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力虹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力虹文集]->[点评《吴弘达先生的理性毋庸质疑》]
力虹文集
·[06.文]华夏儿女简说--史量才
·[06.文]华夏儿女简说--徐锡麟
·[06.文]华夏儿女简说--袁世凯
·[06.文]华夏儿女简说--李叔同
·[06.文]华夏儿女简说--郁达夫
·[06.文]华夏儿女简说--张静江
·[06.文]华夏儿女简说--殷海光
·[06.文]华夏儿女简说--李大钊
·[06.文]华夏儿女简说--陈独秀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前言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山雨欲来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祸不单行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严重时刻(1)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严重时刻(2)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风暴前奏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挺身而出(上)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挺身而出(下)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维权热点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八方回声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维权风暴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诗人哀歌(上)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诗人哀歌(中)
·[05.诗]悲怆四章--第1章:水中的瓷片
·[05.诗]悲怆四章--第2章:土豆
·[05.诗]悲怆四章--第3章:台风过境
·[05.诗]悲怆四章--第4章:罪与罚
·[05.诗]漫天飞舞--悼紫阳
·[05.诗]一 张 纸
·[06.诗]爱琴海,谁为你哭泣
·[06.诗]三月之诗
·[06.诗]大地
·[06.诗]告别吴山
·[06.诗]杭城一年
·[06.诗]归途
·[06.诗]爱琴海,你伤痕累累的脸
·[05.诗]秋日时光
·[06.诗]自由大悲咒
·[05.诗]无韵七言——赠老青年
·[06.诗]西子湖畔重逢天虹
·[06.诗]长兴赏梅——赠潘维
·(06.诗)国际动漫节
·[06.诗]白鹭之舞
·[06.诗]家 居
·[06.诗]致黄秋远
·[06.诗]悼张胜凯先生
·[06.诗]坦克履带下的帝国恶梦
·[06.诗]警惕啊!世界
·[06.文]决不宽恕,永远记取
·[05.文]爱琴海宣言
·[05.文]关于阿强和他的长篇小说《空穴来风》
·[04.文]关于长篇小说《空穴来风》的人物及其他
·[05.文]在风暴中心居住:林辉印象
·[05.文]初识羽戈
·[05.文]别燕生吾师
·[04.文]诗 思 随 笔
·[04.文]诗 思 随 笔之2
·[04.文]诗 思 随 笔之3
·[04.文]诗 思 随 笔之4
·[04.文]诗 思 随 笔之5
·[04.文]诗 思 随 笔之6
·[04.文]诗 思 随 笔之7
·[04.文]诗 思 随 笔之8
·[04.文]诗 思 随 笔之9
·[04.文]诗 思 随 笔之10
·[04.文]关于《悲怆四章》的争论,析粱晓明先生
·[05.文]往事如烟,序陈云其诗集《一生都在下雨》
·[05.文]长篇小说《红衣坊》序
·[05.文]长篇小说《红衣坊》后记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诗人哀歌(下)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官方挑衅
·别让极权暴政之手弄脏了体育
·[06.文]当代中国知识分子的悲哀
·[06.诗]浴火重生总有期
·[06.备注]今天去申领护照,遇到小小麻烦
·[06.文]被封百日 力虹说“爱琴海还会回来”
·[06.]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绝地反击(上)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绝地反击(下)
·[06.文]评欧美对华立场与政策的转向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战斗正酣(上)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战斗正酣(中)
·[06.诗]民坛八年,汗青丹心
·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战斗正酣(下)
·[06.文]善之极与恶之极何以并世而立
·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铁肩担道义
·[06.文]力虹:七.一断想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疯狂反扑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正义之师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论坛重现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违宪审查(上)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违宪审查(中)
·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违宪审查(下)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全球大签名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全球大签名
·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并非结束语
·[06.文]白头老翁在,闲坐说经国
·[06.文]离绪别恨,国难家仇
·[06.文]五马头墙 毛家女婿
·[06.文]面对调查报告,布什将说什么
·[06.文]毛氏谱系,经国秘史
·[06.文]溪山无语,难舍难分
·【专访力虹】愿意参与这个历史性调查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点评《吴弘达先生的理性毋庸质疑》

