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力虹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力虹文集]->[[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维权热点]
力虹文集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挺身而出(上)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挺身而出(下)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维权热点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八方回声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维权风暴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诗人哀歌(上)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诗人哀歌(中)
·[05.诗]悲怆四章--第1章:水中的瓷片
·[05.诗]悲怆四章--第2章:土豆
·[05.诗]悲怆四章--第3章:台风过境
·[05.诗]悲怆四章--第4章:罪与罚
·[05.诗]漫天飞舞--悼紫阳
·[05.诗]一 张 纸
·[06.诗]爱琴海,谁为你哭泣
·[06.诗]三月之诗
·[06.诗]大地
·[06.诗]告别吴山
·[06.诗]杭城一年
·[06.诗]归途
·[06.诗]爱琴海,你伤痕累累的脸
·[05.诗]秋日时光
·[06.诗]自由大悲咒
·[05.诗]无韵七言——赠老青年
·[06.诗]西子湖畔重逢天虹
·[06.诗]长兴赏梅——赠潘维
·(06.诗)国际动漫节
·[06.诗]白鹭之舞
·[06.诗]家 居
·[06.诗]致黄秋远
·[06.诗]悼张胜凯先生
·[06.诗]坦克履带下的帝国恶梦
·[06.诗]警惕啊!世界
·[06.文]决不宽恕,永远记取
·[05.文]爱琴海宣言
·[05.文]关于阿强和他的长篇小说《空穴来风》
·[04.文]关于长篇小说《空穴来风》的人物及其他
·[05.文]在风暴中心居住:林辉印象
·[05.文]初识羽戈
·[05.文]别燕生吾师
·[04.文]诗 思 随 笔
·[04.文]诗 思 随 笔之2
·[04.文]诗 思 随 笔之3
·[04.文]诗 思 随 笔之4
·[04.文]诗 思 随 笔之5
·[04.文]诗 思 随 笔之6
·[04.文]诗 思 随 笔之7
·[04.文]诗 思 随 笔之8
·[04.文]诗 思 随 笔之9
·[04.文]诗 思 随 笔之10
·[04.文]关于《悲怆四章》的争论,析粱晓明先生
·[05.文]往事如烟,序陈云其诗集《一生都在下雨》
·[05.文]长篇小说《红衣坊》序
·[05.文]长篇小说《红衣坊》后记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诗人哀歌(下)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官方挑衅
·别让极权暴政之手弄脏了体育
·[06.文]当代中国知识分子的悲哀
·[06.诗]浴火重生总有期
·[06.备注]今天去申领护照,遇到小小麻烦
·[06.文]被封百日 力虹说“爱琴海还会回来”
·[06.]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绝地反击(上)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绝地反击(下)
·[06.文]评欧美对华立场与政策的转向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战斗正酣(上)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战斗正酣(中)
·[06.诗]民坛八年,汗青丹心
·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战斗正酣(下)
·[06.文]善之极与恶之极何以并世而立
·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铁肩担道义
·[06.文]力虹:七.一断想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疯狂反扑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正义之师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论坛重现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违宪审查(上)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违宪审查(中)
·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违宪审查(下)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全球大签名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全球大签名
·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并非结束语
·[06.文]白头老翁在,闲坐说经国
·[06.文]离绪别恨,国难家仇
·[06.文]五马头墙 毛家女婿
·[06.文]面对调查报告,布什将说什么
·[06.文]毛氏谱系,经国秘史
·[06.文]溪山无语,难舍难分
·【专访力虹】愿意参与这个历史性调查
·[06.文]面对“活摘门”欲出“应对法”
·力虹:秘密警察剥夺了我的出国权利
·西西弗斯,使命与尊严
·吴弘达他想干什么?(一)
·吴弘达他想干什么?(二)
·吴弘达他想干什么?(三)
·曾经的高标,今日的沦落──看看浙江文人(1)
·茅盾,与魔共舞的一生──看看浙江文人(2)
·夏衍,可怜书生着戎装──看看浙江文人(3)
·24万被谋杀的亡灵──唐山大地震30年祭
·金庸,侠义之内见媚骨──看看浙江文人(4)
·“经济中心”的荒芜
·中国民主化,不靠美国靠谁?
·一代大师的痛与恨
·从台湾经验看胡锦涛的前途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维权热点


