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江棋生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江棋生文集]->[疑罪从有 ]
江棋生文集
·舌战预审
·安然共处
·不以已悲
·生死墙下
·四大好处
· 权利白洞
·腐败一斑
·求书不得
·棋牌相伴
·讼事实录
·开庭前后
·巧遇校友
·轮子孙巍
·电锯高铄
·疑罪从有
·留言万金
·时有孤独
·严打冤魂
·清晨链声
·七处白描
·公民运动
·读报一得
·主权人权
·俄国北约
·台湾问题
·朱氏其人
·畸变失真
·早生多育
·初读李敖
·敬琏现象
·教师自卑
·尽说官话
·人性弱点
·书香飘屋
·血洒铺板
·斗室社会
·三遇法轮
·官司见底
·走向监狱
·跋:铁窗里的写作
·二、诉讼文本:两小段节录语
·控告北京市公安局预审处
·我 的 自 我 辩 护
·我 的 最 后 陈 述
·埋 葬 文 字 狱----我的上诉状
·关于和平地实现中国社会制度根本变革的几点思考
· 点 燃 万 千 烛 光 共 祭 六 四 英 魂 ——告全国同胞书
·附录: 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刑事裁定书
·三、遣送处纪事:两小段节录语
·引 子
·正眼瞧人遇禁令
·私立规矩知多少
·愚人节的真故事
·悚然惊心这一幕
·辛巳清明见亲人
·水深火热吉尼斯
·人不公道我公道
·黎明鸡叫更扒皮
·劳我筋骨又何妨
·长假风情不能昧
·依然故我遣送处
·尾 声
·四、狱中书札:两小段节录语
·写在前面的话----关于《狱中书札》
· 关于希望在国内自然科学刊物上发表学术论文的申请
·春 华 秋 实
·历史将记住这一幕
·给司法部长张福森的一封信
·给儿子的一封信
·给母亲的一封信
·给狱政科长的一封信
·一生说真话——我的保证书
·附记: 出狱纪实
·五、文 选:两小段节录语
·重要的是奠定民主社会的基石——六四5周年感言
·一部分人先自由起来
·中国需要更深刻的思想解放
·在全美学自联2003年度自由精神奖颁奖典礼上的答词(中、英文本)
·我所亲历的八九民运片断
·写在六四15周年前夕
·也说邓小平
·附录一:捍卫汉语世界中人存在的尊严 傅 国 涌
·附录二: 在中国民主教育基金会2001年度杰出民主人士奖颁奖典礼上的致词 童 屹
·附录三:江棋生何罪之有! 王 丹
·中国有人公开挑战杨振宁诺奖成果
·江棋生本人简介
·我的一点人生感悟
·江棋生:有人第二次冒用我的邮箱对外发电子邮件
·江棋生本人简介(英文)
· 说真话的自由
·一个持不同政见者的思考
·台湾政治转型意义试析
·台湾选举制度及大陆选举制度变革刍议
·也论社会主义与市场经济
·《和平宪章》之我见
·在清明节的光天化日之下
·诉诸公民意识 争取首要人权
·欲 与 王 山 对 话
·让我们尊重逻辑
·为不稳定性正名
·建 设 性 断 想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疑罪从有

   
   
   
    陈向龙,陕西富平人,号里都叫他龙哥。99年12月下旬,他被一审判处死缓,由朝阳所转来七处,分到404室。这个其貌不扬的小个子,是我所见到的在预审阶段就不认罪,直至上了法庭依然不认罪的两个刑事犯之一(另一个是安徽人胡秀朋,也是小个子,脾气倔,外号“胡一刀”)。
    陈向龙在98年8月6日被丰台区刑警队抓获,当天,在刑讯逼供下,曾经供述“杀害同屋人李和平”的事,之后随即翻供并再未改口。他被递解到北京市看守所后,继续否认自己杀了人。为此,他受尽虐待,付出了沉重的代价。七处的预审将他提出去后,竟然三天四宿不让他回号,这期间,只给他吃了一个油饼和一个鸡蛋!除不准躺下休息外,他还被罚面壁而立,鼻尖几乎贴至墙面,每次时间长达6小时以上,不准挪动一寸。他的肩胛处和颈项处,被烟头烫了数十次。预审不得不将他送回号以后,管教又马上提他,见他依然不认罪,就不由分说地给他戴上戒具,并交待号里人“想办法让他正视正视”。而这区区一句话,却又使他不知遭了多少罪!龙哥对我说,他对死早就无所谓了。他经历了好几次生不如死的折磨,他说,他事实上已经死过几次了。

    几天以后,我问龙哥要过他的一审判决书。我惊讶地发现,没有任何直接证据证明他杀了人;间接证据只能表明他有重大嫌疑,而决不能据以认定他就是杀人犯。我认为,如果真“以事实为根据”,这个案子根本就判不下去。然而,二中法居然照判不误!不过,判是判了,判官心里并不踏实。因为,如果真是“证据确凿、充分”的话,对一个如此猖狂地拒不认罪的杀人犯,又怎么能从轻判处死缓、不判死即呢?号里人见过类似的判例,他们说,这叫保守判决。就是说,给龙哥留一条命,万一龙哥没杀人,还不至于无可挽回。而我认为,所谓保守判决违背现代法理,是搞疑罪从有。而根据疑罪从无原则,如果证据不足,就应当放人,不能判个大概其!我对龙哥说:你应当上诉。他们凭什么定你杀人犯?!龙哥看了看我,翻了翻白眼,长长地叹了一口气,然后操着陕西话慢慢告诉我:法轮功的人那么善,那么与世无争,也要被他们抓起来,他还能指望什么呢?他决定不上诉。他已心冷如灰,说官司没法打,小流氓斗不过大流氓。
    2000年2月24日,陈向龙一天只吃了半个馒头,没说一句话。接下来的25、26、27号三天未进食,不听劝,不说话。28号早、中餐又未食。28号下午,龙哥被管教提出去,再未回号。大伙都认为,龙哥此举不象是意识清醒的绝食抗争,而是很像精神病发作。为什么?他四天粒米未进,脸部明显瘦削,发黑,眼睛深陷,但奇怪的是,却无半点痛苦表情流露。大伙无一例外地对龙哥心怀同情,同时,胸中也是悲愤有加:如果是因冤案而使一个好端端的人精神失常,那可真是个大悲剧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