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力虹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力虹文集]->[[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论坛重现]
力虹文集
·[06.文]华夏儿女简说--吴樾、陈璧君
·[06.文]华夏儿女简说--吴樾、陈璧君
·[06.文]华夏儿女简说--秋瑾、蒋梦麟
·[06.文]华夏儿女简说--陈寅恪、李金发
·[06.文]华夏儿女简说--瞿秋白、胡风
·[06.文]华夏儿女简说--吴稚晖、金岳霖
·[06.文]华夏儿女简说--史量才
·[06.文]华夏儿女简说--徐锡麟
·[06.文]华夏儿女简说--袁世凯
·[06.文]华夏儿女简说--李叔同
·[06.文]华夏儿女简说--郁达夫
·[06.文]华夏儿女简说--张静江
·[06.文]华夏儿女简说--殷海光
·[06.文]华夏儿女简说--李大钊
·[06.文]华夏儿女简说--陈独秀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前言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山雨欲来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祸不单行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严重时刻(1)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严重时刻(2)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风暴前奏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挺身而出(上)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挺身而出(下)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维权热点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八方回声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维权风暴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诗人哀歌(上)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诗人哀歌(中)
·[05.诗]悲怆四章--第1章:水中的瓷片
·[05.诗]悲怆四章--第2章:土豆
·[05.诗]悲怆四章--第3章:台风过境
·[05.诗]悲怆四章--第4章:罪与罚
·[05.诗]漫天飞舞--悼紫阳
·[05.诗]一 张 纸
·[06.诗]爱琴海,谁为你哭泣
·[06.诗]三月之诗
·[06.诗]大地
·[06.诗]告别吴山
·[06.诗]杭城一年
·[06.诗]归途
·[06.诗]爱琴海,你伤痕累累的脸
·[05.诗]秋日时光
·[06.诗]自由大悲咒
·[05.诗]无韵七言——赠老青年
·[06.诗]西子湖畔重逢天虹
·[06.诗]长兴赏梅——赠潘维
·(06.诗)国际动漫节
·[06.诗]白鹭之舞
·[06.诗]家 居
·[06.诗]致黄秋远
·[06.诗]悼张胜凯先生
·[06.诗]坦克履带下的帝国恶梦
·[06.诗]警惕啊!世界
·[06.文]决不宽恕,永远记取
·[05.文]爱琴海宣言
·[05.文]关于阿强和他的长篇小说《空穴来风》
·[04.文]关于长篇小说《空穴来风》的人物及其他
·[05.文]在风暴中心居住:林辉印象
·[05.文]初识羽戈
·[05.文]别燕生吾师
·[04.文]诗 思 随 笔
·[04.文]诗 思 随 笔之2
·[04.文]诗 思 随 笔之3
·[04.文]诗 思 随 笔之4
·[04.文]诗 思 随 笔之5
·[04.文]诗 思 随 笔之6
·[04.文]诗 思 随 笔之7
·[04.文]诗 思 随 笔之8
·[04.文]诗 思 随 笔之9
·[04.文]诗 思 随 笔之10
·[04.文]关于《悲怆四章》的争论,析粱晓明先生
·[05.文]往事如烟,序陈云其诗集《一生都在下雨》
·[05.文]长篇小说《红衣坊》序
·[05.文]长篇小说《红衣坊》后记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诗人哀歌(下)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官方挑衅
·别让极权暴政之手弄脏了体育
·[06.文]当代中国知识分子的悲哀
·[06.诗]浴火重生总有期
·[06.备注]今天去申领护照,遇到小小麻烦
·[06.文]被封百日 力虹说“爱琴海还会回来”
·[06.]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绝地反击(上)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绝地反击(下)
·[06.文]评欧美对华立场与政策的转向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战斗正酣(上)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战斗正酣(中)
·[06.诗]民坛八年,汗青丹心
·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战斗正酣(下)
·[06.文]善之极与恶之极何以并世而立
·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铁肩担道义
·[06.文]力虹:七.一断想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疯狂反扑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正义之师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论坛重现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违宪审查(上)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违宪审查(中)
·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违宪审查(下)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全球大签名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全球大签名
·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并非结束语
·[06.文]白头老翁在,闲坐说经国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06.文]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论坛重现


