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力虹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力虹文集]->[[04.文]诗 思 随 笔之4]
力虹文集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山雨欲来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祸不单行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严重时刻(1)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严重时刻(2)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风暴前奏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挺身而出(上)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挺身而出(下)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维权热点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八方回声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维权风暴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诗人哀歌(上)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诗人哀歌(中)
·[05.诗]悲怆四章--第1章:水中的瓷片
·[05.诗]悲怆四章--第2章:土豆
·[05.诗]悲怆四章--第3章:台风过境
·[05.诗]悲怆四章--第4章:罪与罚
·[05.诗]漫天飞舞--悼紫阳
·[05.诗]一 张 纸
·[06.诗]爱琴海,谁为你哭泣
·[06.诗]三月之诗
·[06.诗]大地
·[06.诗]告别吴山
·[06.诗]杭城一年
·[06.诗]归途
·[06.诗]爱琴海,你伤痕累累的脸
·[05.诗]秋日时光
·[06.诗]自由大悲咒
·[05.诗]无韵七言——赠老青年
·[06.诗]西子湖畔重逢天虹
·[06.诗]长兴赏梅——赠潘维
·(06.诗)国际动漫节
·[06.诗]白鹭之舞
·[06.诗]家 居
·[06.诗]致黄秋远
·[06.诗]悼张胜凯先生
·[06.诗]坦克履带下的帝国恶梦
·[06.诗]警惕啊!世界
·[06.文]决不宽恕,永远记取
·[05.文]爱琴海宣言
·[05.文]关于阿强和他的长篇小说《空穴来风》
·[04.文]关于长篇小说《空穴来风》的人物及其他
·[05.文]在风暴中心居住:林辉印象
·[05.文]初识羽戈
·[05.文]别燕生吾师
·[04.文]诗 思 随 笔
·[04.文]诗 思 随 笔之2
·[04.文]诗 思 随 笔之3
·[04.文]诗 思 随 笔之4
·[04.文]诗 思 随 笔之5
·[04.文]诗 思 随 笔之6
·[04.文]诗 思 随 笔之7
·[04.文]诗 思 随 笔之8
·[04.文]诗 思 随 笔之9
·[04.文]诗 思 随 笔之10
·[04.文]关于《悲怆四章》的争论,析粱晓明先生
·[05.文]往事如烟,序陈云其诗集《一生都在下雨》
·[05.文]长篇小说《红衣坊》序
·[05.文]长篇小说《红衣坊》后记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诗人哀歌(下)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官方挑衅
·别让极权暴政之手弄脏了体育
·[06.文]当代中国知识分子的悲哀
·[06.诗]浴火重生总有期
·[06.备注]今天去申领护照,遇到小小麻烦
·[06.文]被封百日 力虹说“爱琴海还会回来”
·[06.]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绝地反击(上)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绝地反击(下)
·[06.文]评欧美对华立场与政策的转向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战斗正酣(上)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战斗正酣(中)
·[06.诗]民坛八年,汗青丹心
·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战斗正酣(下)
·[06.文]善之极与恶之极何以并世而立
·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铁肩担道义
·[06.文]力虹:七.一断想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疯狂反扑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正义之师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论坛重现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违宪审查(上)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违宪审查(中)
·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违宪审查(下)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全球大签名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全球大签名
·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并非结束语
·[06.文]白头老翁在,闲坐说经国
·[06.文]离绪别恨,国难家仇
·[06.文]五马头墙 毛家女婿
·[06.文]面对调查报告,布什将说什么
·[06.文]毛氏谱系,经国秘史
·[06.文]溪山无语,难舍难分
·【专访力虹】愿意参与这个历史性调查
·[06.文]面对“活摘门”欲出“应对法”
·力虹:秘密警察剥夺了我的出国权利
·西西弗斯,使命与尊严
·吴弘达他想干什么?(一)
·吴弘达他想干什么?(二)
·吴弘达他想干什么?(三)
·曾经的高标,今日的沦落──看看浙江文人(1)
·茅盾,与魔共舞的一生──看看浙江文人(2)
·夏衍,可怜书生着戎装──看看浙江文人(3)
·24万被谋杀的亡灵──唐山大地震30年祭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04.文]诗 思 随 笔之4

