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力虹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力虹文集]->[[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诗人哀歌(上)]
力虹文集
·[06.诗]告别吴山
·[06.诗]杭城一年
·[06.诗]归途
·[06.诗]爱琴海,你伤痕累累的脸
·[05.诗]秋日时光
·[06.诗]自由大悲咒
·[05.诗]无韵七言——赠老青年
·[06.诗]西子湖畔重逢天虹
·[06.诗]长兴赏梅——赠潘维
·(06.诗)国际动漫节
·[06.诗]白鹭之舞
·[06.诗]家 居
·[06.诗]致黄秋远
·[06.诗]悼张胜凯先生
·[06.诗]坦克履带下的帝国恶梦
·[06.诗]警惕啊!世界
·[06.文]决不宽恕,永远记取
·[05.文]爱琴海宣言
·[05.文]关于阿强和他的长篇小说《空穴来风》
·[04.文]关于长篇小说《空穴来风》的人物及其他
·[05.文]在风暴中心居住:林辉印象
·[05.文]初识羽戈
·[05.文]别燕生吾师
·[04.文]诗 思 随 笔
·[04.文]诗 思 随 笔之2
·[04.文]诗 思 随 笔之3
·[04.文]诗 思 随 笔之4
·[04.文]诗 思 随 笔之5
·[04.文]诗 思 随 笔之6
·[04.文]诗 思 随 笔之7
·[04.文]诗 思 随 笔之8
·[04.文]诗 思 随 笔之9
·[04.文]诗 思 随 笔之10
·[04.文]关于《悲怆四章》的争论,析粱晓明先生
·[05.文]往事如烟,序陈云其诗集《一生都在下雨》
·[05.文]长篇小说《红衣坊》序
·[05.文]长篇小说《红衣坊》后记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诗人哀歌(下)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官方挑衅
·别让极权暴政之手弄脏了体育
·[06.文]当代中国知识分子的悲哀
·[06.诗]浴火重生总有期
·[06.备注]今天去申领护照,遇到小小麻烦
·[06.文]被封百日 力虹说“爱琴海还会回来”
·[06.]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绝地反击(上)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绝地反击(下)
·[06.文]评欧美对华立场与政策的转向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战斗正酣(上)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战斗正酣(中)
·[06.诗]民坛八年,汗青丹心
·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战斗正酣(下)
·[06.文]善之极与恶之极何以并世而立
·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铁肩担道义
·[06.文]力虹:七.一断想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疯狂反扑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正义之师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论坛重现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违宪审查(上)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违宪审查(中)
·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违宪审查(下)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全球大签名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全球大签名
·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并非结束语
·[06.文]白头老翁在,闲坐说经国
·[06.文]离绪别恨,国难家仇
·[06.文]五马头墙 毛家女婿
·[06.文]面对调查报告,布什将说什么
·[06.文]毛氏谱系,经国秘史
·[06.文]溪山无语,难舍难分
·【专访力虹】愿意参与这个历史性调查
·[06.文]面对“活摘门”欲出“应对法”
·力虹:秘密警察剥夺了我的出国权利
·西西弗斯,使命与尊严
·吴弘达他想干什么?(一)
·吴弘达他想干什么?(二)
·吴弘达他想干什么?(三)
·曾经的高标,今日的沦落──看看浙江文人(1)
·茅盾,与魔共舞的一生──看看浙江文人(2)
·夏衍,可怜书生着戎装──看看浙江文人(3)
·24万被谋杀的亡灵──唐山大地震30年祭
·金庸,侠义之内见媚骨──看看浙江文人(4)
·“经济中心”的荒芜
·中国民主化,不靠美国靠谁?
·一代大师的痛与恨
·从台湾经验看胡锦涛的前途
·点评《吴弘达先生的理性毋庸质疑》
·假作真时真亦假
·邪恶再次压倒了正义
·谁在今日讲恕道?
·一些港台知识精英为何如此媚共
·评李劼《自由需要运动吗?》
·还我高律师,还我中国的良心!
·最后的黑暗,最后的眼泪
·违天意反民心,必遭天诛地灭
·救救高智晟!救救陈光诚!救救中国!!
·一位中国老渔民的凄凉晚年
·我会坚持到最后一刻
·小格格不要哭,爸爸一定会回来
·专访:传九促三是中共过不去的坎
·被盗掠的器官在呼啸!
·为民请罪的高智晟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诗人哀歌(上)

