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力虹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力虹文集]->[[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诗人哀歌(下)]
力虹文集
·[05.诗]悲怆四章--第4章:罪与罚
·[05.诗]漫天飞舞--悼紫阳
·[05.诗]一 张 纸
·[06.诗]爱琴海,谁为你哭泣
·[06.诗]三月之诗
·[06.诗]大地
·[06.诗]告别吴山
·[06.诗]杭城一年
·[06.诗]归途
·[06.诗]爱琴海,你伤痕累累的脸
·[05.诗]秋日时光
·[06.诗]自由大悲咒
·[05.诗]无韵七言——赠老青年
·[06.诗]西子湖畔重逢天虹
·[06.诗]长兴赏梅——赠潘维
·(06.诗)国际动漫节
·[06.诗]白鹭之舞
·[06.诗]家 居
·[06.诗]致黄秋远
·[06.诗]悼张胜凯先生
·[06.诗]坦克履带下的帝国恶梦
·[06.诗]警惕啊!世界
·[06.文]决不宽恕,永远记取
·[05.文]爱琴海宣言
·[05.文]关于阿强和他的长篇小说《空穴来风》
·[04.文]关于长篇小说《空穴来风》的人物及其他
·[05.文]在风暴中心居住:林辉印象
·[05.文]初识羽戈
·[05.文]别燕生吾师
·[04.文]诗 思 随 笔
·[04.文]诗 思 随 笔之2
·[04.文]诗 思 随 笔之3
·[04.文]诗 思 随 笔之4
·[04.文]诗 思 随 笔之5
·[04.文]诗 思 随 笔之6
·[04.文]诗 思 随 笔之7
·[04.文]诗 思 随 笔之8
·[04.文]诗 思 随 笔之9
·[04.文]诗 思 随 笔之10
·[04.文]关于《悲怆四章》的争论,析粱晓明先生
·[05.文]往事如烟,序陈云其诗集《一生都在下雨》
·[05.文]长篇小说《红衣坊》序
·[05.文]长篇小说《红衣坊》后记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诗人哀歌(下)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官方挑衅
·别让极权暴政之手弄脏了体育
·[06.文]当代中国知识分子的悲哀
·[06.诗]浴火重生总有期
·[06.备注]今天去申领护照,遇到小小麻烦
·[06.文]被封百日 力虹说“爱琴海还会回来”
·[06.]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绝地反击(上)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绝地反击(下)
·[06.文]评欧美对华立场与政策的转向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战斗正酣(上)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战斗正酣(中)
·[06.诗]民坛八年,汗青丹心
·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战斗正酣(下)
·[06.文]善之极与恶之极何以并世而立
·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铁肩担道义
·[06.文]力虹:七.一断想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疯狂反扑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正义之师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论坛重现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违宪审查(上)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违宪审查(中)
·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违宪审查(下)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全球大签名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全球大签名
·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并非结束语
·[06.文]白头老翁在,闲坐说经国
·[06.文]离绪别恨,国难家仇
·[06.文]五马头墙 毛家女婿
·[06.文]面对调查报告,布什将说什么
·[06.文]毛氏谱系,经国秘史
·[06.文]溪山无语,难舍难分
·【专访力虹】愿意参与这个历史性调查
·[06.文]面对“活摘门”欲出“应对法”
·力虹:秘密警察剥夺了我的出国权利
·西西弗斯,使命与尊严
·吴弘达他想干什么?(一)
·吴弘达他想干什么?(二)
·吴弘达他想干什么?(三)
·曾经的高标,今日的沦落──看看浙江文人(1)
·茅盾,与魔共舞的一生──看看浙江文人(2)
·夏衍,可怜书生着戎装──看看浙江文人(3)
·24万被谋杀的亡灵──唐山大地震30年祭
·金庸,侠义之内见媚骨──看看浙江文人(4)
·“经济中心”的荒芜
·中国民主化,不靠美国靠谁?
·一代大师的痛与恨
·从台湾经验看胡锦涛的前途
·点评《吴弘达先生的理性毋庸质疑》
·假作真时真亦假
·邪恶再次压倒了正义
·谁在今日讲恕道?
·一些港台知识精英为何如此媚共
·评李劼《自由需要运动吗?》
·还我高律师,还我中国的良心!
·最后的黑暗,最后的眼泪
·违天意反民心,必遭天诛地灭
·救救高智晟!救救陈光诚!救救中国!!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诗人哀歌(下)


   3月20日,生活、工作在杭州的著名记者、时评家昝爱宗先生在几次撰文声援《爱琴海》事件之后(另文转述),特地写就了一首为被强行关闭的爱琴海网祈祷的诗歌《爱琴海啊,爱你是我的责任》。此诗一经《博讯》首发,立即为《民主论坛》、《新世纪》、《自由圣火》等等网站所转载。真所谓“愤怒出诗人”,身为记者和评论家的昝爱宗罕见地以直抒胸襟的诗歌形式,为突遭厄运的爱琴海网发出了这样的祈祷:“爱琴海没有哭泣 /也没有放弃 /总有一天 /春暖花开送往每一间房屋 /开放的爱琴海 /随时祝福每一个人 /心中获得自由 /身上肩负责任!”
