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力虹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力虹文集]->[[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战斗正酣(上)]
力虹文集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挺身而出(下)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维权热点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八方回声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维权风暴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诗人哀歌(上)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诗人哀歌(中)
·[05.诗]悲怆四章--第1章:水中的瓷片
·[05.诗]悲怆四章--第2章:土豆
·[05.诗]悲怆四章--第3章:台风过境
·[05.诗]悲怆四章--第4章:罪与罚
·[05.诗]漫天飞舞--悼紫阳
·[05.诗]一 张 纸
·[06.诗]爱琴海,谁为你哭泣
·[06.诗]三月之诗
·[06.诗]大地
·[06.诗]告别吴山
·[06.诗]杭城一年
·[06.诗]归途
·[06.诗]爱琴海,你伤痕累累的脸
·[05.诗]秋日时光
·[06.诗]自由大悲咒
·[05.诗]无韵七言——赠老青年
·[06.诗]西子湖畔重逢天虹
·[06.诗]长兴赏梅——赠潘维
·(06.诗)国际动漫节
·[06.诗]白鹭之舞
·[06.诗]家 居
·[06.诗]致黄秋远
·[06.诗]悼张胜凯先生
·[06.诗]坦克履带下的帝国恶梦
·[06.诗]警惕啊!世界
·[06.文]决不宽恕,永远记取
·[05.文]爱琴海宣言
·[05.文]关于阿强和他的长篇小说《空穴来风》
·[04.文]关于长篇小说《空穴来风》的人物及其他
·[05.文]在风暴中心居住:林辉印象
·[05.文]初识羽戈
·[05.文]别燕生吾师
·[04.文]诗 思 随 笔
·[04.文]诗 思 随 笔之2
·[04.文]诗 思 随 笔之3
·[04.文]诗 思 随 笔之4
·[04.文]诗 思 随 笔之5
·[04.文]诗 思 随 笔之6
·[04.文]诗 思 随 笔之7
·[04.文]诗 思 随 笔之8
·[04.文]诗 思 随 笔之9
·[04.文]诗 思 随 笔之10
·[04.文]关于《悲怆四章》的争论,析粱晓明先生
·[05.文]往事如烟,序陈云其诗集《一生都在下雨》
·[05.文]长篇小说《红衣坊》序
·[05.文]长篇小说《红衣坊》后记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诗人哀歌(下)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官方挑衅
·别让极权暴政之手弄脏了体育
·[06.文]当代中国知识分子的悲哀
·[06.诗]浴火重生总有期
·[06.备注]今天去申领护照,遇到小小麻烦
·[06.文]被封百日 力虹说“爱琴海还会回来”
·[06.]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绝地反击(上)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绝地反击(下)
·[06.文]评欧美对华立场与政策的转向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战斗正酣(上)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战斗正酣(中)
·[06.诗]民坛八年,汗青丹心
·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战斗正酣(下)
·[06.文]善之极与恶之极何以并世而立
·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铁肩担道义
·[06.文]力虹:七.一断想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疯狂反扑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正义之师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论坛重现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违宪审查(上)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违宪审查(中)
·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违宪审查(下)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全球大签名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全球大签名
·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并非结束语
·[06.文]白头老翁在,闲坐说经国
·[06.文]离绪别恨,国难家仇
·[06.文]五马头墙 毛家女婿
·[06.文]面对调查报告,布什将说什么
·[06.文]毛氏谱系,经国秘史
·[06.文]溪山无语,难舍难分
·【专访力虹】愿意参与这个历史性调查
·[06.文]面对“活摘门”欲出“应对法”
·力虹:秘密警察剥夺了我的出国权利
·西西弗斯,使命与尊严
·吴弘达他想干什么?(一)
·吴弘达他想干什么?(二)
·吴弘达他想干什么?(三)
·曾经的高标,今日的沦落──看看浙江文人(1)
·茅盾,与魔共舞的一生──看看浙江文人(2)
·夏衍,可怜书生着戎装──看看浙江文人(3)
·24万被谋杀的亡灵──唐山大地震30年祭
·金庸,侠义之内见媚骨──看看浙江文人(4)
·“经济中心”的荒芜
·中国民主化,不靠美国靠谁?
·一代大师的痛与恨
·从台湾经验看胡锦涛的前途
·点评《吴弘达先生的理性毋庸质疑》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战斗正酣(上)


