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江棋生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江棋生文集]->[在清明节的光天化日之下]
江棋生文集
·《看守所杂记》序一 许良英
·《看守所杂记》序二 丁子霖 蒋培坤
·《看守所杂记》自序
·一、看守所杂记:两小段节录语及序
·南行波澜
·阴云袭来
· 不眠之夜
·身陷七处
·维护尊严
·舌战预审
·安然共处
·不以已悲
·生死墙下
·四大好处
· 权利白洞
·腐败一斑
·求书不得
·棋牌相伴
·讼事实录
·开庭前后
·巧遇校友
·轮子孙巍
·电锯高铄
·疑罪从有
·留言万金
·时有孤独
·严打冤魂
·清晨链声
·七处白描
·公民运动
·读报一得
·主权人权
·俄国北约
·台湾问题
·朱氏其人
·畸变失真
·早生多育
·初读李敖
·敬琏现象
·教师自卑
·尽说官话
·人性弱点
·书香飘屋
·血洒铺板
·斗室社会
·三遇法轮
·官司见底
·走向监狱
·跋:铁窗里的写作
·二、诉讼文本:两小段节录语
·控告北京市公安局预审处
·我 的 自 我 辩 护
·我 的 最 后 陈 述
·埋 葬 文 字 狱----我的上诉状
·关于和平地实现中国社会制度根本变革的几点思考
· 点 燃 万 千 烛 光 共 祭 六 四 英 魂 ——告全国同胞书
·附录: 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刑事裁定书
·三、遣送处纪事:两小段节录语
·引 子
·正眼瞧人遇禁令
·私立规矩知多少
·愚人节的真故事
·悚然惊心这一幕
·辛巳清明见亲人
·水深火热吉尼斯
·人不公道我公道
·黎明鸡叫更扒皮
·劳我筋骨又何妨
·长假风情不能昧
·依然故我遣送处
·尾 声
·四、狱中书札:两小段节录语
·写在前面的话----关于《狱中书札》
· 关于希望在国内自然科学刊物上发表学术论文的申请
·春 华 秋 实
·历史将记住这一幕
·给司法部长张福森的一封信
·给儿子的一封信
·给母亲的一封信
·给狱政科长的一封信
·一生说真话——我的保证书
·附记: 出狱纪实
·五、文 选:两小段节录语
·重要的是奠定民主社会的基石——六四5周年感言
·一部分人先自由起来
·中国需要更深刻的思想解放
·在全美学自联2003年度自由精神奖颁奖典礼上的答词(中、英文本)
·我所亲历的八九民运片断
·写在六四15周年前夕
·也说邓小平
·附录一:捍卫汉语世界中人存在的尊严 傅 国 涌
·附录二: 在中国民主教育基金会2001年度杰出民主人士奖颁奖典礼上的致词 童 屹
·附录三:江棋生何罪之有! 王 丹
·中国有人公开挑战杨振宁诺奖成果
·江棋生本人简介
·我的一点人生感悟
·江棋生:有人第二次冒用我的邮箱对外发电子邮件
·江棋生本人简介(英文)
· 说真话的自由
·一个持不同政见者的思考
·台湾政治转型意义试析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在清明节的光天化日之下

   
    ——北京市安全局人员欧打公民、侵犯人权纪实
   
   
   

