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力虹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力虹文集]->[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铁肩担道义]
力虹文集
·[06.文]北京奥运是对国际良知的挑战
·[06.文]从摘下吃掉到摘下卖钱
·[06.文]女儿之身,万金莫赎
·[06.文]张静江式的大英雄——张胜凯
·[06.文]华夏儿女简说--吴樾、陈璧君
·[06.文]华夏儿女简说--吴樾、陈璧君
·[06.文]华夏儿女简说--秋瑾、蒋梦麟
·[06.文]华夏儿女简说--陈寅恪、李金发
·[06.文]华夏儿女简说--瞿秋白、胡风
·[06.文]华夏儿女简说--吴稚晖、金岳霖
·[06.文]华夏儿女简说--史量才
·[06.文]华夏儿女简说--徐锡麟
·[06.文]华夏儿女简说--袁世凯
·[06.文]华夏儿女简说--李叔同
·[06.文]华夏儿女简说--郁达夫
·[06.文]华夏儿女简说--张静江
·[06.文]华夏儿女简说--殷海光
·[06.文]华夏儿女简说--李大钊
·[06.文]华夏儿女简说--陈独秀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前言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山雨欲来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祸不单行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严重时刻(1)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严重时刻(2)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风暴前奏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挺身而出(上)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挺身而出(下)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维权热点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八方回声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维权风暴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诗人哀歌(上)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诗人哀歌(中)
·[05.诗]悲怆四章--第1章:水中的瓷片
·[05.诗]悲怆四章--第2章:土豆
·[05.诗]悲怆四章--第3章:台风过境
·[05.诗]悲怆四章--第4章:罪与罚
·[05.诗]漫天飞舞--悼紫阳
·[05.诗]一 张 纸
·[06.诗]爱琴海,谁为你哭泣
·[06.诗]三月之诗
·[06.诗]大地
·[06.诗]告别吴山
·[06.诗]杭城一年
·[06.诗]归途
·[06.诗]爱琴海,你伤痕累累的脸
·[05.诗]秋日时光
·[06.诗]自由大悲咒
·[05.诗]无韵七言——赠老青年
·[06.诗]西子湖畔重逢天虹
·[06.诗]长兴赏梅——赠潘维
·(06.诗)国际动漫节
·[06.诗]白鹭之舞
·[06.诗]家 居
·[06.诗]致黄秋远
·[06.诗]悼张胜凯先生
·[06.诗]坦克履带下的帝国恶梦
·[06.诗]警惕啊!世界
·[06.文]决不宽恕,永远记取
·[05.文]爱琴海宣言
·[05.文]关于阿强和他的长篇小说《空穴来风》
·[04.文]关于长篇小说《空穴来风》的人物及其他
·[05.文]在风暴中心居住:林辉印象
·[05.文]初识羽戈
·[05.文]别燕生吾师
·[04.文]诗 思 随 笔
·[04.文]诗 思 随 笔之2
·[04.文]诗 思 随 笔之3
·[04.文]诗 思 随 笔之4
·[04.文]诗 思 随 笔之5
·[04.文]诗 思 随 笔之6
·[04.文]诗 思 随 笔之7
·[04.文]诗 思 随 笔之8
·[04.文]诗 思 随 笔之9
·[04.文]诗 思 随 笔之10
·[04.文]关于《悲怆四章》的争论,析粱晓明先生
·[05.文]往事如烟,序陈云其诗集《一生都在下雨》
·[05.文]长篇小说《红衣坊》序
·[05.文]长篇小说《红衣坊》后记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诗人哀歌(下)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官方挑衅
·别让极权暴政之手弄脏了体育
·[06.文]当代中国知识分子的悲哀
·[06.诗]浴火重生总有期
·[06.备注]今天去申领护照,遇到小小麻烦
·[06.文]被封百日 力虹说“爱琴海还会回来”
·[06.]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绝地反击(上)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绝地反击(下)
·[06.文]评欧美对华立场与政策的转向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战斗正酣(上)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战斗正酣(中)
·[06.诗]民坛八年,汗青丹心
·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战斗正酣(下)
·[06.文]善之极与恶之极何以并世而立
·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铁肩担道义
·[06.文]力虹:七.一断想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疯狂反扑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正义之师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论坛重现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违宪审查(上)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违宪审查(中)
·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违宪审查(下)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铁肩担道义