   3月9日大陆爱琴海网站被中共地方当局强行封闭后,虽经过海内外广大网友坚持不懈的呐喊、抗争,经过中外传媒/网站的连续关注,经过网站工作人员的不屈不挠的交涉争取,但因为与全世界人权价值为敌的极权主义政体的僵硬刚性,一时难以恢复。
   这时,生活在新加坡的爱琴海网友、诗人茅境在痛心疾首之后站了出来,他通过与《博讯》站长韦石先生的联系,决心在《博讯》上重开“爱琴海论坛”,将业已沦陷的这个思想、文学阵地在海外重建!

   茅境的计划得到了一向以公民记者为特色的《博讯》的全力支持。很快,正当海内外网友网民和自由人士围绕爱琴海事件而力拼言论自由权利的“绝地反击”之际,一个以“声援爱琴海、搜集关于爱琴海的报道、维权活动及纪念文章”为主要内容的《爱琴海论坛》在《博讯》新闻网站上应运而生!
   作为《爱琴海论坛》创建人与负责人的茅境写下了这样的“开坛词”──
   茅境:声援爱琴海网站,请到爱琴海论坛
   (博讯2006年3月19日)
   如果歌手的喉咙被割断,别人只是悲哀地看着,把眼泪流在心底,那世界上永远不会有放歌的自由。
   
   爱琴海被封杀了,如果我们还是这么麻木,我们每一个辛苦建立的精神家园迟早会重复同样的命运,我们还将失去一个又一个家园。
   
   这几个月来,我一直在爱琴海网站潜水,默默享受它带给我的宁静和自由。忽然间它被封杀了,连个警告都没有。
   
   这使我出离愤怒,一群诗人和学者在这里聊聊天,难道他们连这样的自由都要扼杀?
   
   于是我站出来,和众人一起声援爱琴海网站。
   我在博讯网站申请了一个论坛,名字就叫爱琴海。在以后的日子里,会搜集关于爱琴海的报道,维权活动,纪念文章,让爱琴海遭受的遭遇不被人们淡忘。
   
   爱琴海的网友们,如果你们偶然间能够看到这个论坛,如果你可以用代理服务器上博讯网站,请到这里坐坐。家园被毁了,愿这小小的凉亭能让我们暂时栖身,直到爱琴海网站重新恢复。
   
   所有支持爱琴海网站的朋友们,请到爱琴海论坛留下你们的话语。当自由受到扼杀的时候,让我们坚定地说:不!这不是我们愿意接受的命运!
   
   爱琴海论坛地址http://www.peacehall.com/cgi-bin/forum/bbs.pl?id=aiqinhai
   《爱琴海论坛》在海外重建的消息,通过网络传递,迅速地被每一位网友所获悉,犹如一场及时雨,鼓舞了广大网友的斗志和信心。从此,烽火连三月的爱琴海事件战场上新增了一个重要的阵地。
   网友“钢猫”在论坛上发表了新的檄文:
   
   封杀《爱琴海》网站是无耻透顶
   (博讯2006年3月22日)
   