   
   这几天突发事件频出,可谓电闪雷鸣,风雨交加。当我们忙于为刚刚被中共当局强行封闭的《世纪中国》系列论坛而呐喊、抗议与签名;忙于“为对中共特务残害高律师暴力行为的公民连署抗议书”而呐喊、抗议与签名;忙于抗议浙江省萧山地区当局日前动用数千名警察拆毁党山教会聚会所,抓捕几十名教民,并予以同仇敌忾地声讨之时,今天的《观察》发表了署名为“楚一杵”的文章,题目叫做《吴弘达先生的理性毋庸质疑》。
   
   本来无暇去顾及此文,因为要写的文章和要做的事情实在太多了。但此文是直接质疑本人和老久先生发在《大纪元》上的二篇文章的(一篇是本人的《吴弘达他想干什么》,另一篇是《吴弘达为什么要欺骗美国议员?》),并且文中直指“力虹”之处多达6处,并逐条对本人的一些观点作了缺乏理性的指责。
   我不认识这位名叫“楚一杵”的作者,对他这一为吴弘达先生的观点背书与辩护的文字也没兴趣作整体评论。下面只对此文(以下简称楚文)明显的思维与逻辑混乱作一些简短的点评,以正视听。

   
   楚文曰:“力虹认为吴先生报道苏家屯事件的认识与经历,是“逆时代潮流”而动,质疑吴先生的“个人的‘面子’大,还是人类正义大?”这个作者一面称自己是“局外人”,一面又上纲上线地说:“吴文中的那些观点和判语,实在不应该由吴弘达这样身份与地位的人来说出,也不应该选择在 7.20‘蒙难日’前夕这样的时机来发表。这种固执己见、一意孤行、令亲者痛仇者快的行为,从来屡见不鲜,今日读来更叫人无语言痛。”
   
   点评:本人非法轮功修练者,除独立中文笔会外不属于任何组织。撰文就吴弘达先生在苏家屯和其他活摘事件上的观点,质疑他“逆时代潮流”、肯定他一定和我一样明白“个人的‘面子’大,还是人类正义大”(这一句楚文引用时作了歪曲),并叹惜吴先生的文章“读来更叫人无语言痛”。楚文说这是“上纲上线”,请问如此本着善心与诚意之语,给吴弘达先生上了哪条“纲”,上了哪条“线”?
   
   楚文曰:“这两位作者的文章,大有将吴弘达先生批倒批臭的文革的遗风。”
   
   点评:好家伙,楚文刚刚还在妄指本人“上纲上线”,话未落音,他就向本人扔来了一顶“文革的遗风”大帽子!这才叫货真价实的上纲上线。请大纪元的读者朋友留心一下本人发表的《吴弘达他想干什么》一至三原文,文中哪一节、哪一句有“文革的遗风”?如果找不到,那么就请楚文作者收回这句指责。
   
   楚文曰:“首先不说吴弘达先生是一位享誉海内的人权斗士之一、令中共当局恨之入骨的政论作家、社会活动家。起码来说,吴先生是重事实讲道理的著名学者,按照佛教的说法:“出家人说话从来不打诳语。”就因为他是尊重事实与证据的学者,他才敢于讲真话,同时也反对别人不讲真话。这些年来,吴先生对中国劳教制度的论述及中国死囚器官的调研工作,揭开了中共半个世纪以来残暴本质的另一面,他的思想观点与求实的学风,奠定了他高尚的人格与品德,不是靠一个小有名气的力虹先生与不敢公开真实姓名的“老久”先生就可以抹黑的。”
   
   点评:这一段的思维混乱与逻辑错误令人喷饭。请问,既便是曾拥有丰功伟绩,享有崇高威望与地位的伟大人物,就一定“从来不打诳语”?就一定句句是真理,一句顶一万句?楚文此处引用佛家俗语作旁征,来证明吴先生一向“敢于讲真话”既无说服力,也不甚妥当。
   
   至于楚文所说吴弘达“他的思想观点与求实的学风,奠定了他高尚的人格与品德,不是靠一个小有名气的力虹先生与不敢公开真实姓名的“老久”先生就可以抹黑的。”这个判语更是犯了几个低级的失误:首先,吴先生的人格与品德如何,尚需要历史来裁决;其次,既便是具有“高尚的人格与品德”的公众人物更应经得起大众或者“小人物”的质疑和批评;再说本人质疑和批评决非“抹黑”。此外,楚文那句“不是靠一个小有名气的力虹先生与不敢公开真实姓名的“老久”先生就可以抹黑的”,让人觉得作者的势利眼之可笑!
   