   
   
   正当爱琴海网友组成“爱琴海网友维权声援团”和“爱琴海事件违宪审查申请代表团”,针对中共当局肆无忌惮的封网恶行进开“绝地反击”,各条战线“战斗正酣”之际,继刘晓波、余杰、昝爱宗、蔡咏梅、高山、杨宪宏、动态网总裁夏尔先生等人士之后,著名时政评论家王德邦先生抓住“爱琴海”网站遭封闭这一典型事件,展开了深入的评论──
   
   王德邦尖锐地指出“无论是“闭关锁国”,还是“封网截访”,都反映出一个政府对外在的惧怕。虽然前者是针对国外,而后者是针对国内,但本质上反映的都是一个政权极度缺乏自信,视一切外力为威胁,进而对文明选择抗拒,希望回到小国寡民的境地。然而历史已无情地证明,这种逆历史而动的结果只有是灭亡。清朝没有闭住关,更没有锁住国。今天在世界文明大潮中,妄图通过愚蠢的封网与截访以为就可以控制人们的思想,阻止人们对权利、正义的追求,那显然是痴人说梦!”

   
   王德邦:“封网截访”与“闭关锁国”
   ----在《爱琴海》网站被封杀中遐思
    (民主论坛/博讯2006年3月16日)
   
   又一个中国思想人文网站被封杀了。又一个思想交流的平台被摧毁了。对此我已撤离了愤怒。在《思想的境界》被关闭,在《不寐之夜》遭长眠,在《民主与自由》挨禁锢,在《宪政论衡》被腰斩,在《燕南社区》变禁地的中国,今天《爱琴海》消声原本就不是件什么奇怪的事。相反,在这遍土地上,若如《爱琴海》这种网站能长期存活,那才是真正奇怪的事。面对中国的现实,从网站建立那一天起,就该随时准备着被关闭.
   在一个恐惧思想的社会,统治者对思想的恐惧,会最终转化成思想者横遭迫害的恐惧。《爱琴海》网站罹难,就是这种恐惧的结果。一个直面现实、刺破谎言的网站,就是靠恐惧与谎言维系的政权的天敌,是统治者的心腹大患,那么,统治者利用手中的暴力专政机器将网站剿灭,就是他们不二的选择。为了剿灭思想、保持谎言,他们可以不顾中国社会仍有多少人深处饥寒的痛苦中,多少儿童仍在失学的煎熬下,多少老人仍在因无钱医病而卧床等死的悲惨里,但他们绝不吝啬将巨额纳税人的钱投向监控网络、管制思想的所谓“金盾工程”。他们广布网警,遍设防火墙,对网络进行一次次持续的清理、封杀、回剿,将一个个虚拟的世界搞得乌烟瘴气,一个个思想言论的空间碾压得支离破碎。当一个政权无视宪法赋予公民的基本权利,公然无休止地与网络世界宣战,将一个个网站屏蔽,将一批批在网络发声的思想者关入监牢时,这个政权就在敌视文明,抗拒潮流,违反人性。这也从一个侧面反映出这个政权的极度恐惧与虚弱。
   
    这个政权在虚拟世界疯狂封网的同时,在现实世界也上演着同样疯狂的截访。他们视一批批上访的民众如同洪水猛兽,千方百计阻截抓押。一级级政府将拦截上访民众当成了他们的主要工作。许多地方政府甚至在北京设立专门机构,来拦截抓捕那些到京上访的民众。这种怪象是人类有史以来所罕见的。中国古时封建社会,多少冤案仍可以上京告御状,也没听说一级级政府公然设立拦截告状的机构,安排专门阻拦民众上告的官员。文明发展到今天,一个政府居然能把拦截访民变成主要的工作,这真让人大跌眼镜。
   
