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力虹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力虹文集]->[假作真时真亦假]
力虹文集
·[05.诗]一 张 纸
·[06.诗]爱琴海,谁为你哭泣
·[06.诗]三月之诗
·[06.诗]大地
·[06.诗]告别吴山
·[06.诗]杭城一年
·[06.诗]归途
·[06.诗]爱琴海,你伤痕累累的脸
·[05.诗]秋日时光
·[06.诗]自由大悲咒
·[05.诗]无韵七言——赠老青年
·[06.诗]西子湖畔重逢天虹
·[06.诗]长兴赏梅——赠潘维
·(06.诗)国际动漫节
·[06.诗]白鹭之舞
·[06.诗]家 居
·[06.诗]致黄秋远
·[06.诗]悼张胜凯先生
·[06.诗]坦克履带下的帝国恶梦
·[06.诗]警惕啊!世界
·[06.文]决不宽恕,永远记取
·[05.文]爱琴海宣言
·[05.文]关于阿强和他的长篇小说《空穴来风》
·[04.文]关于长篇小说《空穴来风》的人物及其他
·[05.文]在风暴中心居住:林辉印象
·[05.文]初识羽戈
·[05.文]别燕生吾师
·[04.文]诗 思 随 笔
·[04.文]诗 思 随 笔之2
·[04.文]诗 思 随 笔之3
·[04.文]诗 思 随 笔之4
·[04.文]诗 思 随 笔之5
·[04.文]诗 思 随 笔之6
·[04.文]诗 思 随 笔之7
·[04.文]诗 思 随 笔之8
·[04.文]诗 思 随 笔之9
·[04.文]诗 思 随 笔之10
·[04.文]关于《悲怆四章》的争论,析粱晓明先生
·[05.文]往事如烟,序陈云其诗集《一生都在下雨》
·[05.文]长篇小说《红衣坊》序
·[05.文]长篇小说《红衣坊》后记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诗人哀歌(下)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官方挑衅
·别让极权暴政之手弄脏了体育
·[06.文]当代中国知识分子的悲哀
·[06.诗]浴火重生总有期
·[06.备注]今天去申领护照,遇到小小麻烦
·[06.文]被封百日 力虹说“爱琴海还会回来”
·[06.]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绝地反击(上)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绝地反击(下)
·[06.文]评欧美对华立场与政策的转向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战斗正酣(上)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战斗正酣(中)
·[06.诗]民坛八年,汗青丹心
·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战斗正酣(下)
·[06.文]善之极与恶之极何以并世而立
·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铁肩担道义
·[06.文]力虹:七.一断想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疯狂反扑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正义之师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论坛重现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违宪审查(上)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违宪审查(中)
·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违宪审查(下)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全球大签名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全球大签名
·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并非结束语
·[06.文]白头老翁在,闲坐说经国
·[06.文]离绪别恨,国难家仇
·[06.文]五马头墙 毛家女婿
·[06.文]面对调查报告,布什将说什么
·[06.文]毛氏谱系,经国秘史
·[06.文]溪山无语,难舍难分
·【专访力虹】愿意参与这个历史性调查
·[06.文]面对“活摘门”欲出“应对法”
·力虹:秘密警察剥夺了我的出国权利
·西西弗斯,使命与尊严
·吴弘达他想干什么?(一)
·吴弘达他想干什么?(二)
·吴弘达他想干什么?(三)
·曾经的高标,今日的沦落──看看浙江文人(1)
·茅盾,与魔共舞的一生──看看浙江文人(2)
·夏衍,可怜书生着戎装──看看浙江文人(3)
·24万被谋杀的亡灵──唐山大地震30年祭
·金庸,侠义之内见媚骨──看看浙江文人(4)
·“经济中心”的荒芜
·中国民主化,不靠美国靠谁?
·一代大师的痛与恨
·从台湾经验看胡锦涛的前途
·点评《吴弘达先生的理性毋庸质疑》
·假作真时真亦假
·邪恶再次压倒了正义
·谁在今日讲恕道?
·一些港台知识精英为何如此媚共
·评李劼《自由需要运动吗?》
·还我高律师,还我中国的良心!
·最后的黑暗,最后的眼泪
·违天意反民心,必遭天诛地灭
·救救高智晟!救救陈光诚!救救中国!!
·一位中国老渔民的凄凉晚年
·我会坚持到最后一刻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假作真时真亦假