   挺身而出的还有网络评论家南方在野,这位曾受网站邀请出任过爱琴海主页特约编辑和论坛《蓝色道路》(社会评论专版)版主的青年思想者,曾以满腔的热情和一个知识分子的社会良知,团结众多国内思想精英,全力推动爱琴海时政论坛的建设,为爱琴海网站的迅速崛起,作出过不可磨灭的贡献。现在网站被封,他将作如何评论?
   南方在野:因"敏感与不良"而被封杀的爱琴海

   (博讯2006年3月12日)
   
   众多中文网站,在恶吏的钳制之下,也是如履薄冰、如临深渊。近日来,大陆著名人文思想网站爱琴海网,被浙江省新闻办和浙江省信息管理局以网站刊登了大量海外媒体的报道和刊登大量新闻报道,存在“敏感、不良的信息”为由强行关闭,再一次引发网民愤怒。
   
   一声不响残遭封杀,致使许多大陆网站突然间消失,已是见怪不怪。事先没有通知,事后没有法定解释,连一个讲理的地方也没有。无一个确定的法定程序,也不知道犯了什么法。空洞地说一句“你的网站上有不少敏感、不良的信息”,但到底有哪一些是“敏感、不良的信息”?令人一头雾水。所有心存良知的人不禁要问: 哪来这么多"敏感"? (博讯 boxun.com)
   以“敏感”为名,侵犯公民言论自由,在大陆有愈演愈烈之势。从《南方周末》大换血到《新京报》的沦陷,再到《中国青年报》冰点时评事件,纸质媒体已是噤若寒蝉,暂且不论。令人不得不斥责的是,一个好端的互连网世界,已经被大棒敲得支离破碎。自燕南学术思想门户网站惨遭屠戮以来,一大批反映民声民情的网站,相继被销声匿迹。尚在运作的几个民间网站,不得不苟且偷生。以影响较大的两个网站为例:凯迪社区充斥着“您的贴子已被屏蔽”的封条,象一张张可耻的胶布粘连着公民的口,为网民所愤懑;天涯社区易玄更张,将“学术思想”探讨改为“娱乐信息”发布,大批有理想的斑竹与网友脑怒拂袖而去。
   
   留下几个官方网站失去原则地大唱赞歌。以爱琴海网为代表,一批关切政治改革和国计民生、宣扬自由民主、探讨学术思想、繁荣文学创作的人文网站则惨遭封杀。依的是什么法?治的是什么国?
   
   到底什么样的信息是“敏感、不良的信息”?是非法信息吗,如果是,那么为什么说不出非了什么法?是合法信息吗,如果是,那么为什么以此为由大搞封杀?他们所说的“敏感、不良的信息”,好象不是非法信息,又好象不是合法信息。合法与非法,在他们那里是如此的含混不清,没有一个明确定义。一个网站是继续生存还是惨遭封杀,一个公民的言论是容忍存在还是横遭屏蔽,就完全看他们的心情好坏而定了。潜规则之下,官僚在法律之外得到了一些特权,而普通网站被强迫在法律之外承担了一些义务。
   
   最终深受其害的,还是网民。辛辛苦苦写了几个小时的文章, 结果因为一个敏感词, 文章被删掉了。这在中文互连网,已是家常便饭。广大网民是敢怒却无处言诉。
   
   实际上,讫今为止,大陆官员以“敏感、不良的信息”为说词,漠视宪法人权,大行恶道之潜规则,已是广为网民所诟病。“敏感词”何其多也,“专制”“暴政”不能骂,要用**来代替;“民主”“自由”不能宣,也要用**来屏蔽;宪法里面规定的“言论、出版、集会、结社、游行、示威”都是敏感词,你发个宪法条文,就敏感;批评某个当政官僚,他的名字也是敏感词;你的文章里有“燕南”、“冰点”也都是敏感信息……。到底还有哪些词语是安全的呢?我们的母语词汇为什么我们就不能用了呢?如此下去,我们明天还有多少可以用来表达的词汇?
   