   
   
   由于爱琴海网站聚集了海内外众多诗人、作家网友,所以在网站被强行封闭后,诸位诗友文诗深感震惊,一时气愤填膺、怒不可遏,感到自己心中象征着自由理想和美好情怀的爱琴海,遭到了专制强权的凌辱,忧思与呐喊随着不可遏止的诗绪源源而来,出现在以《博讯》为主阵地的各个网站上:
   
   爱琴海,谁在为你哭泣

   
   在我的手上,爱琴海,神话般巨大的蔚蓝
   突然窒息。谁在哭泣
   腓尼基美丽的公主,你的宙斯
   你的克里特,你的爱神阿佛罗狄忒
   
   爱琴海,在我的手上滑落
   停止了呼吸。一滴血,从古希腊
   流到了2006年的春天。谁在哭泣
   你散落在世界另一角的儿女
   夜不成寐的人们,每一个
   向往自由的高贵的灵魂
   
   记得在那一夜,越过希腊半岛和小亚细亚
   带着欧罗巴的芬芳,爱琴海
   你来到我的梦境。
   那一刻,连呓语也变得明晰:
   窃西方的火,煮东方的鼎
   连心跳也没有了往日的怯懦
   慌言与真相,邪恶与正义,黑暗与光明
   在你的碧波之下渐渐澄清
   
   是谁在哭泣,就在这一天下午
   爱琴海之歌,被割了喉管
   在荧屏上
   在我无力的手指间
   你因失血而苍白的大理石雕像般的躯体倒下了
   梦想中的蔚蓝顿时血水流淌
   肩负弓箭,背插双翼的爱琴海啊
   谁在为你哭泣
   
   一滴血,从古希腊流到了2006年的春天
   寒潮袭来,雨雪交加
   无数次启动www.77sea.com。爱琴海
   你美丽的容貌已无处寻觅
   缄默噤声的春天,傍徨于无地的春天
   爱琴海,谁还在为你哭泣!
   
   2006.3.9.16:50'爱琴海网站被封闭,谨以记念
   2006.3.13.凌晨于杭州
   
   (作者:力虹)
   
   
   消失的爱琴海
   ——以此纪念爱琴海网
   
   
   自由的人,你将永把大海爱恋!
   海是你的镜子,你在波涛无尽
   奔涌无边之中静观自己的魂灵,
   你的精神那是同样痛苦的深渊。
   
   —— 波德莱尔《人与海》
   
   天蓝色和海青色的中心地带
   青年人聚集欢唱灵魂之歌
   地平线翠绿,海平面升腾
   灯塔高耸迎候死亡和狂风
   
   噢,我怀念古老希腊的荣光
   自由与美如姐妹相依相伴
   她们在海边沐浴洁白裸身
   编织四季花环,高挺骄傲乳房
   
   谁不能仰望长空就无法呼吸
   因大地黑暗,岁月沉重如铅
   当我们坠落躺下疲惫的肉身
   平原上便升起乌云席卷而来
   
   谁不能眺望大海就无法生存
   因时代远离纯朴,苦难遍布
   压迫我们喊出几丝微弱嗓音
   如一滴跳跃的水流进爱琴海
   
   突然间,春天里的一个明媚午后
   一只无形的手关闭了出海口
   如同黑夜提前到来漆黑一片
   再也看不见耀眼的蓝色海平面
   
   再也听不到青年人的欢声笑语
   再也闻不到繁花争妍的芬芳
   如同严寒肆意延长了冬季
   波涛无垠的海水消失在视线之外
   
   噢,我怀念古老希腊的荣光
   自由与美如姐妹相依相伴
   她们在海边沐浴洁白裸身
   编织四季花环,高挺骄傲乳房
   
   天蓝色和海青色的中心地带
   青年人聚集欢唱灵魂之歌
   地平线翠绿,海平面升腾
   灯塔高耸迎候死亡和狂风
   
   2006.3.12.
   
