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力虹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力虹文集]->[邪恶再次压倒了正义]
力虹文集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山雨欲来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祸不单行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严重时刻(1)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严重时刻(2)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风暴前奏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挺身而出(上)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挺身而出(下)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维权热点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八方回声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维权风暴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诗人哀歌(上)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诗人哀歌(中)
·[05.诗]悲怆四章--第1章:水中的瓷片
·[05.诗]悲怆四章--第2章:土豆
·[05.诗]悲怆四章--第3章:台风过境
·[05.诗]悲怆四章--第4章:罪与罚
·[05.诗]漫天飞舞--悼紫阳
·[05.诗]一 张 纸
·[06.诗]爱琴海,谁为你哭泣
·[06.诗]三月之诗
·[06.诗]大地
·[06.诗]告别吴山
·[06.诗]杭城一年
·[06.诗]归途
·[06.诗]爱琴海,你伤痕累累的脸
·[05.诗]秋日时光
·[06.诗]自由大悲咒
·[05.诗]无韵七言——赠老青年
·[06.诗]西子湖畔重逢天虹
·[06.诗]长兴赏梅——赠潘维
·(06.诗)国际动漫节
·[06.诗]白鹭之舞
·[06.诗]家 居
·[06.诗]致黄秋远
·[06.诗]悼张胜凯先生
·[06.诗]坦克履带下的帝国恶梦
·[06.诗]警惕啊!世界
·[06.文]决不宽恕,永远记取
·[05.文]爱琴海宣言
·[05.文]关于阿强和他的长篇小说《空穴来风》
·[04.文]关于长篇小说《空穴来风》的人物及其他
·[05.文]在风暴中心居住:林辉印象
·[05.文]初识羽戈
·[05.文]别燕生吾师
·[04.文]诗 思 随 笔
·[04.文]诗 思 随 笔之2
·[04.文]诗 思 随 笔之3
·[04.文]诗 思 随 笔之4
·[04.文]诗 思 随 笔之5
·[04.文]诗 思 随 笔之6
·[04.文]诗 思 随 笔之7
·[04.文]诗 思 随 笔之8
·[04.文]诗 思 随 笔之9
·[04.文]诗 思 随 笔之10
·[04.文]关于《悲怆四章》的争论,析粱晓明先生
·[05.文]往事如烟,序陈云其诗集《一生都在下雨》
·[05.文]长篇小说《红衣坊》序
·[05.文]长篇小说《红衣坊》后记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诗人哀歌(下)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官方挑衅
·别让极权暴政之手弄脏了体育
·[06.文]当代中国知识分子的悲哀
·[06.诗]浴火重生总有期
·[06.备注]今天去申领护照,遇到小小麻烦
·[06.文]被封百日 力虹说“爱琴海还会回来”
·[06.]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绝地反击(上)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绝地反击(下)
·[06.文]评欧美对华立场与政策的转向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战斗正酣(上)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战斗正酣(中)
·[06.诗]民坛八年,汗青丹心
·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战斗正酣(下)
·[06.文]善之极与恶之极何以并世而立
·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铁肩担道义
·[06.文]力虹:七.一断想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疯狂反扑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正义之师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论坛重现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违宪审查(上)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违宪审查(中)
·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违宪审查(下)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全球大签名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全球大签名
·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并非结束语
·[06.文]白头老翁在,闲坐说经国
·[06.文]离绪别恨,国难家仇
·[06.文]五马头墙 毛家女婿
·[06.文]面对调查报告,布什将说什么
·[06.文]毛氏谱系,经国秘史
·[06.文]溪山无语,难舍难分
·【专访力虹】愿意参与这个历史性调查
·[06.文]面对“活摘门”欲出“应对法”
·力虹:秘密警察剥夺了我的出国权利
·西西弗斯,使命与尊严
·吴弘达他想干什么?(一)
·吴弘达他想干什么?(二)
·吴弘达他想干什么?(三)
·曾经的高标,今日的沦落──看看浙江文人(1)
·茅盾,与魔共舞的一生──看看浙江文人(2)
·夏衍,可怜书生着戎装──看看浙江文人(3)
·24万被谋杀的亡灵──唐山大地震30年祭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邪恶再次压倒了正义