   《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35条明文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有言论、出版、集会、结社、游行、示威的自由。”第41条又规定,公民“对于任何国家机关和国家工作人员,有提出批评和建议的权利”。宪法是一个国家的根本大法,所有追求宪政的国家都必须确立宪法的权威。宪法理应成为执政党、国家机关、社会团体和广大公民的共同行为准则。民众运用宪法权利,通过包括网络在内的新闻媒体的舆论力量,催生巨大社会压力,监督与督促政府官员奉公守法,恪尽职守,为民谋福利。是宪法赋予公民的神圣职责。依法治国,建设法治国家,首要的就是公民依据宪法来“治官”,运用宪法规定的各项权利,促成政府依法行政。
   
   当一个人超出平常的敏感,意味着这个人生理,乃至心理的疾病。而执政者设定如此多的敏感词,
   其背后是政治上不可告人的疾病。面对这些疾病,官僚们避而不谈、轻描淡写、掩盖真相、自吹自擂。而在一个透明的互联网,有良知的网络力量要求公开真相、 接受监督、纠正错误、 敢于认错。以“敏感”为由,制造网络恐怖,其实质是要维护人治,保护官僚特权。这些年来,大陆一直宣扬要建设“法治国家”。然而,当公民法律意识增强,开始运用宪法规定的包括言论自由等各项权利来“治官”的时候,一些大陆官僚害怕了。这些官僚老爷一向荒唐地认为法治是“治民”而不是“治官”,他们妄图堵禁众人的舆论监督,凌驾于万人之上。为了不至于失去手中的特权,他们调动各种黑暗资源,千方百计地制定一些土政策,将宪法赋予公民的基本人权从根本上架空,不惜让宪法成为一纸空文。
   
   当宪法成为一纸空文,剩下的就只有“潜规则”:大唱他的赞歌,这是言论自由,予以提倡;批评他的失误,这是“敏感信息”,来一个屏蔽或是封杀。
   
   诸多关键词被“敏感化”,国人不能谈政治了吗?政治莫非是一家的政治?那么中国公民还有什么政治自由?
   
   难道《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里所规定的公民政治权利,就这样被恶吏所肆意破坏而没有人来管一下吗?浙江省新闻办和浙江省信息管理局说爱琴海“网站刊登了大量海外媒体的报道和刊登大量新闻报道”,难道《参考消息》不是刊登了大量海外媒体的报道和刊登大量新闻报道吗?一个正式登记备案拥有国内网站该拥有的一切权益的网站,却不能刊登了海外媒体的报道和新闻报道,是哪一条恶法说的?
   
   有网友指出,多年来国内网络被压制得太久了,网民被压抑得的太苦了,多少提倡言论自由的网站/论坛前后被封被关,这次爱琴海遭“突然死亡”,执政当局撕下了“和谐社会”最后一块遮羞布,人类文明底线又一次遭到了无情嘲弄。
   
   “是到了联合起来,维护千百万网民言论自由基本权利的时候了!”(完)
   博讯网继率先首发爱琴海被封杀的突发新闻,及随后的长篇新闻通讯后,于3月12日迅速刊发了一篇“综合述评”,首次明确地将这一恶性封网案例,定位为“爱琴海事件”,并与前不久震惊世界的“冰点”联系在一起,因势利导应地提出了“维权热点”这个观点。事实上,博讯的这一重要观点,总揽全局地将此事件定下了调子,并立即为众多媒体(网站)和评论界所接受:
   继冰点事件之后,“爱琴海事件”成为维权热点
   (博讯2006年3月12日)
   (博讯新闻网3月11日综合述评)近日,“抗议恶性封网,还我爱琴海!”之维权呼声在海内外网络和广大网民间迅速传递,渐成热点。
   