   
   
   7月19日看到吴弘达先生刊发于《观察》的二篇文章(《法轮功/苏家屯事件之我见》和《我对于法轮功媒体报导苏家屯集中营问题的认识及其经历》),因为心有疑惑,所以撰写了那篇《吴弘达他想干什么》。后来有人为吴先生辩护,也有人作了进一步质疑……我都没怎么留意,世事纷繁,诚如高律师所说的“该干什么,还干什么”了。
   
   但是到了8月4日,《观察》上又出现了一篇署名为“楚一杵”的评论文章《吴弘达先生的理性毋庸质疑》。此文是直接质疑本人和老久先生发在《大纪元》上的二篇文章的(老久文章的题目是《吴弘达为什么要欺骗美国议员?》),文中直接指名“力虹”之处多达6处,并逐条对本人的观点作了缺乏理性的指责。我不认识这位名叫“楚一杵”的作者,但隐约记得此人好像在博讯博客上设有个人专栏。

   
   我本来真的不想去反驳他什么,也不准备对他这一篇为吴弘达先生的观点背书与辩护的文字作整体评论。但半天忙活后,还是以“点评”的方式,对上述楚文存在的明显的思维与逻辑混乱,作一些短评,首发在《大纪元》上,以正视听。
   
   今天一大早起床,打开电子邮箱,有一封柏林文友给我的邮件。文友告诉我他从《博讯博客》上发现了“楚一杵”的文集,其中有一篇写于4月份的文章,题目叫做《从古拉格到苏家屯》,嘱我好好看一下。因为好奇,所以找来拜读了一下。
   
   不读不知道,一读“吓”一跳!这是一篇言正词严的声援、抗议“苏家屯事件的真相”的檄文,刊发于4月3日的《大纪元》。我第一个反应是“这位作者怎么啦?”时间刚过去4个月,并且就在这4个月中,接连不断地有“活摘事件”新的人证、物证和旁证发表出来,7月6日更有加拿大二位独立调查员的《报告》公之于世,在全球范围内引起前所未有的震惊。
   
   4个月过去了,作者楚一杵的“认识”不进反退,写下了这一篇对他自己的“反案文章”!此文借为吴弘达先生辩护和反驳本人及老久的机会,全力为吴弘达先生的这位“享誉海内的人权斗士之一、令中共当局恨之入骨的政论作家、社会活动家”、“重事实讲道理、敢于讲真话,同时也反对别人不讲真话的著名学者”辩护,并赞颂“他的思想观点与求实的学风,奠定了他高尚的人格与品德,”(摘自楚文)。在我看来,这些都没有问题。
   
   问题是,吴弘达先生发表于7月19日的上述二文中,对关于苏家屯事件的报道,他是“仔细阅读大纪元的报导后”,几乎是在第一时间就认为“这两个证人的披露是不可靠的,而且极有可能是刻意编造”,一再坚持对于苏家屯事件的报道“不足为信”,并“质疑消息编造者的意图”,甚至指称法轮功媒体关于苏家屯事件的报道“是一场政治性的宣传运动”(摘自吴文)。这就是楚一杵所为之辩护与颂扬的“吴弘达先生的理性”。
   