   围绕着“烽烟滚滚”的爱琴海事件,从各个战线上都传来了网友们坚持不懈的呐喊声!网站被封杀,“封网凶手”的犯罪理由又是如此的冠冕堂皇!3月16日,一位原《爱琴海》论坛版主以“新观察家”的笔名,在《博讯》主页上,发表了这篇文章:
   从“爱琴海事件”官方说法看官方嘴脸

   (博讯2006年3月16日)
   作者:新观察家
   
   3月15日消费者维权日这一天,终于看到浙江省政府新闻办和省通讯管理局发表在博讯自由发稿区对“爱琴海事件”的回应。要知道,这是在爱琴海网民发起“维权声援团”并发布第一号通告、公布这两个部门办公电话的第三天。
   
   选择在3.15这个日子,官方的意图当然是为了在消费者维权层面做出回击,这显然也是为了针对“爱琴海维权声援团”的维权诉求。先不管这场维权战在法律层面上打不打得下去,我们先不妨来看看“官方说法”都说了些什么。
   
   官方说法:3月9日,得知 “爱琴海” 网站被浙江省有关主管部门依法停止接入服务;近观网络,看到少数人借机炒作,散布不实之词,蒙骗一部分不明真相的网民。
   
   “爱琴海”网站系杭州爱琴海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主办,试运行于2005年9月28日。该网站自运行以来,从未向有关主管部门申报登载新闻资质,却大量转发境内外时政新闻报道。
   
   新观察家:开篇的口气似乎想冒充一个局外之人来谈这件事,假惺惺用了“得知”二字,明明自己干的好事,怎么变成人家告诉你的了呢?而且是封杀爱琴海网的当天就“得知”啊。还有啊,这个“近观网络”,给人感觉好像是每天无所事事才到海外网站逛逛似的,其实是每天都盯着的吧。爱琴海网民既然突遭大棒网站被封,当然要喊疼的啦,难道挨了打还一声不吭?怎么就成了“借机炒作”了呢?“散布不实之词,蒙骗一部分不明真相的网民”注意了,这可是浙江省政府新闻官的措辞啊!在新闻官的眼中,知道些事情的网民,都是不明真相的、缺乏判断力的、需要政府来正确引导的。
   
   再看第二段,是突然换了脸色和口吻,既然对爱琴海网的底子知道得这么清楚,刚刚就不该装作外人嘛。至于“向有关主管部门申报登载新闻资质”,这样的空话我看就算了,怎么申报啊,民间办独立于官方的网站要要申报登载新闻资质,那不是与虎谋皮是什么?再说了,在这个没有《新闻法》的国家,为什么爱琴海网要“大量转发境内外时政新闻报道”呢,不就是因为新闻管制吗,网民看不到很多时政新闻报道吗,否则,网民不如直接去看了,为什么要转发啊?既然爱琴海网设了讨论国内外时政新闻的论坛,不转发些大陆地区看不到的新闻来,叫网友讨论什么啊?
   
   官方说法:2005年9月25日,国务院新闻办公室和信息产业部于联合颁发的《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管理规定》。该《规定》第5条明确指出:非新闻单位设立的转载新闻信息、提供时政类电子公告服务、向公众发送时政类通讯信息的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单位,应当经国务院新闻办公室审批。 “爱琴海”网站严重违反了这一规定,它被关闭,是情理之中的事。需要指出的是,该网站的主办者对此早有意识,在向有关部门备案时所提供的电话和地址均是虚假的。他从办站伊始,就在有意逃避有关主管部门的依法监管。
   
   新观察家:这个规定的出台真是十分的及时,自那个日期之后,封杀或整治了多少生机勃勃的论坛!至于“它被关闭,是情理之中的事”,这样的话也说得出口,不具备新闻官员的职业素质哦。情理之中的事情多了,封杀一个网站还用得了情与理吗,新闻官员应该这样说:“爱琴海”网站严重违反了这一规定,故关闭之。多爽快,这样免得上级领导批评你在工作中滥用私情啊。网主对办这个网站带来的人身风险确实“早有意识”,备案时就报了假电话假地址,以免网破人亡,在当前这种网络管制的大气候下,谁敢拿自己的身家性命开玩笑啊?
   