   
   
   就在昨天(8月11日),路过新华书店时,看到书店大门上挂出了大红巨幅标语:“热烈庆祝《江泽民文选》向全国发行!”一阵晕眩,一阵恶心,想赶紧避开目光已经来不及了!
   
   想起昝爱宗前天刚发表的《‘江选’出版——还有多少人相信江泽民?》一文,文章指出“江泽民的历史,好大喜功,迫害法轮功,强奸民意,打压新闻自由,不尊重和不保障人权的案例比比皆是,恶法和恶性罄竹难书。”现在把所谓的《文选》出版搞得像文革期间“毛选”出版一样的架势,“除了证明他江泽民更加劳民伤财、遗臭万年,还能说明什么呢?”真是快人快语,一针见血。

   
   可就在当天晚上,传来了杭州公安局以“散布谣言,扰乱公共秩序”为由,对昝爱宗先生行政拘留7天的消息!莫非“文物之邦”浙江也已沦为类似广东、山东那样天理泯灭、黑白混淆的黑社会?
   
   7月29日下午,浙江省杭州市萧山区党山镇发生动用大批武警强拆基督教堂事件,导致多名基督教徒受伤,五十多名教徒被关押。中共官方通过新华社公然发布谎言,称“拆除非法建筑,没有发生冲突,没有人受伤,关押两名闹事者”。一向以揭真相、说真话、仗义执言著称的昝爱宗通过电话、网络、访问等多种渠道与多名教徒和相关人士进行联络和采访,了解到"7.29事件"有多人受伤的真实情况,8月1日公开发表了《请浙江省调查萧山暴力拆除基督教"7.29事件"并公布真相》一文,向全世界揭露了中共当局暴力毁教事件的内幕。
   
   和许多独立中文笔会同仁一样,我于8月1日接到了昝爱宗发来的上述一文,并在8月2日撰写了《莫非义和团举土重来?》,指出这一恶性捣毁教堂事件的深层原因,是后极权主义时代的官商勾结,最大限度地侵占国家的一切资源,最大限度地将专制权力“寻租”出去,最大限度地与商业暴利集团沆瀣一气,化公为私,中饱私囊──哪怕需要暴力侵占千千万万农民赖以养命糊口的良田,哪怕需要暴力拆毁广大信众赖以寄托灵魂的教堂,哪怕需要大规模地调动“人民警察”、“武警战士”和政府各行政职能部门的“人民公仆”大打出手,伤人抓人,都在所不惜!事后反正可以信口雌黄,嫁祸于人!
   
   这一发生在杭州市萧山区的这一暴力捣毁教堂事件,与去年发生在广东汕尾东洲坑村血腥屠杀维权村民事件一样,暴露了中共不惜与人类文明价值为敌,追求专制权力与商业暴利最大化的无耻本性。现在,事件真相未明,受伤者伤口未愈、被抓教友未归,制造此事件的肇事人却又动手抓了说出真相的记者昝爱宗!看起来,人类的正义又一次被以这样流氓的方式压倒了,呜呼!
   
   认识昝爱宗,是今午3月爱琴海网站被浙江省当局横蛮封杀之时。3月20日,昝爱宗在几次撰文声援《爱琴海》事件之后,特地写就了一首为被强行关闭的爱琴海网祈祷的诗歌《爱琴海啊,爱你是我的责任》。真所谓“愤怒出诗人”,身为记者和评论家的昝爱宗罕见地以直抒胸襟的诗歌形式,为突遭厄运的爱琴海网发出了这样的祈祷:“爱琴海没有哭泣 /也没有放弃 /总有一天 /春暖花开送往每一间房屋 /开放的爱琴海 /随时祝福每一个人 /心中获得自由 /身上肩负责任!”
   
