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力虹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力虹文集]->[[06.文]华夏儿女简说--吴稚晖、金岳霖]
力虹文集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山雨欲来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祸不单行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严重时刻(1)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严重时刻(2)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风暴前奏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挺身而出(上)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挺身而出(下)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维权热点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八方回声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维权风暴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诗人哀歌(上)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诗人哀歌(中)
·[05.诗]悲怆四章--第1章:水中的瓷片
·[05.诗]悲怆四章--第2章:土豆
·[05.诗]悲怆四章--第3章:台风过境
·[05.诗]悲怆四章--第4章:罪与罚
·[05.诗]漫天飞舞--悼紫阳
·[05.诗]一 张 纸
·[06.诗]爱琴海,谁为你哭泣
·[06.诗]三月之诗
·[06.诗]大地
·[06.诗]告别吴山
·[06.诗]杭城一年
·[06.诗]归途
·[06.诗]爱琴海,你伤痕累累的脸
·[05.诗]秋日时光
·[06.诗]自由大悲咒
·[05.诗]无韵七言——赠老青年
·[06.诗]西子湖畔重逢天虹
·[06.诗]长兴赏梅——赠潘维
·(06.诗)国际动漫节
·[06.诗]白鹭之舞
·[06.诗]家 居
·[06.诗]致黄秋远
·[06.诗]悼张胜凯先生
·[06.诗]坦克履带下的帝国恶梦
·[06.诗]警惕啊!世界
·[06.文]决不宽恕,永远记取
·[05.文]爱琴海宣言
·[05.文]关于阿强和他的长篇小说《空穴来风》
·[04.文]关于长篇小说《空穴来风》的人物及其他
·[05.文]在风暴中心居住:林辉印象
·[05.文]初识羽戈
·[05.文]别燕生吾师
·[04.文]诗 思 随 笔
·[04.文]诗 思 随 笔之2
·[04.文]诗 思 随 笔之3
·[04.文]诗 思 随 笔之4
·[04.文]诗 思 随 笔之5
·[04.文]诗 思 随 笔之6
·[04.文]诗 思 随 笔之7
·[04.文]诗 思 随 笔之8
·[04.文]诗 思 随 笔之9
·[04.文]诗 思 随 笔之10
·[04.文]关于《悲怆四章》的争论,析粱晓明先生
·[05.文]往事如烟,序陈云其诗集《一生都在下雨》
·[05.文]长篇小说《红衣坊》序
·[05.文]长篇小说《红衣坊》后记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诗人哀歌(下)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官方挑衅
·别让极权暴政之手弄脏了体育
·[06.文]当代中国知识分子的悲哀
·[06.诗]浴火重生总有期
·[06.备注]今天去申领护照,遇到小小麻烦
·[06.文]被封百日 力虹说“爱琴海还会回来”
·[06.]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绝地反击(上)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绝地反击(下)
·[06.文]评欧美对华立场与政策的转向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战斗正酣(上)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战斗正酣(中)
·[06.诗]民坛八年,汗青丹心
·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战斗正酣(下)
·[06.文]善之极与恶之极何以并世而立
·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铁肩担道义
·[06.文]力虹:七.一断想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疯狂反扑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正义之师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论坛重现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违宪审查(上)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违宪审查(中)
·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违宪审查(下)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全球大签名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全球大签名
·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并非结束语
·[06.文]白头老翁在,闲坐说经国
·[06.文]离绪别恨,国难家仇
·[06.文]五马头墙 毛家女婿
·[06.文]面对调查报告,布什将说什么
·[06.文]毛氏谱系,经国秘史
·[06.文]溪山无语,难舍难分
·【专访力虹】愿意参与这个历史性调查
·[06.文]面对“活摘门”欲出“应对法”
·力虹:秘密警察剥夺了我的出国权利
·西西弗斯,使命与尊严
·吴弘达他想干什么?(一)
·吴弘达他想干什么?(二)
·吴弘达他想干什么?(三)
·曾经的高标,今日的沦落──看看浙江文人(1)
·茅盾,与魔共舞的一生──看看浙江文人(2)
·夏衍,可怜书生着戎装──看看浙江文人(3)
·24万被谋杀的亡灵──唐山大地震30年祭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06.文]华夏儿女简说--吴稚晖、金岳霖

   
   吴稚晖
   
   林森去世后,传言吴稚晖会继任国民政府主席。吴老急了,他说:“不可以,不可以,千千万万个不可以!大家知道我有一个怪癖,每天都要到野外旷地上去拉屎。你们想想,那成何体统?岂有一国元首会像我这样的?”
   