   作者:钢猫
   
   中国改革开放也二十多年了,政府多次强调要增加透明度。这可是改革开放最先决的条件。只有增强透明度,外界才可以知道我们政府在做什么。想不到的是,现在的信息透明度不但没有进步,反而更加堕落、更加无耻了。现在就凭浙江新闻办官员他们的专制思维,改革开放只能是几句空话,浙江新闻办一些人自认为聪明绝伦,动用了各种人力来封杀网站,封锁一切不利于他们的信息,其结果怎么样?“聪明反被聪明误”,“不利于他们的信息”更加会在海外各大报论坛纸纷纷刊载、传播,不正说明封锁信息的结局只能是他们“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的下场?
   维护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尊的严,落实好《宪法》的实施来突显《宪法》的重要性,这才是改革开放最根本的保障。各政党和社会团体、各管理国家的部门,都必须以《宪法》为根本的准则,并负有维护《宪法》的尊严、保证宪法实施的职责。任何国家的管理机关都要以《宪法》为准,不但要把自己放在《宪法》的监督之下,而且在执行中更加要进一步突出《宪法》的重要性,可惜的是,浙江新闻办官员身为国家的执法者却滥用权力,用《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管理规定》这个与《宪法》原则相违背的《规定》对网站想封杀谁就封杀谁!完全违背了《宪法》上给予公民享有言论自由的精神,更加是将《宪法》给予公民的基本权利进行抹黑!
      
   首先,《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中规定人民享有政治上的言论自由!出版自由,什么叫言论自由?就是在法律允许的范围内,公民所享有的各种形式的表达自己意愿见解的权利,从法律的本身看,法律不是对言论自由来限制,反而是对自由保护和扩大。没有言论自由,就没有自由的空间,社会就严重不公!公民的言论自由就是要造成舆论,造成舆论才能够监督政府的行为。所以,言论自由也包括公民获得信息和有权传播信息的自由。
      
   从浙江新闻办强行关闭《爱琴海》网站来看,正是有人将“家丑不可外扬”这句中国的俗话发挥得淋漓尽致,总以为封杀了网站、封锁了信息就会解决了“家丑”的问题,岂不知老百姓的耳朵和眼睛是“雪亮”“灵通”的。百姓家喻户晓人人都知道的事,难道说真是你们政府的官大爷认为是自己的事。你们只配整日光泡在“酒场”和“舞场”的官大爷们,为什么不知道纸包不住火的道理呢?你们能让任何国内媒体不敢透漏半分蛛丝马迹,但能禁得了互联网的声音?不知浙江新闻办的大员们是否有听过“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这句话?靠封杀网站和封锁信息来维持你们的统治,这究竟能维持到那一天呢?
      
   因此,没有舆论监督的社会就是一个没有平等公平竞争的机会,没有舆论监督的权力是一个唯所欲唯的权力,没有舆论监督的政府就是一个专制的政府!若是政府没有给人民创造平等公平的竞争环境和机会,这只能给人民带来一个严重贫富悬殊、贪污腐败严重的社会!只是一个经济增长有什么意思?无非都是财富越来越集中在少数特权者手中的社会,这样,你们所展望中国社会的“稳定、和谐”最终将化为泡影。
      
   还是请浙江新闻办的官员回到尊守法治的底线上来吧!信息知情权和言论自由是一个社会良知与道德的最基本的人权标,不是人民不相信你们呀!是历史已经让我们失去了对你们的信心和耐性,这黄炎子孙的国家毕竟不是你们永久的实验室,让人民参与一点吧!给人民信息与言论的自由,若是没有这个自由,你们的“和谐”社会,再怎么和谐,也和谐不起来!一个听不到“民众声音”的政府只能是一个脱离民意的政府,若是没有民意基础,政府又何来“以民为本”呢﹖
      
   当今世界上的所有被独裁统治控制的国家,几乎都有封锁网络的怪僻,看一下朝鲜就知道了,任何独裁当政者当然也不例外。不过,这不是什么高明的治国之策,恰恰相反,这完全是一种最简单又愚蠢的无能表现。凡是这类国家不但在国际上丑名昭著,就是在国内也就是天良丧尽,不得人心。中国有句古话,叫做“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正是!可怜之国必有可恶之处,其中之一就是封锁网络信息、抹杀民的言论自由。
      
   浙江新闻办官员的封网行为,就是一种无能的愚蠢举动。他们不但不敢面对中国百姓的不满情绪,更加不敢正视人民群众提出来的各种不同意见,用封喉这种歇斯底里的举动,纯粹是无能心态的外露。拙劣的封网动作表演,更加暴露出某的人这种愚笨的无知。现在,已经愚蠢到狗急跳墙的地步,专靠封杀网站来割喉,让民众不能出声,这可真够得上是天大的旷世笑话了!
      
