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力虹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力虹文集]->[[06.文]华夏儿女简说--殷海光]
力虹文集
·力虹简历
·力虹近照.2006年春天
·[06.文]欧洲的醒悟与责任
·[06.文]北京奥运是对国际良知的挑战
·[06.文]从摘下吃掉到摘下卖钱
·[06.文]女儿之身,万金莫赎
·[06.文]张静江式的大英雄——张胜凯
·[06.文]华夏儿女简说--吴樾、陈璧君
·[06.文]华夏儿女简说--吴樾、陈璧君
·[06.文]华夏儿女简说--秋瑾、蒋梦麟
·[06.文]华夏儿女简说--陈寅恪、李金发
·[06.文]华夏儿女简说--瞿秋白、胡风
·[06.文]华夏儿女简说--吴稚晖、金岳霖
·[06.文]华夏儿女简说--史量才
·[06.文]华夏儿女简说--徐锡麟
·[06.文]华夏儿女简说--袁世凯
·[06.文]华夏儿女简说--李叔同
·[06.文]华夏儿女简说--郁达夫
·[06.文]华夏儿女简说--张静江
·[06.文]华夏儿女简说--殷海光
·[06.文]华夏儿女简说--李大钊
·[06.文]华夏儿女简说--陈独秀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前言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山雨欲来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祸不单行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严重时刻(1)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严重时刻(2)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风暴前奏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挺身而出(上)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挺身而出(下)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维权热点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八方回声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维权风暴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诗人哀歌(上)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诗人哀歌(中)
·[05.诗]悲怆四章--第1章:水中的瓷片
·[05.诗]悲怆四章--第2章:土豆
·[05.诗]悲怆四章--第3章:台风过境
·[05.诗]悲怆四章--第4章:罪与罚
·[05.诗]漫天飞舞--悼紫阳
·[05.诗]一 张 纸
·[06.诗]爱琴海,谁为你哭泣
·[06.诗]三月之诗
·[06.诗]大地
·[06.诗]告别吴山
·[06.诗]杭城一年
·[06.诗]归途
·[06.诗]爱琴海,你伤痕累累的脸
·[05.诗]秋日时光
·[06.诗]自由大悲咒
·[05.诗]无韵七言——赠老青年
·[06.诗]西子湖畔重逢天虹
·[06.诗]长兴赏梅——赠潘维
·(06.诗)国际动漫节
·[06.诗]白鹭之舞
·[06.诗]家 居
·[06.诗]致黄秋远
·[06.诗]悼张胜凯先生
·[06.诗]坦克履带下的帝国恶梦
·[06.诗]警惕啊!世界
·[06.文]决不宽恕,永远记取
·[05.文]爱琴海宣言
·[05.文]关于阿强和他的长篇小说《空穴来风》
·[04.文]关于长篇小说《空穴来风》的人物及其他
·[05.文]在风暴中心居住:林辉印象
·[05.文]初识羽戈
·[05.文]别燕生吾师
·[04.文]诗 思 随 笔
·[04.文]诗 思 随 笔之2
·[04.文]诗 思 随 笔之3
·[04.文]诗 思 随 笔之4
·[04.文]诗 思 随 笔之5
·[04.文]诗 思 随 笔之6
·[04.文]诗 思 随 笔之7
·[04.文]诗 思 随 笔之8
·[04.文]诗 思 随 笔之9
·[04.文]诗 思 随 笔之10
·[04.文]关于《悲怆四章》的争论,析粱晓明先生
·[05.文]往事如烟,序陈云其诗集《一生都在下雨》
·[05.文]长篇小说《红衣坊》序
·[05.文]长篇小说《红衣坊》后记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诗人哀歌(下)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官方挑衅
·别让极权暴政之手弄脏了体育
·[06.文]当代中国知识分子的悲哀
·[06.诗]浴火重生总有期
·[06.备注]今天去申领护照,遇到小小麻烦
·[06.文]被封百日 力虹说“爱琴海还会回来”
·[06.]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绝地反击(上)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绝地反击(下)
·[06.文]评欧美对华立场与政策的转向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战斗正酣(上)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战斗正酣(中)
·[06.诗]民坛八年,汗青丹心
·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战斗正酣(下)
·[06.文]善之极与恶之极何以并世而立
·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铁肩担道义
·[06.文]力虹:七.一断想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疯狂反扑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正义之师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论坛重现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06.文]华夏儿女简说--殷海光

   
   
   近年来,大陆兴起了一股“殷海光热”,几家大型出版社纷纷推出了他的代表作,甚至全集,但无一例外地全盘保留了殷海光痛骂蒋介石的篇什,而彻底删去了批判中共专制独裁的文字。所谓“全集”也变成了“中国式”的了。呜呼,殷先生死后三十多年又一次遭到阉割,先生地下若有知,该拿怎样的激愤之辞来骂人啊!
   
