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刘晓波文选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刘晓波文选]->[金正日讹诈胡锦涛]
刘晓波文选
·从革命党到利益党
·希望国内维权远离境外的暴力或政变等煽动
·回应呼吁国内“见坏就上”的高寒
·邪恶与无赖莫过于金家政权
·俄罗斯的沉重新生和中国的腐朽权贵
·从太监党到秘书党
·从办事处现象看中国的合法腐败
·知识人的乌托邦和野心家的工具————狱中读《俄国知识人与精神偶像》
·混世魔王毛泽东
·民间娱乐恶搞红色经典
·白痴官员“恶搞”中共
·“色搞”泛滥的中国(之一)
·崩溃论与稳定论的互补
·胡锦涛漫画事件的背后
·特权福利与两极分化
·“色搞”泛滥的中国(之二)
·今日陈良宇 昨日陈希同
·毛泽东的极权式腐败——为毛泽东死忌三十年而作
·孔子编史与中国的避讳传统
·从王朔式调侃到胡戈式恶搞——兼论后极权独裁下的民间笑话政治
·从陈良宇案看官权对民财的掠夺
·国际社会的无能纵容出朝鲜核爆
·跛足改革的“竞次主义”
·从中共党员到中共体制的叛逆者——悼念林牧先生
·金正日激怒了胡锦涛
·刘晓波、胡平:北京为奥运提前清场
·胡江“反腐”一脉相承
·沈从文自杀与毛式暴力美学
·掠夺老百姓活命钱
·自由人面对铁窗的微笑——为秦耕《中国第一罪——我在监狱的快乐生活纪实》作序
·中国自由主义的现代困境
·维权面对利益党的自我调整
·展示官权的人权展
·在刀锋上行走——狱中读《布拉格精神》
·深圳警察恶搞胡温中央
·反抗者的谦卑——为《格鲁沙诗文选》作序
·洋泾浜加奴才相的十博士生呼吁
·2006年回顾:亲民秀 人权秀 恶搞秀
·毕加索亵渎斯大林亡灵
·我与《开放》结缘十九年
·新闻改革秀的客观效应
·在大国崛起的背后
·继承赵紫阳的政治遗产——赵紫阳去世二周年祭
·找不到方向的胡温政权——比较《大国崛起》与《居安思危》
·出版自由之敌的龙新民和邬书林
·公然作恶的中共广电总局
·从禁书看中共的合法性败血症
·与其高调说民主 不如低调做民主——俞可平现象观感
·从俞可平、吴思、刘军宁看普及民主
·大国崛起是天下心态的复活
·中共寡头独裁的衰败
·赵紫阳的家庭会议
·禁书与出版垄断
·老左喻权域的野蛮和癫狂
·软禁中的政治家赵紫阳——读宗凤鸣《赵紫阳软禁中的谈话》
·保护私产和社会公正——有感于新老左派反对《物权法》
·看温家宝 想赵紫阳
·温家宝回避赵紫阳 记者会文字稿被删
·中共现任官员董德刚挑战党魁胡锦涛
·《物权法》争论背后的政治较量
·独裁制度对人的道德谋杀
·土地国有是强制拆迁的尚方宝剑
·《物权法》对民权扩张的意义
·为王小波去世十周年而作
·温家宝“融冰”仅是表象
·叶利钦——极权帝国的终结者
·中国自由主义的当代困境
·马英九可能败在连战手中
·被两次扼杀的生命——有感于大连警察开枪杀死三个平民
·从一无所有到全民炒股
·向马力先生推荐《寻访六四受难者》——六四十八周年祭
·政治奥运在北京
·官权“明抢”与广西计生风暴
·那个春天的亡灵——六四十八周年祭
·6月3日晚丁子霖夫妇和徐珏女士前往木樨地祭奠爱子亡灵
·历史真相与六四正名——六四18周年祭
·天安门母亲的诉求与转型正义——“六四”十八年祭
·虚幻盛世下的尊孔闹剧
·司徒华先生:有尊严地回乡(《单刃毒剑》大结局)
·王朔挑战电视剧审查腐败的意义
·从全民炒股看中国人的癫狂
·别跟我说“黑窑奴童”惊动了胡温!
·就“黑窑童奴”向胡温中央问责
·斯大林的残暴和女儿的背叛
·我看回归十年的香港
·广西博白计生风暴之源
·普京逐渐露出“克格勃”真面
·“窑奴”凸显独裁制度的冷血
·胡温的花拳绣腿和民间的切实努力
·孔圣人与丧家狗--透视当下中国的孔子之争
·中共人大对黑窑奴工案的无所作为
·我看茅于轼的“为富人说话”
·对黑窑童奴案的继续追问
·大陆媒体久违的赵紫阳照片
·有感于著名作家胡发云支持四十人建议书
·今日中国毛派的处境
·我看薛涌与《南方都市报》的决裂
·从中共独裁的新特征看十七大
·昨日丧家狗 今日看门狗——透视当下中国的“孔子热”
·胡温政权的意识形态焦虑
·柏林奥运的前车之鉴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金正日讹诈胡锦涛

