
·垄断“救灾” 正是独裁之灾
·坏制度与“好总理”
·当代文字狱与民间舆论救济
·胡温政权的画饼民主
·黑暗权力的颠狂——有感于腾彪被绑架
·西藏危机是唯物主义独裁的失败
·章伯钧的幻觉与毛泽东的阴谋
·胡温又一场“政治改革秀”
·汉人无自由,藏人无自治
·当选的马英九还敢向中共打民主牌吗?
·迎风而立的王千源
·我看中共开启谈判大门
·不同于爱国颠狂的另一种民意
·“抵制家乐福”变成大陆网络的禁忌——写于世界新闻自由日
·大地震中的民间之光
·今天国旗降下,哪一天国旗再降
·孩子 · 母亲 · 春天──为“天安门母亲”网站开通而作
·写给王元化先生的在天之灵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向敌人学习——苏格拉底的爱国主义


   无论后人对苏格拉底的思想如何评价,但他坚守个人良知的彻底性却被普遍公认为人格典范。他爱智慧,爱到蔑视任何功名利禄的程度;他追求美德,极端到不惜冒犯众人甚至蔑视芸芸众生的程度;他坚守自己的信念,倔犟到英勇无畏、自愿献身的程度;他想做好公民,执着到既蔑视不公审判又服从死亡判决的程度;所以,在色诺芬的《回忆苏格拉底》的记述中,无论是在私生活中还是在公共事务里,苏格拉底的行为举止和人格魅力接近于完美。
   在私人生活上,他宁愿要精神上的满足和道德上的完美,也决不追求物质上的享受和富足,为此他坚决反对奢华的生活,拒绝教育收费的政策。色诺芬说:“苏格拉底不仅是一个最能严格控制他的激情和嗜欲的人,而且也是一个最能经得起冷、热和各种艰苦劳动的人;”(《回忆苏格拉底》,吴永泉译,商务印书馆1984年版P7)
   在公共生活中,苏格拉底对雅典的热爱,堪称勇敢与智慧、献身精神与清醒反省的完美结合的典范。

   在古希腊时期,希腊在打败了入侵者波斯后,随之而来的不是希腊的和平与重建,而是内部矛盾的激化。在希波战争中,希腊的两大城邦各有贡献和收获,雅典通过萨拉米斯海战确立了海上霸权,斯巴达通过温泉关和普拉蒂亚会战确立了陆上霸权。于是,为了争夺独霸希腊的权力,雅典和斯巴达开始同室操戈,进行了长达26年的伯罗奔尼撒战争,最终以斯巴达人大胜和雅典人惨败而结束。
   在这场漫长的战争中,智者苏格拉底也毅然走上战场,作为甲兵参与了三次战役,每一次的表现都堪称刚毅勇敢。更可贵的是,当雅典败于斯巴达之时,苏格拉底对战败教训的反思,既出于深沉的爱国之情,又保持了清明的理性之思。所以,他非但没有象其他爱国者那样,要么互相抱怨地推卸责任,要么咬牙切齿地诅咒斯巴达,反而以谦虚的姿态批评平庸的雅典人而称赞“优秀的斯巴达人”,在与优秀敌人的对比中总结雅典人的弱点和失误。他还大声号召自己的同胞要重视敌人的成就、学习敌人的优点。
   在苏格拉底看来,雅典的战败与其直接民主体制有关,因为直接民主制有三大致命弱点。
   首先,在雅典的直接民主制下,握有最高权力的多数决策,其成本之高和效率之低,使民主制根本无法运作,即便只是一万人的直接民主方式,在决策上也将困难重重。所以,只能通过抽签方式产生500人的公民大会。公民大会作为民主决策的最高机构,其产生的随机性、偶然性和多变性,既无法选出优秀的代议士(代表),导致议事和决策质量的低劣;也无法保证议事会成员的相对稳定性,使决策随着民意的多变而多变,根本无法保持决策连续性,两次公民大会的决策就可能完全相反。
