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力虹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力虹文集]->[[06.诗]坦克履带下的帝国恶梦]
力虹文集
·[06.文]华夏儿女简说--史量才
·[06.文]华夏儿女简说--徐锡麟
·[06.文]华夏儿女简说--袁世凯
·[06.文]华夏儿女简说--李叔同
·[06.文]华夏儿女简说--郁达夫
·[06.文]华夏儿女简说--张静江
·[06.文]华夏儿女简说--殷海光
·[06.文]华夏儿女简说--李大钊
·[06.文]华夏儿女简说--陈独秀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前言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山雨欲来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祸不单行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严重时刻(1)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严重时刻(2)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风暴前奏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挺身而出(上)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挺身而出(下)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维权热点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八方回声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维权风暴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诗人哀歌(上)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诗人哀歌(中)
·[05.诗]悲怆四章--第1章:水中的瓷片
·[05.诗]悲怆四章--第2章:土豆
·[05.诗]悲怆四章--第3章:台风过境
·[05.诗]悲怆四章--第4章:罪与罚
·[05.诗]漫天飞舞--悼紫阳
·[05.诗]一 张 纸
·[06.诗]爱琴海,谁为你哭泣
·[06.诗]三月之诗
·[06.诗]大地
·[06.诗]告别吴山
·[06.诗]杭城一年
·[06.诗]归途
·[06.诗]爱琴海,你伤痕累累的脸
·[05.诗]秋日时光
·[06.诗]自由大悲咒
·[05.诗]无韵七言——赠老青年
·[06.诗]西子湖畔重逢天虹
·[06.诗]长兴赏梅——赠潘维
·(06.诗)国际动漫节
·[06.诗]白鹭之舞
·[06.诗]家 居
·[06.诗]致黄秋远
·[06.诗]悼张胜凯先生
·[06.诗]坦克履带下的帝国恶梦
·[06.诗]警惕啊!世界
·[06.文]决不宽恕,永远记取
·[05.文]爱琴海宣言
·[05.文]关于阿强和他的长篇小说《空穴来风》
·[04.文]关于长篇小说《空穴来风》的人物及其他
·[05.文]在风暴中心居住:林辉印象
·[05.文]初识羽戈
·[05.文]别燕生吾师
·[04.文]诗 思 随 笔
·[04.文]诗 思 随 笔之2
·[04.文]诗 思 随 笔之3
·[04.文]诗 思 随 笔之4
·[04.文]诗 思 随 笔之5
·[04.文]诗 思 随 笔之6
·[04.文]诗 思 随 笔之7
·[04.文]诗 思 随 笔之8
·[04.文]诗 思 随 笔之9
·[04.文]诗 思 随 笔之10
·[04.文]关于《悲怆四章》的争论,析粱晓明先生
·[05.文]往事如烟,序陈云其诗集《一生都在下雨》
·[05.文]长篇小说《红衣坊》序
·[05.文]长篇小说《红衣坊》后记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诗人哀歌(下)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官方挑衅
·别让极权暴政之手弄脏了体育
·[06.文]当代中国知识分子的悲哀
·[06.诗]浴火重生总有期
·[06.备注]今天去申领护照,遇到小小麻烦
·[06.文]被封百日 力虹说“爱琴海还会回来”
·[06.]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绝地反击(上)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绝地反击(下)
·[06.文]评欧美对华立场与政策的转向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战斗正酣(上)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战斗正酣(中)
·[06.诗]民坛八年,汗青丹心
·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战斗正酣(下)
·[06.文]善之极与恶之极何以并世而立
·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铁肩担道义
·[06.文]力虹:七.一断想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疯狂反扑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正义之师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论坛重现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违宪审查(上)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违宪审查(中)
·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违宪审查(下)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全球大签名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全球大签名
·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并非结束语
·[06.文]白头老翁在,闲坐说经国
·[06.文]离绪别恨,国难家仇
·[06.文]五马头墙 毛家女婿
·[06.文]面对调查报告,布什将说什么
·[06.文]毛氏谱系,经国秘史
·[06.文]溪山无语,难舍难分
·【专访力虹】愿意参与这个历史性调查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06.诗]坦克履带下的帝国恶梦

   
   ——中国“六.四”17周年祭
   
   
   十七年前。初夏之夜

   坦克履带排成的钢铁洪流
   压过胡耀邦的遗体,压过赵紫阳的心脏
   碾过北京市民的胸膛,碾过清华女生
   那一双纤细的、抽搐的手臂……
   
   坦克过来了!从木犀地
   轰隆隆地向广场推进——
   履带过处,留下了一条人类记忆之中
   最漫长的血路
   
   引擎轰鸣!履带铿锵!
   从巴黎公社血墙长出来的恶之花
   到了这个夜晚终于彻底盛开
   为什么,一个幽灵
   必须从流血到更为残忍的流血
   才能让世界看清它的邪恶?
   
   一百五十年,人类付出了什么代价!
   从奥斯维辛到古拉格群岛
   从布拉格之春到十年文革浩劫
   一部《共产党宣言》终于到了这个晚上
   上演了最后的疯狂!
   
   引擎轰鸣!履带铿锵!
   从波兰开始,柏林墙与东欧集团
   在那夜的坦克声中轰然倒下
   连同克林姆林宫的红墙
   苏联帝国的血旗在隆隆的回响中
   无可奈何地滑落……
   
   而在屠城现场,大军过后
   一切照旧。一个苍老的声音说
   杀他二十万稳定二十年
   另一个颤栗的声音又说
   老子死后,管它洪水滔天!
   
   这是一个彻底的自杀之夜——
   谎言在真相前自杀了
   子弟兵在父老乡亲前自杀了
   执政者在合法性的审判前自杀了
   一个假冒的共和国自杀了
   
   坦克压来时,没有自杀的是台湾
   擦干身上的血迹,掸落过往的灰尘
   1996年的台湾开始了全民直选
   其中最有力的一票
   便是那天晚上从广场投出去的
   
   而对岸却陷入到无边的恐惧之中
   死者已免于恐惧
   幸存者看穿了恐惧
   唯有刽子手,他的一生
   却再也摆脱不了恐惧的恶梦
   其实,最致命的是对于恐惧的恐惧
   这就是上帝给他们安排的宿命。
   
   1989年6月4日,我已死去
   但又在硝烟过后的铁窗内幸存了下来——
   作为一名证人
   我还未给最后的审判递上证言
   作为诗人,我还想为
   帝国恶梦终结之后的生活
   写一首关于悲悯、关于爱的诗篇!
   
   2006.5.28.宁波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