   
   11、这四首诗
   
   《刀》
   

   上午路过一间打铁铺
   下午我便坐在屋子里清理内心
   这么多年,我积攒了很多刀
   剪刀,剃刀,柴刀,菜刀
   京刀,藏刀,还有瑞士军刀
   ……它们杂乱地堆在那里
   有的已卷口,有的已生锈
   有的布满血迹,有的粘满尘土
   此刻,它们像一堆废铁
   黑黑的,冷冷的,蜷缩着
   我记不清楚这些刀曾经伤害过谁
   挽救过谁,也弄不明白
   这些刀是怎样进入我的内心
   总之,晚上我就会把这些刀
   送到打铁铺,让那个胖师傅
   把它们熔掉,打成一个铁匣子
   我要在里面睡觉,做梦
   想一些令人高兴的事情
   
   《一个人》
   
   一个人侧身走过黄昏
   像一张白色的纸。一个人在夜晚
   燃烧,像一把黑色的灰烬
   一个人把月亮撕开
   那些银子,弄瞎了他的眼睛
   一个人把庙钟敲破
   那些声音,弄聋了他的耳朵
   一个人把露珠打碎
   那些玻璃,弄哑了他的声带
   一个又瞎又聋又哑的人
   在黎明与我相遇
   我把洗了一夜心送给了他
   
   《帮 凶》
   
   空气里有一只手在搅动
   那些漩涡,你看不见
   很多事物都在漩涡里旋转
   鸟,脚手架,信号塔,你的眺望
   和冥想,都在旋转之中
   进入你,或者远离你
   你无法控制一块陨石的轨迹
   它可能砸中你,一只正在吃草的牛
   或者一间快要建好的房屋
   它也有可能在一块空地上
   长成奇异的草,开成绝色的花
   你无法控制,你是被迫的
   在看不见的旋涡里旋转
   成为空气的一部分
   成为那只手的血液和帮凶
   
   《回 答》
   
   昨天从地平线死去的人
   明天我会遇见他。今天我起得很早
   太阳还在昏睡的时候
   我已爬到对面的山坡上
   羊群散在灰雾和漫天的草色里
   像一群闪烁的露水
   我折断一棵树的枝条
   把最嫩的那片叶子含在嘴里
   躺在潮湿的石板上,等太阳
   泪珠一样从云缝滴出来
   我开始回忆那个死去的人
   走路的模样,说话的语调
   我开始思考他提出的那些问题
   明天,我必须给他一个答案
   不管正确还是错误
   不管他听后会活过来
   还是会死得更加彻底
   
   非常好的四首!冷静、凝炼、结结实实,精彩纷呈的具像之上有理性之光在闪烁。
   《刀》和《一个人》,诗人在那里独自梳理自己复杂的内心,渴望从昨日之我蜕化而出,完成一次形而上的洗礼。
   
   《帮凶》和《回答》,更像是诗人痛苦的反思和忏悔。
   四首短诗组成一个相对完整的整体,直面生存的本质,怀有一颗难得的天地之心。
   
   12、不想去余姚
   
   确实多年未去余姚了,也不想去。只觉得余姚这些年来,邪气和商气太重,而格局越来越小。所以出不了人,要么成为御用文人,要么混迹外,以井底之蛙的滑稽相丢人现眼。
   
   不知长眠于龙山上的四先贤,面对眼下众多的不孝子孙,会有何感慨?
   
   13、致小雅
   
   问沈方新年好!虽未曾谋面,但心向往之……而小雅啊,在04年杭城的第一场大雪中碰到了,玉树临风,天之骄子,无条件的喜欢啊!听说现在还有一位蒋峰,难道浙江诗歌真的要让湖州人独占鳌头不成?!
   
   但事实就摆在那里。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