   其次,真理往往掌握在少数人智力优秀的异见者手中,所以,仅仅诉诸于多数同意的决策未必就是明智的,而健全的体制,不仅要尊重多数的权利和意见,也应该尊重少数的权利和异见。苏格拉底认为,直接民主政治的平民性质和多数表决的方法,无法产生最优异的统治者,粗俗的工匠、农民和小商贩等手中的议事权和决策权,很可能导致平庸的、堕落的、错误的、乃至残暴的决策(现代的间接民主制即议会民主,就是为了弥补直接民主的这一弊端而产生的。可惜的是,苏格拉底无法经历了)。
   第三,最为重要的是,由于没有相应的宪政法治对多数权力进行约束,直接民主中的多数权力就具有了绝对性质,而任何不受限制的绝对权力都可能被滥用。少数决策的权力不受限制,必将导致寡头独裁或个人独裁;多数权力不受限制,必将导致多数暴政;雅典城邦民主制正是多数权力不受限制的典型,屡屡让优秀人士死于多数暴政。
   在古希腊时期的雅典,国民大会具有不受限制的绝对权力,而对少数异见者的权利却疏于保护,一哄而起的多数决定往往变成极为野蛮的暴政,国民大会的多数决定甚至可以超越法律的界限,常常做出令雅典人追悔莫及的判决。
   具体到伯罗奔尼撒战争期间的雅典,正是公民大会的多数暴政一次次作出错误的决定,惩罚那些曾经拯救过雅典的英雄——或被放逐或被处死。比如,杰出的狄米克斯特里斯和西门,先后被公民大会判决放逐,甚至创造雅典最辉煌的时代的伯里克利,也曾陷入过权力危机,差点遭到公民大会的处罚。在挽救了雅典危机的阿尔吉鲁沙海战中,那些获胜的雅典舰队指挥官们万万没有想到,当他们以凯旋者回到雅典时,所面对的居然不是卫国勋章,而是公民大会的死刑判决,其理由是仅仅是他们没有能拯救出在风暴中落入海中的雅典水手。
   苏格拉底经由抽签而出任过雅典议事会成员,恰好参加了轰动一时的六将领审理案。在违反法律程序的情况下,议事会多数表决通过了死刑判处。据说,在议事会成员中,只有苏格拉底一人,敢于面对多数决定的压力而坚持遵循法律程序审理此案,并尖锐地批评雅典民主制,表现出一个理性而负责的公民的非凡勇气。虽然,苏格拉底的正确意见被错误的多数所否决,但在六位有功的将领被雅典式民主的多数暴政处死后不久,雅典人就对自己的愚蠢决定追悔莫及,并追究那些把公民大会引入歧途的主要指控者的罪责。
   然而,只要多数权力没有制约的直接民主体制不变,雅典人就不会接受惨痛的教训,同样的多数暴政将再一次重演。而这次暴政的受害者,正是曾经在议事会上孤身反对多数暴政的苏格拉底。他仅仅因为对雅典民主制提出尖锐的批评,就被公民大会以反民主和教唆青年的罪名判处死刑。
   苏格拉底之死再次唤醒了雅典人,他们再次为自己的判决而追悔莫及,而他们表达后悔的方式却是暴政的继续。雅典人把告发苏格拉底的主谋们判处死刑,且不允许使用“火和水”来执行,而是让他们上吊,其中的安尼多被用乱石砸死。其他告发者也全部被驱逐出境。雅典人还为苏格拉底建立了一座铜像,陈列于雅典波姆佩奥博物馆。之后的二千多年里,西方人一直把苏格拉底与耶稣相提并论,称之为西方历史上第一位伟大的殉难者。
   以言论自由著称的雅典城邦,居然对一位除了言论自由而再无其他罪过的智者和爱国者提出控罪,无论如何都是暴政,即便以主权在民的多数同意作为理由,也无法为之辩护。正如著名哲学家雅斯贝斯所说:苏格拉底是哲学的殉难者,因为他自愿赴死。而雅典对他的审判和处决,“不是司法上的他杀,而是司法上的自杀。”这种“司法上的自杀”让雅典民主制留下永恒的耻辱。
   苏格拉底式爱国主义的最突出的特征,就是以清醒而勇敢的批判来表达深沉的爱国之情怀。当公民大会绝大多数皆曰六将军该杀时,苏格拉底独自反对这种违反法律程序的多数暴政;当整个雅典因败于斯巴达而相互抱怨和咒骂敌人时,苏格拉底再次孤身一人发出刺耳却睿智的异见。他对敌国的赞扬和对祖国的忠告,不仅是明智冷静的,也是无私勇敢的,因为批评自己的城邦而赞美敌对的城邦,在当时的雅典实为敢冒天下之大不讳的行为。但他出于对母邦的无私之爱和对真理的执着,绝不怕被同胞们指责为卖国者,即便最后被送上断头台,他也要坚持己见。