   楚文曰“至于吴先生怀疑的苏家屯人体器官所存在的规模是否真实,凡是有理性的人都心里十分清楚,那位叫力虹的作者与另一个不敢暴露真实姓名的老久心里更清楚”。
   
   点评:这里作者又犯了太明显的逻辑判断与推理的双重错误:第一,你怎么知道“凡是有理性的人”都十分清楚吴先生所怀疑的事实真相?第二,你怎么知道本人与老久对此“心里更清楚”?正因为当初心里犯嘀咕,本人才写了《吴弘达他想干什么》一文。现在倒好,被楚文作者强迫成了“心里更清楚”!这不是太蛮横无理了吗?在这篇不长的文章中,充满这样的先入为主的逻辑判断和常识错误不胜枚举,这样的文章,出现在一向以刊发高质量文章著称的《观察》上,令人遗憾。
   
   楚文曰:“那位叫力虹的作者在文章最后写道:“历史上,对于独裁暴政反人类罪行的取证之难,世人应该有足够的经验教训。纳粹帝国的灭绝犹太人政策及其暴行,起初也曾被西方国家以及正人君子们斥为‘荒诞不经’,一直要等到盟军解放奥斯维辛集中营时才真相大白。但是600多万无辜生命已无法挽回!遍布巴格达郊外的诸多‘万人坑’,也是美英联军铲除萨达姆暴政后才被陆续发现的。”不错,纳粹灭绝犹太人也好,巴格达郊外的万人坑也好,都是独裁者专制与暴虐的象征,但是,仅凭三个“证人”的口供就断定“营中集”、“焚尸炉”处理了6000名法轮功学员的尸体,那不是犯了中共“口供定罪”一样的毛病吗?”
   
   点评:这段文字是对本人原文的肆意歪曲!我的那篇《吴弘达他想干什么(三)》篇末写到了历史上对反人类罪的取征之难,吁请世人不忘教训,全文绝无横加于我的“仅凭三个“证人”的口供就断定“营中集”、“焚尸炉”处理了6000名法轮功学员的尸体”这样的文字!楚文作者还嫌不够,在他的欲加之辞上,对本人又加上了“那不是犯了中共“口供定罪”一样的毛病吗”这样的想当然之罪,本人予以驳回。
   
   楚文曰:“力虹先生认为吴先生的质疑会“亲者痛仇者快”更是无稽之谈”。
   
   点评:我说这句话,首先是本人对吴先生怀着起码的尊敬与诚意,并非楚文所指责的“上纲上线”;其次,此话并非“无稽之谈”。稽者,查考也。如果去查考一下吴弘达先生与法轮功之间的“恩恩怨怨”,难道还不够多吗?因此,楚文的这一指责才是“无稽之谈”呢。
   
   楚文结束段:“我们被专制制度封锁得太久太久,我们被谎言欺骗得太多太多,我们在尔虞我诈的窝里斗里耗费的时间与精力太长太长。请真心实意地为中国人民的自由、平等与民主做些有益的事吧!同时,请尊重讲真话的人吧!”
   
   点评:其实,通读全文,作者的着重点在于“我们在尔虞我诈的窝里斗里耗费的时间与精力太长太长”这一句。他显然认为本人及老久质疑、批评吴先生是“尔虞我诈”、是“窝里斗”。这样“上纲上线”的暗箭本人绝不接受,也没有更多的时间与精力来专文批驳。毕竟大家属于“同一个阵线”,希望作者以后慎用、少用、不用如此带有污蔑性和挑拨性的言辞。我相信,吴弘达先生如果看到这篇《吴弘达先生的理性毋庸质疑》,也会为此文作者感到遗憾。
   
   但我愿意如作者所说“真心实意地为中国人民的自由、平等与民主做些有益的事”,也愿意尊重每一位“讲真话”的人。
   
   2006.8.4.宁波

此文于2006年08月09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