   7月4日,美国独立日,航天飞机“发现号”再次升空。
   
   7月4日,传闻多日的北韩导弹讹诈终于变成现实。不顾国际社会的一致反对,金正日执意要与美国叫板,真的试射导弹且一射就是七枚,包括射程可以抵达美国本土的远程导弹。
   
   美日韩反应强烈,意欲对金正日采取强硬措施;欧盟也发表声明,谴责北韩进行导弹试射,称此举是“挑衅”,危害到地区的稳定;甚至澳大利亚总理霍华德也称北韩的行为“极具挑衅性”,希望有关方面予以谴责。

   
   然而,主持六方会谈的中共却顾左右而言他,非但不谴责,反而要求各方保持克制,并在联合国安理会内与俄罗斯联手反对制裁北韩。
   
   毫无疑问,金家政权之邪恶和无赖,比萨达姆政权有过之而无不及,在我看来堪称当今世界的邪恶之最。小金政权宁肯二百万平民饿死,也要眷养上百万军队,也要生产大规模杀伤性武器,还从事国家性的贩毒、绑架、走私、印假钞,向其他独裁国家出口核技术,反复用核讹诈来要挟国际社会,一贯玩弄出尔反尔的无赖手段……就连支持金家政权的中共,也不希望金正日手中握有核武器,这才有北京出面来全力促成的六方会谈。所以,美国政要指控其为“邪恶政权”和“暴政前哨”,不过说出了有目共睹的事实而已。
   
   面对北韩这个无赖暴政,国际社会居然毫无办法,再次凸现国际政治的无奈甚至荒谬。比如,与北韩相比,参与六方会谈的其他五国都可算是富国、大国和文明国了。虽然中国仍是独裁国家,与其他四国相比,文明程度最低,但与北韩相比,毕竟要文明一些;中共政权起码还知道发展经济和改善生活的重要,对内统治的暴虐性有所下降,对外开放度日益扩大,正在崛起的经济大国。
   
   唯有北韩,不仅是最封闭、最野蛮、也最暴虐的极权国,也是最贫困的小国,连年饥荒,靠向国际社会乞讨为生。
   
   然而,美国和日本的制裁压力,韩国的橄榄枝诱惑,中国的倾力援助,俄罗斯的从旁敲打,对于翻云覆雨的金正日统统不起作用。不但进行了四次的六方会谈全都无果而终,而且金正日全不顾忌国际孤立和施主中国的面子,偏要用导弹试射来讹诈国际社会。
   
   当年,英法两国向德意两国妥协,签署臭名昭著的慕尼黑协议,可称为 “与虎谋皮”的经典案例。现在,五国中,随便挑一个与北韩相比,在实力上也都是大象对老鼠。这么悬殊的力量对比下,如果文明国家还要向野蛮北韩妥协,那就连“与虎谋皮”都谈不上,充其量算个“与黄鼠狼谋皮”。
   