   官方说法:中国各级政府对发展互联网持积极态度,并致力于为发展互联网创造良好的环境。正是这种积极管理,使中国的互联网得到了快速发展。目前,中国有67万家多网站,是世界上开办网站较多的国家;浙江省也有7万多家网站,是中国各省中开办网站最多的省份之一。在这一快速发展过程中,中国的互联网是成绩和问题共存。《纽约时报》3月8日曾刊载过一篇长文,文章写道:“对中国的网民来说﹐互联网已成为一个兴旺的大市场﹐其中包括那些只想把消费者变成受害人的骗子艺术家﹑石油贩子还有核心犯罪分子。他们在在网上兜售起毒品﹑色情﹑偷来的汽车﹑武器﹐甚至还有供来移植的人体器官,也包括一些违法的服务。”一些人的违法活动已引起中国公众的强烈不满,他们迫切要求政府加强管理,打击那些非法网站。为此,中国政府制订颁布了《互联网信息服务管理办法》、《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管理规定》等一系列法律、法规,对互联网进行依法管理。现在,“爱琴海”网站主办者对自己的违法行为避而不谈,不去反省自身存在的问题以求改进,却心存抵触,恶意炒作,打着“扼杀言论自由”的幌子到处喊冤叫屈,企图蒙蔽一些不明真相人,博取违法无理的“同情”,不是无知,就是别有用心。
   
   新观察家:听听,听听,网络发展迅速一下子就成了政绩,是政府“积极管理”的结果。但是,敬爱的新闻官,当你说到中国互联网的“问题”时,请直言也是自己“积极管理”的结果行不?怎么想到引用《纽约时报》的报道呢,人家可是世界大报啊,可以有美国的新闻法保障的、在新闻独立与自由的环境中成长起来的,被你这么片言只语地一引用,再被你擅自在报道后面加上“已引起中国公众的强烈不满”、“为此,中国政府制订颁布了”,俨然是《纽约时报》在影响中国政府,这不成了人家美国报纸的功劳了么?再说了,人家《纽约时报》报道的网上兜售毒品﹑色情﹑赃车﹑武器、人体器官等等,爱琴海网站可是一点边都没沾。该网站不就是在两会期间依然探讨国家民生、民主宪政、针砭时弊么,怎么人家《纽约时报》忘了报道这些了呢?作为一个新闻官员,你可不能这么拿来就用哦,否则,你可真的成了“不是无知,就是别有用心”了。
   
   官方说法:依法对互联网进行管理,关闭违法网站,是国际通行做法。在立法上,德国制订过《信息与通讯服务法》,澳大利亚制订过《互联网审查法》,美国先后制订过《传播净化法》、《儿童互联网保护法》等法律;在司法上,德国依法关闭了宣扬纳粹思想的网站,法国法院曾判法国雅虎拍卖纳粹物品为违法,美国去年也关闭过非法下载影片的网站。有关主管部门依法对“爱琴海”网站进行处罚,制止其违法行为,不应受到指责,而应得到肯定。
   
   新观察家:你说的违法网站的“违法”,应该就是你上面引述《纽约时报》报道的网上违法行为以及这里所说的宣扬纳粹拍卖纳粹物品、非法下载影片侵犯知识产权吧,不是爱琴海网关注国家民生、民主宪政、针砭时弊的行为吧,因为国际通行做法中,可没有“不许议论国家大事”这一条哦。你这么喜欢德国、澳大利亚、美国、法国的法律,可研究过他们的民主制度?这几个国家可是世界上最具代表性的民主自由国家,你这么喜欢拿来比较,心里不发虚?爱琴海网因为议论时政而被封杀,“不应受到指责,而应得到肯定”?你真是吃了豹子胆了,连温总理在两会闭幕的新闻发布会上都感谢几十万网民的建议和鞭策,你竟然唱起了反调,我看你这小小的乌纱帽是不想戴了!
   