   今年中共两会期间,北京就又屡屡上演大规模的抓捕上访民众的事,甚至还逼出了人命。2月28日,晚间10点到下半夜1点多,北京警察大规模出动,搜查不同地区,当夜抓走访民一千余人。与此同时,各地截访官员,在白天也肆无忌惮的截访、拘捕访民。3月1日,在北京四路通的铁路边,六名女访民在逃避截访追捕时被火车撞上,当场导致两人死亡,两人重伤,另二人下落不明的惨剧。如此野蛮截访在中国已是常事。一个政府居然走到要靠抓押拦截手段来回应民怨,可见这个政府连听取民众冤情的勇气都没有了,更无庸说解决民怨了。这样的政府害怕面对民众,害怕面对现实,宁愿生活在自欺欺人之中。这与封网的本质是一样的。
   
   今天中国社会的“封网截访”固然怪异,但认真想来其实是有历史渊源的,它与中国历史上明清时期的“闭关锁国”在本质上是一致的。
   
   明清时期中国封建统治进一步衰微,生产关系对生产力的阻碍日益明显,而新的顺应时代的资本主义生产关系又在沉重的封建掐制下无法形成。与此同时西方资本主义却得到迅猛发展,科学技术突飞猛进。
   
   中国社会与西方社会的差距越来越大,中国天朝大国的幻象在现实面前日益被击得粉碎。尤其到了清朝,世界快速发展与中国现实落后的反差所形成的危机,与满族统治中国始终感到的一种法统上的危机,这双重危机促使清朝在面对世界发展大势时心存恐惧,若追随世界大势去变革发展,他们感到王权受到威胁,因而他们缺乏去迎接世界大势的勇气与能力,于是他们退而选择与世界隔绝,采取闭关锁国的方式,以为这样就可保住王权统治。
   
   “闭关锁国”的本质就是一种躲避、逃离世界发展大潮,不与文明接轨,将自己的国家视为自己的私产封管起来,让自己的人民脱离世界文明的影响,实现愚民以治的目的。选择这种应对世界文明大势的方式根子上是恐惧,是没有自信,没有能力面对变革。它也说明封建王朝统治合法性的缺失。
   
   今天我们看到:无论是“闭关锁国”,还是“封网截访”,都反映出一个政府对外在的惧怕。虽然前者是针对国外,而后者是针对国内,但本质上反映的都是一个政权极度缺乏自信,视一切外力为威胁,进而对文明选择抗拒,希望回到小国寡民的境地。然而历史已无情地证明,这种逆历史而动的结果只有是灭亡。清朝没有闭住关,更没有锁住国。今天在世界文明大潮中,妄图通过愚蠢的封网与截访以为就可以控制人们的思想,阻止人们对权利、正义的追求,那显然是痴人说梦,徒费心计,最后也只是给历史增添些笑料罢了。
   (2006-03-15北京)
   
   同样生活在北京的原爱琴海论坛社会评论专版《蓝色道路》版主、学者、评论家李凝晚女士也以一个网友的身份,寄来了她对被封网站的坚定支持:“爱琴海论坛就是在这样一种形势下无辜的牺牲品,尽管这个论坛的影响远远没有现政权想象得那么大,尽管论坛还在竭力控制着许许多多过激的言论,但是论坛那飞速的发展预示着她终将会成为中国大地上一股要求改变独裁统治的巨大力量和坚定的先锋。”
   
   李凝晚女士对爱琴海网的深情感动着无数的网友们:“别了,爱琴海论坛,曾经的那一丝希望已经烟飞云散,我们又将面临着一番从无到有的艰苦创业。感叹我们民族多舛命运的同时,也是考验我们顽强执著的时候。”
   
   李凝晚:爱琴海不过是揭开了盖子的一条缝儿
   (博讯2006年3月25日)
   
   一夜之间,爱琴海论坛就从人间蒸发了,没有理由,没有解释,甚至没有一点儿声响。孕育了人类文明和民主萌芽的爱琴海,和几千年后以她命名的网站一样,无言地涌动着 ,重复着沉默。
   
   在爱琴海东面遥远的地方,有一片曾经富饶的土地,生活着一群勤劳智慧的人%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