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力虹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力虹文集]->[最后的黑暗,最后的眼泪]
力虹文集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挺身而出(上)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挺身而出(下)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维权热点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八方回声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维权风暴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诗人哀歌(上)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诗人哀歌(中)
·[05.诗]悲怆四章--第1章:水中的瓷片
·[05.诗]悲怆四章--第2章:土豆
·[05.诗]悲怆四章--第3章:台风过境
·[05.诗]悲怆四章--第4章:罪与罚
·[05.诗]漫天飞舞--悼紫阳
·[05.诗]一 张 纸
·[06.诗]爱琴海,谁为你哭泣
·[06.诗]三月之诗
·[06.诗]大地
·[06.诗]告别吴山
·[06.诗]杭城一年
·[06.诗]归途
·[06.诗]爱琴海,你伤痕累累的脸
·[05.诗]秋日时光
·[06.诗]自由大悲咒
·[05.诗]无韵七言——赠老青年
·[06.诗]西子湖畔重逢天虹
·[06.诗]长兴赏梅——赠潘维
·(06.诗)国际动漫节
·[06.诗]白鹭之舞
·[06.诗]家 居
·[06.诗]致黄秋远
·[06.诗]悼张胜凯先生
·[06.诗]坦克履带下的帝国恶梦
·[06.诗]警惕啊!世界
·[06.文]决不宽恕,永远记取
·[05.文]爱琴海宣言
·[05.文]关于阿强和他的长篇小说《空穴来风》
·[04.文]关于长篇小说《空穴来风》的人物及其他
·[05.文]在风暴中心居住:林辉印象
·[05.文]初识羽戈
·[05.文]别燕生吾师
·[04.文]诗 思 随 笔
·[04.文]诗 思 随 笔之2
·[04.文]诗 思 随 笔之3
·[04.文]诗 思 随 笔之4
·[04.文]诗 思 随 笔之5
·[04.文]诗 思 随 笔之6
·[04.文]诗 思 随 笔之7
·[04.文]诗 思 随 笔之8
·[04.文]诗 思 随 笔之9
·[04.文]诗 思 随 笔之10
·[04.文]关于《悲怆四章》的争论,析粱晓明先生
·[05.文]往事如烟,序陈云其诗集《一生都在下雨》
·[05.文]长篇小说《红衣坊》序
·[05.文]长篇小说《红衣坊》后记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诗人哀歌(下)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官方挑衅
·别让极权暴政之手弄脏了体育
·[06.文]当代中国知识分子的悲哀
·[06.诗]浴火重生总有期
·[06.备注]今天去申领护照,遇到小小麻烦
·[06.文]被封百日 力虹说“爱琴海还会回来”
·[06.]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绝地反击(上)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绝地反击(下)
·[06.文]评欧美对华立场与政策的转向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战斗正酣(上)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战斗正酣(中)
·[06.诗]民坛八年,汗青丹心
·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战斗正酣(下)
·[06.文]善之极与恶之极何以并世而立
·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铁肩担道义
·[06.文]力虹:七.一断想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疯狂反扑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正义之师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论坛重现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违宪审查(上)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违宪审查(中)
·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违宪审查(下)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全球大签名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全球大签名
·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并非结束语
·[06.文]白头老翁在,闲坐说经国
·[06.文]离绪别恨,国难家仇
·[06.文]五马头墙 毛家女婿
·[06.文]面对调查报告,布什将说什么
·[06.文]毛氏谱系,经国秘史
·[06.文]溪山无语,难舍难分
·【专访力虹】愿意参与这个历史性调查
·[06.文]面对“活摘门”欲出“应对法”
·力虹:秘密警察剥夺了我的出国权利
·西西弗斯,使命与尊严
·吴弘达他想干什么?(一)
·吴弘达他想干什么?(二)
·吴弘达他想干什么?(三)
·曾经的高标,今日的沦落──看看浙江文人(1)
·茅盾,与魔共舞的一生──看看浙江文人(2)
·夏衍,可怜书生着戎装──看看浙江文人(3)
·24万被谋杀的亡灵──唐山大地震30年祭
·金庸,侠义之内见媚骨──看看浙江文人(4)
·“经济中心”的荒芜
·中国民主化,不靠美国靠谁?
·一代大师的痛与恨
·从台湾经验看胡锦涛的前途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最后的黑暗,最后的眼泪

   
   ——读《中国的良心,陕北的汉》而作
   
   
   

   一夜难眠之后,太阳照常升起
   快打开电脑:高智晟现在怎么样了
   
   没有获释,也没有进一步的消息
   除了来自世界各地的抗议浪潮……
   
   朝阳斜斜地射到窗棂一侧
   这样的日出看上去是多么的无耻!
   
   读到一篇《中国的良心,陕北的汉》
   久久地愣住了,突然掩面哽噎——
   
   中国的良心,陕北的汉
   呆坐在荧屏前,我泣不成声……
   
   黄河边上,一贫如洗的农家
   养育了一位饥寒交迫的陕北娃
   
   十岁丧父,母亲拉扯着七兄妹
   在黄土高坡上苦苦挣扎
   
   负债难度日,隔夜无粒米
   半把借来的炒黄豆成了活命的口粮
   
   小智晟哭了,他要留一半给母亲
   母亲猛地将儿子推上求学的坡崖
   
   扔了书包,带着弟弟
   采草药挖药材,下煤矿当童工
   
   在死一人如死蚂蚁的煤井下
   是上苍护佑了这一对高家兄弟
   
   可怜弟弟被压断了腿
   少年智晟捡了一条命
   
   回乡的路是多么的漫长
   打工讨饭回到了陕北的家……
   
   高智晟啊,高智晟,你的仁义
   源于你苦难的童年与少年
   
   高律师啊,高律师,你的博大
   来自那千沟万壑的黄土高原!
   
   绥德的婆姨,米脂的汉
   清涧的石板,瓦窑堡的炭
   
   一人负重而系天下安危
   千古陕川多出英雄豪杰
   
   但高智晟决不是米脂李自成
   虽然与老闯王高迎祥碰巧同姓
   
   高智晟也不是韶山毛泽东
   虽然小名润慧与润芝一字之差
   
   他是从黄河边走出来的甘地
   带领千万民众进行非暴力抗争
   
   他是东方大地上诞生的曼德拉
   为了同胞的自由宁愿把牢底坐穿
   
   他更像是中国的瓦文萨与哈维尔
   结束千年暴政开创文明历史,必从兹而始!
   
   ……歹毒的太阳已悬在天空
   高智晟深陷铁窗,中国沦于黑暗
   
   我知道——这必定是最后的黑暗
   正像我此刻的眼泪,是最后的眼泪
   
   2006.8.20.宁波
   
   (注:《中国的良心,陕北的汉》,作者三妹,载2006.8.20.《大纪元》)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