   统治着饿莩盛野的北韩的金正日,既是骨瘦如柴的北韩人中肚子最鼓的人,也是当今世界上最强硬的国际乞丐。怪诞的是,一个靠乞讨度日的国际乞丐,却整天挥舞核讹诈大棒,动不动就在国际舞台上撒野,这大概也算是前所未有的奇观了。
   
   金正日能够如此无赖的最大资源,无非是他可以把北韩两千多万人的生命当人质,也可以通过核讹诈来绑架朝鲜半岛乃至整个东亚人的生命当人质,所以,他才敢一味穷横和耍无赖。而怀揣大把银两、准备救济金家政权的五大国,却都要围着这个穷横的无赖小国打转。
   
   难道今日的国际社会竟如此不堪,除了现在的无效清谈外,就真的拿不出其他对付核讹诈的办法,而任由暴君把穷横和无赖进行到底吗?
   
   金正日的无赖行为,主要目标定位于挑战美国的东亚战略,逼迫美国与北韩进行单独会谈。事实证明,这纯属金正日的异想天开,美国不可能屈从于赤裸裸的讹诈。只是忙着应对中东危机的美国,还无暇与小金真的较劲,所以,美国乐得让爱虚荣的中共出面周旋。
   
   中共为了显示自身已经崛起为国际大国,大包大揽地出面主持六方会谈。但无论是胡锦涛给予的巨额金援,还是私下里的好言相劝,金正日就是不买账。胡锦涛急欲恢复六方会谈,但金正日却一拖再托。此次北韩试射导弹,明摆着是想废了六方会谈。在此意义上,金正日故意制造导弹危机,与其说是挑战布什,不如说是在讹诈胡锦涛。
   
   在朝核问题上,如果中共保持低调、不急于扮演国际大国的角色,也不抢着充当六方会谈的东道主,胡锦涛本可以象俄罗斯总统普京一样悠闲。而当上了东道主,面对无赖小金,小胡就再无轻松可言。只要小金不先放弃核讹诈,与其说是不买布什的账,不如说是不买胡锦涛的账。君不见,每到六方会谈的关键时刻,“小金一句话,小胡皆成空。”小胡这个东道主当得再窝囊,也只能“哑巴吃黄莲,有苦说不出。”
   
   同时,现在的逃北者涌向中国东北之势,已经让中共头痛不已,万一朝鲜半岛局面危机,北韩的难民潮将愈演愈烈。君不见,东北的中朝边境上,有中国游客赴北韩狂赌,有北韩毒品大量走私进中国,有难以遏制的北韩难民潮,逃北的朝鲜女人在中国以出卖肉体为生。
   
   所以,面对小金的无赖相,小胡还真是左右为难:一方面,不拿下小金的核大棒,明摆着让北京颜面扫地,也给美国继续驻军东亚的理由,给日本提升军力、甚至发展核武提供借口。另一方面,中共政权出于牵制美国和日本的策略,也出于扮演地区大国的渴望,更出于独裁政权之间一损俱损的利益攸关,小胡又不能眼看着小金垮台,即便老大不情愿,也不得不拉小金一把,让他腆着大肚子硬充反美的急先锋。君不见,尽管胡温政权对金正日试射导弹极为不满,但在联合国讨论此次导弹危机时,中俄再次联手阻击美日的制裁方案。
   
   两个独裁政权之间的相互利用,小胡就必须忍受小金的无赖行为:年年向小胡伸手要援助,给中国送来大量北韩难民,放纵黄赌毒走私到中国来了!
   
   金正日随心所欲,一次次地把北京逼入尴尬的死角,实在是独裁外交的咎由自取!
   
   2006年7月4日于北京家中(首发《苹果日报》2006年7月7日)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