   让我们看看这位作者在4个月前是怎么说的吧!那篇《从古拉格到苏家屯》的开头便说:“ 当苏家屯事件的真相一步一步凸显出来,当世界的目光聚焦苏家屯,我们没有理由不认为,苏家屯事件将会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接着他引用了沈阳军区总后勤部的老军医的话:苏家屯地下集中营的确存在,这个地下集中营在2005年初的确曾经关押超过1万多人,但是目前日常的关押人数仅保持在600到750人,很多已经被转移至其它集中营。法新社报道说,这位老军医声称苏家屯仅是全国36个类似集中营的一部份。
   
   然后作者联想到了专制暴政所曾制造过的历史苦难,1923年以来的斯大林时代,这种“古拉格”的模式在全苏各地越建越多,1935年发展到14所,1941年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前夕已达84所。1953年斯大林逝世前夜,古拉格的发展达到了顶峰,全国共有170所。在以古拉格为主的劳改营体制下,曾有2870万苏联人遭受过强制劳动的痛苦,1800万人在1929到1953年间被投人古拉格监狱,其中约300万人死亡。
   
   由回溯历史来透视现实,作者写道:“二十世纪末,江泽民时代制造新的“古拉格”集中营——苏家屯集中营就不奇怪了。中国官权经济所形成的资本市场是什么事情都干得出来的,在人体器官炒作越来越能获取暴利的今天,从关押“器官供体”的死亡集中营、组织配型、手术摘取、尸体处理,到使用器官的医院,形成程序化操作,将“犯人”——法轮功学员的器官做为商品进行买卖是一本万利的交易,黑牢、官权医院与无恶不作的官商们岂能放过?何况,有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及三个代表做后盾,有“以人为本”做为新的训政,不做白不做,做了也白做。”
   
   作者充满愤懑地说:“中共视法轮功为“邪教”,其罪名大多数为“利用邪教违害社会活动”。“从610办公室到监狱看守,从看守到黑医医生,半个多世纪以来,共产文化制造了他们的冷漠与麻木,对“邪教”徒进行组织配型、手术摘取、尸体处理,到使用器官的医院,自然不会有怜惜之情。”
   
   此檄文下半部分还严厉批驳了中共新闻发言人秦刚在回答中外记者提问时的谎言,楚一杵指出,矢口否认苏家屯事件,这是情理之中的事情。半个多世纪以来,中共红朝谎言千千万,再增加一个谎言又有什么关系呢?他面不改色心不跳地说出:“指责中国从执行死刑后的人身上摘取器官移植的说法,是蓄意捏造,恶意诋毁中国的司法制度,欺骗舆论。”等等说词就不足为奇了。
   
   此文结束时,作者楚一杵还引用美国国务院发言人的观点,最后断言:“ 纸是包不住火的,“古拉格群岛”的“续篇”终究会面对世人。”
   
   应该说这是一篇充满人类正义与良知的不错的文章,并且发表时离“苏家屯事件”被首次披露(3月9日)不远,中外许多人士(包括本人)尚处于惊诧与存疑阶段,所以更显得难能可贵。但是为什么,过了4个月,作者楚一杵却抛出了《吴弘达先生的理性毋庸质疑》这样“自我矛盾”的文章呢?
   
   那位柏林文友在给我邮件中,说了这样的话:“我觉得要么有真假楚一杵,要么楚一杵患有人格分裂,总之,我已把观察上的楚文发给博讯的楚一杵,请他回答是否是他之所作。”对此说法,我没办法也不便作出评判。
   
   嘿!这次可真的是黑旋风遇到了“真李逵”!到底孰真熟假,一时如雾里看花。
   我倒更愿意相信上述二位“楚一杵”不是一个人,并且《吴弘达先生的理性毋庸质疑》的作者是冒用了《从古拉格到苏家屯》作者的名字。否则,假作真时真亦假,岂不贻笑大方?
   
   2006.8.5.宁波
   
   
   附署名“楚一杵”的二篇文章(略):
   
   《从古拉格到苏家屯》/大纪元4月3日/作者:楚一杵
   吴弘达先生的理性毋庸质疑 /观察8.4./作者:楚一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