    一九九四年四月五日上午九点,我去国贸中心办事。事毕乘坐4路车至日坛路下,于九点五十五分步行至建国门外外交公寓东南门口。值勤武警检验了我的证件后,我等待我的学生——一位正学中文的美国朋友出来接我进去。这时,一辆深色尼桑车在大门北侧嘎然停下,从车上跳下二、三个便衣,其中一个穿灰绿色夹克衫的上来拽住我的左胳膊,大声说:“我找的就是你,你这几天都干了些什么?”这时,我右边上来一个穿白色夹克衫的人,上来架着我的右胳膊,两人把我顺着秀水街往南带,后面一个清瘦的中年男子则大声嚷嚷:“我看见你就烦,别让我再看见你!”带出二十多米后,从南面又来了四、五个人,其中一个身材高大、又白又胖、穿一身藏青色西服的人,不问情由,上来就在我左脸上重重给了一巴掌,又走了几步,那个穿灰绿色夹克衫的人用脚又从后面使劲踢我。我当时没有提出抗议,只是睁大眼睛瞪了打我、踢我的暴徒:我要将光天化日之下公然侵犯我人身安全、限制我人身自由的人记得清清楚楚。这打人、架我的一幕,当时在场的武警、门卫及过路的中外人士均可作证。
    我强忍着被人无端踢打的羞辱,顺着建外大街北边人行道往地铁方向走去,他们一伙则在后边数米处尾随。走到建国门桥时,他们突然大声喝令我停下来,上来抢我的公文包,说要检查,并大声说:“今天是什么日子,你居然还出来转悠?”检查一番,把一份我写给西城公安分局的《关于给受害者家庭分送人道求助款的情况说明》拿走。我大声抗议,要求他们物归原主,但他们拒绝交还,说要拿去再查,看里头到底有什么名堂,一边狠狠地要我离开。这时,我见这伙人身份不明,素质低下,怕是不三不四的人,就要他们出示证件。打我那人不出示,只是一味威逼我,说我嚷嚷没我好处。很快,周围过路群众已聚了五、六十人。我见他们拒不出示证件,就大声抗议他们目无法纪,公然打人。这样僵持了一段时间,那个精瘦的中年男子终于扛不住了,急步趋前掏出证件,但见上面赫然烫金印着“中华人民共和国安全部北京市安全局”字样,于是我说:“你们既然是执行公务,为何执法犯法?!”他们中的一个人指着我说:“你是汉奸!”我盯着他质问:“你说话要有证据,否则就是诽谤,我们上法院见!”这时围观者起来越多,那个精瘦的中年汉子见状不好,急令那个打人者和另一穿白色夹克衫的人将我强行架进尼桑车,并立即驶离现场。
    车子开到二环路近北小街立交桥处,他们停了车,要我下去。那个打人者威胁说:“出去别嚷嚷,嚷嚷对你没好处!”我说,“你们理当文明执法。如此粗野,还要人家别嚷嚷?你们都是年轻人,岂能不懂文明礼貌?”我下车后,步行缓缓走向北小街立交桥,打人者和穿白色夹克衫的下车尾随,我指着他们说:“你们公然打人执法犯法。一到清明节,你们就如此害怕?”他们并不答理,只是跟着。
    我决定打“面的”去西城公安分局,一是本来要去交《情况说明》(已被抢去,要通过分局要回来),二是我脸上红肿未消,好让公安局看看安全人员的素质。我上面的后,“尼桑”紧随其后,寸步不离。到了西城分局,我首先让分局人员看了我红肿的脸,我告诉他,后面那个安全局人员竟在光天化日之下,无端凌辱一位共和国公民。我在办公室坐定后,那位接待我的公安人员说,他马上出去批评那个打人者。后来,他又代表他那半个同事(公安、安全算半个同行)向我致了歉。但是我的起码要求是,打人者必须向我做出书面道歉,并进行相应赔偿。如果他们不答应我的这个起码要求,我将在了解到打人者真实姓名后提起诉讼,以捍卫我的人身自由和人格尊严。
   
   
   附 关于给受害者家庭分送人道救助款的情况说明
   
   
   北京市公安局西城分局政治保卫科:
    一九八九年的六四悲剧,造成了数以百计的遇难者家庭,及数目更大的伤残者家庭:二者可合称为受害者家庭。五年来,他们承受着最大的痛楚,却最少得到来自政府和民间的安慰与帮助。
    作为受害者家庭成员的中国人民大学的丁子霖、蒋培坤老师,忍受了巨大的丧子之痛,出于人道和良知,自愿地寻访受害者家属,为他们分担苦痛,为他们寻求救助。他们二位这种行善积德的义举,是值得世人称颂和效仿的。今日之中国社会,能够这样默默地、不辞辛劳地做这种于国于民均百利而无一害之事的人,实在太少了。

受丁老师委托(她当时卧病在床),我于九四年三月三日,前往木樨地xx楼室看望了六四伤残者xxx之父xxx 。我这样做,完全出于自愿并且事先用电话征得了x家的同意。我进屋坐定后,便开门见山说明来意,询问了xxx的近况,并把自己的名字和丁老师的通讯地址告诉了x的父亲。最后,我提出要将海外中国留学生募捐的五百元人民币转交给他,他谢绝了。当时,我没有勉强他收下;自那以后,我也没再去拜访他或给他去电话。


    三月三十日,我从贵科了解到,我去x家送款的行为造成了他们的精神负担,给他们带来了忧虑和不安。对此我表示理解,并向x 家致歉。在我看来,他们向公安局报告,是他们的权利,而对我来说,做这样的事,本无心闻达与张扬,也无意得到感谢和敬重,当然更不希望因此而给人家带来心理负担和精神不宁。我想,如果由民政部门出面来做这件事,则这类不愉快就完全可以不发生了。而且,他们也用不着象我那样需要艰苦地辗转寻访,只要按图索骥,挨户走动即可。
    如果在民政部门开始做这类抚恤、善后工作之前,我还有机会继续做下去的话,我将首先确切地弄清受害者家庭对接受捐款的基本态度,以便不再贸然行事而造成始料不及的后果。
    贵科提出,如我继续给西城地区受害者家庭送款的话,能否事先跟你们打个招呼。我想,这事对我毫无障碍。问题仍然在于尊重受害者家庭的意愿。如果他们认为无妨,则我可以事先通报。最后,如果贵科能够与我一起去上门送款的话,则更有望能尽早给众多受害者家庭送去海外学子的一片同胞爱心。
   
   
    江棋生
   
    一九九四年四月五日清明节
   
   
   (原载《北京之春》1994年6月号)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