   本网从3月9日爱琴海被封当日起,率先连续跟踪报道了该网站遭突然封杀消息及海内外反响,海外多家重要的中文网站,如《大纪元》等迅速跟进、连续报道;自由亚洲电台还专门采访了此事件的当事人之一,杭州市网警大队,进行了质询;分布在各地的爱琴海网友纷纷以各种方式表达了他们的抗议;著名网络评论家天理已接连发表了二篇对此恶性封网事件的专评;一些和爱琴海有关连的著名人士已公开站出来,要求当局理性对待广大网民的强烈要求,尽快恢复爱琴海网站的正常运行。
    一位甘肃网友、同时是该网站的杂文征文参加者说:再这样封杀下去,中国真的没有希望了!爱琴海搞的这个征文活动的主题就是“绝望与希望”,我参赛的文章还写到要从绝望中看到希望呢!他奶奶的,难道我们热心投稿、积极参与的活动就这样“无疾而终”了?说封就封了?连个死刑判决书、连个上诉期都没有!那我的参赛文章怎么办?我们网友们应该招呼起来,搞它一个“还我爱琴海”维权运动!
   香港《开放》杂志执行编辑蔡咏梅女士就此事评论说,过去几年中国不断有互联网站遭到当局查封,这之前就有著名网站就有《民主与自由网》和《中国选举与治理网》曾多次被查封。她说:“它这个封网一直在封,虽然中共政权花费大量人力、物力查封各类网站,但道高一尺, 魔高一丈,被查封的网站可以迅速地再次建立起来,好像捉迷藏一样,你关了这个,第二个又冒出来了。当年封“思想的境界”时候,很多人痛心疾首,后来发现,你封了这个网站,我们就建立新的网站。网络信息的攻防战一直持续,当局建立庞大的网络警察队伍,还花了很多钱搞“金盾工程”,但是这种高科技技术还是防不胜防的。” 蔡咏梅女士说,目前,中宣部查封刊物或封闭网站,往往会遭到舆论的反弹,《中国青年报》旗下的《冰点》周刊被查封后,很快又复刊就是一个例子。蔡咏梅女士呼吁中共政权,尊重公民的知情权,尽快停止查封民众喜欢的各类网站。
   和爱琴海网站有着合作关系的香港著名诗人、出版人傅先生说,这种做法太不负责任了,太过份了!他表示,希望有关方面理性克制,尽快恢复爱琴海网站的运行。大陆著名诗人、受邀主持该网站一项诗歌征集出版计划的潘维说:我没想到工作刚开始,网站就被无理由的封闭了,我们连发一个说明公告的机会都没有!这件事情太令人不可思议了!诗友们、网友们的反响都很强烈,但我们的诉求并不高,只要及早开通就行了。
   
   大陆著名网络评论家天理在他的文章中说,对于爱琴海,网民知道得很清楚,它坚持下来意味着什么?放弃了又意味着什么?至死不渝,这非常了不起。爱琴海存在的重大意义就在于就是互联网上的一场公开的较量,人性和反人性的一场公开的较量。这就是爱琴海网站先行者的作用。爱琴海真正贡献在于,网友们在选择自己良知的同时,也在唤醒激励更多的网民加入正义中来。张志新给割喉了,但真理仍在!我们相信,不需多久,爱琴海网将顽强地再生。也就是我们选择自己良知的同时,也在唤醒激励更多的人加入正义中来。最后,偶要疾呼一句:还我爱琴海!还我网络自由!
   
   大陆青年学者南方在野评论说,以“敏感”为名,侵犯公民言论自由,在大陆有愈演愈烈之势。从《南方周末》大换血到《新京报》的沦陷,再到《中国青年报》冰点时评事件,纸质媒体已是噤若寒蝉,暂且不论。令人不得不斥责的是,一个好端端的互连网世界,已经被大棒敲得支离破碎。自燕南学术思想门户网站惨遭屠戮以来,一大批反映民声民情的网站相继被销声匿迹。尚在运作的几个民间网站,不得不苟且偷生。以影响较大的两个网站为例:凯迪社区充斥着“您的贴子已被屏蔽”的封条,象一张张可耻的胶布粘连着公民的口,为网民所愤懑;天涯社区易玄更张,将“学术思想”探讨改为“娱乐信息”发布,大批有理想的斑竹与网友脑怒拂袖而去,留下几个官方网站失去原则地大唱赞歌。今天,以爱琴海网为代表,一批关切政治改革和国计民生、宣扬自由民主、探讨学术思想、繁荣文学创作的人文网站则惨遭封杀。依的是什么法?治的是什么国?南方在野指出,当宪法成为一纸空文,剩下的就只有“潜规则”:大唱他的赞歌,这是言论自由,予以提倡;批评他的失误,这是“敏感信息”,来一个屏蔽或是封杀。诸多关键词被“敏感化”,国人不能谈政治了吗?政治莫非是一家的政治?那么中国公民还有什么政治自由?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