   众元老皆劝他出任,吴又说:“我这个人最抑制不住自己的性情,当了国民政府主席,就要经常接见外交使节。你看看那些亚非国家的公使、大使,穿着他们本国稀奇古怪的服装,像演戏一样,我会禁不住笑出来的,那样不免有失国体。所以这份差使最好让适宜的人去当吧!”
   
   宁愿放弃一国元首之尊位(尽管是形式上的),也不肯改变自己的性情,而且理由又是这样的“冠冕堂皇”,史上绝无。
   
   另一则趣闻说吴老家里藏有一幅西洋美女裸体彩图,并于其私处题写有“也,女子阴也。”之字句。当年的《中央日报》常将阿拉伯国家YEMEN译成“也门”,吴老觉得不雅,便当即投书建议改成“叶门”,说将一个国家称呼为一个近似乎女性阴门的名字,大不恭也!
   
   1927年4月初,正当国民革命军进抵长江下游、各地革命运动蓬勃发展之时,吴稚晖联络张静江、蔡元培、陈果夫等五监委提出了《弹劾共党案》,甚至在汪精卫前下跪,逼迫其同意清党,也显示出老先生的性情之中另有卓识。
   
   上述种种,除了吴稚老率真可爱外,还折射出民国元老中曾经有过的某种气象。近来听说马英九当选国民党主席后,大有枯树回春之迹象。他的一系列关于六四,关于台独、关于民主前途的言论震耳发聩,值得世人拭目以待。
   
   金岳霖
   
   金岳霖字龙荪,吾乡浙江人,却生于湖南人。1911年考入清华学堂,1914年考取官费留学生,1920年获美国哥伦比亚大学博士学,后又到英国深造至1925年回国,历任清华、西南联大、北大哲学系教授。
   
   金岳霖有一绝:常常忘记自己的姓名。有一次他打电话给陶孟和,陶的秘书问“您是哪位?”金岳霖一下子忘记了,答不出来,便说“别管我叫什么,快请陶先生说话就行了!”可是秘书说不行。金岳霖请求再三,还是不行。
   
   逻辑学家没辙了,把自己的人力车夫王喜叫了进来,郑重地教请道:“请问你我叫什么名字?”王喜一愣,想了半天,摇头说不知道。金岳霖急了,又问:“你有没有听见人家是如何称呼我的?”王喜说:“只听见人家叫你金博士。”这下子提醒了他,拍拍脑袋:“嗯,我是姓金的……”
   
   他是最早把西方现代逻辑系统地介绍到中国来的逻辑学家之一,著有《论道》和《知识论》等,把西方哲学与中国哲学相结合,建立了独特的哲学体系,培养了一大批的哲学和逻辑学人才。
   
   在他的身上,有着一颗纯粹的心,不含任何杂质。他可以认真地把哲学当作游戏来玩,玩出了一个哲学家。他青少年时代起就沐浴欧风美雨,生活洋化,常年西装革履,加上一米八的高个头,看上去仪表堂堂,颇有绅士气度。然而他又常常不像绅士,酷爱养大斗鸡,书桌还摆满大大小小的蛐蛐缸。吃饭时,大斗鸡主人似的伸脖啄食桌上菜肴,他竟安之若泰与之共餐。据说他眼疾怕光,便长年戴着一顶网球帽,连上课也不例外。
   
   更有甚者,他可以把林徽因当女神来仰慕,排除了肉欲的爱,无所期求的爱,并因此而终生不娶。林徽因死后多年,一天,金岳霖郑重其事地邀请一些至交好友到北京饭店赴宴,众人大惑不解。开席前他宣布说:“今天是林徽因的生日!”顿令席上诸友感叹唏嘘。
   
   就是这么一位中国现代哲学、逻辑学开山鼻祖式的人物,一位怀有金子般童心的赤子,1949年后却天真地、主动地投入到“思想改造运动”中,全面彻底地地否定了自己的学说,疯癫癫地积极争取入党,成了学界的一个啼笑皆非的悲剧。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