   《爱琴海啊,爱你是我的责任》

   ——为3月9日被强行关闭的爱琴海网祈祷
   昝爱宗
   爱琴海
   一个发出自由声音的地方
   一个非常简单又非常丰富的地方
   有树林,有花果
   正如那个诗意的名字
   有爱,又有琴
   她又是海
   海的力量
   不可战胜的力量
   又是信仰的力量
   有信仰的人可以平脚在上面
   安然踏步
   没有胆怯
   也无须回首
   我们向往树林里的花果
   又向往海面上升起的信仰
   萧伯纳说
   自由意味着责任
   这就是为什么大多数人惧怕它的原因
   假如人们不喜欢自由
   也就远离责任
   远离责任
   其实是播种痛苦
   没有责任的日子
   我想就不会有爱
   不会有琴
   也不会有海
   爱琴海啊,爱你是我的责任
   我们是人人
   人人都有爱的自由
   爱琴海是诗意的
   又属于自由的
   自由就像大海的丰富
   是上天的杰作
   是造物主的奉献
   谁想把诗意和自由关住
   谁就可以把责任消灭
   甚至也把自己抛弃
   可笑的是
   天下没有人能够关住声音
   正如有人试图关闭春天一样愚蠢
   太阳不耽误升起
   大海不延误风雨
   声音不担心被传播
   责任和自由
   从来肉眼看不见
   但她从不担心没有
   爱琴海从来都是有的
   希腊文明传来了民主
   民主与自由结伴
   自由又与责任相互拥抱
   爱琴海
   是关不住的春暖花开
   她日夜互通着爱的呼吸
   她的身影已经扎根在人们心头
   谁也拒绝不了
   爱琴海没有哭泣
   也没有放弃
   总有一天
   春暖花开送往每一间房屋
   开放的爱琴海
   随时祝福每一个人
   心中获得自由
   身上肩负责任
   注:爱琴海网站www.77sea.com是正式登记注册的以传播和交流文化内容为主的网站,2005年8月试运行,2006年1月正式开通,2006年3月9日不幸被非法关闭,悲呼,悲哉。(完)
   生活在加拿大的著名诗人、《酷我-北美枫论坛》版主晓鸣是爱琴海网站的驻站嘉宾,一直热心关注与支持爱琴海网站的建设。爱琴海网被封杀之后,他特地给我发来了这一首积愤难平、寓意深远的短诗。此诗刊发在《博讯》和《酷我-北美枫》等网站上,它代表了众多旅加华文诗友们的真诚与心声:
   我和祖国之间隔着爱琴海
   晓鸣(加拿大)
   现在海成了沙漠,
   祖国更加遥远
   眼前剩下一杯茶, 一枝香烟
   我隔着雾和烟听大家闲谈
   我只依从我个人的情感
   亲人和往事仍然让我怀念
   但对自由的伤害,把我越推越远
   你们纵然有伟大的借口
   又与我有什么相干!
   我在沉默中
   听着这最后一丝牵挂
   的裂帛之音
   2006-03-14
   另一位浙江著名诗人、《四季诗歌论坛》版主陈剑冰,他曾受邀担任过《爱琴海》论坛文学原野栏目的版主。目睹了网站遭难的前前后后,他经过好几天的沉思,写下了这一首被诗友们高度评价的力作:
   陈剑冰:《爱琴海》
   1
   以狷狂的海洋,做理想衣裳,
   胸前的刺绣拯救那些孤独人。
   未来岁月告诉我们:
   孤独的名字叫裸体!
   裸体在瞬间消亡时爱上希腊,
   爱上她破碎的花朵、衣衫褴褛的香气。
   2
   希腊母亲不是全世界的母亲,
   她在一滴海水里抓住自己悸动的心。
   心甚至寂静,甚至心花怒放,
   甚至谦卑到不可屈服。
   而心外之物,日久丧失,
   像一个衰老的人终于读到了衰老经。
   3
   海在黄昏的阴影里私下说话,
   说什么呢?说她告别了死神后,
   回到平凡的家唱赞美诗,安静的唱,
   安静的喝酒、熄灯、做奇迹的梦,
   在清晨起来更衣沐浴。
   安静的,做个旧人物,
   生与死,仅仅一声轻轻叹息!
