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力虹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力虹文集]->[[06.文]力虹:七.一断想]
力虹文集
·[06.文]华夏儿女简说--吴樾、陈璧君
·[06.文]华夏儿女简说--吴樾、陈璧君
·[06.文]华夏儿女简说--秋瑾、蒋梦麟
·[06.文]华夏儿女简说--陈寅恪、李金发
·[06.文]华夏儿女简说--瞿秋白、胡风
·[06.文]华夏儿女简说--吴稚晖、金岳霖
·[06.文]华夏儿女简说--史量才
·[06.文]华夏儿女简说--徐锡麟
·[06.文]华夏儿女简说--袁世凯
·[06.文]华夏儿女简说--李叔同
·[06.文]华夏儿女简说--郁达夫
·[06.文]华夏儿女简说--张静江
·[06.文]华夏儿女简说--殷海光
·[06.文]华夏儿女简说--李大钊
·[06.文]华夏儿女简说--陈独秀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前言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山雨欲来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祸不单行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严重时刻(1)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严重时刻(2)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风暴前奏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挺身而出(上)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挺身而出(下)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维权热点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八方回声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维权风暴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诗人哀歌(上)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诗人哀歌(中)
·[05.诗]悲怆四章--第1章:水中的瓷片
·[05.诗]悲怆四章--第2章:土豆
·[05.诗]悲怆四章--第3章:台风过境
·[05.诗]悲怆四章--第4章:罪与罚
·[05.诗]漫天飞舞--悼紫阳
·[05.诗]一 张 纸
·[06.诗]爱琴海,谁为你哭泣
·[06.诗]三月之诗
·[06.诗]大地
·[06.诗]告别吴山
·[06.诗]杭城一年
·[06.诗]归途
·[06.诗]爱琴海,你伤痕累累的脸
·[05.诗]秋日时光
·[06.诗]自由大悲咒
·[05.诗]无韵七言——赠老青年
·[06.诗]西子湖畔重逢天虹
·[06.诗]长兴赏梅——赠潘维
·(06.诗)国际动漫节
·[06.诗]白鹭之舞
·[06.诗]家 居
·[06.诗]致黄秋远
·[06.诗]悼张胜凯先生
·[06.诗]坦克履带下的帝国恶梦
·[06.诗]警惕啊!世界
·[06.文]决不宽恕,永远记取
·[05.文]爱琴海宣言
·[05.文]关于阿强和他的长篇小说《空穴来风》
·[04.文]关于长篇小说《空穴来风》的人物及其他
·[05.文]在风暴中心居住:林辉印象
·[05.文]初识羽戈
·[05.文]别燕生吾师
·[04.文]诗 思 随 笔
·[04.文]诗 思 随 笔之2
·[04.文]诗 思 随 笔之3
·[04.文]诗 思 随 笔之4
·[04.文]诗 思 随 笔之5
·[04.文]诗 思 随 笔之6
·[04.文]诗 思 随 笔之7
·[04.文]诗 思 随 笔之8
·[04.文]诗 思 随 笔之9
·[04.文]诗 思 随 笔之10
·[04.文]关于《悲怆四章》的争论,析粱晓明先生
·[05.文]往事如烟,序陈云其诗集《一生都在下雨》
·[05.文]长篇小说《红衣坊》序
·[05.文]长篇小说《红衣坊》后记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诗人哀歌(下)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官方挑衅
·别让极权暴政之手弄脏了体育
·[06.文]当代中国知识分子的悲哀
·[06.诗]浴火重生总有期
·[06.备注]今天去申领护照,遇到小小麻烦
·[06.文]被封百日 力虹说“爱琴海还会回来”
·[06.]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绝地反击(上)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绝地反击(下)
·[06.文]评欧美对华立场与政策的转向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战斗正酣(上)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战斗正酣(中)
·[06.诗]民坛八年,汗青丹心
·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战斗正酣(下)
·[06.文]善之极与恶之极何以并世而立
·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铁肩担道义
·[06.文]力虹:七.一断想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疯狂反扑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正义之师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论坛重现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违宪审查(上)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违宪审查(中)
·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违宪审查(下)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全球大签名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全球大签名
·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并非结束语
·[06.文]白头老翁在,闲坐说经国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06.文]力虹:七.一断想

   
   1.
   年年七一,今又七一。自从有了1921年7月1日这个无辜的日子,中国的一切都被改变了。在吾乡嘉兴南湖的那艘游船上开始的时间,现已被证明是人类文明史上一个巨大“黑洞”,它将中国数千年积累的传统文化,将整个民族的道德资源、精神能量和美好人性一并吞噬,吐出来的只有暴力和谎言!
   