   浙江新闻办的官员们,信息网络给人民带来了很大方便,人们通过网路可以非常快捷地获得各类所需信息。保障信息畅通是你们信息网络管理部门义不容辞的责任与义务。然而,你们的“掩耳盗铃”的招数你们真的以为行得通么?一定要“三思而后行”呀?因为全国的老百姓早已恨透了信息封锁!你们对言论自由的限制与其说你们是害怕真理,害怕监督罢了!但也请听一句:要是这样继承下去,陈胜吴广就要来也!(完)
   
   原爱琴海驻站嘉宾、网络评论家森林唱游在爱琴海网被关闭二周之时,也在此发表了他的文章:
   写在爱琴海网被封杀两周之后
   (博讯2006年3月22日)
   
   森林唱游
      
   爱琴海网已经被封杀十四天了。不过,自3月9日之后,每次上网时,我还是会习惯性地点击那个能打开爱琴海论坛的链接,虽然说,每次都只能失望地看到“找不到网页”的字样。
      
   2月中旬那个时候,经一位朋友的介绍,我知道了爱琴海这个新网站,从而认识了聚在那里的一些和我一样关心我们这个国家的现状和未来的网友。我很高兴和他们为伍,并且,也想为这个网站的发展尽自己的一份绵薄之力,可惜,还没过多久,它就遭到了封杀。起初,我以为在短时间内会恢复,过了三天之后,我放弃了这样的幻想。然而,不知为什么,我总是鼓不起勇气去向别人证实自己的猜测,因此,只是在百度里搜索和爱琴海网有关的信息,这同样也能确定一件事:它已经被强行关闭了。
      
   当然,我也不能说,在此之前,自己丝毫都不曾预料到会有这样的结果。早在二月中旬那个时候,世纪学堂就不再更新了;在一两天之前,中国选举与治理网也突然变了模样。只是,我没想到,一个新网站,一个还没什么人气、甚至连版面都还没有稳定下来的新网站,竟然也会遭遇被封杀(连保留整顿的机会都不再给)的命运。
      
   虽然这样的莫名封杀,对于新鲜的爱琴海网来说,是一种极其不公正的对待,但是,我并没有感到特别震惊,甚至都不再愤怒了。因为我一直都很清醒,知道自己生活在一个怎样的社会里;再者,这半年来,我也已经看到太多我所喜爱的网站被封杀或被整顿了。
      
   所以,自知道这个网站以来,我一直都以一种“以悲观之心情过乐观之生活”的心态参与爱琴海论坛的建设……不过,即便如此,我作为爱琴海网民的日子,也不过是半个多月。
      
   在那之后的好些天里,我变得很沉默。我记得,去年秋天,当我发现自己经常去的网易“崛起论坛”在某天晚上突然消失,变成了“海阔天空”时,也曾有过相似的心 绪。开始,我还不太明白自己突然变得沉默的原因,每天,只是安静地工作,安静地生活,到了夜里,就去那些自己以前很少光顾的论坛里安静地潜水。有一天,我在某个论坛里看到了某位网友引用的、那首铭刻在美国波士顿犹太人屠杀纪念碑上的著名短诗:在德国,起初他们追杀共产主义者,我没有说话,因为我不是共产主义者;接着他们追杀犹太人,我没有说话,因为我不是犹太人;后来他们追杀工会成员,我没有说话,因为我是新教教徒;最后他们奔我而来,再也没有人站出来为我说话了。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