   殷海光,这位货真价实的“五四之子”,1919年出生于湖北黄冈回龙山镇的一个传教士家庭。13岁那年,由其伯父、辛亥革命志士殷子衡带到武昌,入武昌中学念书。16岁他就在大名鼎鼎的《东方》杂志上发表学术论文,17岁念高中二年级时,正中书局出版了他的一部长达40万字的译著《逻辑基本》。1938年秋,金岳霖慧眼识英才,帮助殷海光考入西南联大哲学系,并收入其门下专攻西方哲学。

   
   我喜欢殷海光,不仅仅是他曾为台湾最卓越的思想家和政论家、自由主义的开山人物和启蒙大师,还在于他不长的一生中,将胡适的坚定不移的自由主义理念、鲁迅的深刻洞见与铮铮铁骨和其导师金岳霖的书生意气、顽童性情集于一身,蔚为奇观!
   
   到了快到50岁时,得知自己患上了晚期胃癌,殷海光泰然自若,自信满满地说:“生长在这样一个时代,像我这样的知识分子可以说极有价值。就纯粹的学术来说,我自问相当低能,丝毫没有贡献可言。但就思想努力的进程而论,我则超过胡适至少一百年,超过唐君毅、牟宗三至少三百年,超过钱穆至少五百年。个中进程,我自己知道得很清楚。这些人在种种幌子下努力倒退,只有我还在前进不已。”
   
   据殷海光的生前好友回忆,他一生中只打过四次电话。一次太太把他带到电话旁,教他如何打,替他拨好号码,对方说话时才递给他。殷海光拿起听筒满头大汗,打完电话,几欲昏倒。太太赶忙抓住他,发现他两手冰冷,两眼发直,好一阵子才恢复正常。
   
   有一次,殷海光突发奇想要开开洋荤,拉了一位同样是书呆子的教授朋友,跑进观光饭店去喝咖啡。咖啡厅在12楼,他们进入电梯,可是很久很久还不到,窄小的空间憋闷得就要窒息。殷海光说:“这么久了,即使一百二十层也该到了!”于是紧张起来,这时才看清电梯墙上有许多阿拉伯数字,就胡乱按了一个,门突然开了,原来还在一楼!两人庆幸获得了重生。从此,殷海光发誓再不要坐电梯了。
   
   日常生活中,殷海光“为人应世笨拙不堪”,《自由中国》被查封后,他失去了发表言论的“战场”,很多报刊已经不敢刊登他的文章。同时由于政府的压力,殷海光被迫离开台湾大学。一段时间,失去了基本的生活保障,靠太太给人家做裁缝以谋生。即便如此,殷海光还要坚持让太太收取缝衣费时,给平民主顾打八折优惠!
   
   有人说殷海光是被国民党独裁恶行“气死”的。艰难困苦的时势,极差的生活质量,加之脾气很不好,经常因痛骂蒋介石而吃不下饭。据殷太太回忆,他被迫离开台大后,每天晚饭前总要骂蒋介石,又骂又气,又气又骂,然后饭也吃不下了,不久便得了胃癌。他在晚年常说,最佩服熊十力老先生的“骂蒋之举”——熊十力骂蒋介石时,一边骂一边把印有蒋照片的报纸揉成一团,在自己下身私处猛擦,然后哈哈大笑了之。殷海光显然不及熊老先生的“解愤化气”之功夫,结果一个高龄、一个短命,于1969年9月16日驾鹤归去,年仅50岁。
   
   唉,由此想起六四以后许多年中,偶尔会碰到一些历尽沧桑的老朋友,发现他们的口头禅是:好好活着,我们至少要比他们活得长久……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