   (作者:何家炜,诗人、资深传媒人士、爱琴海网站论坛总版主)
   
   
   无题——悼爱琴海
   首先我必须假设黎明的存在
   在这春天的阴寒之中,我们一起穿过
   沉重的夜色,从欧罗巴古老的传说
   到爱琴海,舀起碧蓝的海水
   亲手洗去我们脸上蒙染的灰尘
   
   但耻辱的印痕,如一条黑纱
   缠于我们手臂之上,自由的风向
   自西向东,死于漫长的海岸线之下
   古老的文明,如一场千年的幻梦
   虚弱的春天,桃花一夜凋落
   
   而爱琴海,当漫游者的脚步再次到达
   挣扎而起的黎明在鲜血中散去
   浓雾淤集于此,曾经的声音
   被一双无形的巨手扼住
   碧蓝的水波只剩下一声深重的叹息
   
   2006.3.9.16:50 爱琴海网站被封闭,谨以纪念
   2006.3.14 晚于杭州
   (作者:姚仁磊,诗人,爱琴海网站执行主编、深巷诗歌站长)
   
   一切都没结束
   ——写在爱琴海关闭之后,谨以纪念。
   
   但一切并没结束
   旗帜依旧挺立在高塔之上
   高塔依旧耸入云间
   当万物还没有静止
   当渴望自由而高贵的魂灵
   依旧聚集在旗帜的下方,极目仰望
   这里别无他物,只有真实
   与虔诚,只有正义与信仰
   只有渺小而忠实的我们
   
   蠢蠢欲动的是飓风,是外物
   是一场狂暴而巨大的骤雨
   它们吹动、打湿甚至竭尽所能地
   让一张最后的渴望的脸
   消失在大地之上
   
   但一切并没结束
   从黄昏开始,从海上开始
   从我们内心深处升起的一阵阵歌声开始
   在黑夜来临之时,在遥远的旷野里
   所唱响的歌声,虽然低矮,虽然薄弱
   但足以震撼所有的歌者、所有的朝圣者
   轻柔而袅娜地升腾,如一面旗帜
   在雄壮的歌声当中冉冉上升
   挺立在高塌之上,而一切都没结束
   06/3/15深夜11.20
   (作者:贾建芳,诗人,爱琴海网友)
   
   爱琴海挽歌
   
   我们来不及跟她吻别
   爱琴海已经死了
   
    爱琴海没了
    像少女腹中的胎儿一样没了
   
    爱琴海,我们的乐园
    我们的天堂
    爱琴海,你阳光普照
    你知道那砍断阳光的是什么
   
    曾经的爱琴海
    诗人拥抱诗歌,哲人拥抱思想
    桃花下的少男少女
    用美梦制造海洋
   
    爱琴海没了
    我们没听到她临死前的惊呼
    没有看到她的血流出
    连一声抽泣都没有被我们听到
    爱琴海就这么没了
   
    爱琴海的诗人
    还没来得及记下她临终的眼泪
    爱琴海呵,你不辞而别
   
    我的爱琴海,你是否会出现在塔克拉玛干的沙漠
    在海市蜃楼中向我们展现?
   
    爱琴海,
    我要把你瘦弱的骨骼埋在西子湖畔
    让故乡亲人凭吊你无助的孤魂
   
    爱琴海
    我要把你的骨灰撒在玉泉
    让丁冬的流水继续你的琴声
   
    爱琴海,如果你的灵魂化为乌云
    我们要在这乌云底下歌唱直到声嘶力竭
    如果你的灵魂化作蟋蟀的声音
    我们要噤声,聆听你深夜的哀鸣
   
    爱琴海,如果你化作飞鸟
    请泣血点缀苍白的国土
   
    爱琴海,你走得太快
    我还来不及递上我的名片
    用忐忑的心跟你要一个约会
   
    爱琴海,春天已往,清明将至
    我会在你坟头,焚烧诗稿
    你在地下安眠
    而我们的愤怒在地下潜伏
   
   (作者:茅境,诗人、工程师、爱琴海网海外网友,创办并主持《博讯—爱琴海论坛》)
   
   如杜鹃啼血,如海鸥鸣涛,弦断琴焚之后的歌声是如此的绝望与哀痛!这是爱琴海网站被封杀之后,网友们通过诗歌吟唱这一种艺术手段,向倒行逆施、肆无忌惮地压制公民言论自由的大陆当局发出的另一种声音;也是爱琴海的诗友们面对极权专制的惊涛骇浪,向全世界奏响了一部向往蔚蓝、渴望自由的大合唱!
   
   在今后的日子里,诗友们的大合唱还将不断地延缓下去……
   
   2006.6.6.宁波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