   苏格拉底提醒同胞的目的,绝不是为了用贬低雅典人来抬高自己,也不是在长敌人的志气而灭自己的威风,更不是要按照斯巴达制度来重建雅典,而是为了让母邦从失败中汲取教训、积蓄力量和锐意改革,以图恢复其在希腊的领导地位。他认为,雅典败于斯巴达,既有雅典内部决策机制的低效和混乱的原因,也有过于低估对手的原因,只要学习敌人之所长来弥补自身之所短,进行对症下药的内部改革,雅典终将从失败中挺立和统治全希腊。
   苏格拉底在号召雅典人向斯巴达人学习的同时,始终保持着对雅典的忠诚。他一向认为雅典人的品质高于其他城邦的希腊人,并为自己的城邦和同胞而自豪。他说:雅典人是最爱好荣誉、最慷慨大度的人,这些美德肯定会使他们为着荣誉和祖国甘冒一切危险而不辞。”“无论是谁,他们祖先的伟大功绩都不如雅典人更显赫更众多。”“没有一个民族能像雅典人那样为他们祖先的丰功伟业而感到自豪;”(P98)
   自爱是每个个体的本能,爱国主义是一种群体本能。然而,如果没有宽阔的胸怀和清明的理性的引导,爱国主义很容易变成一种盲目而轻率的激情。本民族强大时,它往往会导致对外的盲目自大、甚至扩张的好战心理;本民族弱小时,它通常会变成对内护短和对外仇恨的破坏性情绪,进而导致仇外排外和崇洋媚外相混合的畸形民族心理。
   在此意义上,苏格拉底号召同胞向敌人学习,表现了一位智者的博大胸怀和远见卓识。无论是一个人还是一个民族,也无论是一个城市还是一个国家,只要肯于放下虚荣和傲慢、敢于承认错误和正视弱点,特别是能够尊重对手和学习强敌的优点,就必定能够重新振兴并走向强大。
   苏格拉底的勇气和智慧,让我想起中国人和日本人。
   在世界文明史上,日本,这个中国人眼中的蕞尔小国,似乎不值一提,因为,东方古代文明的灿烂也好,西方近现代文明的辉煌也罢,日本在古代和近代都是后进者,古代不如中国,近代不如西方。直到甲午一战,老大帝国惨败于蕞尔小国,甩着大鞭子的国人才开始正眼看日本。
   是的,日本没有辉煌文明和辽阔疆土作为自傲的资本,但日本具有极为认真务实和不耻下问的民族传统。在亚洲诸国中,为了国家的兴盛而最肯于虚心向强大对手学习的民族,非日本莫属。日本的肯于和善于学习,不仅是向友邦和对手学习,而且向强敌学习。日本历史上的两次重大改革皆是虚心学习强敌的结果,古代的“大化革新”是向盛唐时期的中国学习,而且是“仿唐制”,一种接近于全盘唐化式的学习,奠定了日本古代文明的基础;近代的“明治维新”是向西方学习,而且是力求“脱亚入欧”的全盘西化式的学习,使之在近代战争中崛起为世界大国;二战失败后,日本忍受着被美军占领的耻辱,在政治制度上听由美国的安排,用了不到四十年的时间,就从战争的废墟上再次崛起世界第二的经济强国。
   反观中国,总是以老大帝国自居,张口是“历史悠久,文明灿烂”,闭口是“地大物博、物产丰富”, 动不动就拿“强汉”、“盛唐”炫耀一番。即便在近现代落伍中开始向西方和日本学习,但那种学习却有种不得不为之耻辱和勉强,骨子里仍然不愿意彻底放下老大架子,最终变成了一种混合着奴性的自卑和阿Q式虚荣的学习,一种跛足而畸形的学习——中体西用。所以,中国人学西方学得七扭八歪,学日本学得满心怨恨,学苏联学得反目为仇,以至于,毛泽东时代的所谓“新中国”,不过是穷愁潦倒的孤家寡人,既遭到资本主义西方的孤立,也自绝于共产主义东方阵营,只剩下欧洲的明灯阿尔巴尼亚,实际上不过是有奶便是娘的无赖小国。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