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力虹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力虹文集]->[[05.文]初识羽戈]
力虹文集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严重时刻(1)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严重时刻(2)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风暴前奏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挺身而出(上)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挺身而出(下)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维权热点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八方回声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维权风暴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诗人哀歌(上)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诗人哀歌(中)
·[05.诗]悲怆四章--第1章:水中的瓷片
·[05.诗]悲怆四章--第2章:土豆
·[05.诗]悲怆四章--第3章:台风过境
·[05.诗]悲怆四章--第4章:罪与罚
·[05.诗]漫天飞舞--悼紫阳
·[05.诗]一 张 纸
·[06.诗]爱琴海,谁为你哭泣
·[06.诗]三月之诗
·[06.诗]大地
·[06.诗]告别吴山
·[06.诗]杭城一年
·[06.诗]归途
·[06.诗]爱琴海,你伤痕累累的脸
·[05.诗]秋日时光
·[06.诗]自由大悲咒
·[05.诗]无韵七言——赠老青年
·[06.诗]西子湖畔重逢天虹
·[06.诗]长兴赏梅——赠潘维
·(06.诗)国际动漫节
·[06.诗]白鹭之舞
·[06.诗]家 居
·[06.诗]致黄秋远
·[06.诗]悼张胜凯先生
·[06.诗]坦克履带下的帝国恶梦
·[06.诗]警惕啊!世界
·[06.文]决不宽恕,永远记取
·[05.文]爱琴海宣言
·[05.文]关于阿强和他的长篇小说《空穴来风》
·[04.文]关于长篇小说《空穴来风》的人物及其他
·[05.文]在风暴中心居住:林辉印象
·[05.文]初识羽戈
·[05.文]别燕生吾师
·[04.文]诗 思 随 笔
·[04.文]诗 思 随 笔之2
·[04.文]诗 思 随 笔之3
·[04.文]诗 思 随 笔之4
·[04.文]诗 思 随 笔之5
·[04.文]诗 思 随 笔之6
·[04.文]诗 思 随 笔之7
·[04.文]诗 思 随 笔之8
·[04.文]诗 思 随 笔之9
·[04.文]诗 思 随 笔之10
·[04.文]关于《悲怆四章》的争论,析粱晓明先生
·[05.文]往事如烟,序陈云其诗集《一生都在下雨》
·[05.文]长篇小说《红衣坊》序
·[05.文]长篇小说《红衣坊》后记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诗人哀歌(下)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官方挑衅
·别让极权暴政之手弄脏了体育
·[06.文]当代中国知识分子的悲哀
·[06.诗]浴火重生总有期
·[06.备注]今天去申领护照,遇到小小麻烦
·[06.文]被封百日 力虹说“爱琴海还会回来”
·[06.]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绝地反击(上)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绝地反击(下)
·[06.文]评欧美对华立场与政策的转向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战斗正酣(上)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战斗正酣(中)
·[06.诗]民坛八年,汗青丹心
·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战斗正酣(下)
·[06.文]善之极与恶之极何以并世而立
·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铁肩担道义
·[06.文]力虹:七.一断想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疯狂反扑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正义之师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论坛重现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违宪审查(上)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违宪审查(中)
·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违宪审查(下)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全球大签名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全球大签名
·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并非结束语
·[06.文]白头老翁在,闲坐说经国
·[06.文]离绪别恨,国难家仇
·[06.文]五马头墙 毛家女婿
·[06.文]面对调查报告,布什将说什么
·[06.文]毛氏谱系,经国秘史
·[06.文]溪山无语,难舍难分
·【专访力虹】愿意参与这个历史性调查
·[06.文]面对“活摘门”欲出“应对法”
·力虹:秘密警察剥夺了我的出国权利
·西西弗斯,使命与尊严
·吴弘达他想干什么?(一)
·吴弘达他想干什么?(二)
·吴弘达他想干什么?(三)
·曾经的高标,今日的沦落──看看浙江文人(1)
·茅盾,与魔共舞的一生──看看浙江文人(2)
·夏衍,可怜书生着戎装──看看浙江文人(3)
·24万被谋杀的亡灵──唐山大地震30年祭
·金庸,侠义之内见媚骨──看看浙江文人(4)
·“经济中心”的荒芜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05.文]初识羽戈

   
   
   近年来,凡是在《关天茶舍》或其它重要的思想批评论坛读到羽戈的锦绣文章,都会在文章篇末看到“某年某月于宁波”这样的落款。每次,我都会在心里感叹:宁波,又被抬举了一次……怪不得有网友和羽戈开玩笑,说宁波市应该颁发一个荣誉市民称号给他。
   
    与其它若干个商品经济畸形发达的城市一样,该地在思想文化上的沙漠化,早已定局。建设所谓的文化大市,只不过是笑话。这个批量生产暴发户、侏儒文人与腐败官员的城市,哪里容得下“自由之精神、独立之人格”的知识分子?

   
   而现在,年轻的羽戈为了“爱情”来到了宁波。在灯红酒绿的喧嚣中,他操着外地口音,晃动着细长瘦弱的身子,果然在天一广场迷了路。周六晚上我约他到清源茶馆喝茶,并详告他如何走。而羽戈几经辗转,费了好大劲才找到茶室。这是我们第一次见面。
   
   作为网络时代思想评论界的“第三代”领军人物,羽戈给我的印象是那么的低调、歉和,甚至有某种程度的腼腆,与他在文章中惊人广博的知识视野和纵横古今的写作才华形成强烈的对比。羽戈82年出生于安徽农村一户农民家庭,考上西南政法大学后,成绩一直保持优异。他告诉我,各门功课他一般是在考试前三天,才突击一下。大学四年中他下死劲博览群书,向学贯中西的方向努力。在校期间已经通过网络赢得了非凡的名声。1982年,多么不可思议的年龄!那年我刚好大学毕业。
   
   品了几口茶后,羽戈告诉我,据他所知,那些勤于思考、勇于担当的年轻学子遍布各地,不在少数,我们应该对中国的前途保持乐观。我知道,羽戈这是在安慰我苍凉的心境。
   
   后来,阿强赶来见羽戈,送了一本《空穴来风》。
   
   我们的话题从爱琴海网站(羽戈是特约评论员)、天涯关天(他是首席斑竹),到国内思想文化界的现状与动态,以及他在宁波的工作、读书、写作、交友和生活等等,源源而来……
   
   在回家的途中,我与阿强同车,路过宁波报业集团的豪华大厦时(羽戈在此楼上打工,待遇比别人低一大截),我说,这幢楼里上千号人的才华加起来,还真比不上羽戈一人!阿强表示同意。
   
   初识羽戈,如沐春风啊。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