   4
   她的塔楼,在海滨变白骨,
   原来是命运的旅馆开在沉默寡言里。
   一半房客看见海,一半没有看见,
   似乎这只是历史的插曲。
   比如海上白鲸的喷泉,像伞打开,
   尾巴摇摆着送别了昨天。
   那么今天呢,以什么证明今天是明天的昨天?
   那么明天呢,海是否会醒来?
   喷泉是否悬挂在窗前?房客离去,
   又迎来了一批……
   5
   现在去听海讲经说法,
   草蒲团漂在海平面,人散后,她收拾——
   那一片叶子、白帆、鸟影,在起伏着,
   在她的微笑里找归宿。
   波澜的经文还在诵念,
   仿佛经书里描述了她,仿佛海未曾开言时,
   就已经望其项背!
   6
   春天的海上,谁犯有罪?
   谁在冬日的海滩践踏过,
   又抛弃了律法的美?这谁是谁非,
   在她严肃而温润的目光里,都已看见。
   她为此呼喊,为此无言,
   只随着海潮的欢乐颂跳舞,
   随着斗转星移,舞步带来繁花开。
   7
   海边雅典城,住着雅典娜,
   她陌生的面孔洒下海水与沙粒,
   她与谁一起受难,谁就认识她。
   且以古老来告别永恒,
   以永恒来说服古老做年轻的先知。
   当她和所有陌生人一样,
   不爱慕,不惊恐,不用浪花来说笑,
   她就已经善意地放弃了你。
   8
   若要打开海贝的秘密,
   需在海上演奏音乐会。海底山脉上升,
   早已搭好了舞台。
   这波浪的振动器,透过耳膜留下了尖细的漩涡,
   成了一枚嘲弄自我的曲别针,
   刺破皮肤产生肌体的共鸣。
   但灵魂,还藏在海贝里,像秘密的魔鬼,
   像酒徒,像声色之乐。
   9
   在海上,黎明提前亮了,
   在海上,正午的明镜蓝莹莹地波动。
   可黯淡的不是散步的人,
   不是日出忽略的细节。
   到底是什么样的对象?有无在万物群中,
   暗藏着心灵?直到世界大同,
   直到天老地荒,她会跳出来,
   解放自己,或者做失踪者从此消失。
   10
   如果海的色泽,像雪地浅蓝,
   淡淡的无言无语。她的船夫,
   一个对另一个说:“生活清淡,没有痕迹”
   她会给他们渔网、钢叉,
   会令他们在一次海难中幸存下来。
   因为惊心动魄而有了使命感!
   因为平淡无奇而知足于今生和来世!
   2006.3.27
   北京著名女诗人、音乐人林静曾在《爱琴海》上首次建立了自己博各专栏,引起了各地诗友们的强烈关注与好评,并被网站邀为“驻站嘉宾”和首批“中国桂冠诗人”名录。爱琴海遭灾的消息,让她和她身边的朋友们忧心如焚。从3月9日事发之日起,几乎每天要发几次短信,或发邮件询问情况,时时牵挂网站工作人员的安危。记得有几天,我的电子邮箱和手机皆出了问题,收不到任何信息,林静只能联系在杭的其他网友,四处打探消息……
   爱琴海的意象与风暴在女诗人的心中酝酿、翻腾,经过几天的不眠之夜,这位从音乐殿堂走出来的诗人终于谱写出了《辽阔不息的爱琴海》这首由9个乐章组成的史诗般的杰作——
   林静:辽阔不息的爱琴海
   海岸哀伤的泪
   目送着仅剩的最后一艘船
   驶入无边的黑暗
   ——《幽歌》
   ¬
   1
   哀伤滑落星星滴下的泪
   落日徘徊的影子
   尘埃般
   被深深地卷入夜的重重帷幕
   高山孤独凝望
   苍空
   闪烁的忧郁
   点点
   苍白布满梦的沉静
   窒息的
   2
   隆冬时节
   记忆掀开迟疑的无形枷锁
   风
   从千里之外吹来
   蔚蓝色奔腾的气息
   为梦的寒夜注入一股巨大的暖流
   冰凌化解
   了无痕迹
   竟然,如驱走一片枯叶般
   积压心灵深处的沉重
   轻松卸下
   顿时
   一种从未有过的感觉
   如流动在无染的春风中
   呼吸
   畅快无比
   3
   轻轻点击
   ……
   平安夜
   一个重复的日子里
   一篇不平凡的日志
   映射出一颗时代的良心①
   一支芳菲的笔
   为何会遗落在宇宙之外?②
   ……
   执著与向往
   不再孤独
   一如年少时寻梦般
   缓缓扬展
   赤诚的帆
   激荡在辽阔的海面上
   4
   冬日
   被绞碎的呼吸
   夹杂热望与哭泣
   嘲讽编织如瘟疫般散播的病菌
   网罗着怯懦的催化剂
   窥视着下一个猎物
   在侥幸与掠夺得来的寄居壳中
   那帮卷缩的杀手
   于是
   感化日渐变成一种悲哀的妄图
   滴水般穿石的爱延续着
   噩梦般行走在荒芜的纪元
   蒙面的猩猩咆哮着
   进化扭曲
   野狗反刍的本能
   收缩为一丁点口水
   森严的等级
   自受孕的那一刻起
   确立
   大自然的悲哀树着何等颜色的旗?