   官方说法:中国是世界上网民言论空间最宽松的国家之一。一份针对亚、欧、北美、澳洲等地区20多个国家50多个世界著名英文媒体网站的调查显示,只有雅虎新闻、印度时报等5家媒体网站开设了新闻跟贴功能。在中国,但凡发布新闻的网站都有新闻跟贴功能,网民可以即时的发表自己对某条新闻的看法。因“爱琴海”网站被依法关闭,就指责中国没有“言论自由”、打压“言论自由”,不符合客观事实,是站不住脚的谎言。
   
   新观察家:“中国是世界上网民言论空间最宽松的国家之一”,作为新闻官员,你心里知道说这样的话其实是不合适的。当整个世界都在报道中国政府花巨资筑网上长城对网络实行最强有力的管制的当前,当两名国外媒体记者在新闻发布会上向温总理提出网络言论自由问题的当前,当爱琴海网以及成千上百个网站或论坛被封杀或整治的当前,竟说出这么不要脸的话来!我真的有点生气了。我突然想到一句很好的话送给你:中国政府的新闻官一说言论自由,全世界都笑了。而你还振振有词地举出新闻跟帖动能来作为佐证,因为你当然知道大陆地区的报纸、网站在你们的掌控之中每天都在报道什么,有什么好跟贴讨论的。就拿浙江来说,去年东阳村民抗议化工厂污染、警察打死多人的新闻,你们不是严密封锁了么?还有长兴村民反对蓄电池厂污染烧毁厂房、警察抓走四十几个村民至今还有村民在牢里的事,你们给报道了么?还有今年1月13日浙江省发改委主任史久武在省府大院里跳楼自杀的新闻,你们当时不是忙得一团糟要封锁媒体采访么?这样的事情多了去了,你还敢说没有打压言论自由!
   
   官方说法:3月14日上午,温家宝总理在回答美国全国广播公司记者有关互联网问题时指出,按照中国《宪法》规定的原则,每一个公民都有利用互联网的权利和自由,但同时要自觉地遵守法律和秩序,维护国家、社会和集体的利益。中国对互联网依法实行管理,也倡导互联网业界实行行业自律,实行自我管理;网站要传播正确的信息,不要误导群众,更不能对社会秩序造成不良的影响。这些规范作为职业道德,应该得到遵守。温家宝总理的这番话,既说出了中国政府管理互联网的基本准则,也说出了广大公众和网络从业人员的心声。依法自律,是一个合格网络从业人员起码的职业道德。“爱琴海”网站主办者,既不依法又不自律,不具备一个现代社会合格从业人员的基本素质。这样一个不合格的从业者,必然要被社会所抛弃;如果为这样一个不合格的从业者喊冤叫屈,实在是有悖法理和良知。
   
   新观察家:你刚才跟温总理唱反调,现在又来引用他的“指出”,你真是“一个合格的从业人员”啊!人家是作为总理的身份接受境外媒体采访,主要说了什么你听明白了没有?人家说的大意是:国家利益高于言论自由。这番话已经受到许多国际新闻媒体的指责,你还敢说“说出了广大公众和网络从业人员的心声”?!另外,千万记得一点,作为政府官员,你代表的只是某政府部门,代表不了广大公众和网络从业人员,懂吗?还有,“必然要被社会所抛弃”这样的话,我怎么听起来这么像上个世纪那场文化灾难中的批斗啊。对了,你多大了?你自认为一个“合格的从业人员”,可做过几篇颇有影响的新闻报道?可在什么门户网站做过新闻编辑?你口口声声“依法自律”,可懂得我国宪法保障的公民基本权利,可懂得国际人权公约,可懂得新闻的独立与自由法则?不跟你多费口舌了,我看你才是“必然要被社会所抛弃”的料!不但被社会,还要被这世界上每一个懂法理有良知的人所抛弃!(完)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