   2.

   连上帝这位历法的制定者也难以预想到:一个无辜的日子,竟然成了中华大地上一切灾祸的开端,一切罪恶的渊源。否则,我相信上帝当初一定会将“七一”这页不祥的日期一刀剜去!
   
   3.
   因为有了“七一”这个血腥的日子,我们民族的优秀儿女遇罗克、林昭、张志新、王申酉等已被屠杀;在“七一”临近的时候,我们的杨建利、杨天水、张林、郭起真、赵岩、朱虞夫、毛庆祥等等数不清的好兄弟,正被锁在重重黑牢之中……还有我们的盲人兄弟陈光诚,因为给受暴力虐待的妇孺申寃,在被软禁8个月、被绑架90天以后又被正式逮捕,如今正被关在“革命老区”沂南县大牢中,并已受到了警方的死亡威胁。今年的七一,将因为盲人义士陈光诚的蒙难而更加黑暗!
   
   4.
   今又七一,党的喉舌新华社、人民日报(国内网友戏称它为“日人民报”)又将隆重发表七一社论,赞美自已所属的那个政党如何的“伟大”、如何的“光荣”、如何的“正确”。尽管写的人、编的人、印的人自己也早已不相信了,自己也觉得恶心了,但戈培尔的忠实传人──中宣部还是命令他们如是说,所以他们也只能这样坚持年年说下去,直到说不下去的那一天。这就叫做“不见棺材不闭嘴”。
   
   5.
   想起前些年,我在北京西客站边住了一段时间,几乎天天路过中共中央机关驻地──京西宾馆。那座超级豪华宾馆正门两则,高悬着两排超级巨大的红色标语,上面写的是“伟大光荣正确的中国共产党万岁!”和“战无不胜的毛泽东思想万岁!”恐怕这是全球绝无仅有的、最搞笑、最活见鬼的一对标语了!世界上有哪一个人、哪一个团伙会如此恬不知耻地吹嘘自已“伟大光荣正确”?并高喊自己万岁呢?
   
   6.
   又到七一,从北京到地方的电视台、文化部、文联又将举办各种各样、花团锦簇的文艺晚会。众多比妓女更加堕落的“人民艺术家”又将争先恐后地登场献艺,高唱74年来的保留节目《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党啊,亲爱的妈妈》!我所熟悉的那些“著名诗人、作家”也将遵命献上他们的《七一颂歌》,供党报刊用,供戏子朗诵,供政府评奖……说他(她)们比妓女更不如,是因为他们堕落的是人格与灵魂,而且是“自觉自愿”的。
   
   7.
   今年七一,从纽约到巴黎,从台湾到香港,又会有数不清的有良知的华人及团体举行集会游行,还“七一”这个罪恶的日子以真面目。据悉,前政务司长陈方安生女士表示决定参加香港一年一度的七一大游行,力促香港能够尽快落实民主普选。七一大游行已成香港人的一个固定节日,今年照例仍由民间人权阵线主办,主题是“公平公义新香港,民主普选创希望”。我相信这对于六月底访港的中共政协主席贾庆林来说,将是一个不愉快的七.一,何况他还有赖昌兴待归、远华案高悬的危机等着他呢。
   
   8.
   金正日、卡斯特罗等世界上仅存的几个臭名昭著的独裁者,必定又会发来热情洋溢的贺电,祝贺“中国共产党成立85周年!”并说这几个如过街老鼠式的政党“用鲜血凝成的”、或“牢不可破的”友谊万古长青!可惜齐奥萨斯库、米罗舍维奇、阿尔法特已死,而萨特姆将被他的人民处以极刑,否则如此这般的贺电还会多几封。是啊,全世界也就是剩下这几个难兄难弟,盼望与老大哥中共一起多苟活几年了……
   
   9.
   年年七.一,今又七.一。掌握着权力又劫持了财富的人们又将擦拭手上的血迹,长叹一声:又熬过了一年……而我在这个深夜里,感觉“七一”这个巨大的黑洞正在吞噬我。伴着“彷徨于无地的”悲凉,我写下这篇《断想》。但我知道,中国人彻底告别这个黑暗日子的那一天不会太远了。
   
   2006.6.27.宁波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