   弯刀悬挂
   苍凉的夜空
   薄纱驮满裹泪的壳
   缓慢地飘过梦想的摇篮
   5
   一次记忆如同前额跳下一只眼睛②
   侏罗纪
   暴龙的时代早已过去
   巨大的骨骸
   冰冷的岩层
   考古与虚拟
   再现了不同版本中
   一幕幕惨烈的杀戮场景
   纠缠与争论
   长久不休
   ……
   历史的昨日
   写下文明的今天
   本能的呼唤推动前进的巨轮
   毫无例外
   存在者都将卷入其中
   或成为巨轮的一部分
   或被
   碾为粉末
   回避
   或抹去真实的记载
   都必将成为文明后续的羞耻与悲哀
   鸵鸟把头伸入沙土中
   究竟有多大的意义?
   6
   月亮独自的忧伤与期待
   云朵随风牵起
   朽木着燃
   闪电击中盔甲
   灵魂匍匐前行
   激荡
   爱的海面
   千里之外
   迎春花已开
   青松傲立
   怒斥撒疯者可耻的蛮狂
   漫天黄沙
   意欲遮盖季节原本的色彩
   却挡不住冲刷污垢的雨水
   伴随主宰的季风
   直奔而来
   7
   那一点
   一点的绿意
   钻出贫疾的呼吸
   被野蛮关闭的通道
   切割每一滴光的萌动
   自由汇集
   海水撒下风的泪
   谎言的始作俑者
   颤抖妄想之网
   永恒的水所蕴含的奥秘与玄机
   永远无法被参透
   窃取
   沉重长满锈斑
   颂歌
   铐在充满泪痕与血印的大地上
   哐当
   丧钟回响……
   8
   莱茵的黄金
   流淌
   死亡的贪婪
   尼伯龙根的指环
   诅咒
   从过去
   到现在
   难道
   还要延续至未来?③
   昨天的太阳被黑色担架抬走④
   围墙中的家园
   怎能忘却
   那一阵
   来自橄榄树林的悲风⑤
   ……
   9
   夜色
   激起无数飞越海平面的惊涛骇浪
   缺席的灵魂
   长眠于沉默的记忆
   在哀伤
   滑落之前
   接过刀的名片
   时空飞翔
   爱琴海
   辽阔
   如宇宙光芒般不息激荡
   2006年3月15日至19日凌晨
   
   林静注:
   1、此节为作者对力虹一篇日志的赠言。
   2、此节是作者对林辉诗句“一支芳菲的笔,遗落在宇宙之外”的回应。
   3、此句为潘维长诗《太湖龙镜》开篇第一句的缩写,原诗句为“一次记忆使我回头,如前额跳下一只眼睛”。
   4、摘自曼德尔施塔姆短诗《无题(沉重与轻柔)》,北岛译。
   5、源自洛尔加诗句“我记住橄榄树林的一阵悲风”。(完)
   自从上个世纪七十年代末,以北岛、多多和芒克创办《今天》诗刊,发起被称之为“朦胧诗”的中国新诗复兴运动之来,中国当代诗歌创作经过八十年代的“光荣与梦想”,至89六.四暴发被拦腰截断,到90年代出现的所谓“第三代”和后现代主义诗潮的浊流泛滥,一路下滑,越来越趋向边缘化和犬儒化。大多数诗人们面对极权暴政、民族危机和大众苦难无动于衷,却热衷于“下半身诗”、“垃圾诗”、“撒娇派诗”以及自淫式的所谓“先锋诗歌”,更有甚者纷纷讴歌毛泽东、献媚独裁者……精神上和灵魂上的堕落已无以复加。
   这是中国当代诗歌发展史上,继1949年以降郭沫若、贺敬之等宫廷式谄媚诗人之后最黑暗无耻、道德沦丧的时代。但是人性不灭,诗歌不死!随着爱琴海事件的爆发,我们的那些热心、忠诚的网友诗友,像当年王维林只身阻挡镇压六.四天安门民主运动的坦克群那样,在危急时刻勇敢地挺身而出,用自己发自内心的吟唱,来反抗极权主义对于言论自由普世价值的粗暴扼杀,来讴歌像爱琴海那样自由而美好的人类理想!这一批爱琴海网友的诗作弥足珍贵,在中国当代诗歌发展史上,洗刷了以往的耻辱,留下了特别光彩的一页。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