   同时,他又打来电话,向我询问与政府当局交涉情况,关切网站工作人员的安危。随后,我前往杭州市莫干山路他工作的地方——《中国海洋报》浙江记者站办公室,第一次见到了昝爱宗。在我想象中,这位铁肩担道义的文章高手应该是位生猛壮汉,没想到他个子不高,身材瘦弱,一副文弱书生的模样。1969年他出生在安徽太和县,多年从事新闻采访及编辑工作,著作及策划图书范围甚广。1999年30岁时就策划、出版了一本令新闻界为之耳目一新的书《第四种权力——从舆论监督到新闻法治》,获得新闻界高度评价。
   
   昝爱宗在《说真话的责任》一文中说,一个人敢于面向公众说真话,是可贵的,是一种真诚无畏的力量,简单说可以改变一个人或者几个人的命运;然而,仅仅是一个或几个人说真话是薄弱的,无望的,如果有更多更多的个体组织起来面向公众说真话,则可以形成一种可贵的力量,可以排山倒海,可以改变历史进程,可以改写人类命运。
   
   在与他的交谈中,我得知他是一位虔诚的基督徒,他曾有这样的“自我独白”:我有很多很多类似不幸遭遇的朋友,他们的痛,也便成了我痛。他们生在这片土地上,他们有活着的权利,有读书、就业、发展的权利,有免于恐惧和享受尊严的权利。应当将他们的遭遇视为自己的遭遇,同情和爱他们,尊重他们,就是同情和爱自己,就是尊重自己。他说,我愿意把普天下的人当作朋友,有时候我觉得我就是他,或是她,他或她的难受,就等同于自己的难受。
   
   昝爱宗这样说,更是这样做的。作为一名记者,他的新闻敏感性、观察透视事物的眼光、快速反应的写作才能和高度的社论责任感与罕见的道德勇气,一直为海内外舆论所称道。在《记者,真相永远在你手中大白》一文中他说,挖掘真相,需要每一个有良知、有勇气和有责任感的人站出来;揭穿谎言,需要更多更多有良知、有勇气和有责任感的人们站出来。对于记者们来说,不但要有时代责任感,还要有历史责任感,不能让谎言骗当代人,更不能让谎言骗后代人。仅仅是揭露冰山一角是不够的,还要努力把整个冰山掀一个底朝天。
   
   他还说过,一般情况下,记者们所看到的,往往是表面的,肤浅的,甚至是造假的。记者要了解真相,除了多动脑筋多问几个为什么以外,还要认真调查,深入挖掘真相,不放过每一个蛛丝马迹,甚至不惜生命去换取真相的获得。
   
   目前,正是为了揭露“7.29.事件”真相,8月4日下午,昝爱宗被杭州市公安局网络监察分局传唤,办公室电脑和常用包被搜查,并被扣押电脑主机,并被要求不能离开杭州;8月11日晚上再次被传唤;晚上7点被正式行政拘留!
   
   8月11日,请世人记住这是一个怎样乾坤颠倒的世道——双手沾满血污的独夫民贼在神州大地上厚颜无耻地发行他的《文选》,继续兜售他的弥天谎言;而就在同一天,我们的朋友昝爱宗为履行一个记者的职责,说出真相,揭露谎言而身陷囹圄,受到极权暴政的现实迫害!
   
   邪恶再次以法西斯的方式,压倒了正义。在此,我愿重申独立中文笔会为此而发出的《声明》,强烈抗议杭州市当局执法违法、打压言论自由、侵犯公民人身权利的行为,要求杭州市公安局立刻纠正针对昝爱宗先生的非法迫害,立即无条件地释放昝爱宗先生!
   
   2006.8.12.宁波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